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2626|回复: 100

[比赛谜题] 第八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三回合《雪夜》(答案公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雪夜》


作者:火舞猫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7年8月9日晚上8点整,届时将公布第三回合题目的答案。第四回合题目将于北京时间2017年8月10日晚上8点整公布。


QQ截图20170807194646.jpg


    01
    2016年12月17日。假面用手机打开熟悉的聊天室页面。

    假面 19:39:52
    那就这样定下了 咱们滑雪爱好者协会的第一次见面会下周晚17点举办 地点就在遮龙山我的私人别墅里 冬天的遮龙山可是滑雪的好去处呢 可惜就是地理位置有点偏 周围没什么人居住 交通也不怎么便利
    杰西卡 19:42:31
    Nice!话说假面你居然有幢别墅,还真是有钱人啊,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很期待这次聚会。
    3个桔子 19:44:22
    能够被抽中参加这次聚会真是太幸运了,不知道群里会不会有美女?
    暮雪 19:48:56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3个桔子……
    3个桔子 19:49:43
    话说回来为什么感觉暮雪一定是个美女,好期待好期待。
    暮雪 19:49:59
    ……
    感觉你已经完全着了魔……
    蓝色的蓝格 19:52:21
    假面,记得准备好食物和水,目测我们要呆三天左右,这些都是必备的。另外,我那天早一点去吧,三点半左右,帮你布置一下。
    假面 19:54:20
    好的 没问题 这些我都会准备好 大家放心 另外大家注意一下 最近深山里供电不太稳定 不能使用电吹风这种大功率的设备 请大家多带几条毛巾
    建伟 19:55:10
    不愧是协会的副会长,想的就是周到,就服我蓝格大大。对了,我可以带一个朋友吗,他也很喜欢滑雪。
    蓝格 19:56:21
    应该没问题,是你女朋友?
    建伟 19:56:55
    不是不是,我还没谈恋爱呢,是我工作上的搭档。
    卡尔 19:57:34
    很期待见到大家,我们到时候见,在那里过圣诞节应该是别有一番风味。
    假面 19:58:54
    建伟要带朋友来吗 当然欢迎 那各位咱们到时候不见不散

    2016年12月24日
    假面 12:10:12
    我现在在别墅里给大家准备晚餐的食材 各位都想吃些什么 顺便各位都大概几点到
    蓝格 12:14:14
    我大概3点半到,吃什么倒是无所谓。
    建伟 12:21:26
    我和朋友在路上,没想到这里白天也这么冷,估计也有零下30度了,希望能喝点汤。
    杰西卡 12:26:33
    晚餐要是有咖喱饭就最好了!我们应该是4点左右。
    卡尔 12:39:43
    因为大雾的关系我这里车况很差,估计晚点到。
    3个桔子 12:46:01
    我也可能会迟到,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晚餐……
    暮雪 12:55:54
    我应该不会迟到,晚饭想吃西餐。
    假面 12:59:21
    好的 争取满足你们

    02
    2016年12月24日  晚上17:30 大厅
    “所以这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理由?圣诞节来参加你们的滑雪爱好者聚会?协会里的人我完全不认识啊。”叶萧不满意地皱了皱眉,“从最近的公路下来拿着地图走了6个小时才来到遮龙山,进了遮龙山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迹,只有这么一幢别墅,可倒是挺好找的。”
    张建伟听出了叶萧话里的酸意,轻轻咳了一声,给自己打圆场道:“不认识也没有关系嘛,我不也是第一次见到协会里面的人,大家之前都是在网上交谈,见面还是第一次呢。对了,在这里大家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名,都会叫网名,所以你也叫我建伟吧。
    “好吧,建伟。”叶萧无奈地叹了口气。“总感觉你来这里别有用心,真的是来滑雪的吗?”
    “其实……”张建伟顿了一下。“你看那边。”
    叶萧顺着方向看过去,是两个身材相仿的长发美女,交谈甚欢。
    “我就说嘛,我们暮雪肯定是个美女,果不其然。”其中一个女子笑呵呵的说。
    “蓝格你才是呢,没想到身为滑雪教练的你皮肤保养得这么好,到底用了什么护肤品?诶,你这件外套,好像是Prada的新款吧,好漂亮,我也好想试试看。”
    “没问题,你穿穿看。”蓝格笑着脱下红外套递给暮雪。“其实你这件蓝色的外套也蛮好看的。”
    “我这件蓝色的和你很配呢,你也试试看吧。”
    “果然很不错,我觉得再配上紫色的围巾或者胸针更好看,嗯,感觉牛仔裤不是很适合。”蓝格换上外套,仔细研究起来。
    叶萧显然对这种女性话题完全不感兴趣。他别过头不再去听二人的谈话,对张建伟说:“我总算懂了你的想法了,你是……”话音未落,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蓝格赶紧起身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约有30岁戴着眼镜的男子。“你是桔子君?我是蓝格,快进来。”
    “原来是副会长,果然是美女啊。大家都到齐了吗?外面的雪还真不小,不好意思耽搁了。”桔子君带有歉意的向大家鞠了个躬。
    “先别说这些了,今晚外面很冷,天气预报零下30度,又下着雪,赶紧进来擦擦身子暖和一下吧。暮雪,你去拿一条热毛巾过来。”
    “好的。”暮雪赶紧跑出去拿来了毛巾,递给了桔子君。
    “那现在就差卡尔没有到了,天色渐渐黑了,可别出什么事,今天早上听新闻说有个囚犯越狱,可能现在在遮龙山一带。”蓝格有点担心地对众人说。
    这时,从二楼走下了一个穿着黑色礼服的男人,他戴着一张暗夜男爵的面具,整个人显现出一种神秘的气息。“刚才有敲门声。是谁来了?”
    “假面,是桔子君。现在就差卡尔没到了,你在群里发消息问问吧。”
    “恩……也好。”他点点头,取出了手机打着字。

    假面 17:41:21
    现在除了卡尔大家都到齐了,卡尔,你什么时候来?天有点黑,你可千万别迷路了。
    蓝格 17:42:11
    我们有点担心你,卡尔看到以后回复我们。

    趁着这个空挡,叶萧凑近建伟,小声地问:“这个戴着面具的人是谁?为什么聚会要戴这个,感觉怪怪的。”
    “他是假面,是我们协会的会长,也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他戴面具的事情大家早就知道,以前记得在群里就听他说过他无论干什么都会戴着面具,应该是某种心理障碍吧,所以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桔子君,应该还没吃晚饭吧。我们刚才都已经吃完了,建伟,你和叶萧带他到餐厅找点吃的。”蓝格说。
    “好的。”

    03
    三人刚来到餐厅,就听到了一阵吵闹。
    “我跟你说过了,叫你别来。这是我的私人聚会,你来算什么?”这是一个女声。
    “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担心你,这么远的路你一个人万一有什么危险……”
    “我想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们分手吧。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没有任何收入,凭什么和我在一起。”
    “我会再找一份工作的,千万别和我……”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进来,女生不再说话。
    “杰西卡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建伟问。杰西卡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孩,一头微微有些棕红色的编织烫显得很有活力。
    “抱歉,建伟,其实也没什么。这位是桔子君吗?应该是刚刚才到的吧,欢迎。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休息一下,失陪。”说完杰西卡就要离开餐厅。
    “等等,我和你一起。”男生赶忙拉住杰西卡。
    杰西卡做了一个stop的手势,摆脱了男生,一个人离开了餐厅,只留下颓然坐回椅子上的他。
    “真是不好意思,我叫白景然,是杰西卡的男朋友。”他的脸色明显有些苍白,整个人也状态很差。
    “你和杰西卡一起来的吧?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没想到……”桔子君摇了摇头。“哦对,忘了自我介绍,我刚刚才到,大家都叫我桔子君。”
    “哦,你好,桔子君。其实是我硬要跟来的。最近我们关系出现了点问题,上周她忽然说要去参加个网友聚会,在遮龙山这边,我怕出什么事,就想和她一起过来。”
    “这么说,你和我一样,完全不了解滑雪爱好者协会的事?”叶萧在心里想,总算有个和自己的同类了。
    “嗯,要不是她告诉我要去遮龙山恐怕我都不知道她参加了这样一个协会,所以和大家并不认识。”白景然继续说。“她其实是个好女孩,只怪我太没用,把工作给丢了,这一切都怪我。”
    “兄弟你也别气馁,女人嘛,就是要去放手追的,我支持你。其实……”桔子君想不到挺懂这一套,对着众人侃侃而谈起来。
    三个人听着桔子君的胡侃,陪着他吃完了饭。
    白景然的心情好了很多,“谢谢你们。” 他站起来,给桔子君深深鞠了一个躬。“我爱杰西卡,她就是我的一切,为了她,我一定会努力的。”
    “你这是干什么,我可承受不起,就是鼓励一下罢了。”桔子君也赶紧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可能是幅度太大,钱包从他的衣兜里掉了出来,里面的东西散了一地。
    建伟弯下腰,把掉出来的证件都收拾好。“咦,桔子君,原来你叫唐彩。”
    “恩,是啊。你们可要替我保密,还是叫我桔子君吧。”桔子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等下我要去睡一会,今天真的太累了,那就先失陪了。”
    建伟把蓝格印给大家每人一份的房间示意图交给桔子君。
    桔子君道谢之后,和白景然一起离开了餐厅。
    叶萧送他们二人到大厅,发觉此时的大厅已经空无一人,大概所有的人都回房休息了。
    手机中忽然响起了群提示的音效。
    “卡尔回消息了。”
    卡尔 18:35:21
    刚才网络不大好,没有看到留言。我大概7点半到,我一切都很好,就是外面有点冷。
    假面 18:37:10
    好的,注意安全!
    蓝格 18:38:44
    收到,我们等你。

    04
    晚上7点40分,漫天的白色雪花飘飘落落,参加聚会的最后一名成员卡尔终于姗姗来迟。
    叶萧打量着他,他是一个约有25岁的年轻人,样子还算英俊,穿的衣服看起来有些褶皱与脱色,旅行箱看起来也是用了很久几乎失去了之前的颜色,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一直戴着一副薄薄的白色手套。
    看起来他的家境并不是太好。
    “你好,我是暮雪。”暮雪友好的伸出右手想和刚来的卡尔握手。
    卡尔表现得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过来。他伸出左手,潇洒的微微弯腰,做了一个外国社交场合中问好亲吻手部的礼节。“你好,暮雪,你可真漂亮。”卡尔彬彬有礼的说。
    暮雪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在他弯下身的时候,叶萧似乎看到卡尔脖子上挂着一个心形的吊坠。
    “哈哈,卡尔这小子……”建伟看到这一幕倒是不亦乐乎,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好了好了,按照原计划,咱们8点要在展览厅集合,我们一起过去吧。”蓝格赶紧帮着打圆场。
    众人一起走向展览厅,展厅里已经有了2个人——杰西卡和她的男朋友白景然,他们正仔细参观着里面的东西。
    “你们来了。”杰西卡迎了过去。“不过桔子君和假面呢?”
    “桔子君应该还在房间里睡觉,假面不太清楚。”建伟回答道。
    “先不管他们了,我们参观吧。这里是展览厅,假面是个收藏家,里面都是他收藏的古董。”蓝格拿着假面上周从网上传给他的资料的向大家介绍里面每一件的藏品。
    “还以为大家都是第一次见面,没想到……”暮雪一脸坏笑。“你该不会和假面是那种关系吧?我们的正副会长?”
    “没有,怎么会。”穿着红色外套蓝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其实我和假面也只是三年前见过一面而已,这次聚会是在群里报名,也就是你们这些人。”
    “三年前?那么这张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吗?”杰西卡从柜子里翻出一本相册,指着最后一张照片问。
    蓝格接过相册,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照片上有三个人:分别是蓝格,一个约有30岁的帅气男子以及一个年轻的女孩。
    “他就是假面。”蓝格指着那个男子说。
    “没想到面具下竟然隐藏着这么帅的脸。”建伟夸张的叹了口气。“又帅又有钱的男人才是最可怕的。”
    “那这边这个女人呢?”杰西卡指着假面旁边的女人问。
    “啊,她啊,她只是个当地的向导,我们找人问路时候随便拍的。”蓝格显然不是很想继续讨论三年前的话题。“来看看这个,这是我和假面三年前前往陕西的某座古代遗迹中挖取的孔雀蓝釉花瓶。”众人看过去,那是一个大概30厘米高的双耳瓶,在灯光下泛着幽冷的蓝光,底部有些焦黑。“假面曾经找过专业的鉴定专家,估计孔雀蓝釉花瓶大概在1000万左右,应该是所有藏品中价值最高的。”
    众人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了花瓶上,然而叶萧对此却没什么兴趣,相反,他对这些照片倒是很感兴趣。他仔细看着相册的每一张照片,照片的背后都写着小字:
    2011年7月4日 西安旅游
    2011年12月11日 北京北海公园
    2012年1月1日 捷克布拉格查理士桥
    ……
    ……
    最后一张是刚才杰西卡看到的三人合照,照片中的女子20岁出头,留着可爱的双马尾,穿着粉红色的户外运动服,背着绿色的登山包,脖子上戴着心形的吊坠。
    叶萧翻到背面:2013年12月7日 和蓝格千伊于陕西

    05
    “都8点半了,假面和桔子君怎么还没过来,要不我们去看看?”暮雪说。
    众人点头。
    于是叶萧几人来到位于2楼的假面卧室门前。
    叶萧敲了敲门,可是没人应答。
    “好像门没有锁。”建伟尝试着转动门把手,只听到咔哒的一声。
    刺骨的寒风呼啸着从开着的窗户中夹杂着雪灌进来。假面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好像被人翻弄过一样,屋子中也没有假面的踪影。
    叶萧来到窗前,发现窗棂上系着一根绳子,直通到窗子下的地面。叶萧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发现窗户下面的雪地上有足迹,不过因为紧邻着大片松林的缘故,无法判断足迹的方向。另外,在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曾经利用绳索向上攀登过的痕迹。见没有其他线索,他又用双手抓着绳子十分艰难地爬回了二楼,这种操作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
    “情况好像不太妙,假面似乎不在别墅里面。”蓝格带着众人把别墅搜索了一遍。
    “我们去外面找找看吧。”杰西卡说。
    “对了,这幢别墅有没有其他门?晚饭以后有人曾经进出过吗?”
    “别墅只有一个门,从餐厅出来以后我一直在客厅里坐着,除了后来过来的卡尔,没有人进出。”建伟说。
    “别墅的一层的其他窗户可以进入别墅吗?”
    “应该是不能的,这里一层的窗户为了防盗都已经焊死了。”
    “桔子君呢?他的房间你们去过吗?”叶萧问。
    “除了他的都找遍了。”
    叶萧点点头,“我去叫他起床顺便看看假面在不在他的房间。”
    众人纷纷穿好羽绒服戴上护目镜出发寻找。

    “怎么了?”桔子君揉揉惺忪的睡眼,打开了房门。
    叶萧迅速扫视了一圈他的房间,确定假面不可能藏在房间里。“假面失踪了,我们得去找他。”
    “什么?怎么回事?”桔子君赶忙穿好外衣,和叶萧一起加入了搜寻的队伍。

    外面的雪虽然不大,但从中午一直持续到现在,地面积成了厚厚的一层白雪。冷风刺骨,尤其是晚上6点以后,温度低的吓人,众人虽然穿着羽绒服依然可以感受到那种令人战栗的寒意,想必就算穿着大衣也很难在这样的环境下坚持超过4个小时。
    “假面,你在哪里?”
    “假面能听到吗?”
    在茫茫的白雪中分散寻找是最快捷的途径。
    数只手电光分散在不同的方向,来回盘旋,映在雪地上形成漫反射,散出炫目的光。
    “喂!你们快来看!”叶萧听到远处传来桔子君的声音。
    众人也都听到了声音,纷纷赶向桔子君的方向。
    “你们看……这是?”桔子君的声音有些颤抖。“我刚才来到这边,发现这块雪地有点不对劲,我挖开一看,结果……”
    叶萧环视四周,这里距离别墅不算太远,但是很隐蔽。大片雪地都是呈凹凸不平的地势,看上去几乎完全一样,另外周围只有一颗很高的松树。在桔子君的旁边,是被桔子君挖开的一个雪坑,在很深的地方躺着一个人,在他的脸上戴着暗夜男爵的面具。
    叶萧揭下面具,里面是一张曾经严重烧伤过的脸,原来的样子已经无法看出了,因此也无法比对出是否和照片里的假面是否一致。
    杰西卡一下子惊叫了出来。“这这这……他是谁?真的是假面吗?”
    建伟是一名法医,他立刻就开始了初步的检验。
    “他是被人勒死的,颈部有明显的勒痕,这应该是致死的原因。另外在尸体的后脑发现了重击的伤口,身上也有被捆绑过还有拳头殴打的痕迹,尸体已经完全僵硬。照目前的状况来看,凶手杀了假面,然后把尸体埋在了雪里。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在晚上7点10分时候出于无聊我拿着望远镜曾经偶然扫过这里,这里当时没有任何脚印。”
    “这好像是一起密室杀人。”叶萧说。
    “什么?!”
    “你们仔细看看,这里的雪地上只有我们来时候的脚印。如果凶手杀人,是如何在雪地上不留痕迹把尸体搬到这里掩埋的呢?”叶萧说。“我仔细的查看了这里的雪面,踩着之前脚印的手法是不可能行得通的。另外,这里下着雪,但根据雪的程度来看,估计要2个小时才能完全把脚印消去。”
    “先把尸体抬回别墅的地窖里吧。”

    06
    晚上9点15分。
    众人回到别墅,围坐在客厅里,却始终没有人脱下身上的羽绒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无论是身体上的冰冷,亦或是内心的寒意,都不曾被抹去。
    “我给警察打了电话,他们说遮龙山位置太偏僻,又下着大雪,今天肯定是来不了了,最早也要明天。”蓝格向大家报告目前的情况,不知道为何,叶萧总觉得她的眼眶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一样。
    “外面寒冷,大家喝点热茶吧,刚刚用沸水冲泡的,喝了肯定相当暖和。”暮雪端着茶壶和几个杯子向大家走过来,她努力的微笑着,可任谁都可以看出那一丝隐藏起来的勉强与不安。
    忽然,她的脚被地板上的电线绊倒,一个踉跄失去了平衡。茶水一下子从壶口中喷出,正前面的卡尔毫无防备,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手掌上顿时溅满了茶水。
    “啊,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暮雪慌忙解释道。
    “没事没事。”卡尔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微笑着,反而关心的问:“你没摔疼吧?”
    暮雪轻轻的恩的一声,脸上一片绯红。
    “大家应该都很冷,就先洗澡吧。男生的洗澡间在5楼,女生的在4楼,两层的房间格局都是一样的。洗完之后记得打扫一下,女生就由我来打扫,男生的话,嗯,建伟你和叶萧两个人吧。”蓝格说。
    叶萧和建伟点点头。
    “我先去换一下弄湿的衣服,失陪了。”卡尔说完走上了楼梯。
    在经过叶萧身旁的时候,叶萧似乎听到了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机械手表的声音。
    众人后来又在大厅里喝了一会茶,大概10分钟后,纷纷回房准备洗澡。

    07
    叶萧和建伟把3个拖把放回杂物处,拿着啤酒闲坐在台球室是9点50分的事,清扫工作已经结束了。
    “唉,腿居然肿了。”建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抱怨道。“这不科学,本来浴室就到处都是水,瓷砖还这么滑,不摔倒才怪。”
    叶萧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他打开易拉罐,猛地灌了一口。
    男生们是在9点半一起来到的浴室的,这里的浴室相当宽阔,有前后两个不带锁的木门,中间是一个正方形的大浴池。当扳动墙面上的热水开关以后,浴池开始加热,顿时整个浴室温度上升,雾气缭绕,让人觉得置身于虚幻之中。男生们自然没那么多讲究,几个人一起泡澡也没关系,不过卡尔称自己有些劳累没有来。
    可能是受到假面死亡的影响,大家情绪也不那么高,也就10分钟的功夫,白景然和桔子君就洗完回房间去了,只留下叶萧和建伟收拾残局,当他们用拖把把地面弄干净以后,已经是9点50分了。
    忽然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白景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探头环视着整个台球室。
    “是景然啊,怎么了,有事吗?”叶萧说。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说完,他鞠了一躬。“打扰了,那我先走了。”
    叶萧和建伟有些莫名其妙的对视着,然后冲着对方笑了笑,继续喝着酒聊起天来。
    10点的时候,两人的谈话被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打断。
    “怎么回事?”
    “好像是楼下传来的。”
    两人快步走下楼,赶到了女浴室门口的时候,又听到了一声尖叫。
    “糟了,好像是白景然。”
    果然,白景然倒退着从浴室厕所门口出来,他一下子就看到了叶萧和建伟。
    “暮雪……暮雪她……”
    叶萧赶紧冲了进去,湿滑的地面差点让他摔倒。他看到披着蓝色外套的暮雪倒在厕所中,背后插着一把刀,红色的血液留了一地。
    “不行,已经死了,应该是刚刚断气没多久。”建伟探了探暮雪的鼻息摇了摇头。“不过……这里好像有个字。”
    暮雪右手食指沾上了鲜血,在旁边写着一个字。
IC第三题 彩.jpg
    “这是个彩字,莫非凶手是?”
    正在此时,一个披着红色外套脸上敷着白色面膜的女人走了进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蓝格吗?”建伟被突如其来的面膜女吓了一大跳。
    “当然是我。”蓝格随即扯下了面膜。“地上怎么这么多血……”她向厕所里面望过去,在看到背后中刀的暮雪以后,整个人几乎呆住了。
    之后卡尔,桔子君以及杰西卡也纷纷赶到。
    “桔子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彩指的是你的名字唐彩吧。”建伟说。
    桔子君脸色苍白至极,他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呕出一口血,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桔子君!”叶萧扑过去,但是显然已经晚了。
    “桔子君怎么会中毒?”卡尔惊呼了一声。
    建伟仔细的查看起桔子君的尸体。“好像是中毒死亡,这种毒我见过,发作时间应该是5-10分钟。”他又解开尸体的衣服鞋子,摆弄着双手。“在他右手的手掌上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小孔,好像被什么扎过一样,已经开始发黑了,应该就是中毒的原因。”
    “居然短短几分钟内,死了两个人。”
    “景然,到底怎么回事,你说说看。”叶萧问。
    “我当时来到浴室,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然后就进去了。发现靠近厕所的地方有血迹,我赶紧过去,但厕所的门被从里面锁住了。于是我就拿起了浴室里的凳子,杂碎了门上的玻璃,把手伸进去打开了厕所门,结果就看到暮雪躺在地上,我害怕极了,立刻叫了出来。”白景然伸出手“厕所那侧锁上有血迹,我把手伸进去开门的时候也沾上了。”
    叶萧查看着浴室的血迹,血迹从洗漱台延伸到厕所里。厕所门上有一块磨砂玻璃,在玻璃与门的接缝处灰尘厚重,现在已经被打碎。而在厕所内侧的门上有血迹,同时也有部分被消去的痕迹,这和白景然所说一致。另外,在浴室一侧的门缝处发现有人试图撬开的痕迹,但并没有成功。
    “是你撬的门吗?”叶萧问。
    白景然摇了摇头。
    这时,建伟也已经完成了对暮雪尸体的检查。“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暮雪死亡时间应该是在白景然到来前3分钟,这一刀并没有直接致命,但是依然造成了很大伤害,中刀后应该也活不过5分钟。现场来看,凶手应该是趁着死者在洗漱台前刷牙时背后袭击,然而并没有直接致死,洗漱台延伸到厕所的血迹应该是暮雪爬到厕所,反锁门留下的,而后暮雪在厕所中失血过多身亡,这些应该都不会有错。”
    “蓝格,说说你们女生洗澡的情况吧。”
    “和男生一样,我们也是9点半来到浴室的,但是女生你懂得,反正我们决定一个一个人洗,第一个是杰西卡,之后是暮雪,最后是我。杰西卡很快就洗完离开了,暮雪告诉我她可能要洗很久,于是我就决定利用等待的这段时间躺在休息室里敷一下面膜,因为觉得有点冷,就把我的外套盖在身上。再后来,听到了玻璃打碎的声音,我以为是暮雪不小心打碎的,所以也没理会。直到大概半分钟以后听到惨叫声,我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就过来了。”
    “那这段时间你有没有注意到什么?”
    “因为我是背对着门口躺在椅子上,所以没有看到什么。不过的话,好像有两次有人打开过休息室的门,不过都没有进来。第一次有人好像小心的推门进来,很快又把门关上。大概5分钟之后,又有人敲门,然后推开了门,然后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因为他们都没有叫我,所以我也没在意。对了,说起来暮雪洗澡时候我好像隐约听到过’扑通’的一声。”
    “另外我还想问一下今天下午的情况。”
    “哦,我是下午三点半到别墅的,当时只有假面一个人在,我们稍微聊了一会,不过我觉得他心情可能不大好,不怎么说话。之后,杰西卡白景然大概在4点钟来的,暮雪是快5点时候,因为我和假面是正副协会会长,所以他们来的时候都要迎接一下,之后你们就来了,下面的事情你们应该就知道了。”
    叶萧点点头,他记得在他和建伟到来时,假面和蓝格站在门口,给每个人递上毛巾和咖啡。
    “那么9点50-10点之间,各位都在哪里做些什么呢?先从你开始吧,杰西卡,你在做什么?”
    杰西卡正穿着略微沾有白色的雪地靴站在门口,听到叶萧的问话,想了一下,说:“我……”
    “那段时间杰西卡一直和我在一起,后来我10点时候来到浴室发现了暮雪,没错吧?”白景然看着杰西卡说道。
    “……恩……是这样。”杰西卡点点头。
    “那么你呢,卡尔?”
    卡尔正打开后门向外看去,脸上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听到叶萧的问话,他回答说:“我没有去洗澡,在房间里听音乐。”卡尔又瞄向右边看了一眼,继续说:“只有我一个人,应该没有人能够证明。”
    “蓝格呢?”
    “之前我说过了吧,我在休息室敷面膜,直到刚才。”

    08
    叶萧让大家下楼去大厅等候,自己则和建伟继续勘察着浴室现场。
    “叶萧你看”张建伟指着后门外面的走廊说。“走廊的地面好像曾经被人简单的擦过,而且拖把也不见了。”叶萧来到走廊,果然,走廊上还微微能够看出有人用拖把简单擦过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叶萧在心里思考着。
    可正在这时,蓝格气喘吁吁跑了过来。“不好了,叶萧建伟,孔雀蓝釉花瓶被偷走了!”
    叶萧和建伟赶紧和蓝格去展览厅查看,原来的玻璃展柜已经被人打碎了,里面的孔雀蓝釉花瓶不翼而飞。
    “看来有必要全面调查一下别墅。”
    随后,叶萧和建伟全面搜查了别墅的每一个地方,找到了一些可能有用的线索:
    在2楼的某个衣柜中,找到了两个今天没有使用过的拖把。
    假面房间床底下找到一个旅行箱,里面装满了各种日常必需品和大量现金,并未发现银行卡与存折。
    桌子上放着一本工作日志,记录着假面最近的日程安排。
    12月17日 全天 确定聚会安排       12月18日 全天 拜访古董收藏家马女士
    12月19日 上午 采购聚会用品       12月20日&21日 全天 在家休息
    12月22日 下午 与外地客商签合同   12月23日 全天 完成剩余工作
    12月24日 上午 前往遮龙山别墅打理 下午 聚会
    在桔子君背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把电击枪以及一张两人合照。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应该是桔子君,约有13岁,女孩明显要小一些,某些面部特征和千伊一致。
    孔雀蓝釉花瓶依然下落不明。
    “警察要在明天早上才能来,难道别墅里存在着杀人魔吗?可恶,今晚该怎么办。”建伟说。
    “不,也许在这漫长的雪夜结束之前,一切都会明了。不过确定性的证据,恐怕要等明天警察来了之后才能找到。”

IC第三题 一楼.jpg
一层示意图


IC第三题 二楼.jpg
二层示意图


IC第三题 三楼.jpg
三层示意图


IC第三题 四楼.jpg
四层示意图


IC第三题 五楼.jpg
五层示意图



提示:本文无合谋。

=====================谜题部分结束======================

第一回合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60402-1-1.html
PS:参赛者的答案一律以跟帖形式发在“答案提交帖”里。并且请各参赛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自己的答案。答案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都允许在原帖编辑修改,截止时间过后发现编辑答案的作废处理。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彩字是为了诬陷桔子君?当时在餐厅只有我,你和白景然,我和你那段时间一直在一起,不可能写下彩字,也就是说,彩字是白景然写下的。白景然就是凶手吗?可是他不是担心杰西卡才一起来的吗,他完全不认识协会的这些人才对,不可能有杀人动机。”建伟说。
    “没错,白景然第一次来,根本不认识这些人,不可能有杀人动机。也就是是说,其实是现场第一发现人白景然在暮雪的死亡现场伪造了一个彩字。我们当时在五楼的台球厅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当赶到了四楼浴室附近才听到喊叫声。在蓝格的证词中同样提到,听到了玻璃碎裂声音后大概半分钟才听到尖叫。而白景然明明说他打碎玻璃发现暮雪的尸体由于害怕立刻大叫起来,这些是相互矛盾的。很明显,他在间隔的半分钟做了其他事情,也就是写下了彩字。”
    “这不合理,按照刚才的推测,白景然不认识协会的人,为什么还要诬陷桔子君。如果凭空写下一个杀人血字破坏了现场,万一被发现自己也受到牵连,这有必要吗?况且桔子君刚刚还帮忙安慰了他,按道理说对他还不错。”建伟对于这条叶萧的推理提出了异议。
    “如你所说,他根本没有理由冒着破坏凶案现场的罪名凭空写下一个血字去诬陷不认识的人,但如果,暮雪真的留下了血字呢?而这个血字又对他极为不利?他只能把血字更改成另外一个,阻止暮雪想要传递的信息。”
    “等等,凶手不是白景然的话,暮雪怎么会留下对他不利的信息?莫非你是指……杰西卡?暮雪留下了暗示凶手是杰西卡的信息,白景然为了袒护她,所以改变了血字?”
    “我们问杰西卡的不在场证明时,很容易看出白景然在替杰西卡掩饰,他们当时恐怕并没有在一起。还记得我们在台球厅白景然来过吗,他只是开门环视一下整个房间就走了,不难推断他其实是在寻找着什么。而白景然为什么又会在女浴室里出现,发现了尸体呢?可以推断,他实际是在找杰西卡,杰西卡失去了联系让他很是着急,所以当他砸开玻璃看到了暮雪留下的信息时,联系起这段时间失去踪迹的杰西卡,他得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杰西卡杀害了暮雪。也因此,他为杰西卡改变了血字。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彩字,如果是什么其他东西改换过来的,必然有之前的痕迹。”
    “被改过的字……莫非是?!”建伟惊呼起来。“难道是这样?暮雪留下的死亡信息原本是一个‘木’字,这个木可能是没写完的‘桔’字,暮雪暗示凶手是桔子君,但是白景然却以为这是一个没写完的‘杰’字,他以为凶手是杰西卡,所以为了掩盖这条信息,被迫改成了‘彩’字。”
    “你说的确实有可能,也很合理,不过我还有另外一种解释,你仔细看这个‘彩’字的右半部分,有着明显的不和谐,这个彡的写法非常奇怪,弯曲的程度非常明显。你不觉得这里更像一个数字3吗?”
11.jpg
12.jpg
    “暮雪如果留下了信息,那么最可能的就是凶手的名字,3的话,难道是……ID 3个桔子?!凶手是桔子君?”建伟有些诧异。“但是,为什么白景然会觉得这是杰西卡?”
    “白景然和我一样,之前完全不了解滑雪协会,杰西卡肯定也不会对关系紧张的男友讲这些事情,所以白景然对于这个协会的了解完全是来到聚会以后。你们一直叫的都是桔子君,而白景然就会觉得桔子君就是那个人的ID,换句话说,他根本不知道3个桔子这个ID的存在。另外我发现了一个事情,在你的12月17日的聊天记录中,暮雪发的是“没想到你是这样的3个桔子。”,而在别墅中,暮雪也没有叫过桔子君这个名字,也就是说她并不使用桔子君这个称呼,相对更常用的是3个桔子,她在临死前是想表达3个桔子这个信息。可惜,白景然并不知道3的含义,他却联想到了另外一个和数字有关的东西——房间号,而3号房正是杰西卡的房间,再加上杰西卡失踪,他几乎一下子就确定了。打碎玻璃之后肯定很快有人会来,他为了袒护杰西卡,这才被迫把3改成了彩字。”
    “原来如此。所以不管是以上哪种解法,都可以推出相同的结论。”建伟点点头。“那杰西卡既然没杀人,为什么会接受白景然这种意义不明的庇护?”
    “杰西卡虽然没有杀人,但她确实失踪了,她以为白景然发现自己做的另一件事,所以接受了这个袒护。刚才来浴室时候杰西卡穿的是雪地靴,并且上面沾有白色的雪,说明杰西卡刚刚出去过。外面风雪很大,她不可能去散步,而假面的尸体也被我们抬了回来,她也没有理由去看假面的尸体,也就是说她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到了外面。”
    “说起来,刚刚孔雀蓝釉花瓶失窃了,我们搜遍了整个别墅也没有,那么只能被偷到外面去了。这个花瓶估价1000万,我们来到餐厅时候杰西卡还因为白景然丢了工作没有收入准备分手,看起来杰西卡应该对钱非常看重。也就是说,杰西卡偷走了花瓶,并且埋在了外面的雪地里,想以后再偷偷拿走?”
    叶萧点点头,“最有可能偷走花瓶的就是杰西卡。她害怕被人发现,于是接受了白景然提供的伪证。”
    10 业障
    “桔子君如果是凶手,那动机到底是什么呢?”
    “这一切的起源恐怕就是3年前,”叶萧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在桔子君的背包里发现了一张照片,看起来是13岁的桔子君和千伊的合影,而千伊就是和蓝格假面3年前在陕西拍摄照片上的女孩,蓝格曾说这个女孩是恰巧碰到的路人,但是如果是路人为何照片背面会有千伊这个名字,而蓝格对于三年前的事情显然也不愿谈起,恐怕是那次前往古代遗迹时候发生了什么不愿回忆的事情。”
    “的确,如果只是路人也不会放在影集里,再加上那个叫千伊的女孩也和假面蓝格一样穿着登山装,恐怕他们本身就认识,是要一起去遗迹的。”建伟补充说。
    “从之前的照片可以看出,假面是很热衷于拍照的,每次出去都有相片,可自从三年前陕西之旅后,就没有任何照片,并且带起了面具,不再以真面目示人。”
    “会不会是真的假面早就死了,三年前有人把他替代了?所以才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建伟做出这样一种假设,不过又很快自我否定般的摇摇头。“如果是觊觎假面的财产,虽然有可能在三年前获知他的密码,但是为什么过了三年都没有把这些照片处理掉?如果被人发现两个人不一样是很麻烦的。”
    “没错,如果假面三年前被人替换掉了那么没理由三年都没注意到这些照片,而且很明显,最后一张陕西的照片是回来以后冲洗好加进去的,替换假面的人没理由做这么愚蠢的行为。其实,换个思路,戴上面具可以理解为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脸,联系到展览厅里他们三年前在古代遗迹中找到的孔雀蓝釉花瓶底部焦黑,看起来留下了被火烧过的痕迹,不难推断出一种情况:假面他们一行人三年前在古迹中遭遇了大火,假面的脸被烧伤,而蓝格矢口否认的千伊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这就是本次事件的杀人动机。”
    “等一下,如果桔子君杀人的动机是千伊,为什么要杀暮雪?难道不应该去找蓝格或者假面复仇吗?”
    “没错,我想桔子君也应该是这样想的。但是,事情的发展总是这么不遂人愿。我来问你一件事,桔子君来到别墅的时候,暮雪和蓝格在做什么?”
    “我记得她们似乎在聊衣服,还互相试穿了对方的衣服,后来,桔子君就敲门,蓝格去开门……啊……”建伟好像忽然明白了什么。
    “当蓝格给桔子君开门的时候,穿的其实是暮雪的蓝色外衣,而暮雪则穿着蓝格的红色外套,在桔子君的第一印象中已经把蓝色外衣当做是蓝格的衣服。”
    “可是两个人后来换了回来,我们都看到了,桔子君也肯定看到了吧?”
    “整理一下事件你会发现,蓝格和暮雪把外套换回来是在我们带着桔子君吃饭以后,而当参观展览厅的时候虽然暮雪蓝格已经换回了衣服,但是桔子君并没有来参观,因此他并不知道。再后来桔子君见到暮雪和蓝格是在外面搜救假面,大家都穿着羽绒服,之后大家回到大厅以后因为寒冷谁都没有脱下羽绒服。聊天了10分钟后大家纷纷上楼准备洗澡,之后就发生了杀人事件。”叶萧顿了一顿。“也就是说,直到杀人的时候桔子君都觉得蓝格穿着蓝色的外套,暮雪穿着红色的外套!”
    建伟显然被这件事震惊到了,“蓝格的证词中说在杀人前曾经有2次推门,但是都没人进来,只是在门口而已。当时蓝格戴上了面膜和眼罩,并且披上了自己的红色外衣,而暮雪和蓝格都是长发并且身材相近,桔子君在无法辨认脸的情况下看到了红色外衣,以为这个人是暮雪。当时桔子君肯定带着凶器,所以不想惊动别人才小心的开门。那么如此想来,第二个敲门进来的应该是白景然,他来台球室的时候是先敲门,证言中他也是说先敲了浴室的门,这可能是他的一种习惯。白景然是为了寻找杰西卡,但是发现那个人明显不是就离开了,之后便去了浴室。”
    “没错,浴室中雾气缭绕温度很高,根据生活经验戴着眼镜的桔子君自然是看不清东西的,而背对着他的暮雪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身材与蓝格相仿,桔子君当时就把暮雪当成了蓝格,从背后袭击了她,为了不让她发出尖叫捂住了她的嘴,迅速刺入一刀。”
    “其实还有一个问题,桔子君为何会让暮雪逃进厕所写下自己的名字呢?”
    “的确,桔子君一刀没有直接毙命,应该也是会再补一刀把暮雪杀死的,但是实际情况是暮雪逃进了厕所反锁了门留下了凶手的信息,要解决这个问题要从现场的其余疑点入手:现场的撬锁未遂痕迹,后门被简单清理过的地面以及失踪的拖把。”
    “正常人进入现场发现厕所外面的血迹应该都会和白景然做出一样的反应,打破玻璃观察情况。只有凶手才不希望打破玻璃引来众人,所以只能通过撬锁进入厕所,但显然他并没有成功。虽然毛玻璃可以确认暮雪已经不动了可能死亡,但是为什么桔子君不继续尝试打开门锁呢,万一暮雪留下线索怎么办?”建伟说。
    “所以这里一定是出现了意外的情况才让桔子君被迫逃走。联系到白景然所说的他先敲门之后才从前门进去,而此时案件发生没有多久,那么最可能的情况就是:当桔子君正在撬锁准备开门时听到了前门的敲门声,他只能从后门逃走。”
    “这倒可以解释撬锁未遂的问题,那么后门走廊的地面也是桔子君简单清理的吗?当时时间应该很紧迫吧,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要解答这个问题,必须先解决桔子君为什么会让暮雪逃进厕所。在蓝格的证言中她也表示曾经听到过扑通的声音,浴室距离休息室也有一定距离,这说明有什么体积比较大的东西曾经落水,而我们在女浴室内的浴池中并没有发现异常,也没有任何体积大的东西,凶手行凶携带体积大的东西又是不符合常理的,所以真正落水的应该是凶手本人。记得你曾经也抱怨过浴室地面湿滑,而洗漱台距离浴池又很近,我想桔子君发现自己杀错人之后有那么一点失神,被没有立即死亡的暮雪反抗奋力一推落进了浴池中,这也给了暮雪短短几秒的喘息时间,可是她当时的位置距离前后两个门太远了,所以她用尽最后的力气逃进了厕所并且锁住了门,而当时她恐怕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呼救,所以只能留下死亡信息。”
    “对啊,等桔子君爬出浴池以后,他才不得不利用撬锁的方式意图打开门。”建伟一拍脑门说道。“当时桔子君肯定浑身是水,当他逃到后门时,如果直接离开必然会留下水与血的痕迹,有可能被人沿着痕迹找出其人,所以他不得不用附近的拖把边倒退边简单擦掉痕迹,然后带走证据拖把下楼。但是,这样的话究竟是谁杀死了桔子君呢,难道是暮雪吗?”
    “桔子君中毒而死,既然出现了毒药,明显凶手是早就谋划好的。桔子君手上的伤口出现在手心,说明他曾经握住过什么,而那个东西上面带有沾有毒药的刺导致了桔子君的死亡。我们打扫男浴室的时候发现浴室外面有3个拖把,而女浴室外面什么都没有,桔子君总不可能拿着3个拖把,明明1把足矣。为了寻找失窃的孔雀蓝釉花瓶,我们曾经在二楼发现了两把今天未使用过的拖把,也就是说有人特意把女浴室外的拖把只留下一个。既然如此,目的其实就很明确了,就是让女浴室的人使用这个拖把,更进一步,使用这个已经被下了毒的拖把。拖布的把手上事先弄上沾了毒的细针,只要使用很可能就扎中握住拖把的手心。其实,这里还有一种排除凶手的方法,当时凶手落入水中,头发必然是湿的,男性的短发可以在几分钟之内擦干而女性却不行。12月17日的聊天记录中假面曾说别墅内吹风机无法使用,所以头发没有湿的女性是可以排除掉的。”
    “这也就是桔子君被杀的真相吗,可是桔子君是意外才会使用女浴室外面的拖把的。莫非凶手的目标并不是他?”
    “使用拖把的人肯定是打扫浴室的人,而打扫女浴室的人就是蓝格,凶手的第一目标其实是蓝格!”
    “确实,桔子君在离开时使用了拖把并且带走了,但是他会不会中途碰到了其他东西导致中毒呢?”
    “凶手的举动会告诉我们一切。在桔子君吐血倒地时候,我记得卡尔曾经立刻就说出了桔子君怎么会中毒这样的话吧。吐血的可能性有很多种,而卡尔似乎一下子就判断出来,恐怕只有下毒者才会对此如此熟悉。当我对卡尔问话时候,他正在查看后门的情况,并且偷偷瞄向右边,出后门向右看不正是杂物处吗。当时卡尔脸上不解的表情正是表现出对于此事的意外:为何桔子君会来女浴室使用拖把。凶手设计想害的人必然是一定会用拖把打扫卫生的蓝格,从时间上推断,蓝格是在大家聊天的时候宣布的,也就是说设下这个诡计只能是在蓝格宣布自己会打扫女浴室之后。然而,在宣布之后到洗澡这段间隔里,大家都在聊天,只有卡尔上了楼,因此也只有卡尔才能完成这个手法。既然别墅中没有找到桔子君使用的拖把以及血衣说明当时这些已经被处理到外面了,而利用这几分钟凶手是没办法走出很远的,只可能在别墅的附近,所以最可能的是桔子君把这些东西顺着窗户扔出去,准备有机会再处理。我所说的决定性证据一共有2个,其中一个就是拖把,上面应该沾有桔子君的指纹以及毒药。”
    “那么卡尔的杀人动机又是什么呢?总不可能无缘无故杀人吧。”
    “在卡尔弯腰的时候我看到他脖子上挂着心形的吊坠,而死去的千伊照片里也戴着相同的吊坠。他们二人年龄相仿,而心形又是爱情的象征,恐怕,卡尔是千伊的男朋友,这就是事件的动机。”
    “原来如此,那么你所说的第二个决定性证据又是什么呢?”
    “其实,”叶萧停顿了一下。“那就是本案的第四个被害人,也就是本次聚会的第9个人!”
    11 第9个人
    “这怎么可能?聚会人员的名单我都知道,在假面房间里的日程安排表上也没有在今日安排任何见面。而且我们一共两次搜查过别墅,我们也没有在别墅里见过任何其他人,一共只有这8个。”建伟难以置信。
    “这要从假面被杀案说起。当晚我们是在快9点时候发现了假面的尸体,尸体脸部曾经被烧伤导致毁容,这也印证了之前我关于火灾的说法。另外,通过对比17日以及今天下午13点,18点的聊天记录会发现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17日以及今天13点聊天记录中,假面所有的发言都是不带标点符号的,而18点以后我们看到假面的发言都是带有标点符号的。人的聊天习惯是很难改变的,上周和今天假面同样是手机发言,不可能存在电脑与手机切换后聊天方式的改变,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18点出现在大家面前的假面和下午13点以及上周聊天的不是一个人,有个人取代了真正的假面。”
    “如果有人取代了假面,那么这个人极有可能就是凶手。当时桔子君刚刚进屋,假面出来当着大家的面发了聊天消息,如果说这个人是假的假面,那么当时在屋内我们能看到的人都没有嫌疑,好像当时除了没来的卡尔以外,所有人都在场……莫非凶手是卡尔?”建伟分析道。“卡尔于2点以后的某个时刻来到了别墅,杀死了假面并把他埋在了雪地里,这也就解释了雪地密室出现的原因,之后便伪装成假面接待众人,在晚上7点40分时候从假面的屋子顺着绳子滑下,重新变成卡尔的样子。你在墙上不是发现了有人用绳索向上攀爬的痕迹吗,很可能就是他出于某种原因从外面爬回二楼留下的。”
    “不,你错了。卡尔是没有办法用绳子向上爬回二楼的,也没有伪装成假面的可能。”
    “为什么?”
    “我们见到的卡尔,一直戴着薄薄的白手套,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手。在暮雪要和他握手时候,他明显犹豫了一下,用一个亲吻的礼节避过了握手。而后来,暮雪不小心把沸水倒在了他的右手上,那是一个突发的意外,不可能提前做好准备,而他居然毫无反应,正常人是绝不会这样的。直到他回房间从我身边经过时候,我听到了机械声,我才明白过来。唯一能解释这些不合理之处的理由只有一个——卡尔的右手是假肢,他不想被人发现,因此他不能握手,也不能和我们一起洗澡。在我从外面用绳索爬回二楼时候,几乎已经到了身体的极限,姑且不谈世界上最好的假肢是否可以达到和人手一样灵活的程度,从卡尔的穿着以及携带的旅行箱不难看出,他家境并不好,也不可能买得起好的假肢,因此他不会用绳索爬上二楼,我们见到的假面没有戴手套,右手假肢的他也不可能伪装成假面。”
    “可是,除了卡尔还能是谁呢?当时别墅内还存在其他人吗?”
    “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那么仅剩下的解释就是真相,虽然我也觉得难以置信,但只有大胆推理与求证才能够看穿这不可思议的真相。和伪装假面出现的诸位不会是凶手,而参加聚会的仅剩下卡尔,他也无法伪装成假面。因此只能得出最后一种结论:别墅内存在第9人,就是他伪装成的假面,既然之前我们搜查过别墅内部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说明真的假面已经不在别墅里面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真的假面恐怕已经不在人世,而他的尸体也很可能被埋在了外面。我们看过假面的行程表今天除了参加聚会以外是没有约任何人的,所以凶手应该是个意外的不速之客。蓝格曾说新闻报道过今天早上有一个逃犯逃入了遮龙山,根据假面介绍,遮龙山地处偏僻几乎没人居住,今天还下着雪,温度很低,我们早有准备从最近的公路下来还需要6小时,没有食物没有保暖羽绒服没有地图的逃犯是很难直接走出去的,他如果想活下去,最好的选择必然是找到一个住人的地方,拿到各种必备品,等待风雪停息之后再出去。在无人居住的遮龙山想必假面的别墅是唯一的生机……”
    “假面1点时候还活着,3点半的时候蓝格到达别墅见到了假面,假面也就是在1-3点半时候遇害的吧。恐怕假面以为是自己的伙伴到来不是很警惕开了门,遭到了毒手。逃犯把假面打晕后捆绑起来,逼问假面,得知了这次聚会的信息,自己一个人杀掉其余7个人是不现实的,于是决定伪装成这个戴着面具大家素未谋面的假面和大家见面,等到风雪停息再逃走。后来逃犯从假面口中得知了所有相关的信息,把他杀死,埋在了外面一片比较隐蔽的雪地里。”
    “这也就是雪地密室形成的原因,是由于假面很早的时候就被埋在了那里,所以我们才不会发现任何脚印。而令凶手没想到的是,本就有人准备在这次聚会中杀掉假面,凶手在晚上假装拜访假面,实则袭击了他。讽刺的是,逃犯也像之前真正的假面被他威胁那样,交代出了这一切后,被凶手杀死。我们看到的假面房间里的绳索就是凶手用来杀死逃犯后将其转移掩埋的。考虑到背尸体在雪中行走的难度,而你们这次聚会又是以滑雪为主题,或许凶手在穿越松林之后选择了用滑雪的形式运送尸体,一方面这可以较快捷地把尸体运送到更远的地方埋掉降低之后被众人发现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在雪中雪板相对于人脚印更浅,在下了一个多小时的雪后更不易被发现。在假面房间内找到了装有生活必需品的旅行箱,在里面有大量现金,然而没有银行卡。来荒郊野外这种没有人的地方带现金和银行卡都是没大用处的,不如带一些更实用的东西,因此这并非是带过来的,恐怕这是要从这个偏僻的地方带走的。可是无论怎么想,用银行卡都会比较方便吧,除非使用旅行箱的人没办法用银行卡,也就是说这个旅行箱是逃犯准备逃走使用的,他即使知道了假面银行卡密码也不敢去银行取钱,只能使用现金。逃犯在晚上自己出逃是不可能的,第一外面十分寒冷,雪夜里人是扛不住4个小时的。第二,他所必须携带的旅行箱没有带走。为了生存,他是不可能主动离开别墅的,除非他被人杀死了。”
    “那么真正的凶手到底是谁呢?”
    “发现假面尸体的地方很隐蔽,并且周围大片区域凹凸不平几乎完全一样。在雪中,脚印超过2个小时就会完全消失。桔子君挖了一个很深的坑才找到假面,在这种周围极为相近的地方为何他可以这么准确找到尸体的位置?恐怕这些都是逃犯为了保命告诉他的,而坐标就是那颗在空旷空间中唯一的松树。另外逃犯肯定是比一般人警觉的,想袭击他们谈何容易?我们在桔子君行李的夹层中找到电击枪,有了它就可以轻易的制服逃犯。而桔子君本身也由于三年前的事件有充分的动机杀死假面,等明天警察来了搜索一遍别墅周围的雪地或许就可以找到逃犯的尸体,上面应该有电击枪袭击的痕迹。”
    “所以说桔子君创造这个雪地密室的另外一个目的是让大家尽快把注意力集中到他那里,减少自己所杀的伪假面尸体被发现的可能性。”
    接下来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你看雪停了。”建伟忽然说。
    叶萧点点头,他悠悠地说:“漫长的雪夜该结束了……”
    12 最后无关紧要的真相
    2013年12月7日
    冲天的火龙吞噬着一切,木质的墓道框架不断的传来塌裂的声音。三个旅行者找到了墓中最珍贵的冥器——孔雀蓝釉花瓶,正在他们高兴地仔细举起花瓶观察时,却没想到已经触发了古老的机关。
    “啊……”其中一个女孩被倒塌的横梁压住,无法动弹。
    “千伊!千伊!你没事吧,我这就救你出来!”男子赶紧跑过去试图抬起石梁,但千斤重的石梁怎么会被人力撼动。
    “不……你们先走吧,我已经……活不成了。”
    “你再坚持一下,肯定可以的。”
    周围的火势渐渐大了,逐渐形成了包围圈,眼看着把两人囚在其中。
    “再不走,你也会死的!千伊已经没救了……”
    “不可能,肯定有机会……”男子仍不死心地试图搬动石梁,火焰几乎烧光了他的衣服。
    突然男子感到后脑一阵剧痛,几乎让他失去了意识。
    “蓝格你……”
    他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似乎看到有眼泪从蓝格的眼眶中涌出。
    “对不起……你必须活下去……”
    蓝格背起男子逃出即将崩塌的墓道,来到盗洞之外。
    她诧异地凝望着天空。
    这漫山遍野的雪。
    (全文完)
发表于 2017-8-9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同样痛苦地发现自己时间来不及和跑偏了= =
发表于 2017-8-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卡尔为何需要从窗户爬回二楼才能伪装假面?

他杀了人之后只要在蓝格到达之前埋好尸体,就可以回来伪装假面了。等到晚上再从二楼窗户顺着绳子下去,就可以回复卡尔的身份参加聚会了。

点评

同感  发表于 2017-8-10 09:50
看斑马的意思,是卡尔不需要爬二楼就可以伪装假面,因此不能用卡尔残疾来排除卡尔伪装假面。  发表于 2017-8-9 20:22
卡尔没有伪装假面,可以推理出他有残疾,答案里面有写  发表于 2017-8-9 20:15
发表于 2017-8-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只蠡虫 发表于 2017-8-9 20:11
我同样痛苦地发现自己时间来不及和跑偏了= =

看完觉得桔子君好可怜,被卡尔给杀了……

点评

这我知道,所以我觉得他真可怜  发表于 2017-8-9 20:19
这是一起意外事件  发表于 2017-8-9 20:15
发表于 2017-8-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君把拖把带走,丢哪里去了?为何别墅内会找不到啊。。。他没时间带远的

点评

对 既然没有在别墅内发现说明已经丢在了外面 可时间非常紧迫不可能很远 所以最可能是顺着某个窗户扔到附近 这里可以作为之后警察过来寻找的线索  发表于 2017-8-9 20:17
发表于 2017-8-9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案还能接受,唯一无语的是大家搜索了整个别墅,却没有搜到逃犯的尸体,这是bug吗?
来自: 微社区

点评

桔子君杀了逃犯 把逃犯的尸体运出去 真正假面尸体的位置是利用逼迫逃犯获得的 桔子君把逃犯的尸体埋在了另一个隐蔽的地方 他率先找到假面尸体的原因就是害怕被自己杀死的逃犯尸体被人找到 所以尽快吸引所有人注意力  发表于 2017-8-9 20:21
发表于 2017-8-9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头到尾没有一个点是对的我,已经要哭死了。
内心是绝望的。

点评

嗯嗯嗯,从今天起无脑沾边虹神打。跟着虹神预言家走。  发表于 2017-8-9 20:44
静静加油~~~~  发表于 2017-8-9 20:23
发表于 2017-8-9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肥斑马 发表于 2017-8-9 20:13
卡尔为何需要从窗户爬回二楼才能伪装假面?

他杀了人之后只要在蓝格到达之前埋好尸体,就可以回来伪装假 ...

残疾我们也有推理出来啊,问题在于文中对假面的介绍非常少(无论是行为还是语言),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假面穿着晚礼服,如果再戴上绅士常见的白手套并不会太突兀。

从题目的内容来看,没法否定卡尔假扮了假面。

点评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其实我想表达的是假面只是穿着晚礼服,并没戴手套,否则我肯定会描述的。不过这里换其他衣服可能更好一些,完全没有戴手套的可能了。  发表于 2017-8-9 20:28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8-9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肥斑马 发表于 2017-8-9 20:23
残疾我们也有推理出来啊,问题在于文中对假面的介绍非常少(无论是行为还是语言),从现有的线索来看,假 ...

我也是那么觉得…假面那一身感觉很适合手套…而且没看到他和别人握手
来自: 微社区

点评

确实可能换成其他的衣服好一点……  发表于 2017-8-9 20:3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1-23 06: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