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799|回复: 51

[答案提交] 第八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三回合答案提交帖(答案公开,请勿修改)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7 19: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请各位参赛者认真阅读以下内容。

1.请各位参赛者把自己的答案以匿名的形式在本贴跟帖作答,请不要在答案内容里面透露自己的ID。本贴所有作答内容在答题截止之前将被系统自动加密。

匿名方法+匿名测试帖详见
A、 http://www.ictruth.net/thread-52354-1-1.html
B、 http://www.ictruth.net/thread-60362-1-1.html

2.为确保提交成功,请各位选手先在匿名测试贴内测试成功后再本贴正式作答。

3.组队参赛的推友请用队伍ID进行作答。

4.本回合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 2017年8月9日20:00 。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允许参赛者在原帖编辑修改答案内容。在答题截止时间过后,若发现编辑答案者作废处理。

5.占楼作答的参赛者请自觉匿名,请在原帖编辑修改您的答案,切勿重复占楼或多次回帖提交答案,谢谢合作。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19:57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9:13 编辑

凶手:桔子是杀害暮雪的凶手,卡尔是杀害桔子的凶手,囚犯是杀害假面的凶手。

(以下推理部分蓝色为引用原文,红色为重要结论)

1. 假面案

1.1 假面的身份

假面 19:39:52
那就这样定下了 咱们滑雪爱好者协会的第一次见面会下周晚17点举办 地点就在遮龙山我的私人别墅里 冬天的遮龙山可是滑雪的好去处呢 可惜就是地理位置有点偏 周围没什么人居住 交通也不怎么便利
假面 12:10:12
我现在在别墅里给大家准备晚餐的食材 各位都想吃些什么 顺便各位都大概几点到
假面 17:41:21
现在除了卡尔大家都到齐了,卡尔,你什么时候来?天有点黑,你可千万别迷路了。
假面 18:37:10
好的,注意安全!

根据文中所提供的聊天记录,我们可以发现在12月17日以及12月24日中午,假面打字习惯不用标点符号用空格断句。而在12月24日17:41:21假面在众人面前发消息时,却突然用上标点,此后也一直如此。由此可见:案发当天下午17::41在众人面前的已经不是真的假面,而是别人假扮的。

“那现在就差卡尔没有到了,天色渐渐黑了,可别出什么事,今天早上听新闻说有个囚犯越狱,可能现在在遮龙山一带。”蓝格有点担心地对众人说。
当时不在场的人只有卡尔和越狱的囚犯,因此扮演假面的必然是其中之一。

他是被人勒死的,颈部有明显的勒痕,这应该是致死的原因。另外在尸体的后脑发现了重击的伤口,身上也有被捆绑过还有拳头殴打的痕迹,尸体已经完全僵硬。
假面死前被人敲头捆绑殴打,明显是一顿虐待。另一方面也没有任何线索表明假面原本有暗地策划什么“惊喜”的举动。因此可以论断,无论假扮假面的人是不是杀害他的凶手,这人反正肯定是对假面抱着恶意的。
而如果假扮假面的人对假面是抱着恶意的,他就不可能是在蓝格暮雪之后来到别墅的,因为那之后到17:41之间卡尔和囚犯都没有从正门进入过别墅,假面也没有理由放下绳子让这个人偷偷爬进房间。也就是说,假扮假面的人在蓝格到别墅之前就已经闯入别墅绑架了假面,所有人见到的假面都是假扮的。
当时只有假面一个人在,我们稍微聊了一会,不过我觉得他心情可能不大好,不怎么说话。
因为假面是假冒的,所以不敢多说话,这与之前对大家明显很热情的假面不同。证明上述推论是可能成立的。

这样一来,假扮假面的人就不可能是卡尔。
卡尔表现得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过来。他伸出左手,潇洒的微微弯腰,做了一个外国社交场合中问好亲吻手部的礼节。
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一直戴着一副薄薄的白色手套。
“外面寒冷,大家喝点热茶吧,刚刚用沸水冲泡的,喝了肯定相当暖和。”正前面的卡尔毫无防备,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手掌上顿时溅满了茶水。
“没事没事。”卡尔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经过叶萧身旁的时候,叶萧似乎听到了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机械手表的声音。
男生们自然没那么多讲究,几个人一起泡澡也没关系,不过卡尔称自己有些劳累没有来。

戴手套,避免用右手握手,不会怕烫,不想裸露身体给别人看,这些情节表明卡尔的右手可能是机械义肢。而这样一来,卡尔假扮假面时势必被众人发现他的义肢。因为当天下午假的假面给众人递过毛巾咖啡还当众拿出手机打字发信息,却没有人发现假面的手有异样。
叶萧点点头,他记得在他和建伟到来时,假面和蓝格站在门口,给每个人递上毛巾和咖啡。
“恩……也好。”他点点头,取出了手机打着字。

因此,卡尔不可能假扮假面,假扮假面的人只能是越狱的囚犯


1.2 艺高人胆大的囚犯

今天早上听新闻说有个囚犯越狱,可能现在在遮龙山一带。
进了遮龙山一路上几乎看不到人迹,只有这么一幢别墅,可倒是挺好找的。

囚犯来到遮龙山一带,野外冷到死,别墅是唯一的去处,他逃到这里非常合理。

假面的房间里一片凌乱,好像被人翻弄过一样,屋子中也没有假面的踪影。
假面房间床底下找到一个旅行箱,里面装满了各种日常必需品和大量现金,并未发现银行卡与存折。
假面,记得准备好食物和水,目测我们要呆三天左右

假面一行人聚会只呆三天,为什么要专门准备一个旅行箱放着各种日用品和大量现金呢?可见这个旅行箱并非是假面自己准备的。囚犯逃跑必然需要钱,他发现别墅后闯入并绑架了假面,殴打他让他交代钱在哪里,然后准备了日用品和现金用于跑路。

桌子上放着一本工作日志,记录着假面最近的日程安排。
    12月17日 全天 确定聚会安排       12月18日 全天 拜访古董收藏家马女士
    12月19日 上午 采购聚会用品       12月20日&21日 全天 在家休息
    12月22日 下午 与外地客商签合同   12月23日 全天 完成剩余工作
    12月24日 上午 前往遮龙山别墅打理 下午 聚会

囚犯准备到一半的时候蓝格到访,艺高人胆大的囚犯看了工作日志想出了假扮假面的计策,于是把真假面杀了抛尸雪地。此事发生在下午五点十分之前,所以七点十分脚印早已被雪覆盖,雪地密室破解。


1.3 囚犯被反杀

可是为什么晚上九点的时候假扮假面的囚犯不见了呢?他准备的现金干粮都没有带走,可见离开得非常匆忙,可能是突发情况跑了,也可能是死了,况且外面天寒地冻,熬不过四个小时。
从众人最后一次见到囚犯假扮的假面到后来发现尸体的几个小时中,其实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没有不在场证明。那么到底是谁导致囚犯落荒而逃?此处我们可以从发现尸体的情形倒推。

叶萧环视四周,这里距离别墅不算太远,但是很隐蔽。大片雪地都是呈凹凸不平的地势,看上去几乎完全一样,另外周围只有一颗很高的松树。在桔子君的旁边,是被桔子君挖开的一个雪坑,在很深的地方躺着一个人,在他的脸上戴着暗夜男爵的面具。
此处雪地看上去完全一样,位置也很隐蔽,尸体埋得又深,桔子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找准了尸体?另一方面,这具尸体被抛尸必须发生在五点十分之前,因为在那之后任何时间抛尸都无法保证七点十分和九点十分左右两个时间点没有脚印。而桔子在五点十分之前并没有抛尸机会,因为如果他要提前潜入别墅,肯定是为了害人(假面),而此时假面是囚犯假扮的,他们必然会起冲突,这样就不可能再出现之后的“假面迎接桔子到访”的情景了。
也就是说,这具尸体不是桔子抛的,但他却事先知道抛尸位置(很高的松树下)。换句话说,是抛尸的人把地点告诉了桔子

叶萧揭下面具,里面是一张曾经严重烧伤过的脸,原来的样子已经无法看出了,因此也无法比对出是否和照片里的假面是否一致。
蓝格向大家报告目前的情况,不知道为何,叶萧总觉得她的眼眶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一样。

蓝格哭了说明她认可了死者的身份,虽然死者毁了容,但假面毁容的时候蓝格可能也在场(后详),总之蓝格的认可表明这具尸体确实是假面,并不是囚犯或者别人。那么抛尸并把地点告诉桔子的就只能是囚犯。更进一步,既然囚犯和桔子有了交集,那么让囚犯落荒而逃的很可能也是桔子
还原当时的情形,囚犯在17:10之前就把假面杀了并抛尸在松树下,然后通过绳子回到房间留下攀爬的脚印。桔子在18:35左右回房之后带着电击枪来到假面房间企图对假面不利,然而此时的假面是囚犯假扮的,囚犯摘下面具说出真相和抛尸地点,桔子将信将疑还是把囚犯给杀了,然后抛尸在另一个地方,通过绳子回到房间,留下攀爬的脚印。或者桔子将信将疑,让囚犯给跑了,桔子没敢追因为太冷了。后来众人寻找假面时桔子到囚犯所说的松树下挖出了假面尸体,并把面具戴在尸体脸上(因为他是强迫症哦为了让其他人能更快确定这是假面),然后假装偶然发现尸体。



2. 暮雪与桔子案

两案时间几乎同时,过程也高度关联,放在一起讨论。

2.1 暮雪死亡留言

死亡留言的“彩”字中,左半部分所有笔画分开,右半部分三撇连笔,这并不符合一个垂死之人的书写习惯。如果这个字完全是暮雪写的,左半部分应该也有很多连笔,而如果这个字完全是凶手伪造的,那么左右部分应该书写习惯一致。因此,这个字必然是由两个甚至以上的人共同写的
结合厕所门上玻璃的灰尘的情况,以及其他关于门锁描述的缺失,该密室确实成立。因此,嫌疑人中能够写/改这个字的只有第一发现者白景然,其他人没有任何制造密室的同时写/改死亡留言的方法。
听到了玻璃打碎的声音,我以为是暮雪不小心打碎的,所以也没理会。直到大概半分钟以后听到惨叫声
白景然打破玻璃后过了半分钟才发出叫喊声,而抓着尸体的手写个字这点时间是非常足够的。
另一方面,桔子君也就是唐彩的证件掉出来的时候只有主角二人和白景然在场。主角二人在暮雪被杀时有不在场证明,因此能够留下指向唐彩的“彩”字的只有白景然一人,而死者暮雪是不可能用这个字指向桔子君的。
因此我们得到推论:白景然把暮雪的死亡留言改成了“彩”字

“彩”字中并没有任何部分与白景然名字有关联,所以白景然并不是凶手,那么他篡改死亡留言只能是为了包庇死亡留言(原版)指向的人
忽然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白景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探头环视着整个台球室。
“是景然啊,怎么了,有事吗?”叶萧说。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
   
“那段时间杰西卡一直和我在一起,后来我10点时候来到浴室发现了暮雪,没错吧?”白景然看着杰西卡说道。

9:50白景然疑似在找人,之后却说一直与杰西卡在一起。很显然,他包庇的就是杰西卡。

“彩”中连笔的部分是死者自己写的,而其中第一撇与剩下的部分衔接生硬,推测原版死亡留言是一个“3”字(如下图)。而杰西卡住的房间是3号房,这使白景然猜测死亡留言指向杰西卡,因此篡改了留言以包庇自己的女票。


未命名-1.jpg

那么凶手是不是杰西卡呢?她并没有杀人动机。其实3字还有另一个意思,就是桔子君的网名“3个桔子”。因为众人在白景然面前一直称呼桔子君为“桔子君”,以至于白景然不知道他的网名,所以才会误解“3”的含义,以为是指向杰西卡。

至此,我们得出结论,暮雪留下的死亡留言“3”指向的真凶可能是杰西卡或桔子君中的一人


2.2 暮雪被杀过程

另外,在浴室一侧的门缝处发现有人试图撬开的痕迹,但并没有成功。
“是你撬的门吗?”叶萧问。
白景然摇了摇头。

根据前述分析,厕所确实是暮雪自己反锁,那么撬门就是凶手所为。行凶全程最多只有8分钟,不太可能存在凶手去而复返复去的曲折过程,那么为什么暮雪在凶手眼皮底下爬进了厕所躲起来?

这不科学,本来浴室就到处都是水,瓷砖还这么滑,不摔倒才怪。
叶萧赶紧冲了进去,湿滑的地面差点让他摔倒。
对了,说起来暮雪洗澡时候我好像隐约听到过’扑通’的一声。

结合以上情况,凶手可能在行凶时与暮雪争执,结果因为地板太滑摔跤跌入浴池,使暮雪有机会逃入厕所锁门。凶手出来后试图撬门未果,而白景然突然敲门,凶手只能从后门落荒而逃。

“走廊的地面好像曾经被人简单的擦过,而且拖把也不见了。”
叶萧和建伟把3个拖把放回杂物处,拿着啤酒闲坐在台球室是9点50分的事,清扫工作已经结束了。
在2楼的某个衣柜中,找到了两个今天没有使用过的拖把。

标配是三把拖把,二楼发现了两把,有一把拖把失踪。凶手跌入浴池浑身是水,从后门离开时滴水在走廊上,所以用原本存在的第三把拖把擦干了地面。为了掩盖行凶,后续将这把拖把和行凶可能沾血的衣物一起从窗户抛入雪地,导致第三把拖把的失踪。
接下来就引出了一个新的疑问,是谁、为什么要藏起另外两把拖把?


2.3 第三把拖把

卡尔正打开后门向外看去,脸上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听到叶萧的问话,他回答说:“我没有去洗澡,在房间里听音乐。”卡尔又瞄向右边看了一眼,继续说:“只有我一个人,应该没有人能够证明。”   
以上迹象表明,与拖把之谜有关的很可能是卡尔。

“桔子君怎么会中毒?”卡尔惊呼了一声。
在他右手的手掌上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小孔,好像被什么扎过一样。
好像是中毒死亡,这种毒我见过,发作时间应该是5-10分钟。

伤口非常隐蔽,连作为法医的建伟都要先检查一番才能确定中毒。卡尔却立刻说出桔子君是中毒而死的。两者结合,大胆猜测卡尔在拖把上插了毒针,而桔子君使用拖把后被毒针刺入导致中毒。卡尔藏起另外两把拖把的目的就是为了确保被害人一定会使用下毒的拖把。由于这种毒不会立刻发作,给了桔子丢弃拖把血衣等物的时间,与众人汇合后才毒发身亡。

洗完之后记得打扫一下,女生就由我来打扫,男生的话,嗯,建伟你和叶萧两个人吧。”蓝格说。
于是我们同时得到了两个重要结论。第一,卡尔在拖把上下毒原本是为了杀死蓝格。第二,桔子君使用了拖把,说明他是杀害暮雪的凶手。


2.4 桔子杀暮雪的动机

桔子与暮雪无冤无仇,他与蓝格反而可能有仇。
啊,她啊,她只是个当地的向导,我们找人问路时候随便拍的。
叶萧翻到背面:2013年12月7日 和蓝格千伊于陕西
在桔子君背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把电击枪以及一张两人合照。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应该是桔子君,约有13岁,女孩明显要小一些,某些面部特征和千伊一致。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约有30岁戴着眼镜的男子。

桔子大概比千伊大7岁,推测两人可能是兄妹。而假面和蓝格早已认识千伊,蓝格对千伊的话题避而不谈,可见三人有前隙(参照第4大点的动机描述),桔子可能有杀害蓝格的动机。是不是可能桔子杀错了人?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桔子杀人前的举动。
忽然间,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白景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探头环视着整个台球室。
第一次有人好像小心的推门进来,很快又把门关上。大概5分钟之后,又有人敲门,然后推开了门,然后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我当时来到浴室,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然后就进去了。

案发前有两个人在找人,其中有敲门习惯的是白景然,另一个很可能是在寻找目标的桔子。

正在此时,一个披着红色外套脸上敷着白色面膜的女人走了进来。
因为我是背对着门口躺在椅子上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约有30岁戴着眼镜的男子。
当扳动墙面上的热水开关以后,浴池开始加热,顿时整个浴室温度上升,雾气缭绕,让人觉得置身于虚幻之中。
他看到披着蓝色外套的暮雪倒在厕所中,背后插着一把刀,红色的血液留了一地。
叶萧顺着方向看过去,是两个身材相仿的长发美女,交谈甚欢。

蓝格敷着面膜,而且背对门口,桔子没有进门无法分辨她是谁。浴室内雾气缭绕,桔子戴着眼镜,进入浴室镜片一定起雾,可能也无法看清浴室内的暮雪是谁。再加上二人身材相仿,那么此时桔子很可能是靠衣服的颜色区分她们的。然而,桔子却对两人的衣服有所误解。

“没问题,你穿穿看。”蓝格笑着脱下红外套递给暮雪。“其实你这件蓝色的外套也蛮好看的。”
“我这件蓝色的和你很配呢,你也试试看吧。”
“没有,怎么会。”穿着红色外套蓝格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众人纷纷穿好羽绒服戴上护目镜出发寻找。
众人回到别墅,围坐在客厅里,却始终没有人脱下身上的羽绒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

桔子来到别墅时蓝格和暮雪正好交换了外套,两人换回外套时桔子已经离开众人回去睡觉,接着寻找假面尸体时大家穿上了羽绒服,回来之后也没有人脱下羽绒服,这使得桔子产生了误解,认为蓝格的外套是蓝色的(蓝格的网名全称是“蓝色的蓝格”,所以桔子潜意识里觉得蓝格穿着蓝色外套也非常合理),暮雪的外套是红色的,然而事实于此相反。
基于此得出推论:桔子本想杀害蓝格,却因为行凶时看不清面孔,又误解了衣服颜色,导致误杀了暮雪。



3. 动机

来看看这个,这是我和假面三年前前往陕西的某座古代遗迹中挖取的孔雀蓝釉花瓶。”众人看过去,那是一个大概30厘米高的双耳瓶,在灯光下泛着幽冷的蓝光,底部有些焦黑
叶萧翻到背面:2013年12月7日 和蓝格千伊于陕西
叶萧揭下面具,里面是一张曾经严重烧伤过的脸,原来的样子已经无法看出了,因此也无法比对出是否和照片里的假面是否一致。

三年前(2013年)发现花瓶的时候千伊也在陕西,结合瓶底的焦黑和毁容的假面,猜测当时花瓶和千伊一起掉进河里,哦不是,是发生了火灾,假面和蓝格选择抢救花瓶,导致千伊挂了。

在桔子君背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把电击枪以及一张两人合照。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应该是桔子君,约有13岁,女孩明显要小一些,某些面部特征和千伊一致。
门外站着一个身材微胖约有30岁戴着眼镜的男子。

桔子大概比千伊大7岁,推测两人可能是兄妹。参加这个滑雪协会并且参加聚会都是为了给千伊报仇。
桔子是否亲自杀了那个越狱的囚犯并不十分肯定,如果他杀了,动机就是杀人灭口。

卡尔脖子上挂着一个心形的吊坠。
最后一张是刚才杰西卡看到的三人合照,照片中的女子20岁出头,留着可爱的双马尾,穿着粉红色的户外运动服,背着绿色的登山包,脖子上戴着心形的吊坠。

由心形吊坠可见卡尔和千伊有关,可能是恋人,与桔子同理他有杀害蓝格的动机。

桔子和卡尔都是来为千伊报仇的,但是他们互相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犯案也都是单独进行,不存在合谋,符合题目要求。



4. 案件再现

聚会当天中午十二点左右,假面来到别墅准备晚上的见面会,同时在群里询问大家吃什么。下午逃犯到达别墅,从背后袭击打伤假面并将其束缚,对其进行殴打索要财物,将搜寻到的现金和日用品放在假面房间。而就在这时蓝格来到别墅,艺高人胆大的囚犯看到桌上的日程表后知道有聚会,决定先自己戴上面具冒充一下假面。因为害怕被揭穿,所以在和蓝格交谈时没有多说话。
之后趁着大家来的时间上的空档(蓝格和杰西卡之间有半小时空档,杰西卡和暮雪之间有一小时空档),囚犯回到卧室把真正的假面杀害并通过窗户的绳子离开房间,把尸体埋到雪地里。而这些发生在5:10之前,大雪掩盖掉了雪地上的足迹,所以7:10时建伟没有看到脚印。
桔子在5:30左右来到别墅,因为当时暮雪和蓝格正好换了外套,所以桔子以为蓝格穿着的是蓝色外套。
6:35以后桔子带着电击枪来到假面的卧室,本来想对假面下杀手。囚犯一怕马上招供自己不是真的假面,并说出了假面被埋尸的地点。桔子可能杀了囚犯埋尸,或者囚犯从窗户逃跑他无法追赶。
桔子吃完东西后回房间假装一直在睡觉,然后就与大家一起去松林里寻找假面。按照囚犯告知的地点,桔子挖出了尸体并给尸体戴上面具,假装自己是偶然发现尸体。
卡尔出于与桔子一样的原因来参加聚会,并且事先准备了毒针。听说蓝格要负责浴室打扫后他就在4楼杂物室内的其中一个拖把上布置了毒针,并把其他两个拖把藏到2楼。
9点多时桔子也行动打算杀死蓝格,但是因为之前衣服颜色认错一直没机会纠正,加上自己戴着眼镜进入浴室后被雾气迷了眼睛,所以想当然的以为穿着蓝色外套的暮雪是蓝格,对其进行袭击。
暮雪中刀后两人争执过程中,因为地面湿滑,桔子不慎跌入浴池。暮雪则爬进厕所将门反锁留下“3”字这个死亡信息。桔子无法撬开门,又听到白景然敲门的声音于是赶紧就从后门离开,因为自己落水导致地上留下水迹,所以就用杂物室内唯一的一把拖把将地板擦了一遍,也因此被毒针刺到。之后桔子君马上下楼把拖把和血衣都扔到屋外雪地。
白景然打破玻璃打开厕所门后发现了死亡信息,以为3是指住在3号房间的女友杰西卡,所以就把死亡信息改为“彩”字嫁祸给桔子。
之后大家聚集到4楼厕所时,桔子君毒发身亡。
杰西卡因为听说古董花瓶很贵,所以悄咪咪的将其偷走并埋在屋外雪地里。
桔子和卡尔要杀人的原因都是为了替千伊报仇。


5. 可能存在的证据

桔子抛在雪地里的拖把和血衣。拖把上有毒针。
囚犯的尸体(如果桔子将其杀了的话)


6. 其他细节

最近深山里供电不太稳定 不能使用电吹风这种大功率的设备 请大家多带几条毛巾
桔子行凶时跌入浴池,头发可能弄湿了,别墅没有吹风机,但是此前他正好洗过澡,可以解释湿发的问题。

杰西卡正穿着略微沾有白色的雪地靴站在门口,听到叶萧的问话,想了一下,说:“我……”
“我想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们分手吧。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没有任何收入,凭什么和我在一起。”

当时白景然为杰西卡作了伪证,杰西卡雪地靴沾了雪应该是出门了。从杰西卡和白的争执来看,她是一个挺看重金钱的人。而蓝格介绍过古董花瓶价值1000万,这让杰西卡动了心。所以偷花瓶是她,并且把花瓶藏在了屋外的雪地里。

暮雪 19:48:56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3个桔子……

暮雪在聊天时会叫桔子君的网名全称,所以写死亡留言时也习惯性的从3开始写,或者是想到用3来指代桔子君(毕竟数字写的快)。

电击枪的存在可以推断袭击假面的不是桔子,因为假面是被敲晕的。同理也不是卡尔,因为卡尔带了毒,不需要再用绳子勒死假面,而且勒死人需要很大的力气,义肢很难做到这点。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0:23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6:31 编辑

一、疑点分析。
(一)假面案

1、原文:①假面 19:39:52那就这样定下了 咱们滑雪爱好者协会的第一次见面会下周晚17点举办 地点就在遮龙山我的私人别墅里 冬天的遮龙山可是滑雪的好去处呢 可惜就是地理位置有点偏 周围没什么人居住 交通也不怎么便利;②假面 17:41:21现在除了卡尔大家都到齐了,卡尔,你什么时候来?天有点黑,你可千万别迷路了;
分析:①是在12月17日的聊天记录,很明显,假面习惯用空格来代替标点;②是在12月24日的聊天记录,很明显,这时的假面会常用正确的标点;因此笔者判断,别墅里,众人看见的假面是他人伪装的;

2、原文:①“假面,是桔子君。现在就差卡尔没到了,你在群里发消息问问吧。”;②参加聚会的最后一名成员卡尔终于姗姗来迟;
分析:假面和卡尔始终没有同框过,结合上面的判断,伪装为假面的人,其实就是假装姗姗来迟的卡尔;

3、原文:①蓝色的蓝格 19:52:21假面,记得准备好食物和水,目测我们要呆三天左右,这些都是必备的。另外,我那天早一点去吧,三点半左右,帮你布置一下;②假面 12:10:12我现在在别墅里给大家准备晚餐的食材 各位都想吃些什么 顺便各位都大概几点到;③蓝格 12:14:14我大概3点半到,吃什么倒是无所谓;④杰西卡 12:26:33晚餐要是有咖喱饭就最好了!我们应该是4点左右;⑤3个桔子 12:46:01我也可能会迟到,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晚餐;⑥暮雪 12:55:54我应该不会迟到,晚饭想吃西餐;
分析:根据这几点,可以得知,除了假面以外,最早到的人也是在三点半才到,而假面已经说明了自己已经在别墅了,这给了凶手一个作案的时机;

4、原文:①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一直戴着一副薄薄的白色手套;②正前面的卡尔毫无防备,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手掌上顿时溅满了茶水;③在经过叶萧身旁的时候,叶萧似乎听到了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机械手表的声音;
分析:卡尔的手套很薄,但是被溅了滚烫的茶水后,他并没有任何的痛苦的样子,在结合叶萧听到的机械声,笔者判断,至少卡尔的右手手掌是机械手;

5、原文:①刺骨的寒风呼啸着从开着的窗户中夹杂着雪灌进来;②外,在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曾经利用绳索向上攀登过的痕迹;③见没有其他线索,他又用双手抓着绳子十分艰难地爬回了二楼,这种操作看起来已经到了极限;④叶萧顺着绳子滑了下去,发现窗户下面的雪地上有足迹;
分析:如果真的是有人从外面用绳子爬进来的话,第一步便是关上窗户,但是窗户却大打开,显然不符合常理;而结合之前的分析,这条绳子一定是假装假面的卡尔系的;但是卡尔有一只手是机械手,很可能并不能使力气,更何况,叶萧也是十分艰难地才爬回了二楼,因此笔者推断,墙上的向上攀登的痕迹,是卡尔伪造的,误导侦查方向;而卡尔可以使用这根绳子下楼并且回到大门前,假装才来;

6、原文:①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在晚上7点10分时候出于无聊我拿着望远镜曾经偶然扫过这里,这里当时没有任何脚印;②你们仔细看看,这里的雪地上只有我们来时候的脚印。如果凶手杀人,是如何在雪地上不留痕迹把尸体搬到这里掩埋的呢;③另外,这里下着雪,但根据雪的程度来看,估计要2个小时才能完全把脚印消去;
分析:题目中并未给出假面的死亡时间,加之上面的分析,众人看见的假面其实是卡尔假扮的,因此,结合这几点,笔者认为,卡尔在众人到达之前就已经杀掉了假面,并且埋上了;

综上:凶手是卡尔,众人看见的假面是卡尔假扮的;


(二)暮雪案

1、原文:①叶萧顺着方向看过去,是两个身材相仿的长发美女,交谈甚欢;②“没问题,你穿穿看。”蓝格笑着脱下红外套递给暮雪。“其实你这件蓝色的外套也蛮好看的。”;③“果然很不错,我觉得再配上紫色的围巾或者胸针更好看,嗯,感觉牛仔裤不是很适合。”蓝格换上外套,仔细研究起来;④众人纷纷穿好羽绒服戴上护目镜出发寻找;⑤众人回到别墅,围坐在客厅里,却始终没有人脱下身上的羽绒服,也没有人开口说话;⑥众人后来又在大厅里喝了一会茶,大概10分钟后,纷纷回房准备洗澡;⑦他看到披着蓝色外套的暮雪倒在厕所中,背后插着一把刀,红色的血液留了一地;⑧正在此时,一个披着红色外套脸上敷着白色面膜的女人走了进来;
分析:从②和③可以得出,蓝格和暮雪在桔子君来之前换了羽绒服外套试穿,而这个时候桔子君来了,他只看见穿着蓝色外套的蓝格;而通过①,蓝格和暮雪身形相似,而且通过④和⑤可以知道,在找失踪的假面的时候,以及之后在客厅里面围坐的时候,大家都穿着羽绒服;而通过⑦和⑧可以知道,之后,两人是把衣服又给换了回来。因此,笔者分析,凶手想杀的其实是蓝格,而误杀了暮雪,而凶手便是桔子君;

2、原文:建伟弯下腰,把掉出来的证件都收拾好。“咦,桔子君,原来你叫唐彩。”;
分析:知道桔子君叫唐彩的只有叶萧,张建伟还有白景然;因此在现场发现的“彩”字,一定是某个人伪造或者更改的;

3、原文:①“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担心你,这么远的路你一个人万一有什么危险……”;②“我会再找一份工作的,千万别和我……”;
分析:这里可以看出,白景然很喜欢杰西卡

4、原文:①白景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他探头环视着整个台球室;②“没什么……就是来看看。”说完,他鞠了一躬。“打扰了,那我先走了。”;③我当时来到浴室,敲了敲门,没人回应,然后就进去了。发现靠近厕所的地方有血迹,我赶紧过去,但厕所的门被从里面锁住了。于是我就拿起了浴室里的凳子,杂碎了门上的玻璃,把手伸进去打开了厕所门,结果就看到暮雪躺在地上,我害怕极了,立刻叫了出来;④“那段时间杰西卡一直和我在一起,后来我10点时候来到浴室发现了暮雪,没错吧?”白景然看着杰西卡说道;⑤又有人敲门,然后推开了门,然后也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因为他们都没有叫我,所以我也没在意;⑥杰西卡正穿着略微沾有白色的雪地靴站在门口;
分析:白景然来台球室环顾四周很明显是在找什么,而⑤里,女生休息室的一次敲门,很明显也是白景然;而卡尔又去女生浴室,很明显,卡尔是在找杰西卡;而⑥里,杰西卡的雪地靴有白色的东西,也就是说,她出去了,所以白景然才找不到她;④里,白景然很明显是在包庇杰西卡;而他包庇杰西卡的原因,肯定和他在浴室看到什么有关,而浴室里除了尸体以外,就只有一个“彩”字了;

5、原文:“这是个彩字,莫非凶手是?”
分析:首先浴室里的“彩”字的右边的三撇是个连笔,但是如果除去一些部分,却很像是个“3”。而本案中和“3”有关的人物就是,全称叫“3个桔子”的桔子君,以及住在3号房的杰西卡;结合上面白景然包庇的行为,笔者可以肯定,一开始血字是“3”,而白景然发现现场后,将其改成了“彩”,因为他并不知道桔子君的全称是“3个桔子”,还以为是深爱着的杰西卡杀了人,所以改了彩字;综上,凶手就是桔子君;

6、原文:①凶手应该是趁着死者在洗漱台前刷牙时背后袭击,然而并没有直接致死,洗漱台延伸到厕所的血迹应该是暮雪爬到厕所,反锁门留下的,而后暮雪在厕所中失血过多身亡,这些应该都不会有错;②“唉,腿居然肿了。”建伟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抱怨道。“这不科学,本来浴室就到处都是水,瓷砖还这么滑,不摔倒才怪。”;③对了,说起来暮雪洗澡时候我好像隐约听到过’扑通’的一声。”
分析:暮雪在被刺伤后,并没有立即死亡,而且还爬到了厕所,说明,暮雪的伤势还是很重的,而且移动速度很慢,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凶手完全有机会去补刀,但是暮雪却爬到了厕所。加之浴室地滑,以及“扑通”声,笔者推测,凶手在正要去补刀的时候,滑倒了,而暮雪正是借着这个机会去的厕所;

综上:凶手是桔子君;


(三)桔子君案

原文:“在他右手的手掌上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小孔,好像被什么扎过一样,已经开始发黑了,应该就是中毒的原因。”;
分析:凶手是通过和桔子君握手或者拍手之类的而使其中毒;

原文:“桔子君怎么会中毒?”卡尔惊呼了一声;
分析:桔子君只是吐了血,但是卡尔却立马知道他是中毒。笔者认为,下毒的就是卡尔;

原文:之后卡尔,桔子君以及杰西卡也纷纷赶到;
分析:卡尔和桔子君基本上是一起来的,他有充足的机会去接触桔子君;

综上:凶手是卡尔

(四)花瓶被盗案
1、原文:“三年前?那么这张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吗?”杰西卡从柜子里翻出一本相册,指着最后一张照片问;
分析:杰西卡第一次来别墅,但是当蓝格提及三年前的时候,杰西卡却很快就从柜子里面翻出了最后一张照片,说明杰西卡是在翻查别墅里面的东西;

2、原文:“我想我已经说过好几次了,我们分手吧。你现在连工作都没有了,没有任何收入,凭什么和我在一起。”
分析: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杰西卡有点拜金;

3、原文:①杰西卡正穿着略微沾有白色的雪地靴站在门口;②叶萧和建伟赶紧和蓝格去展览厅查看,原来的玻璃展柜已经被人打碎了,里面的孔雀蓝釉花瓶不翼而飞;
分析:笔者认为,花瓶就是杰西卡偷走的,而且是藏在了外面的雪地的某处;

综上:窃贼是杰西卡

(五)动机
1、原文:“啊,她啊,她只是个当地的向导,我们找人问路时候随便拍的。”蓝格显然不是很想继续讨论三年前的话题;
分析:很显然,三年前的事情有问题,而且那个女孩应该不止是个向导;

2、原文:①照片中的女子20岁出头,留着可爱的双马尾,穿着粉红色的户外运动服,背着绿色的登山包,脖子上戴着心形的吊坠;②在他弯下身的时候,叶萧似乎看到卡尔脖子上挂着一个心形的吊坠;③在桔子君背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把电击枪以及一张两人合照。照片上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应该是桔子君,约有13岁,女孩明显要小一些,某些面部特征和千伊一致;
分析:千伊和卡尔都有心形吊坠,而桔子君和千伊又有小时候的合影,笔者认为,卡尔应该是千伊的男友,而桔子君是千伊的哥哥之类的;而结合上一点,千伊和蓝格有关系,桔子君也和千伊又关系,因此,再次印证了桔子君错杀了暮雪;

3、原文:叶萧揭下面具,里面是一张曾经严重烧伤过的脸,原来的样子已经无法看出了,因此也无法比对出是否和照片里的假面是否一致;
分析:笔者认为,假面的烧伤或许和三年前的事件有关,也就是说,三年前的事件是个对于当事人伤害特别严重的事件;

综上,本次凶案的动机是三年前的事件。

二、总结。
假面案凶手:卡尔;
暮雪案凶手:桔子君;
桔子君案凶手:卡尔;
花瓶窃贼:杰西卡;

三、案件还原
卡尔在其余人还没有到别墅的时候先赶到了别墅,然后杀掉了假面,并且抛尸在外面。然后换上假面的衣服,接见来客。

而当众人来齐后,卡尔便回到了卧室,通过绳子从二楼滑到一楼,来到大门假装刚刚到。

桔子君在洗完澡后,无意间看见了在别墅内走动的杰西卡,又到女生休息室,发现穿着红色衣服的躺在椅子上的蓝格,误以为是暮雪在休息室,而蓝格在洗澡。而潜入浴室后又发现穿着蓝色衣服的女生,误以为是蓝格,于是行凶,但是暮雪并没有立刻死亡,并且急忙想爬到厕所里面。而急于补刀的桔子,无意间滑到了,而暮雪便借机进入厕所,并且反锁。而桔子在试图撬开厕所门无果后,便立刻立刻了现场。
而进入厕所的暮雪,在最后时间,写上了“3”,以暗示是“3个桔子”。

杰西卡在洗完澡后,便在别墅里面闲逛翻找,试图找到一些值钱的东西,当她再次看见花瓶时,便萌生出偷走的念头,于是悄悄砸碎玻璃,拿走花瓶,并且出门,埋藏在雪里。

而与此同时,白景然在别墅里面到处寻找杰西卡,当进入浴室时,发现血迹,以为是杰西卡出事了,于是打碎门玻璃。虽然出事的不是杰西卡,但是却看见一个“3”,便以为是三号房的杰西卡杀人了。为了掩饰,白景然下意识地将“3”,改成了“彩”,想让众人以为是桔子君杀的人。

而当听闻再次出事后的众人,忙乱地来到现场的时候,卡尔趁乱给桔子下毒。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0:39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5:47 编辑

主要疑点与分析
“假面”之死
1、晚上八点半左右发现的“假面”之死。七点十分的时候没有脚印,下着雪消去脚印要两个小时。加上发现尸体时挖的坑很深。因此,要么凶手过来这边挖了个深坑,要么很早的时候死者就被杀了,之后的雪慢慢堆积把尸身覆盖得很深。结合多方信息判断,死者很早的时候就死掉了。所以,傍晚时分穿着黑色礼服出场的“假面”,并不是死者。
2、穿着黑色礼服的“假面”的身份推论:卡尔。出场人物当中,没和黑色礼服的“假面”同时出场的人是卡尔。证据:假面卧室窗棂上垂着绳子,可供上下;雪地上有足印,墙壁上有攀登过的痕迹。所以,一开始,卡尔早早来到了别墅,由于他进不了假面的房间,所以利用攀岩道具,由墙壁爬入假面的卧室。之后,他戴上面具,扮成假面的模样。待除了卡尔之外的所有人都到了之后,“假面”回到卧室,换成卡尔的身份,带上卡尔的行囊,经由窗户爬下去。之后卡尔再绕回大门,以卡尔的身份回归大队。
3、所以关于第一个案件的推论有两个可能:第一,卡尔事先谎称迟到,却提前过来,杀了假面;之后进入假面的卧室,戴上其面具,扮作假面迎接其他人,最后再通过2所说的方法,切换回卡尔的身份。第二,还是卡尔伪装假面,但卡尔没有杀假面。卡尔假扮假面有其他理由。
4、第一个死者身上的痕迹之谜。烧毁了脸,身上还有诸多捆绑过和拳头殴打过的痕迹。第一个解释,假面一早就烧毁脸了,所以他才需要时时刻刻戴着面具,甚至会客的时候也戴着面具,而被后脑的重击是凶手先将他打晕,再捆绑起来,可能是想要盘问什么东西或者为了泄愤,之后凶手再勒死他,弃置于雪地。第二个解释,第一个死者并非假面,所以才将他的面容烧毁。如果这个死者不是假面,那么就是那个越狱的囚犯,身上捆绑和殴打痕迹是监狱中留下的。
5、桔子知道假面尸身所在,但叶萧看到的现场处地较为隐蔽,地形相似。这是何故?可能,桔子知道有一具尸体埋在这里,标志是那棵树。
暮雪之死
6、死亡信息是“彩”,知道桔子原名的人是叶萧,建伟,白景然和其他可能预先认识桔子的人。所以暮雪很可能不知道桔子原名是唐彩。另外,这个彩字,左右两边的笔迹不太一样,左边的“采”写得端端正正,右边却一个连笔,有可能是两人所书。推论:暮雪的死亡留言其实是“木”字,白景然以为这个“木”字,指的是杰西卡的“杰”,遂篡改死亡信息,将它改成“彩”字。
7、白景然的行动:九点五十,白景然闯进桌球室,看到是叶萧和建伟后,就离开了。蓝洁证言在敷面膜的时候,也有人打开过休息室的门,估计里面也有一个是白景然。他在找什么?白景然打破玻璃后,却过了半分钟才发出叫喊,这个时间差是何故?推论,白景然来浴室找杰西卡,结果杰西卡已经洗完澡离开了。白景然却发现延伸到厕所里面的血迹。白景然担心杰西卡有意外,情急之下打破玻璃,打破玻璃之后发现死者是暮雪,还看到了上面有“木”字血字,白景然以为那是“杰西卡”的“杰”,遂修改死亡信息,改成了“彩”字,嫁祸唐彩。
8、互换衣服的提示:起初,在客厅,蓝洁和暮雪聊到衣服的问题,互换了一下衣服。紧接着,桔子就进来了,那时候,穿着蓝色衣服的蓝洁去迎接桔子。桔子看到的蓝洁穿了蓝色衣服,暮雪穿着红色衣服。之后,桔子就去吃饭睡觉了。蓝洁和暮雪换回衣服,在展示厅的时候,桔子是缺席的。之后外出找假面,蓝洁已经穿上了羽绒服,桔子是在所有人穿上了羽绒服之后才加入队列。找到尸体回到屋里后,大家也没脱掉羽绒服,紧接着就是洗澡时间了。因此,所有人都知道蓝洁本来穿的是红衣服,暮雪穿的是蓝衣服;只有桔子一个人误判,蓝洁穿的是蓝外套,暮雪穿的是红外套。
9、蓝洁的证词:第一次有人不小心推开了门,很快就离开;这可能真的只是不小心推开门的小插曲,更可能是想要杀蓝洁的凶手(桔子)来这边察看,发现敷着面膜的穿着红衣服的女性,以为是暮雪在敷面蜜,所以离开到浴室去。而第二次,先敲门,再开门,看了没说话再离开。联系叶萧和建伟当时在桌球室的情景,白景然也是敲了门后再进来。所以第二次推门进来的就是白景然,他是来找杰西卡的。杰西卡不在,白景然也去浴室,发现血迹,随后发现尸体。另外,蓝洁还提到了“扑通”一声,很可能是凶手掉下水的声音。
9、暮雪之死还原:桔子九点半开始洗澡,十分钟左右洗完澡后早早离开,到四楼女士浴室,他要找到蓝洁并杀掉。来到浴室后,在雾气缭绕当中,桔子发现穿着蓝色衣服的女子正背对着他。桔子以为那个就是蓝洁,遂快速从后面靠近,一刀刺入后背。暮雪中刀后,本能地反推挣扎了一下,由于浴室地面较滑,桔子失足落水,发出了“扑通”声,趁着这个间隙,暮雪瞥到了凶手,再快速爬入厕所,反锁厕所门(所以桔子很可能不知道自己杀错了人)。桔子爬起来后,企图撬开门,却失败了,只好从后门离开,并用拖把拖了一下水迹,掩盖返回自己房间的痕迹,也掩盖自己曾掉落水的信息,湿漉的衣服钱包等可能会成为证据。之后白景然来到,破窗而入后,发现了死去的暮雪和“木”字留言,暮雪本来是想指证桔子,但白景然关心则乱,满脑子都是不见了的杰西卡,所以以为暮雪指的是“杰西卡”。情急之下,白景然想起了唐彩的真名,就把“木”字改成了“彩”字。之后再喊叫,把人叫来。
10、杰西卡的行踪:杰西卡早早的洗完澡后,白景然遍寻她而不得。因此,可能是因为杰西卡去偷展厅里价值连城的孔雀蓝釉花瓶了,她返回时穿着雪地靴,说明她把花瓶藏到了外面某个地方。杰西卡因为白景然没工作而闹分手,说明杰西卡确实缺钱,有偷窃动机。
桔子之死
11、桔子大概在九点四十的时候洗完了澡,之后他就去四楼找蓝洁,大概在九点五十左右错杀了暮雪。而桔子在十点过几分发现暮雪的现场,却中毒身亡。所以桔子误杀暮雪后的行踪,是其死亡的关键。
12、人员排查:叶萧和建伟担任侦探角色,而且两人互相证明;白景然在忙着找杰西卡,伪造死亡信息等,当然他有可能碰到桔子,顺手杀了他;蓝洁在敷面膜,根据她证词的吻合度,不太可能杀人;杰西卡偷花瓶并出去了;卡尔行踪不明。所以,叶萧和建伟不可能行凶,其他人可能性由大到小:卡尔,白景然,蓝洁,杰西卡。
13、桔子死亡的猜测及上述第5个疑点(桔子发现尸体)的解释:桔子说自己可能会迟到,但其实他一早就到了,他大概也想提前过来杀掉假面。但他抵达别墅后,却刚好看到卡尔在掩埋假面的尸体。他不做声,不揭穿,而是撤退返回,等到约定的有些迟的时间再回来。因此,桔子知道自己和卡尔有相同的目的。在杀掉暮雪后,桔子找到卡尔,说出了他看到的一切,并告诉卡尔他杀了蓝洁。卡尔表面迎合着,但内心却十分警戒,不愿此事有第二个人知道,他假装和桔子握手,却偷偷在手上藏了毒针,偷偷地刺了桔子一针。导致五到十分钟后,桔子死亡。

其他细节梳理:
1、卡尔的手。出场时,暮雪要和卡尔握手,卡尔却愣了一下,转为行了个吻手礼。之后,暮雪不小心把滚烫的茶溅到了卡尔的手上,卡尔却像没什么事一样。叶萧之后在卡尔经过时听到了机械声。推论:卡尔的手,是假肢;至少右手掌,是假肢。
2、蓝洁说,她来到时,只有假面和她在一起。但假面却不怎么说话。辅证这个假面是旁人假冒的,不是蓝洁认识的以前的那个假面。他可能用了变声器,又尽量少说话,戴着面具,所以即使三年前见过真正的假面的蓝洁也看不出来。
3、卡尔脖子上的心形吊坠,三年前假面蓝洁和千伊的合照中,千伊也戴着这么个心形吊坠,提示卡尔和千伊是恋人
4、三年前的那张照片,假面还没有戴面具。根据收藏,屋里的照片和蓝洁的证词,确实有假面这么一个人存在,独立于剧中出场的其他人。文中又提到假面无论做什么都戴着面具。所以无论做什么都戴面具应该是在三年前之后,有可能因为意外他的脸受伤了,因此从此戴上了面具。
5、千伊。根据吊坠和桔子遗物中的照片,千伊是卡尔的恋人,是桔子的妹妹。她三年前曾经和假面、蓝洁遇见过。蓝洁对此事不愿提起,说明事情并不愉快。碰巧那价值千万的花瓶也是三年前在陕西碰到千伊的那段时间得到的,因而此间有猫腻。
6、文中提到,晚上6点之后,温度低得吓人,在外面难以坚持4个小时以上。说明这是个暴风雨山庄模式,没有躲在屋外的未出场的嫌疑人。
7、假面房间床底下找到一个旅行箱,里面有大量现金,却没有银行卡或存折。可能是因为这笔钱来路不正,假面可能有做贩卖古董文物之类的勾当。后面提到他拜访了古董收藏家马女士,过几天又和外地客商签合同。连起来就是,先与收藏家确定那花瓶的价值,再和客商签合同,那大笔现金就是对方给假面的订金。
8、桔子背包夹层找到电击枪。说明他确实从一开始就有行凶的打算。
9、文末侦探所说的确定性证据:指纹。因为卡尔假扮假面,但卡尔的右手是仿真的假肢,没有指纹。警察来到之后,勘察指纹时会发现,假的假面当天碰到过的毛巾和咖啡杯并没有留下他的指纹,从而得到那个假面是卡尔假扮的铁证!

案件还原:
三年前,假面和蓝洁去陕西旅行,途中碰到了千伊。尔后,假面他们找到了孔雀蓝釉花瓶,欲占为己有。千伊应该是不赞同的,争执之下,假面误杀了千伊。细节或许有出入,反正结果是,千伊死了,假面和蓝洁得到了古董,而可能假面还因此破了相,面部烧毁。
千伊的男朋友卡尔和千伊的哥哥桔子,各自调查了此事,猜到了真相,意欲复仇,所以加入了这个滑雪俱乐部。今日,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
当日,卡尔称自己会迟到,但他却提前到了,时间是在中午十二点左右到下午三点半之间。卡尔早早地到了别墅,用重物敲了假面的后脑勺,将假面捆绑起来。卡尔质问他事情的真相。得到确信后,卡尔对他拳打脚踢泄愤,并最终勒死了他。
卡尔将假面的尸体藏到那棵树旁,他本想就此让假面失踪或等到警方来发现尸体。但同样想行凶而悄然来到的桔子却看到了卡尔藏尸的场景,桔子发现卡尔杀了假面之后,猜到他们的目的一致,便不揭穿卡尔,选择离开。
卡尔回到卧室,想要进入假面的房间,伪装成假面,却发现进不了其卧室。卡尔只好利用事先准备的攀岩工具,从窗户攀爬进入了假面的卧室,穿上假面的衣服,戴上事先准备好的假面的面具,可能还戴上了变声器。
下午三点半,蓝洁到了。卡尔以假面的身份迎接了她,卡尔尽量少说话,避免穿帮。接下来依次接到了其他人。假面在发信息询问卡尔在哪的时候,卡尔只能延迟回复,借口网络不好,因为卡尔就是假面,不能当着众人的面用卡尔的身份回复。
另一方面,桔子来到之后,蓝洁和暮雪恰好换了外套,所以桔子得到了蓝洁穿着蓝色外套的印象。之后桔子去吃饭睡觉,没有再见到过换回红色外套的蓝洁。
等到差不多七点半的时候,回到假面卧室的卡尔,换回原本卡尔的身份,经过窗棂爬下去,再绕到正门,以卡尔的身份回归大队伍
之后,众人发现假面失踪,便到处寻找。由于桔子之前目击了卡尔藏尸的情景,所以知道假面尸体的位置,能找到假面的尸身。这也可能是卡尔猜测桔子可能知道了他杀了人的缘由。
晚上九点半,众人去洗澡。九点四十分,桔子便离开浴室。他到四楼,想要杀了蓝洁。他先进了休息室,发现穿着红色外套的敷面膜的人,以为那是暮雪,便悄悄离开;他又走进了浴室,发现了穿着蓝色外套的女子背对着他,以为那是蓝洁。便从背后一刀刺了她,也就是刺到了暮雪。暮雪中刀后,本能地挣扎,加上浴室地板滑,桔子失足掉进浴池。暮雪看到了凶手,但桔子可能没看清死者,否则桔子可能还会到休息室补刀。趁着桔子掉进浴池的时间,暮雪爬到了厕所,反锁门。桔子从浴池爬起来,想要撬开厕所门,失败,又担心被发现,只好慌忙从后门离开。他用那里的拖把擦掉了自己留下的水迹,掩盖行迹,也掩盖凶手曾掉落水弄湿全身衣物的事实。
进入到厕所的暮雪,想写下“桔子”的死亡信息,结果写完一个“木”字就身亡。
另一方面,先洗完了澡的杰西卡,因为她本身缺钱,对价值千万的花瓶起了盗窃之心,便跑去偷花瓶了,并将花瓶藏到了外面。由于杰西卡离开了屋子,洗完澡的白景然想要找她却找不到。白景然至少先后找了五楼的台球室,又找了四楼的休息室,最后想杰西卡可能在洗澡。他找到浴室的时候,却发现了血迹延伸到厕所里面。白景然心系女友,担心女友遇到不测,情急之下打破玻璃,破门而入。白景然看到的死者却是暮雪,还看到了地上“木”字的死亡信息。白景然关心则乱,他心系杰西卡,以为这个“木”指的是杰西卡,再加上杰西卡找不到,更加肯定了这个猜想。所以,白景然将“木”字改成了“彩”字,嫁祸唐彩,也即桔子。弄完这些后,过了半分钟,白景然才大喊把人叫来。
赶来的杰西卡已经完成了藏匿花瓶的事,但她被问到不在场证明的时候,她不能说自己那时候在偷东西,所以支支吾吾。而白景然更加肯定,杰西卡可能杀人了,为了掩护女友,白景然便称杰西卡和他在一起,杰西卡自然点头称是。
回到桔子。他行凶后,慌忙逃到三楼或者二楼。途中碰到了卡尔。桔子和卡尔说,看到了他杀假面,大概还会说“我们的动机一致,我刚刚已经杀了蓝洁”之类的话。但卡尔听到桔子的陈述,心里担心的却是自己杀人的事情要暴露了。所以卡尔决定杀人灭口。因此,卡尔假装应和着桔子,和他握手,私底下却在自己的假肢上藏了毒针,握手之下,桔子便被刺了。等桔子返回暮雪尸体现场时,桔子便毒发身亡了。
盘问不在场证明时,卡尔曾走出后门,并向右看。出后门右边,是杂物所在,那里可能本来放着些拖把。卡尔是在印证桔子和他所说的杀人的事。桔子交代了杀了蓝洁,并从后门逃走,简单地拖了地,把那儿的拖把带走了。卡尔印证着地面的痕迹和拖把的事情,觉得桔子说的是真话,但为什么蓝洁没死,反而是暮雪死了?所以那时候卡尔脸上露出过不解之色。
至此,案件还原演绎完毕。
结论:卡尔杀了假面并藏尸雪地,之后伪装假面,之后再杀了桔子;桔子目击了假面杀人,之后桔子误杀了暮雪;而杰西卡偷了花瓶。
动机:三年前千伊之死。卡尔是其恋人,桔子是其兄长,还有杀桔子是为了灭口。
警察到来后能发现的关键证据:卡尔的假肢,假的假面没有留下指纹。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1:48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8:45 编辑

一、结论。
这一系列命案中,有两个杀手。卡尔和桔子。
其中假面和桔子,是卡尔杀的,慕雪是桔子杀的,卡尔本来要杀的是假面和蓝格,误杀了桔子,桔子本来要杀的是蓝格,误杀了暮雪。

二、动机
根据文中线索推断,我们判断三年前,千伊,假面,蓝格三人一起去西安,找到了那个价值一千万的花瓶。但在这个过程中,可能忽然起火,假面身陷火中,千伊去救,结果确把她留在了火里。在这个过程中,假面的脸和声带被烧伤,不得不戴上假面隐居(先回来后就没见他跟以前在到处旅游)。
卡尔脖子的心形吊坠跟千伊一样,推断出他们是恋人关系。而桔子包里的照片很明显是告诉我们他们是兄妹关系。两人的动机是为千伊复仇,但两人互相并不知道对方的计划,因此不算合谋。

三、推理过程。
1、杰西卡偷走花瓶
从文章里多处(杰西卡对假面别墅的反应,跟没收入的男友闹分手)可以看到,杰西卡是一个对金钱较为敏感的人。在听蓝格介绍花瓶价值一千万后,杰西卡起了贪心,她第一个洗好澡,乘机把花瓶玻璃打碎,偷走了花瓶,埋在了山庄外的某处雪地里。证据就是发现暮雪尸体的时候,“杰西卡正穿着略微沾有白色的雪地靴”,这显然是她曾经出去过雪地,对于一个刚洗完澡的人,是极其不自然的。

2、白景然的行动。
白景然是一个对杰西卡感情很深的人,原文曾说“我爱杰西卡,她就是我的一切,为了她,我一定会努力的。”他在案发时间曾经有过行动,可以证明的有21:50他来到叶萧和张建伟所在的台球室,他“环视了一圈就走了”。与此类似的还有蓝格在休息室的时候“好像小心的推门进来,很快又把门关上。”
这样的行为很明显是在找人,那么白景然在找的人,就只可能是杰西卡,由于杰西卡红发亮眼,基本一眼就能认出,所以他只需要扫一眼就知道有没有。而在洗完澡到暮雪的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段里,杰西卡去偷花瓶了,白景然自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而四处寻找。

3、白景然为杰西卡所做的伪证以及浴室的死亡留言
白景然于22:00打破厕所门发现尸体,非常惊讶的是,死者暮雪留下了一个“木”字,由于他一直在寻找杰西卡不着,看见这个字,第一反应就想到是不是杰西卡杀了人,这个木字是杰西卡的杰字的起笔。出于保护女友的动机,他想起在厨房,桔子的身份证掉了出来被张建伟读过他的名字叫唐彩,于是加了几笔,把字改成了一个彩字。因为暮雪反锁了厕所门,所以他在打开门的时候手上本就有血迹,因此写几个字很容易。而这个字,明显左面是一笔一划写成,而右面则是连笔,也是不同人书写的证据。另外,蓝格在听到打碎玻璃的声音后,隔了足足半分钟才听到白景然的惊叫声,这个反应时间也太长了,足以证明白景然发现尸体后并没有第一时间发出惊叫,而是先进行了伪造现场。

但这里跟大家不熟的白景然没想到的是,暮雪并不知道桔子的真名,写上彩字反而很不自然,他更没想到的是,暮雪本来想写的木字,是桔子的桔字的起笔,歪打正着,反而起到了掩护的作用。
发现尸体后,叶萧询问杰西卡21:50-22:00在哪儿,杰西卡还没回答,白景然抢着说他们在一起,而杰西卡作贼心虚,顺坡下驴。但这里白明显在说谎,21:50的时候他还在台球室找人呢。

从1-3,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杰西卡只是偷了花瓶,而白景然出于误会,为了掩护女友伪造死亡留言,作伪证的事,两人跟案件并无直接关系。

4、无意中发现的雪地“密室”
发现假面的雪地是一个“密室”,之所以会成为密室,是因为19:10分张建伟无意中用望远镜发现尸体边没有脚印,张建伟发现这个线索纯属随机事件,凶手不可能预料到这点,而采取某种计策来运输尸体制造密室。
又因为叶萧所说“雪又要2小时才能掩盖掉脚印”,这点来判断,这根本是个伪密室,说明17:10分前尸体就被搬运过来掩埋了。
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既然17:10之前尸体就已经被埋了,那么17:30分出现的假面就必然有人假冒的。

5、冒牌假面是谁
这人只能是卡尔。因为17:30的时候,真假面已经死了,其他人都在别墅内。而卡尔姗姗来迟,有机会冒充假面。他杀了假面以后,假面的手机自然也在他手里,也可以伪造假面发送聊天记录。

证据就是:文章开头的聊天记录,假面的所有发言都是没有标点符号的,而17:41开始的“假面”发言,都有了标点符号,不同的发言习惯暴露了这不是同一个人。


6、相似的蓝格和暮雪。
文中出现了两个美女,蓝格和暮雪,他们的背影十分相似。而暮雪被杀的时候,是背对着凶手的,这两天我们能推理出凶手光看背影而杀错了人,但问题是两人的衣服颜色不同,谁会犯下这种错误呢。

在傍晚时分,蓝格和暮雪两人曾经交换过衣服。这时正好是桔子来的时候,蓝格穿的是暮雪的蓝色外套去迎接的桔子,加上蓝格网名叫蓝色的蓝格,容易给桔子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那个蓝色衣服的是蓝格。而卡尔来的时候,参观展览时明确交代蓝格穿着红色衣服,显然两人衣服已经换了回来。

所以可能搞错衣服的人只有桔子,桔子来到休息室看到蓝格时,她正在做面膜,身上盖着红色外套的红衣人蓝格的背影,桔子只能根据衣服认人,所以误以为是暮雪,这是蓝格在休息室听到第二个人的声音。而在浴室看到披着蓝色外套背对着他的暮雪误以为就是蓝格,就上前去刺杀她。

7、密室跟死亡留言
桔子在刺杀暮雪的时候发生了一个意外,由于浴室里都是水,地板又很滑,很容易摔倒。桔子一刀刺出去的时候脚滑了,虽然刺中了暮雪,可并没有直接致命,自己也重重的摔倒了。等他爬起来,看到暮雪挣扎着爬进了厕所并反锁了门,虽然他尝试撬门,但没有撬开,只得离开了。暮雪在厕所内失血过多死去,死前想写下桔子的名字,可惜只写了一个木字就力尽了。

8、桔子中毒事件。
桔子的中毒从张建伟的发言推测,是在之前的5-10分钟时间。这段时间他在干什么呢?在杀人,然后还用拖把拖了后门走廊附近的地板。

原文“走廊的地面好像曾经被人简单的擦过,而且拖把也不见了。”叶萧来到走廊,果然,走廊上还微微能够看出有人用拖把简单擦过的痕迹。

因此,我们可以推理出结论,毒针是下在拖把上的。桔子握住拖把的时候,就中了毒,他可能也不以为意,拖完地处理掉拖把。

9、拖把的数量以及在拖把上下毒的原因。

a)从男生楼层打扫的叶萧这边可以知道,每个浴室一共有三把拖把。
b)二楼的衣柜中发现了两把拖把,哪有人把拖把放在衣柜里的,显然这是被藏起来的。
c)卡尔听蓝格说女生浴室由她来打扫浴室,就偷偷的去拖把上安置了毒针,并藏起了另外两把拖把,只留下一把暗藏了毒针的拖把(只要使用拖把就会被毒针刺中)。
d)桔子倒下时,卡尔惊呼了一声“桔子君怎么会中毒”。当时桔子君刚倒下,他怎么知道桔子君是中毒的呢,除非毒就是他下的。

10、关于卡尔的手。
文中有三处描写卡尔的手,一是卡尔进门时,暮雪主动握手,卡尔伸出左手学习西方的礼节亲吻了暮雪的手,二是暮雪不小心把沸水洒到卡尔的手,但是卡尔谈笑自若。三是卡尔走过叶萧身边,后者听到了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

结合这三点,我们大胆的推测,卡尔的右手是机械手,所以平时戴着白色手套掩盖,而且也不愿意跟大家一起洗澡。

卡尔的机械手能得出的结论是,卡尔无法通过绳子攀爬上二楼,叶萧这样的壮实男子都很吃力。但事实上,卡尔根本不用爬上二楼。另外,在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曾经利用绳索向上攀登过的痕迹,我觉得这个只是有蹬墙的痕迹,不一定是攀登。正常人通过绳子就直接滑下去了,卡尔只有一只手,所以要蹬墙。

11、关于假面的钱
假面的行程里有古董商联系的安排,我们推测他可能想卖掉花瓶,而现金是准备给同伴蓝格的部分。

以上是主要线索的推理过程,一些还没提到的细节,我们在下面的案情还原中补充。

四、案情还原
1、三年前,因为千伊之死。千伊的恋人跟哥哥分别打算复仇。

2、假面组织滑雪爱好者聚会,并把日子定在了12月24日。

3、12.24日上午假面就到了别墅进行准备,下午,提前来到别墅的卡尔对不加防备的假面加以制服,并捆住进行殴打,逼问三年前事件的真相,假面挨不住,推到蓝格头上,于是卡尔也准备杀掉蓝格。
因为卡尔知道假面戴着面具,因此想到了冒充他的计划,自己也准备了一个假面。

4、卡尔勒死假面,并把他埋到松树下的坑里,然后拿走假面手机返回别墅,假装翻乱假面房间,并在窗户绑好绳索。但床底下没被拿走的钱,说明了凶手并非为财而来,也没有仔细搜索房间。

5、3:30 蓝格到达别墅,卡尔冒充假面出现,两人寒暄一番,虽然两人见过一次面,但由于“假面”戴着面具,声带受伤,加上他“不怎么说话”,蓝格没有发现破绽。

6、大家依次来到山庄,“假面”跟蓝格负责接待,“假面”身穿黑夜晚礼服,所以就算戴着手套,也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7、17:30分,蓝格跟暮雪互相换衣服的时候,桔子来到山庄,因为衣服颜色原因搞错了两人的身份。

8、桔子在厨房无意中掉了钱包,让叶萧,张建伟,白景然知道了他的真名叫唐彩。

9、卡尔故意用假面的手机发消息询问卡尔是那么时候到,但因为发言有标点符号,跟假面的风格不同而露出了破绽。

10、卡尔回到假面房间,脱去假面,从二楼沿着绳索而下。他虽然有一只机械手,但是滑下来问题还是不大,绕路走回别墅,途中把假面找个地方埋了。

11、19:40,除去伪装的卡尔来到别墅,以真实身份出现。大家去展厅参观,听到花瓶的价值以后,杰西卡动了据为己有的念头。

12、20:30,众人发现假面不见,外出寻找,找到了假面的尸体。

13、21:15, 蓝格提议大家先洗澡,并安排叶张打扫男生的浴室,自己负责女生的浴室。听到这点的卡尔借口换衣服起身离开,并在女生杂物间的一个拖把的握手上放了毒针,另外两个拖把藏到了二楼的衣柜里面。而毒针,事先可以藏在机械手里面。

14、21:30、除了卡尔,男女生分别来到各自的浴室,女的一个个洗澡,杰西卡很快洗完离去。男的一起泡澡,白景然和桔子很快洗完离开。

15、暮雪去洗澡,蓝格来到休息室涂面膜,白景然开始四处寻找杰西卡,桔子则拿了刀,准备杀人。
蓝格在休息室听到的两次声音,第一次是白景然找人的声音,一看头发特征,就知道她不是杰西卡,第二次是桔子提到上门,但误以为她是暮雪,逃过一劫。

16、21:50,白景然找人找到了顶楼的台球室,依然没有找到人。

17、与此同时,桔子来到了浴室,误以为暮雪是蓝格而加以刺杀,不料浴池地板很滑,自己不小心摔倒,让暮雪有机会逃进了厕所反锁门。而蓝格听到的扑通声,正是桔子摔倒的声音。蓝格追击撬门未果,只得从后门逃出,并用拖把清理了地板上的血迹(撬门的时候沾上的可能很大),在这过程中中了毒。

18、暮雪写下桔子名字的死亡留言,但只写了一半,写了个木就身亡了。

19、白景然找人找到了浴室,他发现尸体,看到木字误以为是杰西卡杀人,于是改成了彩字,并帮助杰西卡作伪证。

20、大家发现尸体的时候,桔子吐血摔倒,卡尔脱口而出的一句“桔子君怎会中毒”,恰恰说明了下毒的正是他自己。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2:01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9:58 编辑

一,在雪坑中发现的尸体就是假面本人
1,假面在众人面前都未曾摘过面具。
2,在遮龙别墅展览厅的相册里有假面的照片,蓝格在三年前就认识假面。
3,案发时室外温度零下30度,无法在室外超过4小时,从最近公路要步行六小时才到遮龙山别墅,别墅周围偏僻无人居住。
4,案发时早上有一囚犯越狱,可能逃到遮龙山一带。
5,雪坑中的尸体,面部曾经被严重烧伤过,而不是案发时刚被烧伤。
6,假面房间窗口外有向上攀爬的痕迹。
7,案发时为圣诞前夜12月24日,题中未描述有赠送礼物,惊喜之类的活动。假面房间一片凌乱。
分析:
1, 假面如果是诈死,那么他需要一个替自己死去的尸体,而越狱犯是今早刚逃走,这不是假面可以预计的,即使越狱犯逃到山庄这里,而且越狱犯的面部曾经被烧伤过,被假面杀死埋尸雪地,假面必须在众人来之前埋尸,从别墅大门进出运尸,埋尸,返回别墅,,在众人来了之后,假面要离开别墅,是从窗口爬下去,没有爬回自己房间的必要。那么那个尸体就不是假面准备的尸体或者杀死越狱犯埋藏的尸体。
2,假面窗口下有向上攀爬的痕迹,如果假面已经准备诈死,从窗口爬下把面具给尸体戴上,而他的真容有照片,有蓝格,那假面是无法诈死后再摘了面具以真容回到别墅。 而别墅里再没有其他人戴着面具,假面也无法假扮他人,他只能离开别墅,没有回别墅的必要,那假面窗口下又有向上爬的痕迹就不是假面留下的,是另外有人留下的。
3,此人不走大门要爬窗口进入别墅,还没有被别墅内的人发现,说明此人本来就在别墅中,一个本来就在别墅的人,应该可以大大方方从别墅门口进入,而不需要爬窗口,从窗口进入,说明他不想被别人发现,所以爬窗口进入假面房间,再进入别墅,他是别墅里的人认识的人,不需要隐瞒身份,他要隐瞒的只有他的离开过别墅这件事,他要瞒着众人离开别墅,而别墅附近又有戴着假面面具的尸体出现,假面要诈死离开,这个人从窗口进出别墅,起不到任何作用,而如果是他杀了假面,把假面埋尸,再返回别墅,则是他需要瞒着别墅里的人从窗口进出别墅的最合理解释。(假面房间里没有红包袱以及礼物和圣诞老人装束,排除有人假冒圣诞老人送礼物)。

因此,
在雪坑中发现的戴着假面,面部曾经被严重烧伤过的尸体就是假面的尸体。

二,整个案件动机
1在假面别墅展览厅里,有一个价值一千万左右的孔雀蓝釉花瓶,是蓝格和假面三年前前往陕西的某座古代遗迹中挖取的。
2,三年前假面在展览厅里的相册有一张三年前的照片:2013年12月7日,摄于陕西,照片里有约30岁未带面具的假面、蓝格和千伊。照片中的千伊女孩脖子戴着心形的吊坠,蓝格说这个20岁出头的女孩是当地向导,只是问路时随便拍的。千伊,身穿粉色户外运动服,备着 绿色登山包。
3,本案死亡人员有假面,暮雪和桔子君,其中桔子君背包夹层中有张合影照片,13岁的桔子君和小一点的女孩,女孩某些面部特征和千伊一致。
4,卡尔的脖子上班戴着心形吊坠。
5,假面房间在案发时就是未上锁的,房间内窗棂 上还系了根通楼下地面的绳子。案发后假面房间床底有一个旅行箱,里面装满了各种日常必需品和大量现金,并未发现银行卡和存折。说明凶手杀人并非为了求财。但是三年前从陕西挖取的孔雀蓝釉花瓶不见了。
6,而从大路到遮龙别墅需要6小时,从18:00开始室外就降到零下30度,还下雪,说明没有外人进入遮龙别墅,此案就是在别墅里的人( 包括后到的卡尔)做的。

因此,
   本案凶手行凶动机并非杀人求财,动机同假面和蓝格三年前去陕西某古迹挖取的孔雀蓝釉花瓶以及千伊有关。那么,凶手本来计划要杀的人就应该是假面和蓝格,暮雪是替死的。

二,假面案件
1,根据假面工作日志,12月24日聚会日,上午前往遮龙别墅打理下午,说明假面在上午就会到达遮龙别墅准备下午聚会的事。假面一直戴着面具,无论何时都不摘下。
2,假面举办的滑雪爱好者协会第一次见面会定于12月24日17点举办,蓝格是15:30到的别墅帮忙,那时只有假面一人在,看起来心情不太好,不怎么说话。
3,20:30, 叶萧等人去位于二楼的假面房间,发现房门未锁,但房间内一片凌乱,好像被人翻弄过,窗棂上系着一个绳子直通到窗下,窗户下有足迹,因紧临着大片松林的缘故,无法判断足迹去向,在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曾经利用绳索向上攀登过的痕迹,叶萧用双手抓着绳子十分艰难的爬回二楼,已是极限。
4,20:30大家开始找假面,21:15大家发现假尸体后回到别墅。说明,假面尸体是在20:30-21:15之间被桔子君在别墅附近的隐蔽处从雪坑挖出的。假面是被勒死的,戴着暗夜男爵的面具,面具下是张曾经被严重烧伤过的脸,后脑发现重击的伤口,身上也有被捆绑和拳头殴打的痕迹,尸体已经完全僵硬。假面曾与凶手发生过肢体冲突。
5,19:10建伟曾经用望远镜扫视过假面被埋尸地点当时没有任何脚印,而发现假面尸体时,雪面上也只有众人来时脚印,凶手也无法使用踩着之前脚印的方法,案发时在下雪,估计需要2个小时才能完全把脚印消去,建伟在19:10扫视尸体发现处无足迹,而发现尸体是20:30-21:15 之间,说明凶手至少要在17:10之前,或者19:10-19:15 之间到雪地埋尸。
6,从17:30 开始,大厅里有叶萧,建伟,蓝格,暮雪,以及刚到的桔子君,假面在17:41:21在群里发消息,蓝格在17:42:11在群里发消息。说明桔子君在17:30-17:41到达遮龙别墅。然后建伟,叶萧桔子君去餐厅,遇到杰西卡和白景然,杰西卡离开餐厅。桔子君,叶萧,建伟,白景然在餐厅。在桔子君到来,假面出现过后,假面再也没出现过。18:35:21卡尔在群里发信息时,叶萧发现大厅无人,大家大概都回房休息了。
7,19:40卡尔到达遮龙别墅。
8,别墅一楼窗都被焊死了,别墅也只有一个出入口。
9,除了卡尔,每一个到别墅的人,假面都会和蓝格露面。
10,蓝格给每一个到别墅的人都准备了别墅房间示意图,桔子君的是建伟给的。

分析:
1,蓝格是15:30到达遮龙别墅,而这次是滑雪爱好者第一次聚会,基本大家都是第一次来遮龙别墅,大家都不知道别墅的房间分配。每一个进入别墅的人,蓝格都会迎接。别墅只有一个出入口,一楼窗又被焊死,要到二楼必须通过楼梯,或者从窗外往二楼系绳子,顺着绳子爬上去,而二楼只有假面房间窗棂系了通楼下地面的绳子,假面没有必要不走楼梯,爬绳子,要爬绳子进入别墅的人目的是为了掩人耳目。系在窗棂上的绳子确实被杀使用过,而非故意留下迷糊警方的。

推测:
只有凶手才需要掩人耳目,才系的绳子,爬绳子。

2,第一次到遮龙别墅的人怎么会一下子就判断出假面的房间是哪一间,去系了绳子,爬上去。必须知道别墅房间分配,才会如此精准,
3,15:30到达的蓝格亲自迎接了所有人。
凶手就必须在蓝格15:30之前到达遮龙别墅,囚禁了假面,由于假面无论何时都不摘面具,再换上假面衣服戴上假面面具,假扮假面,出现在众人面前。但是,假面房间窗下的痕迹是向上攀爬的痕迹,此人在蓝格来之前杀了假面,不需要费劲从窗口运尸,直接通过从别墅门口运尸,埋尸,假扮假面后,要以真容回到别墅,也只需从窗口爬下去,把面具给假面尸体戴上,自己再以自己的面容回到别墅装作刚到即可,丝毫没有再从窗口爬回别墅的必要。
4,如果凶手提前询问假面房间分配,知道假面的房间,到达别墅后,先去爬上二楼(用什么飞爪之类的,勾住窗棂,爬上去,再系绳子), 这样也可以瞒过众人他来别墅的行踪,在假面房间等假面出现,杀死假面,出去埋尸,再从门口装作刚到别墅。这也会形成向上爬的痕迹,但是,这里有很多不确定因素,假面房间的窗没打开呢?零下30度开着窗的可能性很小,假面不回房间呢?又不能发信息叫假面回房间的,那多引人怀疑。所以,凶手不是先在窗外系绳爬进假面房间,而是先到别墅大门,进入到假面房间,从房间内在窗棂上系绳,爬出二楼假面房间,埋尸后,再返回二楼假面房间。已排除,凶手在蓝格来之前杀假面埋尸的可能性,已证凶手在19:10-19:15埋尸,凶手就是😊在15:30-19:10到达别墅的人。
5,蓝格在三年前就认识假面,凶手要假扮假面就需要瞒过蓝格,声音,体貌,蓝格怎么察觉不到。
6,凶手也无法知道假面到达别墅的时间,在聊天室里,假面并没有说自己会几点到别墅,是否会和蓝格一起在15:30到别墅。

因此,
   凶手不是在蓝格15:30来之前,提前杀死假面,埋尸,再戴着假面的面具衣服,假扮假面,最后,从假面房间爬下去,把面具给假面戴上,再以自己的面容回到别墅的。
也就是说,凶手不是在17:10以前杀假面埋尸的,而是19:10-19:15之间埋尸的。

那凶手就在15:30-19:10 之间到达别墅的人.
17:30,叶萧和建伟到达别墅时,见到了蓝格,暮雪,假面,杰西卡,白景然,假面17:41:21发信息和蓝格17:42:11发信息,君子是在此二人发信息之前到达别墅的。
在卡尔回信息在18:35:21之前,别墅叶萧发现大厅已空无一人。
而卡尔是在19:40到达别墅的,提前在15:30杀假面已排除,故排除卡尔嫌疑。

5,嫌疑人
建伟,叶萧,杰西卡,蓝格,暮雪,桔子君

1)建伟和叶萧没有杀人动机,故排除。
2)杰西卡和暮雪,杀人运尸是个体力活,暮雪和杰西卡为女性,从二楼爬下,抗着尸体到雪地埋了,再爬回二楼,叶萧没有负重都市极限,故排除。
3)白景然,在来遮龙山庄前,都不知道有这个滑雪爱好者的聚会,他只是杰西卡的男友,没有工作,求财还差不多,没有杀人动机。
4)蓝格15:30就到了别墅,她三年前就认识假面,在发现雪坑尸体后,蓝格还好像哭过,她是滑雪教练,但也是个女子,在雪地运尸比较吃力,她是三年前跟假面去过陕西,认识千伊,是三年前事件的知情人,没有杀假面的动机。故排除。
5)桔子君30岁戴眼镜的微胖的男人,背包夹层中电击枪,一张少年同儿时千伊的一起拍的照片,是三年前事件的相关人。他在17:30后到达别墅,也从建伟那拿到别墅房间的分配图,知道假面的房间。        已知叶萧在卡尔18:35:21分之前,就发现大厅无人,直到20:30桔子君的行踪无人看到,直到在桔子君房间找到他。桔子君还是发现尸体的人,那么隐蔽的地方,一般人找不到吧,除非就是他埋尸的。桔子君有杀人埋尸的时间和动机。

因此,桔子君是杀害假面的凶手。

假面被杀时间就在18:35:21-19:10之间,埋尸时间在19:10-19:15之间。

三,暮雪案件
1,身穿蓝色外套的暮雪在浴池期间,蓝格在休息室听到过两次打开休息室门的声音,第一次,有人小心推门进来,很快把门关上,5分钟后,又有人敲门,然后推开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蓝格当时躺在休息室盖着自己的红色外套,脸上敷着白色面膜,建伟看到敷面膜的蓝格时也未能一下子认出来。
2 ,根据现场线索,暮雪背后插刀,披着蓝色外套,倒在厕所里,从洗漱台延伸到厕所的血迹,厕所门内侧的血迹,部分被消去的痕迹,白景然有从破碎的玻璃窗伸手打开厕所门,应该是那时,被白景然擦掉的,白景然手上也确实沾有血迹,暮雪右手食指沾上鲜血在旁边写了一个“彩”字(暮雪要跟卡尔握手时伸出的是右手,说明暮雪就是右撇子),浴室一侧门缝处发现有人试图撬开的痕迹,但未成功,说明暮雪是在洗漱台被凶手从背后刺中,未立即死亡,躲到厕所,反锁门,写下凶手名字,后失血死亡,凶手在门外有想撬门。
3,厕所门上为磨砂玻璃(看不清厕所内部),凶手发现暮雪未死,曾试图撬开门就去厕所,凶手无法进入,厕所。白景然发现靠近厕所的地方有血迹,发现厕所门从内被锁了,就用浴室的凳子砸碎了门上的玻璃,把手伸进去打开了厕所门,发现暮雪尸体,而暮雪死亡时间在白景然来之前的三分钟,21:50白景然到五楼,22:00叶萧和建伟在五楼听到楼下玻璃碎裂声。
4,17:30叶萧看到暮雪和蓝格互换衣服,暮雪原本穿的是蓝色外套,蓝格穿的是红色外套。蓝格迎接每一位到来的别墅的人,二人互换外套之后,桔子君到来,见到蓝格时穿的应该是蓝色外套。之后桔子君和叶萧、建伟去了餐厅,桔子君离开时都没有再见到蓝格,20:00桔子君没有去展览厅,除了假面和桔子,大家都去了展览厅,那时蓝格已经换回自己的红色外套。20:30大家一起寻找假面时,都穿了羽绒服先来找桔子君,桔子君看到蓝格时是看到她穿着羽绒服,21:15大家回到别墅,都没有脱下羽绒服,桔子君也就没有看到蓝格里面穿着红色外套。而其他人都知道并见过蓝格是穿红色外套的,只有桔子君在刚进门时看到蓝格穿蓝色外套。
5,桔子君在同白景然叶萧建伟在一起时,掉落证件,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名唐彩,虽然让大家保密,但是白景然很爱女友杰西卡,就很可能告诉杰西卡桔子君的真名,而暮雪就可能从杰西卡口中得知桔子君的真名是唐彩。
6,暮雪同三年前陕西事件无关,蓝格同三年前陕西事件有关。
7,四楼浴室,前后无锁木门,案发后,在浴室后门外面的走廊地面有被人简单擦过,而且拖把不见了,蓝格负责四楼浴室的清理,她还未去沐浴,不可能是蓝格擦的。在二楼某衣柜发现今天没使用过的两把拖把,通常一层楼一个拖把就够了,二楼有两把,推测,其中一把应该是三楼的,浴室后门靠近楼梯,说明凶手用四楼杂物处拖把擦掉自己的足迹,然后拿着拖把去了二楼藏好。
8,21:50-22:00为暮雪案发时间。
9,一楼展示厅的孔雀蓝釉花瓶被偷走了,展柜已被人打破。
10,男生在五楼一起沐浴,不到十分钟都洗好了,是21:30-21:40之间,之后叶萧和建伟一直在打扫浴室到21:50,白景然敲门进来,22:00听到楼下玻璃碎裂声才下五楼。
11,女生在四楼,是一个一个洗,从21:30开始,杰西卡先洗完,之后是暮雪,因暮雪称自己洗的慢,蓝格才去休息室躺着敷面膜。
暮雪和蓝格都是美貌年轻女孩。

分析,
1,本案为有动机杀人,假面已经被杀,而跟三年前有关的人只有蓝格了,而暮雪同三年前陕西事件无关,推测,凶手是误杀了暮雪,把暮雪误当做蓝格杀死。
2,叶萧和建伟21:30-22:00都在五楼,么有作案时间,也没有动机,故排除。
3,21:50白景然到了五楼,然后在四楼发现暮雪尸体,他如果要杀暮雪,何必去五楼露脸,直接洗完去四楼等着杀暮雪就好了,他也没有动机杀暮雪,故排除。
厕所门是从里面锁的,凶手无法进入厕所,拿厕所地上的彩字就是暮雪自己写的,白景然无动机杀暮雪,那么他也没有必要去嫁祸一个不怎么认识的桔子君。

4,蓝格在浴室的前门附近的休息室背对着门躺着敷面膜,盖着红色外套。在浴室四楼只有蓝格和暮雪,如果是蓝格杀暮雪,暮雪临死前应该写的是蓝格的名字,而不是“彩”。
5,卡尔没有去洗澡,在房间里听音乐,他脖子上挂着心型吊坠,如果他与三年前陕西事件有关,他知道蓝格黑丝穿红色外套的,不会搞错谋杀对象,如果他只是碰巧戴着个心型项链,跟三年前陕西事件无关,他没有杀害暮雪的动机。故排除。
6,只剩下桔子君,桔子君21:40洗完了,也只有他只见过蓝格穿蓝色外套,而蓝色外套实际上是暮雪的,那么蓝格在休息室听到的第一次推门的人就是桔子君,他看到躺在休息的人盖着红色外套,还敷着白色面膜,他又戴着眼镜,自然就以为那不是蓝格。
桔子君,有时间,有动机杀人。   

因此,杀死暮雪的人是桔子君。  

四,桔子君死亡事件
1,死因中毒死亡,右手手掌上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小孔,好像被什么扎过一样,已经开始发黑了,应该是中毒原因。该毒物发作时间是5-10分钟。
2,22:00ye叶萧和建伟从五楼下来查看现场,卡尔桔子君以及杰西卡纷纷赶到,桔子君立刻就脸色苍白,刚要说什么,却突然呕出一口血,痛苦倒地死了,此毒发作时间是5-10分钟,那么桔子君就在21:50-21:55之间被毒针扎到右手。
3,已证桔子君杀了假面,杀了暮雪,如果他有毒针,何必费劲勒死假面,费劲用刀去谋杀暮雪,直接用毒针扎就可以了。如果杀人后就准备自杀,那就不必去四楼浴室后门的地面,要自杀,就知道毒性,就应该提前说要说的话,而不是毒发作后才想说。
因此,桔子君不是自杀。
4,本题无合谋。蓝格,白景然,叶萧,建伟,都都在四楼或者五楼,接触不到桔子君,杰西卡没有杀桔子君的动机,那只剩卡尔了,他戴着心型项链,同千伊有关,卡尔的房间在桔子君的隔壁,二人又是一起出现在四楼,卡尔有机会让桔子君中毒。

因此,桔子君是被卡尔有毒针杀死的。

5,毒针隐藏的地方
叶萧有在卡尔离开时听到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机械齿轮手表的声音,卡尔也一直戴着薄手套,不与暮雪握手,却左手握住暮雪右手,行吻手礼,而吻手礼的正确做法是右手或者双手捧起女士的右手,俯首用自己微闭的唇,象征性地轻吻一下其指背。卡尔却伸左手,说明卡尔不想被人发现,他的右手有问题,暮雪在倒茶时曾经将茶喷到卡尔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掌上,拿可是刚用沸水冲泡的,一般人就算不烫的人大叫,也至少会脱下手套,防止热度烫伤皮肤吧,卡尔却像没事人一样。

因此,
卡尔的右手没有知觉,是机械手。毒针就藏在卡尔右手的机械手里。设置个发射机关,接触桔子君右手,令其中毒。

综上,毒杀桔子君的是卡尔。

五,孔雀蓝釉花瓶失踪案
1,21:15大家集体回到别墅,21:30,男女分别去洗浴,建伟和叶萧一直在五楼,暮雪被杀,蓝格一直在四楼.卡尔在自己房间听音乐,桔子君在四楼杀暮雪。
2,白景然21:50-22:00去五楼,又去四楼,白景然十分黏女友杰西卡,恨不得连体婴儿,21:40洗完澡,21:50又去敲五楼台球室的门,然后在四楼发现尸体,说明,白景然是在到处找杰西卡,他洗完澡一定杰西卡房间找她,没有找到才去的五楼没找到杰西卡,去四楼,蓝格在休息室,第二次听到有人敲门进入的就是白景然,白景然没有找到杰西卡,才穿过浴室,在那看到血迹,才去砸碎厕门,不然他从楼梯下来,先去休息室,应该从仓库那边走廊返回楼梯,他是因为没找到杰西卡才去厕所拿查看的,结果发现暮雪的尸体,而别墅里没有找到失踪的孔雀蓝釉花瓶,说明花瓶被藏在别墅外面,白景然没有出别墅藏东西的时间。
白景然行动过程,21:40洗完澡回房间放东西,再去杰西卡房间找杰西卡,没有找到,21:50去五楼台球室敲门,又去四楼休息室敲门找杰西卡,最后22:00在四楼厕所发现暮雪尸体。
暮雪死亡时间是在白景然22:00发现尸体之前3分钟,也就是在21:57死亡,凶手行凶就在死前大约5分钟前,也就是21:52,此时白景然应该刚从五楼下来,去休息室查看,蓝格在第二次敲门前方是5分钟,听到休息第一次有人开门,也就是😄21:47。白景然从娱乐室21:52-22:00都在四楼,无人陪同。
3,白景然自称21:50-22:00,杰西卡同他在一起,22:00白景然发现尸体,但是21:50白景然还在台球室四处看,如果找到杰西卡,他就没有必要去四楼浴室,也就不会发现尸体。所以,白景然撒谎了,21:50-22:00,杰西卡根本没有和他在一起,而是单独行动。
4,在最初定下聚会的聊天记录中,杰西卡对假面有栋别墅,是有钱人,语气中有羡慕的成分,而在男友刚失去工作时就闹着分手,说明杰西卡是个爱慕虚荣贪财的人,在暮雪和桔子君案发现场,只有她的雪地靴上沾有白色,他们从21:15 就回到别墅,到达22:00发现尸体,即使雪地靴上沾血,也早该化了,那么杰西卡雪地靴上的白色就是刚刚才沾上的,杰西卡在第一个洗完澡后出去过别墅,零下30度的天气,非特别紧要的事情,没有人会特意出去挨冻吧,除非杰西卡要把偷来的孔雀蓝釉花瓶藏在别墅外面,所以白景然还特意要隐瞒她是单独行动的事。

因此,杰西卡自己去二楼展厅偷了孔雀蓝釉花瓶,并把它藏在别墅外的雪地里。

六。整个案件还原
1,桔子君到达别墅后,看到蓝格穿着蓝色外套,拿到别墅房间分配图,18:30左右戴着手套,绳子,电击枪,去假面房间,哄假面开门后,与假面发生冲突,房间变得凌乱,假面有反抗,桔子君未能顺利使用电击枪,用拳头狠砸假面,在假面背对他逃跑时,桔子君从背后重击假面后脑,用绳子勒死了假面,在窗棂系绳子,把假面捆起来方便从窗口运到楼下,自己再顺着绳子到楼下,19:10以后,扛着假面尸体去埋尸,再返回假面窗下,顺着绳子爬上二楼假面房间。窗下雪地留下的足迹,因靠近别墅,雪覆盖的较慢,才留下足迹,未被完全覆盖,桔子君开着假面的门和窗带着电击枪离开假面房间,回到自己房间,把电击枪放回背包夹层,在房间睡觉,未在20:00同大家一起参观展览厅,未看到蓝格换回红色外套,直到大家来敲他门。
2,大家穿着羽绒服去外面找假面,桔子君假装发现假面尸体,21:15,大家返回别墅,都没脱羽绒服,21:30.男女各自去沐浴。21:40桔子君洗完,回到自己房间,拿了刀戴着手套去四楼浴室,先去查看了休息室等房间,发现只有一个盖着红色外套的女的在敷面膜,他记得蓝格时蓝色外套,于是离开,在洗漱台那看到披着蓝色外套的女(暮雪),直接拿刀从后面刺中,结果此女(暮雪)未立即死亡,从洗漱台镜子里看到了桔子君的脸,还逃进了厕所,从内锁了门,桔子君想确认此女(暮雪)是否死亡了,厕所门是磨砂玻璃,看不清,就去撬门缝却没撬开,于是作罢,用杂物处的拖把,擦干净进浴室的足迹,把拖把藏到二楼某衣柜,和二楼拖把放一起,离开回到自己房间,处理掉手套。
3,同时,早早洗完的杰西卡,悄悄去一楼展厅,打碎展柜,偷走孔雀蓝釉花瓶,藏到别墅外,雪地靴沾了雪。21:40,沐浴完的白景然,到处找杰西卡,21:50到五楼台球室,又去四楼休息室敲门找,最后发现厕所血迹,砸碎厕所玻璃,22:00在厕所发现暮雪尸体。叶萧,建伟在五楼听到玻璃碎裂声,下楼查看。
4,桔子君和卡尔听到楼上声响,往楼上赶,卡尔趁其不备向桔子君右手摄入毒针,或者借用无意触碰,令桔子君中毒,刚到四楼后不久,桔子君毒发身亡。

七,总结
1,桔子君杀死了假面和暮雪,
2,卡尔毒杀了桔子君。
3,动机: 三年前,假面和蓝格为了拿到孔雀蓝釉花瓶,害死了向导千伊,千伊的哥哥桔子君为了给她报仇才加入了假面的滑雪爱好者协会,趁这次聚会报仇。

八,其他问题
1,暮雪是背后中刀不是喉咙被割,为何不喊叫?五楼连玻璃碎了都能听到,以女性遇害时的高分贝穿透力极强的高音,应该早被听到了吧,。蓝格在休息室时,曾听到暮雪沐浴扑通一声。如果用电击枪,暮雪也不可能临死逃到厕所吧。
推测,
桔子君行凶时,按着暮雪刺刀,暮雪喊不出来,中刀后无力喊了,只想逃了。

2,假面一直戴着面具,卡尔又是晚到的,卡尔杀假面埋尸,再去假扮假面出现在众人面前,又顺窗爬出去,换回自己的样子,到别墅。这类手法用了很多,但是假面房间窗下有向上爬的痕迹,卡尔必须在蓝格来之前杀人埋尸,那时不需要爬窗回去,就算蓝格来了,他穿着假面衣服出现就可以了,卡尔埋尸后可以变自己从大门进入,没有必要再返回假面房间,除非是本来就在别墅的人,不能从别墅门进入,所以,卡尔不是杀假面的凶手。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2:26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9:25 编辑

本题有三起凶杀案,一起偷窃古董案。
首先是假面被杀的案件。我们怀疑过被杀的不是假面,因为假面毁容后长期戴着面具,至少叶萧是不知道面具下是怎么样的一张脸。但考虑到现在已经是2016年了,虽然此时大雪封山,但等到雪停下山后,警方进入,自然会查验尸体的DNA、指纹等信息,因此,我们认为,被杀的就是假面本人。那么,假面是被谁杀的呢。

与其考虑这个问题,不如先推测,假面的死亡时间。假面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经超过8点半。并且,现场的雪地上已经没有任何痕迹。根据建伟的证词,没有脚印的时间还要提早到7点10分左右,雪地的脚印要自然被落雪覆盖,至少需要2个小时,而假面活着在叶萧面前出现的时间大约是17点45分(桔子刚到的时候),且直到18点38分的时候,假面还有在网络聊天室里说话,若在那之后才把假面杀死、埋进雪地里,时间显然是不够的。但我们发现了破绽。

根据2016年12月17日的聊天室聊天记录,我们发现,假面在聊天室里的对话,从来没有用过标点符号。不止如此,在后面的工作日志中,他同样没有用过标点符号。也就是说,假面习惯不使用标点符号。但在17点半下楼之后,假面曾经在叶萧面前,用手机发过一条信息
假面 17:41:21
现在除了卡尔大家都到齐了,卡尔,你什么时候来?天有点黑,你可千万别迷路了。

不但使用了多个标点符号,用的方式还非常正规,因此,我们得出了一个结论:此时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不是假面本人,而是假扮的。早在17点10分以前,假面在二楼,就已经被人袭击杀死、尸体被偷运埋到雪地中。那么,是谁假扮假面呢?只有和假面没有同时出现过的人——卡尔和新闻里提到的、逃跑的囚犯了。

先排除囚犯的可能性。若是囚犯犯案,那他就是在17点左右逃亡来到别墅,通过绳索爬到二楼假面的房间杀死假面的。可若是囚犯所为,他接下来应该是在房间里搜寻,并发现假面床底下的装满了现金和大量必需品的行李箱,这正是作为一个囚犯正求之不得的东西。此时,他应该会选择带着这些东西逃之夭夭,何必还要做埋尸体、假扮假面等麻烦事呢?即便有其他需求(如食物),也只要把假面尸体藏在房间中,戴着面具去偷些再逃走就可以了。另外,从【冒牌假面】的回复来看,他对聊天室众人的关系相当了解,这不是一个没参与过滑雪爱好者团体的囚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于是进一步断言,假冒假面的就是聊天室内的成员。

综合以上种种因素,我们排除掉囚犯的可能性。剩下的,就只有卡尔了。也就是说,卡尔其实在17点前就已经潜入了别墅,在二楼假面的房间里杀死了假面,并利用绳子把他的尸体运出别墅,埋在雪地里。之后,通过绳索攀回2楼,假扮假面下楼,造成假面还活着的假象,混淆了假面的死亡时间。并且,因为此时他是假面,不方便使用别的手机,所以卡尔的回复很晚且回复的时候,冒牌假面已经离开众人的视线回到2楼房间了。也因为卡尔一人分饰二角,所以他假冒的假面回复的速度比较快。
之后,卡尔选择了适当的时机,恢复本身卡尔的装束,并通过绳索离开假面的房间。装作刚到的样子,回到众人眼前。

证据:检查假面的尸体,身上没有手机。手机应该还在别墅的内部或者周围附近,仔细搜索。并且,手机上已经没有假面的指纹了,却可能有卡尔的指纹(因为卡尔长期戴手套,所以不一定有)。

卡尔身上,有一个地方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就是他的右手。暮雪曾经因为被电线绊倒,而把水泼到卡尔的右手上,而卡尔毫无反应(连条件反射都没有),还若无其事的劝慰因此道歉的暮雪。可那杯茶却是用沸水冲泡的,泼在别人身上,怎么可能没有反应?并且,在暮雪和卡尔见面的时候,暮雪曾经伸出手想和卡尔握手,本应该伸出右手回应的卡尔,却用左手行了吻手礼,叶萧也曾经发现,经过他身边的卡尔身上有齿轮声,和机械表的声音不一样。

综合以上多种情况,我们推断,卡尔的右手是义肢。所以不怕热水烫,身上有齿轮声,而且也一直回避用右手。那么,卡尔失去右手,和本案有没有关系呢?结合假面的严重烧伤毁容、蓝格的避谈,我们推断出这一切,都源自于三年前的遗迹探索。当时,卡尔、蓝格和假面、千伊等人(结伴去探索遗迹。之后在遗迹里,由于种种原因,导致了意外,假面被严重烧伤,卡尔也受了重伤,还丢了一只手。蓝格和假面丢下卡尔自己逃亡了,本以为卡尔会就此死在遗迹里,但卡尔却奇迹生还了。为了向背叛的同伴复仇,卡尔装上假肢,并且整了容,千方百计混进了滑雪协会内,报名了这次聚会活动,计划向当年的同伴——蓝格和假面复仇。

可是,第二起案件的被害者,暮雪和蓝格是第一次见,蓝格先前甚至不知道暮雪是美女,因此,暮雪不可能参加三年前的遗迹探险。那么,难道暮雪不是卡尔杀的?暮雪死前留下了“彩”字的死亡讯息,莫非是桔子——唐彩杀的。
现在这里是网友聚会,协会内的人相互间称呼也都是称呼网名,唯有协会外的白景然、叶萧除外,且桔子和暮雪之前并不认识——桔子连暮雪是不是美女都不知道。再,桔子弄掉了自己的钱包、掉出名片,暴露真名的时候,暮雪也不在场。桔子还特别嘱咐过在场的白景然、叶萧、建伟三人不要泄露。因此,暮雪是不知道桔子真名的,就算桔子真杀了暮雪,暮雪也不会留下【彩】字作为讯息。那么,暮雪留下的“彩”字,是怎么来的呢?

暮雪死的时候,门是反锁着的,并且,死亡时间也很接近,在短短的时间内构建逃出密室的方法,是不可能的。因此,死亡讯息,要么是暮雪留下的,要么是第一发现者(第一发现者也可能是凶手)留下的。并且,暮雪案的第一发现者,正好是白景然——知道桔子的真名唐彩的人。那么,他为什么要留下彩字呢?本案没有合谋,但是他却要帮杰西卡作证,杰西卡却也附和着他,这又是为什么呢?

我们注意到,杰西卡在10点的时候,穿着还沾着白色的雪地靴,也就是说,杰西卡刚刚离开过别墅。她做了什么呢?珍贵的孔雀蓝釉花瓶在别墅内还找不到,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已经被藏在别墅外了。杰西卡就是把孔雀蓝釉花瓶偷走,藏在雪地里了。杰西卡向来见钱眼开,男朋友失业就要分手。听说孔雀蓝釉花瓶价值千万,偷偷藏起花瓶,现在行窃,还能栽赃给杀害假面的凶手。但是她行窃的时候,没有告诉白景然——因为她准备抛弃失业的男友了。而白景然呢,一心想复合挽回的女友,一直在宅子里四处寻找杰西卡——求她不要分手。为此,他在去过休息室之后,就去了女生浴室。在那里,发现血迹延伸到了厕所,浴室里,他还发现了特别的东西——杰西卡烫过的棕红色头发。女生中杰西卡是第一个洗澡的,浴室里有她的头发是自然的事。
他以为杰西卡遇袭,赶紧砸开厕所的玻璃门,发现,死者不是杰西卡,而是暮雪。但是,暮雪却留下了不利于杰西卡的讯息“卡”,因为有头发这个线索,白景然没有想到【卡】尔,而是想到了杰西【卡】,于是,他匆匆用暮雪尸体的手,把卡字改成了“彩”字。方法是将“卡”增添几笔改成了“彩”,具体见文末附图。

杰西卡忙着偷花瓶,自然没有机会杀人,那么暮雪留下的信息,就只能是卡尔了。但卡尔为什么要杀害暮雪呢?
我们的推断是,卡尔杀错人了。卡尔的目标本来应该是蓝格。所以当时他在到处找蓝格。蓝格证词里两个去过休息室的人,第二个是暮雪尸体第一发现者白景然,第一个,就是卡尔了。但是卡尔为什么没有杀掉休息室里的蓝格呢?
我们注意到,穿红外套的蓝格曾和穿蓝外套的暮雪互相换过衣服和装束。并且时机刚好就是卡尔假扮假面下楼时。也就是说,卡尔对蓝格的第一印象就是“蓝外套”。虽然之后在20点参观展厅里就已经换回来了,但是卡尔的印象还是没及时改回来——或者说,他误以为蓝格用蓝外套和暮雪换红外套穿了。总之,他先入为主地认为穿蓝外套的就是蓝格——同时这也是蓝格网名——【蓝色的蓝格】带来的误导。

卡尔当时并没有去浴室,他躲起来观察女生的入浴情况。女生一共三人——杰西卡、蓝格和暮雪。他观察到杰西卡已经洗完澡离开下楼了(要去一楼偷花瓶)。之后,卡尔就前往休息室,他发现在休息室的人——带着面膜穿着红外套的蓝格,但先入为主的印象,使他以为那是暮雪。浴室他直接前往浴室,袭击剩下来的最后一个选项“蓝格”——可惜当他下手后才发现那是暮雪。
暮雪被袭击时正在刷牙,所以被背后背刺的时候嘴巴被牙膏牙刷阻碍,导致叫不出声,之后,重伤的暮雪奋力挣扎,发现杀错人的卡尔稍一迟疑——并且他是一只手是义肢的残疾人,暮雪比较容易挣脱,逃进厕所里反锁门——死前留下了【卡】字的讯息。——卡尔两个字没写完,暮雪就断气了。
卡尔试过撬门,但没成功。他也不敢砸玻璃——怕声音引来人呢,于是匆匆离开。之后,寻找杰西卡的白景然在休息室里找不到杰西卡,就到浴室里寻找,发现了尸体。以为是杰西卡作案的白景然为了掩护女友,就自作主张声称和杰西卡一直在一起。大概,打算日后以这个伪证为要挟,逼迫杰西卡与他复合。

那么,为什么桔子会死呢?卡尔的目标不应该是刺杀失败的蓝格么?难道桔子是别人杀的?也不是,因为桔子倒下的时候,卡尔脱口而出“桔子怎么会中毒”。在法医验尸前就已经说出桔子死于中毒而非疾病等其他原因。因此,桔子的死实际上也是卡尔造成的。但卡尔显然也不打算杀死桔子。所以才会有那声惊呼“桔子怎么会中毒”。从桔子的伤口上来看,应该是被毒刺一类的物品扎破手而中毒的,那么,桔子是在哪里扎破手呢?
卡尔应该是把毒针陷阱放在蓝格房门的把手上。在误杀暮雪后,卡尔不得不拿出备用方案来杀蓝格,他在蓝格的房门把手上安装了毒刺,他认为蓝格回房间后肯定会被扎到,但是没想到,桔子因为某些原因找蓝格,到蓝格房间的时候,被毒针所伤,因而中毒死亡。

那么,桔子为什么要找蓝格呢?从桔子的行李中,我们发现,桔子和蓝格、假面之前的伙伴千伊有某种关系,可能是朋友,可能是兄妹,反正就是有关系。但是千伊却在三年前的遗迹探险中一去不回。为了寻找千伊,桔子才进入了假面和蓝格所在的滑雪协会调查千伊的下落。而这次参加聚会,就是为了当面询问假面和蓝格千伊的下落。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携带了电击枪以防万一。

本案最后一个问题:卡尔是谁?
卡尔身上,有和千伊一样的心形吊坠,难道他是千伊的恋人?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么,三年前,参加遗迹探险的就是四个人:卡尔、千伊、假面和蓝格。而在发生意外的时候,假面和蓝格放弃了卡尔和千伊。导致了千伊的死亡,奇迹生还的卡尔就是为了千伊,向蓝格和假面复仇的。为什么照片上没有卡尔?也可以认为卡尔就是给其他三位同伴拍照的人。并且,为了怕被认出,卡尔做了整容。

但还有另一种情况,就是,卡尔就是千伊。当时参加遗迹探险的人只有三个:千伊、假面、蓝格。遗迹发生意外之后,千伊受了重伤,失去了手,假面也被烧伤。假面和蓝格放弃了千伊,自己逃生,本以为千伊遗迹死了。可千伊却奇迹生还。为了复仇,她为此整容(包括声带),并且,为了卸下蓝格和假面的心防,让仇人放松警惕,她在网上化名卡尔,谎称自己是男性。在聚会当中也没有泄露这一点——卡尔没有和其他男生一起洗澡。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卡尔都必须整容,这两个答案都吻合题目给的情况,无法准确排除哪一个。不过,由于吊坠是心形的,恋人吊坠,因此我们最终选择第一种可能性:卡尔是千伊的恋人。
194832vhqhmlng7hzvz3c3.jpg
194832vhqhmlng7hzvz3c4.jpg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7 22:51
发发发,我要发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8 09:02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6:46 编辑

本题的多起案件由不同的人完成,相互之间没有合谋。
杀死假面和桔子君的凶手是卡尔,其中桔子君是误杀;杀毒暮雪的凶手是桔子君,也属误杀;偷走花瓶的是杰西卡,而白景然包庇了她。
以下是推理过程。

一,        千伊之谜
本案纷繁复杂,线索巨多,在分析杀人案之前,我们先来关注一件不可忽略之事,那就是关于千伊之谜。

1,        线索
以下是关于千伊的线索:
蓝格自称三年前与假面见过一面。
蓝格说孔雀釉花瓶是“我和假面三年前前往陕西的某座古代遗迹中挖取的”。
2013年,20岁的千伊与假面、蓝格在陕西合影,她脖子上戴着心形吊坠。
2016年的本次聚会,卡尔也戴着一个心形吊坠。
桔子君与千伊的合影中,桔子君大约13岁;2016年聚会时桔子君大约30岁。

2,        身份
从以上线索马上可以发现卡尔、桔子君都与千伊有着密切的关系。
推算一下时间可以知道,2013年桔子君大约27岁,而当年千伊是20岁,桔子君比她大7岁。从年龄上判断,桔子君极有可能是千伊的哥哥。2016年卡尔大约25岁,2013年时22岁,比千伊大两岁,而他也拥有心形吊坠(虽然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是不是与千伊那个一模一样,姑且当它是吧),卡尔极可能(当年)是千伊的男朋友

另一方面,蓝格虽然说千伊只是旅行当地的一个向导,但是从合影以及整个事件来看,她与假面、千伊肯定之前肯定是认识并有一定的来往。

3,        旧怨
三年前陕西之旅绝不是一场简单的旅行。我们推测,孔雀釉花瓶正是三年前的陕西之旅中找到的。我们大胆推测,同时找到花瓶的,除了假面和蓝格,还有千伊。
千伊有可能真的是当地的向导之类,我们进一步大胆推测,她当时提出在古代遗迹中发现的文物,不能据以私有,应该交给国家相关部门。但是作为收藏爱好者的假面却不肯上交,两人发生争执,千伊可能威胁说如果他们不上交就去告发他。在争执过程中,故意也好过失也好,总之造成了千伊的死亡。蓝格在此事中的立场不是很清楚,但她应该也脱不了干系。
而正是以三年前的这场旧怨为动机,酝酿出了三年后的一连串杀人案件。

二,        暮雪之死
1,        凶手
本案的死者跟嫌疑人,都明显地指向千伊事件,唯独暮雪是个局外人,无论凶手是谁,都没有杀暮雪的动机。会不会是凶手杀错了人呢?我们认为正是这样,凶手原本要杀的是跟千伊事件有关的蓝格,不料认错人,误杀了暮雪
文中提到,蓝格和暮雪“是两个身材相仿的长发美女”。聚会中的各人相互之间之前并没有见过面(除了蓝格和假面),只是网上交流。案发当时,蓝格脸上敷着面膜,自然看不见容貌;暮雪在浴室洗漱台前(估计卸妆洗脸之类),在她之前杰西卡已经洗过澡,而这个浴室的设计是“当扳动墙面上的热水开关以后,浴池开始加热,顿时整个浴室温度上升,雾气缭绕”,这时洗漱台上方的镜子肯定是一层雾气,什么也看不清。也就是说,案发时,凶手是看不见蓝格和暮雪的脸的,凶手只能靠衣服来认人。我们不清楚暮雪死时穿的是什么衣服,但很清楚蓝格当时是穿红色外套。
我们说了凶手本来是要杀蓝格的,他/她看见穿红色外套的蓝格,以为她是暮雪,换言之他/她认为另外一个身材相仿的人肯定就是蓝格了。那么是谁会认为穿红色外套的是暮雪?

蓝格和暮雪在5点30分时曾经交换过外套,那么在5点30分之前已经到了别墅的人都见过蓝格和暮雪,都知道红色外套是蓝格的。只有桔子君和卡尔是在这之后来的。
到了晚上8点,大家都聚在展览厅的时候,蓝格已经换回了红色的外套,而这时卡尔也在场,所以卡尔是不会有这个误会的。而这个时候,桔子君却不在场。等到下一次桔子君被叶萧叫起来下到大厅与大家会合时,其他人都穿上了羽绒服。也就是说,只有桔子君一个人会认为穿红色外套的人是暮雪,所以我们锁定杀害暮雪的凶手就是桔子君

2,        死亡留言
暮雪的死亡留言看上去是个“彩”字,这是什么意思呢?死亡留言当然要写最重要最直接的东西。
乍一看,似乎这个“彩”字是指桔子君的真名“唐彩”。然而桔子君在晚餐后掉钱包和证件的时候,暮雪并不在场,她并不知道桔子君的真名。那么她要写的应该是“桔”字,只是由于失血过多,没来得及写完整个字,只写了半边“木”字就死了。“彩”字是被人后来加工成的
很显然,有条件做这件事的人只有白景然。
白景然打碎厕所门的玻璃开门进入厕所以后,非常震惊,更震惊的是暮雪死前写了个“木”字。他不知道暮雪的原意,又一心念着他女朋友,乍然之下以为这个木字是“杰”的一部分,自以为是以地以为这是指向杰西卡。慌乱之中,他想起桔子君的名字有个彩字,便自作主张把地上的“木”字加工成了“彩”字。

3,        案件还原。
9点40分桔子君洗完澡回房之后,不久他就下了四楼。他路过休息室时,悄悄开门瞄了一下,发现一个女人穿着红色外套躺在里面,脸上敷着面膜,他以为这是暮雪,于是关门走了。这也是蓝格提到她在休息室时两次有人推开门中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好像小心的推门进来,很快又把门关上”。
接着桔子君来到浴室,看见暮雪正背对着他站在洗漱台前。他以这是蓝格,于是他快步上前拿出刀子插向她后背。暮雪遇袭,震惊中回头看凶手(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叫喊或者喊了却没人听见),这时桔子君也知道自己搞错人了。暮雪为了逃命,捂着伤口带着刀迅速扑进了厕所,并把厕所门反锁,然后倒在地上。
桔子君追到厕所,被关在门外,可能在这个时候他曾试图撬门但是不成功。桔子君怕被人发现没有久留,很快就离开了浴室。
倒在地上的暮雪用沾了血的手指想写下“桔”字,然而只来得及写个“木”字就失血而亡了。
没多久白景然也来到浴室,打碎厕所门的玻璃开门进入厕所,用血把“木”字加工成“彩”字,然后才发出叫喊引来众人。

三,        桔子君之死
1,        凶手
暮雪死后不久,桔子君紧接着就死了。当时卡尔马上就惊呼了一声:“桔子君怎么会中毒?”当时作为医生的建伟都还没有进行检查,卡尔又怎么知道桔子君是中毒死亡的?这就很值怀得疑了。
桔子君是右手掌被东西扎过而中毒的,那么毒是下在哪里呢?
文中提到,四楼跟五楼的格局是一样的,而建伟他们在五楼用了3把拖把,那么相应地四楼应该也备配有3把拖把。
我们注意到,被人用来匆忙打扫四楼浴室后门走廊的拖把不见了,反而在二楼某衣柜找到两把当天没用过的拖把。我们认为毒是沾在针一类的东西上,而毒针则被弄到了拖把上。凶手为了确保被害人使用的是下了毒的拖把,于是把另外两把拖把藏到了二楼衣柜这种隐蔽地方
那么凶手又如何知道被害人一定会用拖把呢?这里我们想起蓝格曾经对大家说过:“男生的洗澡间在5楼,女生的在4楼,两层的房间格局都是一样的。洗完之后记得打扫一下,女生就由我来打扫。”不难推断出,凶手的原目标是蓝格,只是因为蓝格还没洗澡自然也还没到用拖把的时候,却不料桔子君使用了那把拖把,造成误杀

一旦判断出凶手原本是要杀蓝格,就知道凶手又是为千伊复仇,而桔子君死了,那凶手就只能是卡尔

2,        误杀
桔子君为什么会使用拖把呢?拖把为什么又会不见了?我们的推测如下。
现在我们知道,桔子君在浴室杀了暮雪,然后他在离开现场时走了浴室后门。文中提到当时浴室的地板很滑,有可能血迹随着水蔓延了开来沾到了他的鞋底,并把血迹带到了门后走廊上;又或者他在逃跑时摔了一跤,地上沾了他的血掌纹之类,总之他必须把现场或鞋底的血迹擦干净,否则就会暴露他的行踪,这时他看到后门附近有一把拖把,也没多想就拿过来用,还简单拖了拖外面的走廊。就是在这个时候,毒针扎破了桔子君的右手掌。
手掌扎破以后,桔子君自己的血迹沾到了拖把上面,那这个拖把就必须要处理了,于是他就把这拖把也带走了。这也解释了后来卡尔为什么会“正打开后门向外看去,脸上露出一副不解的表情”,因为原本放在那里的毒拖把没有了。后来在别墅里面都没找到这把拖把,我们估计桔子君把它扔出了别墅外面。
暮雪在被桔子君刺杀五分钟后死亡,即时就被寻找杰西卡的白景然发现,在这5分钟的间隙,桔子君用拖把清理了案发现场并处理了拖把。然后回到自己房间,假装听到白景然的尖叫后来到女生浴室,这段时间总共不超过十分钟。符合建伟所说的该毒药5-10分钟发作的条件。

补充一点关于卡尔的推理。
卡尔的手有几处引人注意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手上一直戴着一副薄薄的白色手套”;
当暮雪伸出右手跟他握手时,“卡尔表现得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过来。他伸出左手,潇洒的微微弯腰,做了一个外国社交场合中问好亲吻手部的礼节”;
当暮雪失手把刚烧开的水洒在卡尔右手上时,“卡尔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当卡尔“在经过叶萧身旁的时候,叶萧似乎听到了机械齿轮转动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机械手表的声音”。
综上,很容易推断出卡尔的右手装了机械义肢。我们估计这个义肢在他把毒针装到拖把上的时候也发挥了作用,使他本人免于中毒。

四,        假面之死
接下来我们来分析假面之死。
1,        雪地密室
在8点45分发现假面尸体时,叶萧提到“这里的雪地上只有我们来时候的脚印”,就是说既没有凶手的脚印也没有假面自己的脚印。而建伟证明在晚上7点10时这里没有任何脚印。另外大雪要把所有脚印完全消去需要大约2小时。
这样一来,除非使用了什么秋千吊绳滑轮之类的机关以外,如果凶手或者假面是通过路面来到陈尸地点的,他们离开的时间一定是在5点10分之前。

那有没可能使用物理机关呢?文中提到在陈尸地点“距离别墅不算太远,但是很隐蔽”,“周围只有一棵很高的松树”,没说有别的东西了。我们很难判断这种地形能不能从别墅那里绑绳子滑轮之类的东西,但我们倾向于认为不可行。至于把尸体绑到松树上去,再让绳子定时断开使尸体掉下来这种方案我们也考虑过,最后都认为可行性不高而放弃了。
我们还是认为凶手或者假面是通过步行或者路面交通工具来到这里的。

也就是说,我们认为假面在5点10分之前已经死了。弃尸当时不管地面有多少脚印,到了7点10分都完全被大雪覆盖了。
退一步说,假若当天没有下大雪,脚印还留在原地也没有关系,那就不是密室而已,这个密室并不是故意为之,而是一个意外。

2,        真假假面
既然推断出假面在5点10分之前就已经死了,那么5点之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假面只能是别人假扮的了,相关的证据也是有。
我们注意到,假面在24日中午1点之前在群里发的消息,都是不带标点符号的,这说明他平时的个人书写习惯就是不用标点符号。然而后来5:41和6:37这两次假面在群里发的消息,却每一句都带上了标点符号,甚至还用到了感叹号这种感情强烈的符号,书写风格完全改变。我们认为这很好地佐证了5点之后的假面是别人——我们认为是凶手——假扮的。

再者,看假面发的群消息,他应该是一个活跃的人,在中午时分还很雀跃地期待着大家的到来。然而后来蓝格说“我是下午三点半到别墅的,当时只有假面一个人在,我们稍微聊了一会,不过我觉得他心情可能不大好,不怎么说话”。假面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确实也没说过几句话,这与平时假面的作风大相径庭。虽然时隔三年,蓝格对假面声音的记忆可能有些模糊,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尽量少说话,可以降低被辨识出声音不同的概率。

3,        凶手与作案
假扮假面的人,就是凶手。纵观本文出现的9个人物,只有一个人没有跟假面同时出现,那就是7点半才到达别墅的卡尔,只有他有条件扮演假面,因此卡尔也是杀假面的凶手

作案时间我们认为是在3点半之前,早于蓝格到达别墅的时间。一来蓝格到达别墅时“假面”已经不怎么说话了,二来3点半之后陆续人人来到,“假面”还出门迎接了,没有足够的时间杀人、弃尸,三来人多眼杂,也不利于作案。
另外,假面尸体被发现时,是埋在雪下很深的坑里,那也是因为弃尸的时间比较早,雪下得多,使得这个坑变深了。

卡尔很容易知道,按原计划蓝格是第一个到达的客人,时间大约3点半。我们推测卡尔在1点至3点半之间就到达了别墅——我们倾向于他来得尽可能早一点。假面在见到卡尔之后,肯定有些惊讶,明明卡尔说了车况不好的。但是卡尔没有给他过多的时间去质疑,在确认了他的身份之后,立马动手了。
卡尔的右手装了机械义肢,这个正好拿来当重物,一“拳”打在假面的脑袋上,假面大概就晕了。由于卡尔是来复仇的,仅仅勒死他还不足以泄愤,于是对他加以殴打,最后用绳子勒死了他(或者反过来,先勒死他再殴打,这个请随意)。
接着为了方便搬运尸体,卡尔用(估计是同一根)绳子把假面尸体绑起来,转移到屋子外面的雪地中弃尸。在这过程中有可能卡尔还借助了什么推车拖箱之类的工具,或者是借用了滑雪板之类。在离开之前,卡尔拿走了假面的手机。

接着卡尔回到别墅,找来一套黑色礼服,拿出事先准备的假面面具(群里人都知道假面会戴面具,说不定假面还秀过这个面具的样子,因此要准备一个也是可以的),假扮成假面。我们假设黑色礼服是自备了黑色手套的,正好可以遮掩卡尔的义肢,或许这也是他选择黑礼服的原因。
卡尔还在二楼他自己的房间对外的窗户上绑好一条长绳子(我们估计还是刚才作案那条绳子,因为题中没说假面尸体上有绳子),以备等下潜出别墅使用。
然后卡尔就在屋里等着其他人到来。后来的事就如题中所说。

由于无意中听到有囚犯在遮龙山一带逃窜的消息,7点左右卡尔回到假面的房间,把房间弄得凌乱,造出好像有人翻找过东西一样,想嫁祸给雪夜出逃的倒霉囚犯(如果他还没冻死的话)。然后他脱掉礼服穿好自己的衣服(也有可能礼服直接套在自己衣服的外面,所以他的衣服才那么多皱褶),带上假面的手机(后面还要发消息用),用绑在窗口的绳子爬出了别墅,伪造出攀爬过的痕迹,再装成刚刚到达的样子,来别墅敲门。

卡尔假扮假面的理由,是想混淆假面的真实死亡时间,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如果不是一直下大雪,把脚印都覆盖掉的话,大家会自然以为假面是6点至8点45分之间被杀的。不料大雪却给他弄了一个雪地密室。

我们还进一步推测,卡尔本来想制造一个外人入屋盗窃、杀人、弃尸的假象。
文中提到,“在墙壁上,隐约可以看到有人曾经利用绳索向上攀登过的痕迹”,我们认为这跟假面房内凌乱是同样的思路,造成一个外人从窗户爬进屋盗窃未果、杀害房子主人的假象。
至于假面房内打开的窗,自然是因为卡尔最后爬从窗爬出去以后,已经没有办法关上窗户了。
后来在假面床底下发现的旅行箱里有大量现金,从旁证明了不存在入室盗窃,否则这些大量的现金肯定被拿走了。

至此,三件杀人案件皆破。

五,        花瓶之窃
1,        盗窃
花瓶是什么时候被盗的呢?
8点众人齐聚在展览厅的时候,花瓶是在的。紧接着大家一起去假面的房间找人,然后又一起出去雪地找人,又一起回到别墅,然后分头去洗澡。在这一整个过程中,犯人都是没有时间去偷花瓶的。那么偷花瓶只能发生在9点30分大家去洗澡之后、10点因暮雪被杀众人再度集中到四楼之间的这段时间里。
建伟和叶萧一直在五楼洗澡和打扫,这二人可以首先排除(或者作为破案主角首先排除也是可以的)。
桔子君洗完澡后忙着去杀人,也是可以排除的。
卡尔没有参加洗澡,但是他忙着往拖把上下毒、藏起另外两把拖把,再说他志在复仇,因此也把他排除。
白景然9点40分洗完澡后,在五楼晃了一下,又去四楼晃了一下,还成了命案发现人,我们认为他的嫌疑也不太大。
杰西卡9点40分洗完澡以后,直至集合之前,是不知所踪的。而且当她出现之时,她穿着雪地靴,靴上还沾了白色的东西。按说她已经洗完澡了,不应该还穿着雪地靴,这说明她洗完澡后准备出门。靴上沾的白色东西应该是雪,说明她确实曾经离开过别墅。再回头看她一开始跟白景然的对话,不难看出她是个贪财之人。
如此看来花瓶失窃就是杰西卡所为,动机就是谋财

杰西卡一早就决定要偷盗花瓶。她洗完澡后穿上雪地靴,来到展览厅,打碎了展柜的玻璃——这正是蓝格在休息室听到的“扑通”一声,因为四楼跟一楼隔得比较远,听得不真切——然后偷走了花瓶。接着她带着花瓶跑到了别墅外面,把花瓶埋入雪中藏好,再回到别墅里,正好赶上众人集合到四楼。

2,        包庇
白景然虽然没有偷花瓶,但他可能猜到了杰西卡想偷花瓶。洗完澡后,白景然想去找杰西卡,发现她不在房里,然后就到处找,也没有发现她。在这期间,他也去了四楼的休息室,只看到蓝格在里面,这也正是蓝格提到的曾经有两个人来过休息室中的第二次。
接着他发现了遇害的暮雪,又看到了“木”字,前面已说到他以为这事跟杰西卡有关。于是在后来询问时,他就说9:50至10点期间杰西卡一直跟他在一起,实则为了包庇杰西卡,其实这段时间他正到处转悠找杰西卡。


最后,假面家这栋五层楼有两层是同样格局的浴室、不能使用大功率电器、供暖不给力、只有一个出入口、一楼窗户全部焊死毫无美感的别墅,很可能是若干年前老旧的温泉旅馆改建的,也可能是收藏家假面已家道中落的象征。orz
匿名探员
匿名探员  发表于 2017-8-8 10:19
本帖最后由 匿名 于 2017-8-9 11:05 编辑

这题有几个疑点一直想不通。

       首先说最简单的盗窃吧:白景然并非一开始就加入聚会的,而是不请自来的人,结合他没有工作,杰西卡又那么嫌弃他,我猜测他很可能就是那个逃犯,而他为了追求杰西卡,可以拼尽全力,而杰西卡很可能是个拜金女(从他们的聊天记录和她因为白没有工作就要分手可以推出),所以他们可能挺而走险,盗取价值上千万的花瓶,于是他们合谋,同时在一楼和浴室砸玻璃,扰乱大家的视听,趁机盗取花瓶。由于五楼叶萧他们还在,所以白转而去四楼砸门玻璃,掩盖同时杰西卡在一楼砸玻璃盗取花瓶的声音,并藏到雪地里去,证据就是她的雪地靴上还有雪花,而白撒谎说他们一直在一起。

       接着我们先说杀人动机,从卡尔和千伊都佩戴心形项链,桔子君拥有和千伊小时候的照片可以推出,他们和千伊应该有亲密关系,一个是千伊的男友,一个应该是千伊的哥哥,而且他俩完全不认识(无合谋,且后面会有更直接证据证明),而三年前假面、蓝格、千伊在陕西必定发生了严重的事情(很可能是盗墓失火或者被什么机关所害,也有可能是蓝格因为妒忌假面和千伊的关系设计陷害,导致千伊死去,假面烧伤),这两人是前来为千伊报仇的。

       然后再来说每个人的死因,首先讲最简单的千伊的死因:她是被误杀的,杀人者正是3个桔子~唐彩,因为桔子君的目标是蓝格,而他见他们的第一面时,蓝格和暮雪正好互换了外套,而之后他只见过她们穿羽绒服的样子,而且她们身形相似,导致他以为穿着红衣人的是蓝格,穿着蓝衣的人是暮雪,在参观展厅的时候,蓝格还在众人面前穿了自己的红色外套,唯一没有见过她穿红色外套的就只有桔子君,所以当他推开休息室的门时,看到做面膜的蓝衣女子(蓝格听到的再次开门声,其中第一次很可能就是桔子君,第二次应该是卡尔或者白景然),就没有下手,转而向浴室的红衣女子下手了,他先用电击枪击晕暮雪(蓝格听到的咚声),然后从背后一刀插了下去,暮雪由于疼痛清醒过来爬向厕所,并在里面反锁了门,桔子撬门不成,但是料定对方必死便离开了,出门的时候顺手拿拖把打扫了自己的足迹,没想到这个动作却使他命丧黄泉。而当他看到死去的人是暮雪而不是蓝格时,才大惊失色,后悔莫及。

       接下来就说到桔子君的死因:他也是死于误杀,杀他的人正是卡尔,卡尔的目标也是蓝格,他的手法是把毒针放在拖把上(当然,也有可能装在休息室的门把手上,因为他可能去看过蓝格,而桔子也可能打开过休息室的门把手),因为蓝格曾经说过要自己打扫浴室,以为只有她一个人会接触到拖把,却不想桔子君在清除证据时误中了机关,证据就是桔子君还没被查出因中毒死前,他就已经知道他中毒了,因为他失口说出:桔子君怎么会中毒!从他毒发与暮雪的死亡时间相近来看,正好证明是他杀了暮雪。

       最难解决的就是假面的死因了,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说下另外两个疑点:一是暮雪为什么写下彩字,其实她写的并不是彩,而是一个3字,因为她从镜子里(或者是中刀清醒后)看到了桔子君袭击她,于是在失血过多逃往厕所后,明知必死的情况下写下他网名的第一个字就死去了,那为什么会变成彩呢?她并不知道桔子君的真名,唯三知道的就是两位男主和白景然,所以写下采字的正是白,因为他并不知道桔子君的网名,只知道他的真名或者桔子君,为了使自己不被怀疑,所以写下了桔子君的真名。从那个字可以看出,彡是连体写的,而采是分开写的,一个人虚弱的情况下写字肯定不会这么工整,所以很可能是白补齐的,没想到却误打误撞将凶手写出来了。可能指控他的证据就是暮雪的手上可能留有白景然的血指纹。二是假面的房间被翻得很乱,却没有发现床底的大量现金,这一点就首先排除了因财杀人(也就是说不是逃犯潜入别墅,杀死主人,然后假扮主人,最后趁机逃离),那为什么假面要取出大量现金呢?结合他的行程安排,很可能他的花瓶被鉴定为盗墓所得,或者他被查出与千伊的死有关,他准备好跑路了,以致于和蓝格聊天的兴致都没有(当然,也有可能这个时候他已经死了,是别人假扮,怕言多必失)。

       那么重点来了,假面是什么时候怎么死的?从时间线上来看,我们首先记住几个重点时间:人不可能18点后在屋外呆四个小时(说明凶手还在这几个人当中,因为下山至少要6个小时),掩盖足迹的雪需要两个小时,19点10时分时尸体附近没有足迹,发现尸体是在21点15分前,所以假面不可能是在19点10分前后的两个小时之内死亡的,所以他的死亡时间更早,应该在17点10分之前(19点10分之后会被发现尸体的人看到足迹,17点10分之后会被用望远镜的建伟发现足迹)。然后,17点30分时,假面还曾经出现来接待过桔子君,如果这时候他已经死去的话,那么他就是凶手假扮的,那么凶手就可以排除目前在房间里的所以没有蒙面的人,而这时表面上没到现场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卡尔,他可能早早地来到现场,甚至在蓝格来之前就已经到达并杀死了假面,把他埋在雪地里,然后假扮成假面接待众人,等大家到齐后,再偷偷从窗口爬出(地上的足迹还在,而他们20点30去找假面,说明是18点30之后凶手才从窗口爬出,聊天记录也能显示这个时候他已经在距离别墅两小时路程范围内),假装刚刚到达。能指控他的证据就是他的右手很可能是一只机械手(从不愿与人握手和被洒水就发出机械声可推出),重击假面的后脑很可能就是这只手。

        这道题解答到这就几乎是解决了,但是还是留下了几个我无法解释的谜团:一是如果卡尔的右手是机械手,他是如何伪装成假面而不露出马脚?文中并没有说假面也戴手套(他还曾经拿出手机在众人面前打字),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右手只是不能正常活动,需要机械手辅助活动,没有机械手的情况下外观和正常人没多大区别。二是既然是假肢,他又是如何从窗口爬下的,难道正因为这样他才看起来是向上爬的吗,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正是借助机械手实现向下攀爬的,因为正常人向上爬都很费力。三是在没有任何区别的雪地里,桔子是如何精确找到假面尸体的?而且雪坑很深,他为什么要挖那么深去寻人?如果是他杀人的话,那么假面只可能在17点30以后死亡,因为假面在17点30时曾经出现过一次,那他又是如何消除足迹的呢?因为他吃完饭回卧室已经是18点30前后,所以他无法做到在19点10前消除足迹,也无法做到在发现尸体的时候消除足迹(因为无法踩着之前的足迹行走),唯一的解释就是利用的滑雪工具,印迹没有那么深,所以比印迹很快消除,因为文中没有提到任何关于滑雪工具的线索,所以虽然都是滑雪爱好者,但我的推理不能建立在借助滑雪工具上。而且为什么不直接电击而用钝器打击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合谋,但是又没有合谋的前提,除非他来的时候曾经看见过那个地方有脚印,或者他也是很早就来了,只是潜藏起来了而已。所以矛盾重重下,我对自己的答案不是很有信心,希望作者的答案不会太离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1-25 04:2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