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3628|回复: 119

[比赛谜题] 第八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一回合《长恨歌》 (答案公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长恨歌》


作者:樱色舞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7年8月3日晚上8点整,届时将公布第一回合题目的答案。第二回合题目将于北京时间2017年8月4日晚上8点整公布。


IC比赛第一题海报.jpg

        引子
十年前的七月七日,是我永远也忘不掉的一天:

血光飞溅,灰色的墙壁都被染成了可怕的红色,母亲拉住我,飞快地跑着,“孩子,走啊,再慢就走不了了。”母亲痛苦地催促着。
在母亲的带领下,我来到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秘道:“娘,这是哪里?”……母亲没有说话,一滴滴泪水滚落下来,“母亲?到底怎么了?”
黑暗之中,我被母亲颤抖的身躯紧紧抱着,坚定而悲伤的声音在耳畔颤抖:“孩子,好好听娘说……乖乖地顺着这条密道走出去,千万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个密道!他们来了,你要好好活下去!”
“那娘呢?娘亲和我一起走!”
“孩子,他们要斩尽杀绝,娘亲要把他们引开……你要好好地活下去……”忽然猛的一推,我跌进了秘道,只听见咔嚓一声……母亲的脚步越来越远。
“娘!!”我在黑暗中绝望地呐喊,却再也没有回音……


月夜饮醉
夜已深,四周烛光摇曳,夏日的暖风轻抚,王游茂轻抚着磨得晃白的刀刃,嘴角不禁漏出了微笑。
他已是个老人,身体却仍和十年前一样灵敏有力,苍劲的眼神背后,有着难以琢磨的心机。这些年来,无论他想要什么,他总是能得到。
他想坐在这个宅子里已经很多年了,十年前他总算弄到了手里,虽然经历了一番杀戮,然而血雨腥风对他来说,本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

这宅子本是属于梁战宇的,梁家曾是举足轻重的富商巨贾,掌管着关西地区所有当铺与银号。而百年基业,就在短短几个月中,毁在他王游茂手中。
‘能有今天的位置,杀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
七月七日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十年前的七月七日,王游茂终于成为了这个宅子的主人。十年之后他不仅占有了梁家的大宅,更把梁家的产业囊括于麾下。
今年的七月七日,这里要举办一个盛大的宴会,昭告天下,他王游茂才是关西之霸。
他知道如今有很多人恨他,但有官府撑腰,谁也不能动他王游茂分毫。他就像一只幽然的巨龙,掌管着这片土地,所有胆敢与他作对的人,都会被他无情地碾碎。

明月高悬,清风吹过庭院里的花草,一壶美酒置于园中的石桌上,一旁的夜光杯发出温润的光芒。
王游茂在等一个人,只有她才有资格与他独享这园中美景。忽然,一阵香风拂过,王游茂微微一笑,不用回头,就夜樱来了。
夜樱是他花重金从藏香阁聘来的姑娘,现在已经成了他最宠爱的夫人。夜樱不但美,而且柔媚温顺,善解人意。
王游茂心里在想的事情,往往还没说出来,她就已经欣然领悟。

夜更深,王游茂正觉得有点饿。夜樱已捧着他最喜欢的下酒菜,轻轻放在石桌上。
王游茂故意撩着夜樱的秀发,道:“你怎么还不睡?”
夜樱甜甜笑着,“因为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一定睡不着,所以在为你准备点心。”
“你怎么知道的?”
夜樱嫣然:“今天庄主昭告四方,于七月初七将在院子里大宴宾客,庄主怎么会睡得着呢?”
夜樱从袖中抽出一卷纸,摊在石桌上,上面写着四个人的名字:
木野胡:德胜当铺掌柜,沉着冷静。
郑森兰:藏香阁女当家,八面玲珑。
孙简溪:福威镖局镖头,彪悍勇猛。
于艾辰:聚福食肆当家,足智多谋。
“庄主于七月初七把这些梁家的老部下请来,是想镇住他们,还是……”夜樱用手在自己脖子前比划着。
“哈哈哈,如果他们老老实实为我所用,我也没必要斩尽杀绝,若是他们胆敢有二心……”王游茂把弄着酒杯,嘴唇划出一道弧线。
夜樱轻抚着王游茂,柔声道:“庄主虽然慧眼识人,但日理万机,怎么能对他们的心思这么有把握?”
“哈哈,十年前我能拿下这个宅子,也是靠了这位的鼎力相助呢。”说着,王游茂的指尖在卷纸上划过。
“你可别忘了,根据郑掌柜所说,梁家可是还有个遗孤呢。”
“无论他是谁,迟早都是个死人。”
夜樱又笑了,笑的更甜:“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已看出你绝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所以不管你要不要我,我都已跟定你了,你休想再逃。”
王游茂大笑:“我本就不想逃。”

又是一阵风吹来,忽地把卷纸吹到了地上。王游茂起身拾起,把一端轻轻靠近跳动的烛火,转眼之间,火光闪过,只见地上零落地撒着黑色粉末。
王游茂搂着夜樱:“等到七月七日,你就有好戏看了,现在让我们去房里好好快活快活……”


幽龙庄
七月七日,是民间传统的七夕佳节,这一夜,华灯初上。幽龙庄大门外,现任庄主王游茂正立于门前,门眉上雕刻着一只龙,隐藏在云雨之中。而他的四位“得力部下”已陆续入庄,他在等的是今晚的贵宾,关西府尹朱云岩。
王游茂虽是关西商业巨贾,然而始终对官府颇为仰仗。平日里有些不光彩的勾当,难免有麻烦官府的时候。朱云岩在此为官廿余年,王游茂又是本地税收大户。两人相识已久,因此平时遇到个什么事,朱给个面子,睁眼闭眼,也是常有的事。
“府尹大人,在下恭候多时。”
“王庄主不必多礼,今天是七夕佳节,庄主设宴,我等深感荣幸。”朱云岩敷衍地回礼道,“夫人不在吗?”
“夫人在准备今晚好好款待大人,必定会让大人如往常一样尽兴,大人请放心。”王游茂作了个揖,朱云岩脸上划过一丝微笑。
“王庄主,这幽龙山庄似是翻新过啊?”
“府尹大人,为了迎接佳节,从年头开始,小的让人把庄子全部修葺了一番,连门缝都不放过。也是为了让大人您呆得快活啊。”王游茂油嘴滑舌,眼睛却盯着朱云岩身旁一个清秀的小哥,他的眉很浓,眼睛很大,薄薄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挺直的鼻子是他的脸庞看起来更消瘦而立体。这张脸倔强而坚毅,青年的身材不说壮如牛,却也线条分明。不知为何,王游茂却瞧呆了,他总觉得眼前的青年似曾相识,正欲探探口风,却突然被朱云岩打断了。
“哈哈,”朱云岩爽朗一笑,“王庄主,这位是本府新任捕快,陈夜星。是司马捕头十年前收养的孩子,天资聪颖,功夫不错。庄主家大业大,难免遇到偷盗奸邪之事,我今天带着这小子来认个门,以后遇到问题也好有个关照。”
“陈公子一表人才,年纪轻轻就担此重任。从今往后若有烦劳,还望鼎力相助。”
青年全神贯注地盯着山庄的地图,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王游茂。“咳咳”朱云岩轻轻咳了数声,青年才回过神来。他不善言辞,只是抿了抿嘴,轻轻还礼道:“庄主客气了。”
王游茂微微一笑,利落地一挥手,众人在他的带领下进入了幽龙庄。

筵席盛开,佳肴被家丁铺满桌面,王游茂将朱云岩请至上座,自己坐在朱的右边。
“这是我珍藏多年的女儿红,今日诸位光临,一定要喝个痛快!”说罢,王游茂举杯一饮而尽。
众人举杯痛饮,豪气象泉水般涌了出来。今天的酒似乎格外地烈,酒过三巡,连陈夜星都觉得有些上头。
只听见“啪啪”掌声一响,夜樱,来给各位斟酒助兴。”
门响处,只见一位肌肤胜雪的美貌女子缓缓步入屋内,她脸上似笑非笑,嘴角边带着一丝幽怨,娇美处若粉色桃瓣,举止雍容。连平日冷峻的陈夜星都不自觉地被吸引了目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女子似乎注视到陈夜星炙热的目光,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缓缓一笑,“夜樱见过各位。”
“哈哈,我家夜樱出落地更漂亮了。妈妈我真是舍不得啊,这些年来你真是辛苦了,会过上好日子的。”郑森兰拍手道。
“还要感谢郑大姐把夜樱送给我啊,哈哈,我敬你一杯。”王游茂一饮而尽,“夜樱也要好好谢谢你。”
夜樱知趣地微微一笑,忽然伴着悠扬地笛声长袖曼舞而起。舞姿轻盈灵动,飘忽若仙,有若绽放的花蕾,莞尔一笑,正是娇媚入骨艳三分。
夜樱边跳着,边给大家斟酒,原本已经喝了不少,但是在夜樱酥软甜音的魅惑下,美酒象流水般被倒进了王游茂和朱府尹的肚子。不知过了多久,在座的各位,身子好像挂在椅子上一样,摇摇欲坠,朱府尹更是鼾声四起。在仆人的搀扶下,朱府尹先回房歇息了。王游茂和夜樱陪着其他人坐在湖中亭里赏月,陈星夜本欲离开,却也在夜樱的极力劝说下同意留宿一晚。
月光朗朗,映照着一池水反射出银色的光芒,点点星光镶嵌在漆黑的夜幕上,蝉鸣声声入耳,烛火摇曳着,一切似乎都是那么平静。王游茂满脸堆笑地说道:“今天是我幽龙山庄重生之日,”
陈夜星暗中观察,似乎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木野胡泛红的脸颊似有似无地露出青紫,孙简溪狠狠地捋着胡须,于艾辰和郑森兰则紧紧地抿着嘴唇。
然而王游茂好像并没有觉察到什么,兀自轻松地说着:“王某人能有今天,感谢各位平日对我的鼎力相助。”
环视四周,之间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王游茂嘴唇拉出了一个微小的弧度:“在座的诸位都是梁战宇的老部下。”
听到这个名字,木野胡觉得自己好像被冷水浇了个满头,霎时就清醒了。只听见王游茂冰冷地声音继续说到:“自从你们跟了我,我自问待你们也是不薄。但是,你们有人竟敢背着我贪了六十万两白银……”
王游茂愤怒地扫视众人,说道:“我本来欲将此人碎尸万段,然今天陈大人在此,我给此人一个机会。明早巳时之前,将钱款全数交出,我便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否则就休要怪我无情了。”
说完,王游茂起身回房,留下错愕的众人四目相望。夜樱轻轻笑道:“庄主一向厚道,只要交出钱款,定会平安无事,诸位也无须过分拘谨。”
郑森兰微微一笑:“樱儿,王庄主的性格想必你是知道的吧。我就不隐瞒了。这宅子本是梁家的产业,十年前,不知道是何人所为。有人告梁家私通外敌,把梁家老小尽数屠戮。才有了王家的今天。你觉得,他王游茂会是手下留情之人吗?”,郑森兰眯起眼睛四下扫了一遍,“我奉劝此人,交了钱款,速速逃命是上策,哈哈哈。”
“尽数屠戮?……郑姨这……”陈夜星脸上似乎露出一丝阴郁。
“是啊,”郑森兰摇了摇头,“阿夜啊,你似乎对此事有所不知,过去的就过去吧……”
“就是就是,过去的事情了,就不要再提了。”于艾辰匆忙打断到,“今夜夜色甚是美好,我等久未相见,不如好好赏月叙旧才是。”
“是啊,于当家说的极是,”夜樱附和道,“尽说些过去的事情,扰人心境。今日各位来到庄子上,老爷和府尹大人都去歇息了,我就自作主张,今晚大家一醉方休吧!”说完,便亲自去后厨准备起酒菜来。
“咳咳,于掌柜,木掌柜,孙镖头,”郑森兰,清了清嗓子,一脸郑重地注视着三人,说到:“算了算,在座的除了陈捕快,我们也是二十多年的老相识了,我就实话实说。当年跟着梁家,现如今帮他王家做事,扪心自问,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兢兢业业,恪守本分。说句实话,我也不希望各位有个三长两短。这几十万两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十年前你于掌柜就因为贪了几千两银子,被梁庄主降职,还罚了一年薪俸。这次,莫不是你见财起意吧?”
于艾辰脸忽地涨成了猪肝色,猛地一敲桌子:“郑森兰,你说话可要有凭据,休要血口喷人!谁不知道你想拿钱告老还乡,前庄主答应把藏香阁地契送给你,现在王庄主不答应,你一直怀恨于心。”
“哎呀,不要动怒,我也就是随意猜测而已。”郑森兰陪笑道,“或者于掌柜,你觉得是谁呢?难道你觉得是……他?!”
郑森兰用眼角的余光诡异地睥睨着孙简溪,孙简溪嘴角抽动着,坐不住了。
“于辰艾,你什么意思?”孙简溪一把抓住于辰艾的衣领,狠狠地把他抵在了墙上。
“你给我放手!”于辰艾挣扎到,但是他哪里有孙简溪强壮,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却一点也没挣脱,只好恶狠狠地咒骂道,“郑森兰,你什么意思?!”
“你好像不止一次说孙镖头负责押镖,颇有油水,还想请王庄主把镖局交给你吗?可惜王庄主觉得你资历不够没有答应,我说的对不对?”
“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还知道你想把木掌柜赶走,自己坐上当铺掌柜的位置。”
“你……你,你别挑拨离间!”
一向沉默的木掌柜也忍不住开口了:“于掌柜,我们谁也别装,你一直在梁庄主身旁做事,十年前确实贪了几千两银子,被降职还罚了一年薪俸。”
“以前的事情,你现在又提起什么意思?!”
“就在那一年,梁庄主忽然被庄内的人告发私通外敌,结果全家惨遭屠戮,唯一的孩子生死不明。王庄主进来之后,你居然当上了聚福食肆的主人。个中蹊跷,你非要我等说透吗?你可是个有前科的人,这次的六十万嘛……”
“木野胡!你给我适可而止!你!”于艾辰气的语无伦次,正在这时,夜樱出现了。
“哎呀,各位掌柜的怎么了,这大好月夜怎么还动起手来了。陈捕快,你也是官府之人,怎么也不阻止一下,若是伤了多不好啊。”
陈夜星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什么,直到夜樱提醒才回过神来,把于辰艾和孙简溪拉了开来。
郑森兰笑着对木野胡和孙简溪说道:“你们别急着咬于掌柜,自己那些年不也贪了不少,若是追究起来,你们也脱不了清白。”
“别说的你郑掌柜就什么都没有似的,当年你是梁府的贴身侍女,后来梁战宇怎么让你当上藏香阁掌柜的可没人知道。”
“呵,是啊,我……”郑森兰正欲反驳,夜樱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插到,“各位掌柜,不要说这些败兴话,我准备了上好的美酒和几样小菜,大家不要客气,尽情饮醉。”说罢,满脸堆笑地把四人拉回亭内的石桌旁,麻利地铺开碗筷,放上湿手帕,轻轻哼起小曲: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忘,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鬓如霜。
“别唱了!别唱了!”陈夜星似乎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只见于辰艾双手颤抖,杯子里的酒撒了一桌。
“就是,这大好时光,唱这个干什么,樱儿啊,来首高兴的!”郑森兰忙打圆场,亲手拿起酒壶帮于辰艾斟满了酒。
“真是对不住大家,扫了大伙的兴致,我来给大家助助兴!”
一曲新词酒一杯,
去年天气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不知过了多少巡,大家都有点醉了,月夜朦胧,陈夜星沉浸在美景中难以自持,也不住多喝了几杯。
似乎为了给于辰艾赔不是,夜樱格外殷勤,硬是亲自敬酒,喝了好几杯。
“于掌柜,听说你千杯不醉,今日一定要与我分出个高下来!”说着,夜樱又把两人的酒杯斟满。
于辰艾似乎颇为无奈,却又不好意思拒绝:“夫人好酒力,容我去方便一下再来与夫人共饮。”
夜樱莞尔一笑:“于掌柜喝了不少,小心别跌倒了。”
看着于辰艾渐渐消失的身影,木野胡摇了摇头:“这厮,看起来能喝,其实每次喝酒就不断地方便,谁都知道他的那点雕虫小技。”
“木掌柜,‘人有三急’嘛,你未免太苛刻了。”郑森兰丢了个眼色,和木野胡一起大笑道,随手拿起酒壶欲往杯中斟酒,兴许是喝的尽兴。酒壶竟然跌落在地,美酒洒了一地。
“真是暴殄天物啊!哎……”
“不妨事,等我再去后厨取些酒来。”夜樱轻声说道,便起身离开了湖心亭。

似乎觉得有些无趣,孙简溪打量起了一直不甚言语的陈星夜。“陈捕快……”
“孙掌柜有何贵干?”
“陈捕快似乎今天兴致乏乏啊。想是这里酒菜不合口味?”
“庄主热情款待,美酒佳肴,何有酒菜不合口味之理。是陈某天性不善言语而已,掌柜不要见怪。”
“哪儿有,先前听知府大人说您是司马捕头十年前收养而来,恕本人唐突,请问这是为何?”
“这……我自幼被遗弃,是郑掌柜救了我,后来把我交给司马捕头收养,从此就跟他在一起了。”
“哎,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好多人都是这样,家道变故,无父无母,不得已流落世间,同是天涯沦落人。”
“掌柜见笑了,虽然我父母双亡,但司马捕头待我如己出,还教我一身武艺。”
听到这里,郑森兰忽然手一抖,筷子掉在地上。陈星夜低头捡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郑掌柜受惊了?"
“哪有,只是想起些许往事,忽然乱了心神。”郑森兰笑了笑,“陈捕快,你的袖子都沾到饭菜了,饭菜的吃法也不合规矩。”
“陈某是粗人,第一次来这样的大宅院,如有冒犯,请见谅。”
“没事,这些礼仪规矩常是作茧自缚,再守规矩,遇到二心也是枉然。”
“郑掌柜这是何意。”
“只是些感叹罢了,不用挂怀。”
陈星夜拿起酒杯正欲痛饮,忽然郑森兰一把拉住了他:“陈捕快,喝这么多,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哪有气力捉贼啊?”
陈星夜浑身忽然一抖,手中的酒杯跌落在桌上,发出“叮……”地清脆响声。“郑掌柜提醒的极是,陈某疏忽了。”
“哈哈,酒虽美,可不要贪杯哟。”
“陈星夜尴尬地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陈捕快和郑掌柜关系真好。”木野胡说道,一旁的孙简溪也不住地点头。
两人笑了笑,没说什么,举起酒杯,轻轻碰在了一起。

夜樱也就离开了一两分钟,只听见一声“啊”地惊叫从院子里传来。众人忙起身飞奔而去。只见夜樱跌坐在地上,眉头紧锁,用白色手帕捂着右腿,腿上插着一把匕首,满是殷红,鲜血顺着脚踝滴答滴答地流到地上。
郑森兰忙冲到夜樱身旁,“夫人,这是怎么了?!”
夜樱指着院门,用虚弱的声音说到:“有刺客……刺客……快追,快追啊!”
看到虚弱地夜樱,众人似乎有些犹豫,郑森兰却说到:“刺客竟然对夫人不利,想必是冲着老爷来了,必须尽快抓到。我把夫人扶到旁边的厢房休息,你们三人分成两组,一组出院门向左,一组向右,赶紧去追刺客。”
三人没有迟疑,木野胡和孙简溪一起向右冲去,陈星夜则独自向左追击刺客。


魂断幽龙
好久没有这么大的案子了,一个庄园,三死一伤,金库里的银票全没了,司马影光当捕头这几年,他从来没觉得压力如此之大。
一夜之间,幽龙庄主,当地府尹和食肆当家全部殒命幽龙山庄,夫人夜樱腿部中刀,伤及筋骨尚在卧床。
往常的案子他都丢给自己徒弟陈星夜去干,10年前,自己从藏香阁带走陈星夜的事情历历在目,然而这次兹事体大,更何况徒弟当时在场。虽然上了年纪,司马影光这次不得不亲自出马了。
马不停蹄地,司马影光来到了幽龙山庄。推开朱云岩的房门,只见朱云岩的尸体直楞楞地倒在卧榻上。他的喉咙被一把匕首狠狠地贯穿,鲜血洒满了卧榻,双手呈现出鹰爪一样的形状,似乎是想抓住什么,眼珠暴突,狠狠地盯着前方,脸上满是无尽的惊讶。而王游茂则倒在朱云岩身旁,王游茂的致命伤在心窝上,一把刀从他的背后直穿前胸,鲜血喷射在墙面上,看情况是当场就死了。房间里家具什么的都倾倒在地,凌乱不堪。
王游茂和朱云岩身上都倒在卧榻上,浑身赤裸,嘴微微张着。据丫鬟说,老爷回房之后直接更衣了,当天夜里并没有再穿常服,奇怪的是虽然朱云岩住在对面房子里,她并不知道王何时去的朱的房间。
当天巡夜的家丁共有三十来人,司马影光向他们询问了当晚的情况:老爷约摸戌时刻(20点30分)的时候回到了房间,后来一部分家丁去庄子里巡逻了,还有几个人一直在老爷院子当差,那个时候还没什么异样。大约亥时一刻左右(9点15分)忽然听到后厨附近有人叫喊,说在厢房有刺客,家丁们便全部聚到了一起。因为在这边没看到刺客,于是众人便一起往厕所方向跑去。路过庄子大门十字路口的时候碰到了来追刺客的陈夜星,那时候大概也就9点25吧。他说木野胡和孙简溪去厕所附近了,于是众人来到厕所,正巧在厕所门前遇到了正要进去的他俩还有几个家丁。厕所门口有一片必须经过的泥地,上面只有于辰艾一个人进去的脚印。大家进去以后,看到倒地不起的于辰艾,于辰艾手放在口里,吐得浑身都是,七窍流血。陈星夜是捕快,第一个上去检查的,在他身上发现了一把刀。这把刀与刺中夫人的一模一样,我们也查看过,尸体已经开始有些僵硬了,什么都没搜到,感觉他应该是畏罪自杀身亡。后来众人害怕出什么意外,便急匆匆地赶回老爷卧室,结果里面空无一人。又赶到朱云岩的卧室,发现门微开着,怎么敲门也无人应声。家丁把门推开,却只见到两人的尸体横卧在榻上。
“你们从离开老爷房间到回来看到老爷遇害,一共多少时间?”
“大概一炷香(30分钟)吧,山庄颇大,来回颇费了些脚程,不过事情紧急,大伙都是飞奔而去,所以比平时快了不少,没想到不仅老爷死了,金库里的银票也全没了。这个刺客真是厉害,从老爷院子到金库最快也要10分钟的时间,他下手居然如此迅速。”
司马影光看见孙简溪和木野胡在旁边,便让他们描述下去找刺客后的情况。
“夫人被刺客所伤,我们立刻追了出去,院门口是一条小路,没有别的岔路,在第一个岔路口我们刚一右转,就碰到了几个巡夜的家丁。我们和他们一起巡视了整个后园还有小路周围的草丛,没发现什么。这才走到尽头的厕所。正巧在厕所门口,我们遇见了陈星夜和一众家丁,大家都一起进去了。”
对于两人说的,家丁们表示赞同,司马影光摇了摇头,说道:“于辰艾是中了孔雀胆之毒而死。如此剧毒……中毒之人只需瞬间便倒地不起。”忽然想起了什么,司马影光问到:“对了,那个金库被盗到底是什么情况。”
家丁回复到:“金库一直有人值守,但是守卫在亥时一刻的时候听到后厨有人喊刺客,便聚拢了过去,在路上碰到郑掌柜,说夫人遇刺了,让我们搜查刺客,结果等到亥时三刻(9点45)的时候回来,发现金库大门洞开,里面的银票被洗劫一空,就在亥时(9点)的时候,我们巡视还在呢。”

在家丁的陪同下,司马影光又来到夜樱夫人休息的厢院。夫人倒地的现场血迹斑驳,一片残红,显得格外令人注目。月光朗朗,院子其余部分被映照的一片洁白,司马影光轻轻敲了敲门,来到厢房前。
“夫人,在下司马影光,有事想请教夫人。”
只听见“咯吱”一声,门开了,郑森兰站在门口,把众人引入了房间。夜樱还是相当虚弱,匕首已经从她的大腿上拔了下来,司马影光仔细观察,这匕首和杀死王游茂与朱云岩的匕首如出一辙。
夜樱躺在床上,腿上紧紧地包裹着纱布,她身上涂满了药水,躺在床上完全不能动弹。司马影光轻轻地问道:“夫人冒昧打扰,但案情急迫,能否与在下说说你是如何被刺的?”
“司马捕头,我去后厨取酒的路上,那是大约是亥时(9点)吧。我正欲穿过院子。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院子里闪出来,我质问是谁,没想到他二话没说一刀刺中我就往院门外跑了。我疼痛难忍,倒地不起,只好大声呼唤。还好大家听到我的呼救冲过来,否则我怕是失血而亡了……”
“夫人,那六十万两银子到底是什么事情?”
“庄子每年七月一日与下属商号结算,今年商号应当交给庄子共计白银240万两。由于数量颇大,那日各个掌柜来交钱时也没有及时清点,后来我清点后发现只有银票180万两,老爷震怒,下令严查,这才在宴席上发了火……呜呜呜……我终于脱了青楼,以为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却遇上这样的事情……呜呜呜” 说着说着,夜樱泪水如断了线地珠子般往下掉。
“司马捕头,夫人受尽惊吓,身体极其虚弱,还望多休息。”
“也罢,我先行离去,倘若发现了什么再来请教夫人。夫人节哀顺变,我一定全力以赴,找出真凶。”
离开厢房,司马影光问到:“他们捉刺客去时,郑掌柜在做些什么?”
“还能做什么,夫人伤的如此严重,我叫了个丫鬟一起立刻把夫人扶回厢房。为了给夫人止血,我让丫鬟速速去药房取些化瘀止血的金疮药和纱布来,自己先帮小姐包扎一下。”
一旁的丫鬟附和到:“是啊,夫人伤势严重,多亏了郑掌柜帮忙,用衣服先捆住伤口帮夫人止血,我赶紧去药房取药回来,大概9点20左右吧,我在金库门口正好遇到了郑掌柜,她正好也抬来了热水。我们一起赶回院子,郑掌柜人可好了,一路上和我说有趣的故事,我们帮夫人擦洗完毕,用纱布扎好伤口,衣服换好,扶在床上歇息了。”
“你去取药来回大约多少时间?”
“一盏茶(20分钟)多些许吧,药房离这里颇有一段距离,离老爷院子单边也有10分钟脚程。我还在药房里翻找了一阵子,在我取药的时候还听到郑掌柜在后厨喊‘厢房有刺客!’。”
“这么说,刺客就在这一盏茶的时间里,从院子跑到知府的房间杀了老爷和知府,再去金库偷了银票,你觉得可能吗?”
“这个我也觉得纳闷,真的是毫无可能,到老爷院子倒是有条密道,今早我和老爷在湖心阁楼无意中才发现的,老爷让我不得告诉任何人,我相信如今整个庄子就我知道……而金库在药房旁边,完全是两个方向呢。从夫人院子走,来回也要10分钟左右,何况还要杀人偷银票呢?”
“密道?在什么地方?”
丫鬟觉得自己失言,但是覆水难收,只得带着司马影光来到湖心阁楼,在阁楼墙上有一个密道直通老爷院子,全程大概只需5分钟,而密道中有一套雪白的衣服,上面沾满了鲜血。
司马影光在庄子里来回辗转,忽然在正门看到了山庄的地图。司马影光仔细地看着地图,想起这个山庄的历史,案情的眉目浮现在他的眼前。
IC比赛第一题图片1.jpg


=====================谜题部分结束======================

第一回合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60356-1-1.html
PS:参赛者的答案一律以跟帖形式发在“答案提交帖”里。并且请各参赛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自己的答案。答案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都允许在原帖编辑修改,截止时间过后发现编辑答案的作废处理。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恨绝
司马影光苦笑着摇了摇头,独自一人来到夜樱的房间,只见夜樱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陈夜星和郑森兰在一旁陪护着。司马影光清了清嗓子:“案情有眉目了。”夜樱和郑森兰眯起眼睛,盯着司马影光,陈夜星脸上则泛起一阵红,轻轻地开口到:“师傅但说无妨。”
司马影光一声叹息,轻声说到:“让我理一理思路,这个案子看起来很简单,三个案子都是一样的刀(匕首),让人觉得应该是于艾辰杀人行凶后畏罪自杀而死。直到我看到山庄地图,这一切才真相大白,老爷在20点30分回到院子,后来家丁一直在值守,9点的时候夫人遇刺,直到9点15,老爷院子这段时间内都没什么异样。在9点15,家丁听到后厨有人叫喊厢房有刺客,此时全部家丁都冲去厢房。因此老爷和知府的死,必然发生在9点15以后。根据家丁的说法,从老爷院子到厕所发现尸体,来回花了30分钟。因此我可以断定,老爷和知府命案就发生在9点15至9点45之间,同样,根据守卫的说法,金库盗窃案也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
我们先来看看木野胡和孙简溪,他们刚离开夫人院门口就遇到了家丁,而且一直和他们在一起,我认为他们的嫌疑可以完全排除了,完全没有作案时间。
陈夜星在大门口遇到了去厕所的家丁,正好大概也就9点25左右,因此他的作案时间其实只有9点15至9点25短短10分钟之间。
而对于郑掌柜和夫人,夫人9点钟遇刺,无法行动,根据郑掌柜的说法,她在帮夫人包扎。而根据侍奉夫人的丫鬟所说,你们把夫人扶回房之后,丫鬟立刻去药房拿药,大约来回花了20多分钟,在9点20左右遇到了抬着热水的郑掌柜。假设你们扶夫人回房花了5分多钟,丫鬟回来最迟也不过9点30多。这样的话,夫人作案的时间也只有从9点15至9点30多短短15多分钟,而郑掌柜同样只有9点15到9点20这五分钟。
再来看看于艾辰,他从湖心阁楼去厕所之后便再也没回来,直到大约在9点30左右发现他死在厕所里,那么他的作案时间其实也就只有9点15至9点30的短短15分钟。
按照丫鬟的说法,她回去的路上看到郑森兰打好了热水。根据地图,从夫人院子到后厨热水房和到药房的距离差不多,因此我推断从夫人院子到开水房来回也差不多20分钟。而且家丁和丫鬟都在9点15的时候,听到后厨郑掌柜喊‘有刺客’。
因此,根据丫鬟的说法,从夫人厢房走到开水房单程就需要约十分钟,因此郑掌柜在9点15呼叫刺客以后,回程还抬着热水,是无法在短短5分钟之内绕路杀人或者行窃金库的,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参与今晚的事情。夫人被刺,伤势严重,你郑掌柜就这么放心地走了?此事我稍后再议。
我分析过,夜樱夫人和于艾辰的作案时间是9点15至9点30,而陈夜星则是9点15至9点25.老爷院子走密道到夫人院子,就需要5分钟多的时间,如果走大路到金库附近也需要10分钟,而夫人院子到金库也要约5分钟。因此就算杀人花了5分钟,然后径直走到金库也是大约9点30多了。此时陈夜星和守卫在一起,于艾辰已经死了,夫人和丫鬟在厢房。因此一个人既要杀人,又要盗窃,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是根本无法完成的。
现在我们来看看于艾辰的死,我断定于是没有作案可能的。和于一起在酒桌上喝酒的人都没出事,夜樱在离开一两分钟之后就发出了叫声,这段时间是不可能杀死先去厕所的于的。此后夜樱受伤,郑掌柜陪着她,陈夜星、孙简溪和木野胡分头追刺客。但是后来大家聚集到厕所门口时,只发现于艾辰进入厕所的脚印,由于没有其他路,因此我们可以断定没有其他人进入过厕所。大家进去之后,发现于艾辰中毒身亡,看起来很像自杀。但是为什么于艾辰要自杀呢?并没有什么证据说他贪污了60万两银子。即使是他确实贪污了,他想先下手杀了老爷,那他为什么要杀知府呢?而且老爷是死在知府房子里的。如果是他杀了老爷和知府,并且刺伤了夫人,那应该是个负隅顽抗的人,那么为什么他在大家还没追到的时候就自尽呢?更重要的是,根据家丁的说法,他们检查的时候于的尸体已经开始有些僵硬了,如今是七夕,天气炎热,尸体僵硬的要快些,但至少也是死亡后大约30分钟,所以于大概在9点左右的时候便已经死了,一个死了的人,哪里有什么作案可能?
所以于应该是他杀的,手法很可能是把毒下在他的手上。众所周知,于艾辰看起来能喝,其实每次喝酒就不断地方便,实际上是去厕所把喝进去的酒吐出来。凶手在吃饭的时候通过把毒下在他的手上,可能是在湿巾或者酒杯手柄,然后故意逼他喝酒,等他去厕所吐的时候,手指触碰到舌头,剧毒立刻发作,把他毒死。这就是他为什么一个人死在厕所里的原因,至于凶手嘛,应该就是准备这场宴席的夫人了。
我说过,杀人和盗窃的绝不是同一个人,现在于艾辰已经被我排除了,毫无疑问。在我眼里,凶手就是夜樱夫人和陈夜星。至于是谁杀的人,谁去金库偷得银票。我个人认为杀人的是夜樱夫人,而行窃的是陈夜星。如果是陈夜星杀的人,那么他只有9点15到9点25这10分钟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他从老爷院子走到大门都很紧张,再加上杀人的时间,恐怕是远远不够的。
有人或许会说,夫人大腿中刀,根本无法行动,但是我想请问,除了夫人,还有谁看到刺客了?刺客其实就是夜樱夫人故弄玄虚。我仔细看过现场,除了被刺的那里,其余地面光洁如新,如果夫人被刺中了,在去厢房的路上竟然毫无血迹?。
这一切都是障眼法,夜樱夫人假装中刀,陈夜星佯装追刺客之后先行来到金库附近藏好,9点15,郑掌柜在后厨大叫刺客,把家丁引开之后,陈夜星快速把银票洗劫一空,之后来到庄子大门附近,伺机加入家丁们。
而夜樱夫人恐怕在丫鬟离开之后就准备好了吧。她回到湖中阁楼,在密道中换好衣服,等到9点15家丁们被引开,然后进入到老爷院子。我猜原本朱和王打算对夫人做些委屈她的事情给自己找乐子,因此王庄主和朱知府才会同时赤身裸体死在卧榻上。朱云岩喝的烂醉,王游茂毫无防备,她迅速杀了两人,把房间搞乱,混淆视听,然后回到密道中,把带血的衣服丢在里面,自己正好在郑森兰和丫鬟之前回到厢房,这才狠心用刀(匕首)刺中自己。
两个案子虽然各自独立,但是郑掌柜这调虎离山之计可是给两人提供了绝妙的机会,为何在这个时间的后厨喊刺客,恐怕不是无心插柳吧?夫人受伤,回来的路上你还有心和丫鬟不断聊天说故事,恐怕也是为了拖延时间吧,顺便还可以提醒偷银票的陈夜星和伪装被刺的夜樱。这可真是个精巧的计划,如果留守庄主院子和金库的家丁全去捉刺客了,你们就可以行凶和盗窃,如果没有,你们终止计划也能全身而退。
至于作案的动机,夜樱夫人,你也无需隐瞒了。当年从山庄逃出来的遗孤就是你吧。丫鬟告诉我,整个庄子里只有她和老爷今早才发现密道的存在,而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如今你通过密道杀死了王游茂和知府,知道这条密道存在的,也只有当年的遗孤了。你被郑掌柜所救,一直呆在青楼里,如今为了复仇,在这里卧底这么久,查出当年出卖你们家的于艾辰,今天一举杀了3人。郑掌柜不仅为了帮夜樱复仇,而且由于你想告老还乡,王游茂贪财不给你钱款,你想趁机除掉他,窃他钱财。你是陈夜星的救命恩人,自小收养他长大,他帮你们合情合理,我说的对吧?”
夜樱脸色苍白,却发出一阵惨笑:“司马捕头,我当年发誓,若不复仇,我誓不为人。所有后果由我一人承担,郑妈妈和陈兄弟都是无辜的,我请你放过他们。即使凌迟车裂,我夜樱也无怨无悔!”
“樱儿,你说什么呢?!我死也不能让你去顶罪,当年我是你的贴身侍女,是我把你带大的,你父母对我恩重如山,你若死了,要我如何面对地下的老庄主?!司马影光,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当年王游茂伙同朱云岩和于艾辰杀了梁家数十人,我发誓要替他们血债血偿,如今大仇得报,你公务在身,就把老身抓了去,我如今死也瞑目了!”
“郑妈,你说什么呢!师傅,放过他们吧,弟子求你了!”
司马影光一声长叹:“冤冤相报何时了啊,造孽啊,刺杀庄主和知府的刀(匕首),夫人的刀(匕首)和于艾辰身上的刀(匕首),居然都是同一款。为什么陈夜星当时第一个上去搜查于艾辰的尸体,就是为了制造这把刀(匕首)在于身上的假象吧。至于那消失的60万两银票,于艾辰即使有心贪污,也不会让你夜樱这么容易就查出来,更大的可能是你们干的吧,为了让老爷对他们起疑,你们可真是深思熟虑啊。”
    看着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的三人,司马影光唯有一声叹息:“哎……”
               
       高楼重重闭明月,肠断仙郎隔年别。
                                     紫萧横笛寂无声,独向瑶窗坐愁绝。
         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恨满牙床翡翠衾,怨折金钗凤凰股
 楼主| 发表于 2017-8-3 2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排版,我真的要。。。。。下次再这样,剁手。。。
发表于 2017-8-3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主要不是为了吐槽 想问问小樱 你是怎么做到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而且年年一道谜题的啊 真的

Ps:我觉得应该没人吐槽 某人想多了
发表于 2017-8-3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千算万算又自动忽略刑事人员不是帮凶= =
发表于 2017-8-3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概有一个槽点【x

“你可别忘了,根据郑掌柜所说,梁家可是还有个遗孤呢。”
“无论他是谁,迟早都是个死人。"

如果是夜樱的话这里作者自然不能写“他”,像梦推第四题都直接用的ta,明明全篇其他地方都用的模糊性别的词,这里却摆出这个代词。咱们也没胆写夜樱是弃儿了【x


发表于 2017-8-3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z55250825 发表于 2017-8-3 20:10
大概有一个槽点【x

“你可别忘了,根据郑掌柜所说,梁家可是还有个遗孤呢。”

关于这个我当时查了字典,他有第三人称用法:不分男女,如他们可以统称男女,也可以指代未知性别的人。

点评

不是啦,是因为古代没有【她】字,【她】是新文化运动的时候提出的  发表于 2017-8-3 20:46
发表于 2017-8-3 2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听到喊刺客第一反应是带着绿帽搞3p这个真的是想到又不能解释于是果断放弃最终心态爆炸啊……
来自: 微社区
发表于 2017-8-3 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漏洞百出 无从吐槽起。。还真特么光着身子是要玩3P  虽然我答案也是这么写的。。  我宁愿是两个职业刺客做的 未现身的刺客可能是里面唯一不智障的人。。
发表于 2017-8-3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拜托 ,一个女人杀了两个男人,还是一起杀的。可能吗?

点评

喝多了  发表于 2017-8-3 20:30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1-23 06: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