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986|回复: 0

金田一吧和IERC不可能事件调查中心联合推理大赛 第二回合《恶鱼馆的暗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大神灵 于 2017-2-4 19:56 编辑

恶鱼馆的暗杀海报.jpg

对谜题有任何疑问的参赛者可以到【IERC不可能事件调查中心】微信公众号留言自己的疑问,我们会转述给作者并解答,谢谢!




恶鱼馆的暗杀


作者:0.7%



我刚从办公室出来,一辆宝马车就霸气地停在我面前,黑色车窗缓缓下降,一张熟悉的脸露出来:“你还是老样子呢,就是比以前更黑了。”
“我还在想是谁这么没礼貌,挡我的路,原来是你,宝马车够气派的啊。”
“哈哈,老同学一场,就别这么贫了。我可是专程开车过来接你的,我搬新家了,想请你去喝杯。”
“哦,这样啊,不过我今天的功课还没完成,失陪了。”
“别……别啊,看在老同学的份上,你就去一趟吧,今天咱们高中哥们几个聚会。”   
“为什么非要我去呢,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参加这些活动的。”我很奇怪。
“有人要杀我,请保护我,给你多少钱都行。你们侦探接触这行,你又那么聪明,帮帮我吧。”汪角着急的说。
“谁要杀你?”
“你先上车,现在还早,我们去恶鱼馆我把情况告诉你。”
恶鱼馆是一家不小的餐馆,同时也是咖啡馆,内部装潢非常精致,有上下两层,下层供客人休闲,上层是分隔开的一个个小包间。
“是这样的,毕业以后我就投资建自己的公司,公司发展很快,不过我们这些搞投资的很容易树敌,还不是为了钱嘛,唉。” 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小心的拿出一个信封,“这是我收到的恐吓信,有人危胁我购地。我本打算在L区收购一块空地建新厂,恰巧水天公司也看中了,肯定是他们总裁安排的人危胁,信里说如果不放弃购地计划就杀了我。我可不敢大意,水天公司的总裁以前可是混黑道的。”汪角一边说一边冒冷汗。
“你什么时候收到的?”
“昨天下午我下班回家的时候,这信就在家门口了。我觉得我家现在很不安全,可是之前偏偏在今天安排了聚会,是咱们的高中几个好哥们的聚会,又不好改日期,他们一会儿直接来这里,我们先叙叙旧,今晚都住我家。”
“你家在哪?”我问。因为平时不怎么跟他联系,所以对他家的情况并不怎么了解,我只知道他们家很富。
他神神秘秘的从包里掏出望远镜,“我早就准备好了,你先看看位置,就在那边。”他指着远处,我们坐在恶鱼馆二楼,用望远镜能清楚看到那他指的栋别墅,甚至可以辨别出里面的人影——一位正在打扫房间的清洁工。
“从这里可以看到我的房间。”
“哦,在这里暗杀真是最适合不过了。”我随口说。
“是的,恶鱼馆二楼这边的所有房间,都能看到我的房间。”他紧张的说,一边从包里掏出一个信封,“你保护我,只要我死不了,我肯定不会亏待你,喏,这是十万,等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五十万,怎么样,你得保护我。”
     我特意数了一下,能在恶鱼馆看到汪角房间的只有二楼的五间。 汪角的房子很大,房子周围一圈是花园,正中间是一栋小楼,小楼只有一层,外面涂着粉色的墙漆,甚是漂亮。
陆陆续续,熟悉的面孔都到了。一位身穿燕尾服的男子向我打招呼:“咦,你也来了呀,真难得。”我一眼就认出了他,他叫李浩,是我们高中的同学。
“呦,看来是汪角老板面子大呐,人家有钱,不知道出了多少钱才把你请来的呢。”一个很不和谐的刺耳声响起,说话的是千岛。
“我是小米,你们肯定都认识我啦,真没想到你会来呀,太难得啦!”小米拍了拍我的肩膀,跟我打了个招呼。
众人似乎是第一次来这里,对着包间指指点点,好奇地东张西望。
待大家坐定,闲聊起来。
“哈哈,我汪角有今天的成就,也是大家的帮助呢,我还记得借过李浩一支笔后来弄丢了,被李浩揍了一顿,结果李浩就被班主任洪老头叫到办公室喝茶啦,哈哈哈......”汪角好像很开心。
“还好啦,比起你往洪老头茶杯里加盐被罚抄书比起来,我还差远啦。”李浩哈哈笑起来。
“加盐算什么的,我记得最绝的那次还不是把洪老头的茶水换成了啤酒,结果洪老头喝了一口就当场喷了。”
“......”
“服务员,再来点喝的!”小米朝包间门口喊道。
“呃,他们服务员不在门外,都在最下面的服务台那边,要找她可以按铃,每个房间都对应一名服务员。”汪角一边介绍一边按了铃。
      服务员很快就上来了,“这是菜单,你可以再挑一种,这个是我们最新......”服务员介绍道。
“不用了。”小米看都不看,直接打断她的话,“你带我直接看实品。”
服务员带小米离开后,汪角尴尬的笑笑:“听说小米做饮品生意,对这挺在行的。他还单身吧?估计看完了饮品,顺便把人家的妞也给泡了。”
“他呀,早就有媳妇啦,听说肚子都大了哦。”千岛在一边说。
“哟,你明显是嫉妒了吧,哈哈,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你别忘了来捧场啊。”李浩开玩笑说道,“我去上个厕所,你们先玩着。”李浩走时一瘸一拐,听说是被车祸撞的,前几天才刚出院,所以婚礼也不得不推迟到下个月了。
“这里隔音效果真不错。”汪角说完端起咖啡啜了一口。
“嗯。”我哼了一声。
一会儿,几乎同时小米和李浩一起回来了。叙旧的整个过程表面看起来不错,实则不然,看得出大家各有心事。
一行人在浪费了足够贫困地区百十号人民吃好几个星期的口粮之后,又坐上擦得油光粉亮的在阳光下像秃子的脑袋一样闪烁的豪华车开始返程。吃饱喝足之后的他们一到汪角家后纷纷钻进了管家分配给自己的房间休息。
嗯,最关键的是,管家居然没有给我安排房间。好吧,大厅的沙发是我的了。汪角家的设计很简单,大概盖房时正流行简约美。包括管家的房间,五个房间的门口全都朝向我所在的大厅,这样睡觉还真不好意思。
一夜……平安?凌晨两点钟,不平安的事情终于发生了。砰砰两声枪响吓得连门外的狗嗷嗷叫起来。
枪响是汪角房间方向传来的,我飞快的跑过去,转动门把手,门是锁着的,我对着门踢了三四脚,这时李浩也出来了,门非常结实,李浩又腿脚不好,我们一起撞了好几次才把门撞开。
我打开房间的灯,汪角脑袋下流了一大滩血,死了。窗户是是锁着的,窗户的锁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不过窗户是可以从外面上锁的。
其他人听到响动,也陆续围到门口。我报了警。整个过程不过二十秒钟。
带队来的是平哥警官,是我的好朋友。“死者汪角,头部中弹,一发子弹由脑后进入,死者当场死亡,门反锁,门窗无缝隙。”平哥喃喃读着手下递来的报告。“除了死者脑瓜里那颗,没有发现其他弹头。但是在他卧室窗户上发现了两个紧密相连的弹孔。枪击地点还没确定,不知道你有没有想法。”最后两句显然是在问我。
“对面那家恶鱼馆很合适。”我顺便把恶鱼馆的地理位置和视野情况都告诉了平哥。我补充说:“我明明听到了两声枪响。”
“先一起去恶鱼馆看看吧。”平哥向汽车走去。
凌晨四点恶鱼馆一楼人很少,不过据馆长说二楼人满着。
      我和平哥一间一间排查,一共五间有机会射击。前面四间都是官员谈生意,没什么可疑的,第五间却没打开门,门上有个二十厘米乘二十厘米的小窗,有磨砂玻璃所以看不清里面。
“这间小屋还没布置,现在就放些杂物什么的,里面很脏的,平时是锁着的,钥匙只有我有。”馆长忙说。
“打开看看。”平哥道。
房间一打开,一阵霉味扑来,呛得我和平哥咳嗽起来。
我捂着鼻子进去,“全是灰尘。”我和平哥仔细查看了面向汪角的几扇窗户,没发现什么特别痕迹,除了灰尘就是灰尘,我一分钟都不想待在里面。正要出去时,不小心撞在门上,手扶了一下门玻璃才稳住,这才注意到门后面竟然还贴着一张的纸条,上面写着“愚蠢的你们大概永远也破解不了这一切。”落款是“killer”。我仔细看着玻璃,上面的灰尘有擦过的痕迹。
平哥皱紧了眉头。
正在这时,门碰的一下被一名警员撞开了,门上的玻璃掉在地上哗啦一下碎了。
“啊啊,对不起。刚才在死者家的花园里发现了一把枪,嗯......枪一共打过三发子弹,嗯,弹痕都是新的,还在附近发现一只手枪消音器。枪和子弹的规格与窗户上的弹孔吻合。”警员道。
“打过三发子弹?”平哥惊讶道。
“我擦,玻璃碎了,怎么办。”我看着脚下的碎玻璃,拍了拍平哥的肩,“你们家的警员就是这样保护现场的啊,真不知道你那些案子都是怎么破的。”
“呃,买块换上不就得了,我出钱。”那警员倒是一点都不在乎。馆长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这就找人再换上一块,很快的。”一边就招呼人去换玻璃
“我是说现场被你破坏了!”我很想发火。
听到响动,走廊里的人渐渐多起来,平哥留下几个警员守在门口,我们到下楼透口气。
“昨晚他们进屋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我可以作证,我就睡在客厅沙发,他们的门口都对着我,我入睡很浅,一点儿声音都会醒。他家的围墙上有电网,门口养了两条大狗,大门附近还有保安巡逻。”平哥点了根烟,一边听我说。
“死者房间门窗的钥匙都很小,只有3 c m长,不到0.5 c m宽,我们在死者的床附近找到了窗户钥匙,在死者口袋里找到了门钥匙。管家交代死者房间的门窗钥匙都只有一把,窗户要是平时就插在窗户上,门钥匙一般放在书桌上或者口袋里。”平哥叼着烟,黑暗中一副流氓相,“管家说死者喜欢开窗睡,这凶手啊,八成是从窗户来的。”
“而且他们不可能合谋,通过聚餐我可以明显感觉出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很差,相互包庇也不可能,我们还是快点查完这里回去看看口供吧。”
“嗯。”平哥掐了烟上楼,楼道里还是有很多人。
“啊哈哈,玻璃换好了。”馆长谄笑道,“以后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我拍了拍平哥的肩:“现在的警察怎么都跟黑社会似的。”
平哥过去瞧了瞧玻璃,手贱的戳了下玻璃,这些可好,刚安好的玻璃哗啦一下又掉下来碎在地上……
平哥瞬间冒了一脸汗。店长连忙到墙根边又拿了块玻璃安上,轻轻敲了几下,确定这次安牢固了,然后回过头来对我们傻笑:“对不起啊,让您受惊了……”
后来我们又回了汪角家,大家口供也都差不多了。在汪角家门口,平哥又点起烟:“李浩说是一直在睡觉。保安一直在门口,狗一直在正门与屋门之间待着,有人路过就会狂吠,为了防止狗跑到花园,小路上都有很高的篱笆,也因此翻越篱笆肯定会被保安看到。保安说没看到有人出去,奇怪了,那凶手怎么跑到咖啡馆的?小米也说一直在睡觉,管家在看风景……嗯……管家大半夜的看什么风景,还有这是一楼啊,能看到什么啊。擦,这叫什么狗屁口供。”
“呵呵,这是我的习惯。”管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不是让你们都待在一起的嘛!你怎么来了。不能擅自离开,更不能跑来听我们说话!”平哥这一喊,呼啦来了五六个警员,把管家带走了,平哥一边骂骂咧咧,“都认真干好自己的工作行不行,连个人都看不住,对得起你们那身警服吗!”
“给他们几个做个硝烟反应。”我说,“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也知道他是如何杀人的了。凶手就在我的高中同学里面”没想到凶手做的这么周密,一股深深的悲伤从我内心深处升起。



读者挑战
1.凶手是谁?
2.手法是什么?
3.解释有关弹孔的不合理处。
QQ截图20170202192757.jpg
注:图片长按可保存

答案提交方式:以文档形式提交到

iercdetective@126.com

邮件标题和文档名称格式为:第二题+队长昵称

截止时间为2017年2月4日19:30

qrcode_for_gh_34bc703a758d_258.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1-25 04: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