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17654|回复: 66

[比赛谜题] 第七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四回合《机票的告白》(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12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机票的告白》

作者:TT  海报制作:某锤纸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4年8月14日晚上8点整,届时将公布第四回合题目的答案。第五回合题目将于北京时间2014年8月14日晚上8点整公布。


222511s8xvy9kvwzbvmgzq.jpg


出场人物:
熊代千裕 女 41岁 家庭主妇 熊代元嘉妻子
熊代元嘉 男 45岁 商人 熊代千裕丈夫
长根圣 男 37岁 过气男演员
肉丸石雷 男 42岁 报社社长
剑持勇 日本警视厅警部
许光 到日本旅游的中国小伙


第一章.被伪造的劫杀案


5月某天的早上9点,日本C市市郊。
“今天早上接到一宗报警,说在C市市郊的A路的公共厕所的残疾人专用厕所间里(相对其他厕所间较为宽阔、带扶手的残疾人专用厕所间)发现了一具男尸,我们赶来后发现了死者熊代元嘉,尸体已交由法医做尸检了。”在场的刑事对剑持警部汇报着现场的情况。“报警的是每天早上负责打扫这个公共厕所的清洁工,今早7点半例行来打扫的时候,发现残疾人专用间的门从里面关上了,敲门也没人应,于是探头瞄了一下,就发现了侧卧在墙角的死者,清洁工一开始以为他只是喝醉了,但他翻进去厕所间之后发现死者已经没有了呼吸,于是报了警。”
剑持望了望厕所门前钉着的打扫时间提示牌。[每天早上7:30-8:00]
“熊代元嘉?莫非是……”剑持觉得这名字耳熟。
“是的,正是本地商人熊代元嘉。死者穿着西装,贴着墙壁拐角蜷缩侧卧在地上,头部有几处淤青,看样子是被人袭击时留下的,具体还要看法医的验尸结果。他身上的皮夹也被掏了个精光,我们初步怀疑是一桩劫杀案件剑持警部。”
“嗯……”剑持警部沉思了一会,指着公厕外面的一辆轿车问到,“停在路边的这辆经典黑色十代皇冠3.0是死者的?”
“是的,车子已经取证完毕,初步怀疑是死者半路停车出来方便的时被劫匪盯上了,这里又是人烟稀少的郊区,碰到劫匪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最近也有好几起在公厕旁边埋伏行劫的案件被报道过了,没想到这次还出人命了。”
“喂喂喂……你这是在干嘛?!”忽然,剑持一边吆喝着一边朝着路边的皇冠奔去,“快给我下来,这是证物!”
皇冠车里面,坐着一位中国小伙子——许光
“剑持大叔,反正车子都取证完毕了,看在上次帮你破了北田京子分尸案的份上,就让我过把瘾吧?”刚拿到驾驶证的许光一脸渴望的眼神说。
“额……好吧好吧。”剑持不情愿的说道,“但我必须坐在副驾驶盯着你。”
许光兴奋地关上车门,利索地往前调整了座位,又微调了后视镜,开了两圈后意犹未尽地下车了。“空间够大,座椅舒适度一流,动力十足,操控也很就手啊!不愧是皇冠,虽然是经典老款,但也比林竹那辆破飞度好太多了!”
“呵,别羡慕妒忌恨了。”这时,剑持接到一个电话,然后跟许光说:“走,我们回警视厅吧,初步尸检报告出来了。”

验尸报告上夹着死者的尸检照片以及几张在发现尸体现场拍到的照片,还附带有死者的个人资料:死者熊代元嘉,男,45岁,身高165,体重64公斤,死因为颅内脑损伤。尸体表面没有出血性伤口,后脑的一处淤青相信是致命伤,是被钝器等物件袭击或遭遇剧烈碰撞后留下的,从而也导致了颅内脑损伤。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是身体蜷缩侧卧在墙角,头部和身上都有好几处跟人搏斗的时候留下的瘀伤。考虑最近天气忽然降温,尸斑形成时间考虑在死后5~7小时,结合死者胃部内的食物,眼睛,直肠温度等综合因素,死者死亡时间确定在昨晚8点到11点之间。
“嗯,这应该就是一起劫杀案了,死者将车停在半路打算到公厕方便,结果不巧碰上了劫匪,因为劫匪遭到了熊代元嘉的拼命反抗,于是劫匪将他杀死并且拿走了他皮夹里面的现金。”剑持顺理成章地推测着当时的情形。
“呃,剑持大叔……”一旁的许光拍了拍剑持的肩膀。
“怎么……难道不是这样吗?”
【话外音:废话,通常这个时候警察推测的结论都是错的,更何况是剑持桑。】
许光点了点头说:“恩,我看这应该不是一桩普通的劫杀案。”
“凭什么这样讲?”
“我在试驾死者汽车之前,在汽车内的几个储存柜里翻到了几张大面值钞票,估计是死者放在车里的备用金。还有,在车子中央扶手的收纳箱里也有一副昂贵的名牌太阳眼镜。劫匪居然只搜刮了死者的皮夹子而无视了他座驾里的贵重物品,显然不合常理啊。所以我觉得凶手把死者的皮夹掏了只是为了给警方一个劫杀案的假象而已,至于凶手行凶的真正原因就要劳驾你们去好好调查一番了。”
“你怎么不早说?!快跟我走。”剑持拽着许光往警车走去。
“喂喂剑持叔……你还是找我的好基友金田一去吧。”
“不!!”剑持坚定地握着拳,“我要让那小子知道,没有了他我也是能破案的!”
“……”


第二章.艳妇


剑持一行人驾车来到嫌疑人熊代千裕位于C市市郊的家门前,这里距离发现尸体的地方有1小时车程,在按过门铃表明来意之后,电动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4034970a304e251f92777e1ea686c9177e3e5357.jpg
【熊代宅参考图】
无标题.jpg
【熊代宅平面图】

剑持开着警车沿着院里的车道往房子里面驶去,这时,一个体态优美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出现在房子正门前方(车道尽头),只见她右手支着拐杖,右脚脚腕还缠着厚厚的纱布,但这一切也难掩她优雅的气质。她便是本案的第一嫌疑人——熊代千裕。
【还真是个大美人,这个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像熊代元嘉这种矮富挫暴发户可以香车美人两兼得。而我这种高穷帅的有为青年居然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有牵过!】许光心里不平衡地抱怨着。
而剑持更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这位红衣艳妇,一个不留神,车子忽然咯噔的摇晃了一下,原来汽车左轮轮胎不小心压过了车道上的一个水坑,车上的人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剑持更是以为自己撞到了什么,连忙摇下了车窗把头探了出去看了看。没想到坑洼还挺深,差点刮到了车的底盘。
“哎,剑持叔,别光顾着看女人了,都开到坑里了,哈哈哈。”许光不忘嘲笑了剑持一番。
“闭嘴!”剑持红着脸回击道。
“阿嚏……阿嚏”刚揶揄完剑持,许光就连续打起了喷嚏。“哎,老毛又病犯了……”
“活该,活该,让你乱说话!”剑持抓紧机会反过来嘲笑起许光来。
车子停在了屋子的正门前,熊代千裕迎了上来。“不好意思,这车道一直没派人来修葺好,我们也才刚搬来第三天,因此也没来得及找人去修。”
剑持下车后结结巴巴的跟熊代千裕打着招呼。
“没……没事,是我自己没注意。你……你好熊代女士……我叫剑持勇,是警视厅的警部,负责调查你丈夫遇害的案件。我们怀疑……额,因为你是死者的妻子,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协助警方破获此案。”
“好的……里面请。”熊代千裕强颜挤出一个微笑,把众人领到屋内的大厅里。
“你丈夫昨晚遇害了,我们初步怀疑是被劫匪杀死的。不过程序上我们还是要问一下你昨晚的行踪。请问昨晚8点到晚上11点你在哪里呢?”剑持问道。
“因为我在3天前弄伤了脚腕,医生说起码要支拐2个月才能康复。”熊代千裕淡定的回答着。“所以,昨天我整天都呆在家里,没出去过。”
“真是祸不单行啊,额……也就是说没有人为你证明罗?”剑持问道。
“嗯……昨晚上,我一个人在家觉得无聊,就打电话让朋友过来陪我看了3个多小时电影。”
“那你朋友是什么时候到的呢?”许光追问。
“9点50分左右吧。”
“熊代元嘉昨天什么时候离开家里的?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没有?”
“元嘉原定昨天早上10点要坐飞机到上海出差的,他昨天早上7点左右就出门去机场了,但他在晚上9点左右又回来了,说约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人,我问他是谁他又不愿意讲,之后就自己出去了。我送他出门的时候还叮嘱他路上要小心。如果……如果他坐上了去上海的飞机的话就不会出事了,可是他偏偏又被人叫回来了。呜……”熊代夫人开始泣不成声。
“事已至此,您也不要难过,我们一定会尽力找出真凶的。”剑持安慰说。“所以,尽可能给我们提供一切线索,这样我们才能让熊代先生沉冤得雪。”
熊代千裕擦了擦眼角的眼泪,好像忽然想起了些什么,“对了,我们家里有监控摄像头对着大门的,可以给你们看看监控录像。”
“真是太感谢了。”
根据录像回放,可以知道熊代元嘉是昨天早上7点开着皇冠车离家的,当时熊代千裕支着拐杖送行到大门口前,熊代元嘉当时还摇下车窗亲吻了一下熊代千裕的脸颊。直到晚上9:05熊代元嘉开着皇冠绕过水坑驶入,因为监控摄像头是对着大门的,加上正门前面有灯光照明可以确定是死者本人开着车回来了。过了大约25分钟(9:30),皇冠轿车驶出屋子,虽然背对着镜头看不见车里的人,但也能推断是熊代元嘉本人开的车子。因为在之前的录像记录里面,除了熊代元嘉之外没有拍到其他任何的人进出过熊代宅,而且熊代千裕本人也跟着车子送别到大门前。出去时皇冠车的右轮在坑里卡顿了一下。随后熊代千裕支着拐杖回到家中。9:50分,看见一名女子开车驶入,可能因为当晚7点曾下过一场突发暴雨的缘故,导致坑洼积水看不清坑洼深浅的缘故,女子驾车进来时同样在坑里卡顿了一下,一直到3小时后才开车绕坑离开。之后就没看到有任何人拜访过熊代宅,直到刚刚剑持一行人的到来。
“熊代女士,我能看看你的病历和你的x光片吗?阿嚏……”许光终于提出了自己质疑。
“当然可以。”熊代千裕起身,正打算往二楼的主人房走去。
“剑持桑,还不去背背熊代女士。”许光擦着红着鼻子识趣地说
“这怎么好意思呢……”
“哦……哦……这是应该,熊代夫人,请。”
剑持背着着熊代千裕来到了2楼主人房。熊代千裕找来了病历,确实是3天前的日期,而且X光片上面的日期编码也是3天前的。可以确定她3天前确实是弄伤了。而且脚伤被医生诊断为粉碎性骨折,患腿不能走路和承受任何压力。
“你……你们该不会怀疑我翻墙出去杀人吧?我家的围墙有2米高呢,我一个女流之辈怎么可能翻得过去,更何况我还弄伤了脚。”
“不是这个意思熊代女士……”剑持赶紧打圆场,“我们调查案件的人是比较敏感和神经质的,请不要介意。那个……对了,熊代女士,对于本案你还有没有其他线索可以提供给我们的?比如熊代先生生前有没有和什么人结怨之类?”
“这个倒没有,元嘉平时为人随和,甚少和人结怨的。如果非要说谁会跟他有过节的话,恐怕只有肉丸石雷吧。”
“是本地最有影响力的岁月报社社长肉丸石雷吗?”剑持问道。
“是的,据我所知,元嘉的公司正打算收购肉丸的报社,元嘉打算成功收购后,将报社作为礼物送我交由我去管理的,而这事情元嘉也一直神神秘秘的不肯跟我说,但我知道他是为了给我个惊喜,可是天性敏感的我还是向他公司的几个老职员打听到了,于是我也很配合地一直装着不知道。而肉丸本人曾誓言拼死要保护自己家里创办的生意,现在我丈夫死了估计最合他意吧。”
“好的,谢谢配合,有需要的话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不客气,应该的。”
经核实,熊代千裕的朋友确实在9:32分接到了熊代千裕的电话,然后9点50分左右到达她的住所看了3个小时的电影再回家。
死者9:30分开车离去,然后在离家1小时车程的公厕里遇害。于是死亡时间被调查人员缩窄到昨晚10:30到11点之间了。


第三章.窘境的报社


根据死者手机通话记录,死者熊代元嘉曾经在昨天早上7点22分拨打过当地岁月报社社长肉丸石雷的手机,通话时长大约10分钟。在当晚9:28也拨打过肉丸石雷的手机,通话时长不到一分钟,这也是死者拨的最后一通电话。两通电话经过电信部门的验证时间无误。离开熊代千裕家之后,剑持便往肉丸石雷的报社出发,经过半小时后,我们来到了第二嫌疑人肉丸石雷的报社。
肉丸石雷是个身材微胖的文艺大叔,乍一看长得有点像叔版刘翔。
“你好警察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
“你好肉丸先生,这次来是想找你协助我们调查熊代元嘉遇害一案的。”剑持表明了来意。
“什么?那家伙……”肉丸石雷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但似乎又有几分窃喜。“他……死了?”
“是的,昨天晚上你在哪里?”剑持直截了当地回道。
“昨晚我在这里加班,最近报社因为财政问题裁了不少员工,我作为社长也不得不加班啊,大概一直加班到昨晚11点半吧。”肉丸石雷回答说。
“肉丸先生,你们报社遇到了什么难题了?”虽然已经从熊代千裕口中得知熊代元嘉计划收购肉丸石雷的报社,但许光还是想确认一下两人说的版本是否一致。
“哎……”,肉丸长叹了一口气。“我们报社创办了十几年了,我们为民请命,客观报道,好不容易才成为了本地影响力最大的报社。而熊代元嘉这混蛋想让我们报社作为他妻子未来参选当地议员的代言媒体,仗着自己有钱打算收购了我们报社,作为一个客观公正的报社的社长我当然不会同意。于是,他使尽了各种手段买通了和我们合作的印刷厂,现在印刷厂都不愿意以合理的价格跟我们合作,迫于无奈我们只能支付昂贵的印刷费用。他这样做无非是想我让步出让报社,不过他太低估我肉丸石雷了。”石雷越说越激动。
“原来还有这么一桩事,肉丸先生,你说昨晚你加班到11点半?一直都有人证明么?”许光追问。
“昨晚我跟我的主编铃木在这里一起加的班,我看铃木最近天天加班也挺累的,本来昨天让他准时下班回家休息陪陪家人的,谁知道他晚上9点20分左右又主动跑回来和我一起改稿子,说怕我一个人搞不定,真是个好员工啊,我们一直到晚上11点半才走的。”
“也就是9点20分之前你没有不在场证明了?”剑持说。
“你们该不会怀疑是我干的吧?证据呢?”肉丸一脸无辜地问。
“死者昨天曾经给你打了两通电话,方便透露一下你们聊了些什么吗?”许光问。
“呵,继买通了印刷厂之后,昨天早上他打电话告诉我连我的那几个专栏作家也买通了,现在他们都要求我支付三倍的稿费,他以为这样就能逼我让步,殊不知当年老子也是亲自执笔写的专栏……我理都不理他。他还约我昨天下午来报社谈谈收购事宜,被我一口拒绝了。”
“那,晚上的那通电话呢?”
“这个……”肉丸石雷回想了下,“确实,昨晚他的确给我打过电话。我一猜就知道他肯定又想跟我谈收购的事情,于是我还没等他放声就在电话里臭骂了他一顿,然后就把电话挂断了。”
“哼,真的是这样吗?还是说你们昨天电话里秘密约在哪里见面,然后把他杀了?”剑持态度强硬地说。
“呵,你们怀疑我倒不如去查查长根圣。”肉丸带出了本案第三嫌疑人。
“长根圣?”剑持觉得这名字有点耳熟,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就是红白电视台的连续剧里面经常客串一些小角色的那个高个子长根圣。”肉丸石雷说。
“恩?他跟本案有什么关系?”
“前段时间我开车经过市区某风情街,发现一个男的搂着熊代千裕在逛街,虽然两人都戴着墨镜,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那就是长根圣。哼,这个过气小明星的企图非常明显吧,傍富婆吃软饭,如果熊代元嘉死了,那熊代千裕就能够获得他的遗产,到时候长根圣要是跟熊代夫人结婚的话,呵呵……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不愧是报社编辑,一下子就推测出一个阴谋论。
“这样爆炸性的新闻你们会不报导?”许光问道。
“可惜那次我正在开车,没拍到照片。如果就这么刊登上去的话,熊代元嘉那家伙肯定会告我们诽谤的,我可不想我们报社沾上任何污点。”肉丸解释说。
“好的,长根圣那边我们自然会去调查,日后需要你提供口供的话还请多多配合。”
“那是自然的。”
经查证,从肉丸石雷的杂志社到发现熊代元嘉尸体的地点至少需要半小时车程。而报社主编铃木昨晚确实从9点20分左右来到报社跟肉丸一直加班到晚上11点半。


第四章.过气小明星


经过半小时车程,我们来到了长根圣家里。敲门半饷之后,一个酒气熏天穿着邋遢背心的男人打开了门。
许光边打着喷嚏,一边用目光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长得比我还高……络腮的胡须,蓬松长发,加上古铜色的皮肤,倒有点像高大版的竹野内丰。完全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种小白脸的形象。从他头发上占着的金粉能推断出他昨晚曾经参加过喜庆派对之类的聚会,而且这人生活作风邋遢,连头也没洗。】许光心里评价着。
“长根先生是吧?我们是前来调查熊代元嘉遇害案的警察。请问你可认识死者?”剑持问。
“什么?……谁死了啊?”长根圣半眯着眼睛说。
“熊代元嘉,你不认识吗?”
“我……不认识他。”长根圣迷迷糊糊地回答着。
“那熊代千裕呢?阿嚏……”许光问道。
“哦,千裕是我的一个朋友,怎……怎么了?哦……你们是说她丈夫死了么?”
“是的,你跟熊代千裕认识多久了?是怎么认识的?”
“额……认识有一两个月吧,她有打算竞选当地议员,而我的朋友也碰巧认识一些政客,于是一次朋友的饭局上就偶然认识了。”
“只是朋友关系吗?”
“那当然了。”
“请问昨晚你在哪里?”
“昨晚我到B路的艾希舞厅喝酒去了。”
“从几点开始的?”
“昨晚9点40分到晚上12点还是1点吧,我只记得几点进去的,几点回来我就不清楚了,因为我喝醉了。”长根圣挠着头说。
“你身上的淤青怎么来的?”
“昨晚……我在舞厅里好像跟别人打起来了。哎呀记不起来了。”
“那么去舞厅之前呢?”
“我一直呆在家里啊。”
“你说你跟死者的妻子是朋友,那么她家你可去过?”
“旧家去过,新家没来得及去拜访。”
经查证长根圣家里离发现尸体的地点有40分钟车程。


第五章.拼图


离开长根圣的住所,剑持往长根圣口中那个舞厅驶去,经过大约1小时车程,开过一段林荫小道再拐了个弯,剑持一行人来到了艾希舞厅。
根据经舞厅录像查证,长根圣昨晚9点40就开始在艾希舞厅喝酒跳舞,而长根圣头上沾上的金粉便是来自这舞厅用来布置舞台彩带球的金粉,而且这里的酒保对他印象特别深刻,因为他昨晚打架闹事了,直到晚上11点50分才独自离去。

众人刚走出舞厅,这时剑持接到了警视厅的电话,新线索出现了。在案发当天早上9点半,航空公司那边曾经联络过死者,经查证,原来熊代元嘉几天前购买了案发当天早上10点前往上海的飞机票,但显然他没有去办理登机手续,所以航空公司打他电话问了原因。当时死者回答说是临时有事决定不去了。最后这班航班也准点起飞,并且在12点30分降落在浦东国际机场。死者家距离机场有1小时车程。而根据死者案发当日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
早上7点,有一通电话打入,是公司的固话,经确认为公司同事提醒他出发到机场而打来的。
早上7点22分,一通电话拨出致肉丸石雷的手机号,通话时长10分钟。
早上9点30分,一通由航空公司拨入的电话,通话时长2分钟。
早上10点,来自熊代千裕的电话打入,当时死者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早上12点,来自熊代千裕的电话打入,当时死者手机处于关机状态。
晚上9点28分,一通电话拨出致肉丸石雷的手机号,通话时长6秒。

“三人似乎都在晚上10点半到11点之间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啊,许光你怎么看?”剑持着急地问。
许光没正面回答,他只是笑了笑,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就差还原案件的最后一片拼图了。他自信地说,“再去一趟熊代元嘉家吧,这次车子换我开。”
许光坐上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子,看着旁边一脸阴霾的剑持说,“剑持大叔,别这么愁眉苦脸的,来,我放首很欢乐的中国神曲给你们听听。”
说罢许光掏出u盘,插上在车载播放器上,这时喇叭里传来欢快的旋律“我种下一颗种子,终于长出了果实……”
【话外音:只是那时,日本人万万也没想到这首歌会因为被许光这么一播,被剑持拷贝上传了之后而红遍了日本。】
众人被神曲小苹果洗脑了两轮之后,车子停在了熊代宅外面。

许光走到熊代宅围墙旁,捡起一片树叶递给了剑持,“阿嚏……”
“这是什么树的树叶?我好像从来没见过。”剑持问
“当然了,这是洋白蜡的树叶,这种树在日本十分罕见,但在我们中国却很多。但偏偏在熊代元嘉的花园里就种了一棵。”许光指着熊代宅花园里那颗比围墙还要高出1米的洋白蜡说,“剑持桑,这就是本案的证据之一。”
“你意思是?难道你已经知道真凶了?!”
“没错,凶手的轮廓已经拼凑完毕。”许光擦着鼻子说。“先带我去药房买脱敏药,我的老毛病又犯了。”

请从三个嫌疑人当中找出犯人并推理出案件真相。


============谜题部分结束============

本回合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59309-1-1.html
PS:参赛者的答案一律以跟帖形式发在“答案提交帖”里。并且请各参赛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自己的答案。答案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都允许在原帖编辑修改,截止时间过后发现编辑答案的作废处理。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发表于 2014-8-14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案公布

第六章.真相的轮廓已经拼凑完毕

“你的抗过敏药找人我帮你买来好了,事到如今别卖关子了,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这三人在昨晚10点半到11点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啊。”剑持迫切地问。
“剑持叔,他们的不在场证明是基于昨晚9:30死者还活着并且死者是在距离熊代宅1小时车程的公厕内被杀死的前提下的,如果死者在9:30之前已经死了,并且遇害地点在熊代宅内而不是公厕的话,那么他们里面有两人的不在场证明就不成立了。”许光说。
“但是,在监控录像里面,我们清楚看到9:05的时候死者开车回家,然后在9:30开车离开。在那段时间内以及死者回家前那段时间都没有任何人进出过熊代宅啊。”剑持说。
“没错,9:05的时候死者确实是开车回来了,但是9:30开车出去的并不是死者本人。我们之所以认为当时是死者本人开车出去,是因为死者在回家之前以及之后的这段时间没有看到任何人进出过大门,从而觉得当时熊代宅内只有熊代夫人一人而已,所以觉得开车出去的人理所当然就是刚刚开车回来的熊代元嘉。而且熊代千裕在9:30的时候还专门跟在车后送别至大门,加上她跟我们说当时还叮嘱熊代元嘉路上要小心。才让人误以为9:30开车出去的是死者本人。而其实,在我第一次看这个录像的时候,就发现了不自然的地方……阿嚏。”许光擦了擦鼻子。
“到底是哪里不自然了?”
“熊代宅车道上有个大坑洼,而且还挺深的,记得剑持叔你把车开到坑里去的时候还差点把车底盘刮花了。正常人如果知道那个位置有个深坑洼的话,开车时肯定会小心绕过坑洼行驶以免碰坏底盘的。在案发当晚,因为当时晚上光线不足,加上坑洼填满了积水,没法看清坑洼的深浅,咋看起来还以为是很浅的一滩积水,导致熊代夫人的朋友在驾车驶入的时候被坑了一次。所以她开出去的时候就特别注意,很小心地绕过了坑洼。而死者开着皇冠车驶入的时候,也是绕过坑洼驶入的,说明死者是知道这个坑洼的存在的,但是相反在驶出熊代宅的时候居然在坑洼里卡顿了,作为一个已经搬到这里第二天的房屋主人,居然还会开到坑洼里不是很不正常吗?如果是第一次开这车道被坑到也算说得过去,要是在第二次、第三次甚至第四次行驶这车道还开到坑洼里面就不正常了。这就是本案的第一个疑点。第二个疑点便是……”许光故意停顿了一下,爱耍宝的恶习还是没改掉。
“是什么?!”剑持着急地问。
“在我们国家,像我这样的人叫高穷帅,像熊代元嘉那样的叫矮富挫。我比死者高,但在我试驾死者皇冠车的时候我要特意往前调整座位,因为当时感觉座位离方向盘和油门的距离有点远,所以才要将驾驶座位往前调整。试问死者这样的矮个子怎么可能将座位调整成连我都觉得太往后的位置?这说明之前驾驶皇冠车的人身高应该比我还高,这个人的手脚都比较长,所以他要往后调整座椅适应自己的驾驶需求。这就是本案的第二个疑点。结合疑点一,不难知道当时9:30开车出去的根本就不是死者本人,而是一个第一次在死者家车道上驾驶的,并且身高比我高的家伙。换句话说,死者是被这家伙开车运到公厕的,凶手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通过伪造死者9:30还活着的假象再配合移尸来制造不在场证明诡计。”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熊代宅当天除了熊代千裕之外还有另一个人咯?而且这个人和熊代千裕合谋完成了这个诡计?!”
“就是这个样子,剑持大叔。”
“那这个人是?”
“想知道这个人是谁,就要解释本案疑点三。熊代千裕是知道丈夫昨天10点钟坐飞机去上海出差的,飞机10点准点起飞,12点半降落,为什么熊代千裕偏要在飞机起飞飞行的时间内给自己丈夫拨电话?要知道这时候如果熊代元嘉真的是在飞机上的话,电话应该是关机的。就算不关机也因为接收不到信号而拨不通。而熊代夫人偏偏这个时候给死者打了2次电话的原因只有一个,她想确定死者这个时候是否真的在飞机上了。”许光说。
“那熊代千裕这样做的目的是?”剑持问。
“做一些确认丈夫出差了之后才能安心做的事情,比如说……偷情。”
“原来如此,这样就能够解释为什么除了熊代千裕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在熊代宅了。”剑持恍然大悟。
许光点了点头说:“而且为了不留下尾巴,熊代夫人还叮嘱这个情夫躲开正门的摄像头翻墙而入,所以摄像头一直都拍不到有第三者进出过熊代宅。”
“那这个第三者……难道就是肉丸石雷口中那个和熊代千裕关系暧昧的长根圣?!”剑持问道。
“除了他还有谁?做贼心虚的他还一口否认曾经到过熊代千裕家里。明明在案发当天拜访过了,而且还是不留痕迹地翻墙拜访了。”许光说。
“你是怎么确定长根圣曾经昨天曾经到过熊代千裕家?”
“理由很简单,因为我对洋白蜡的花粉过敏,现在碰巧是5月份,正是洋白蜡的花期,这种树的花粉极多。在我们第一次来到熊代宅,你刚摇下车窗的时候我的老毛病就犯了,连续打起了喷嚏来。这是因为我吸入了飘散在空气中的洋白蜡花粉导致的过敏反应。而我在肉丸石雷的报社时症状明显缓解了,但当我们去到长根圣家里的时候,我又打起了喷嚏。很显然,这是长根圣为了躲过摄像头尝试翻墙而入的时候,通过洋白蜡树干爬进花园的时候沾上了满身花粉。加上这家伙为了装成昨晚真的喝醉了酒,还故意一身邋遢的出现在我们面前,连头都没洗。所以他身上的衣服、头发里一定能找到洋白蜡的花粉,这种树在日本极为罕见,碰巧熊代家后花园就有这么一颗,只要将长根圣身上的花粉跟这棵树的花粉做做比对自然就一清二楚了。再有,熊代家刚刚搬来这里才第三天,也就是熊代一家前天才刚刚搬家安顿好,长根不大可能在前天熊代家搬新家的当天明目张胆的来访,所以,我判断他是昨天趁着死者‘出差’的机会翻墙拜访的。”许光清了清嗓子说。
“然后熊代元嘉碰巧要跟肉丸石雷约谈收购事宜取消了出差行程,晚上回家后发现了自己的妻子跟其他人在偷情……于是便起了肢体冲突,打斗中,奸夫淫妇意外把死者打死了。”剑持接着分析。
“不错剑持叔,但是我不觉得熊代元嘉真的是因为约了肉丸石雷谈收购的事情而取消了出差的行程。首先,在昨天早上7点22分的那通电话里,肉丸在电话里就拒绝了跟死者谈收购。其次,死者从7点22分直到晚上9点28分都没有拨出过任何电话,假设当天他真的临时决定因为要跟肉丸石雷谈收购而搁置了去上海出差的计划的话,那为什么他一整天下来都没有到肉丸的报社去谈呢?而且肉丸石雷更是态度强硬,完全没有一丝兴趣跟他谈收购的事宜,所以熊代元嘉当天并不是为了收购的事情而忽然决定不去上海的。再想想案发当日熊代元嘉早上7点就从家里出发去机场,而从熊代家到机场要1小时车程,但在熊代元嘉在7点22分就打电话跟肉丸石雷约谈收购的事情了,也就是说死者在‘去机场的路上’约肉丸石雷当天谈收购,换句话说死者根本没打算去坐这趟飞机呢。再有,想想熊代元嘉为什么故意在飞机飞行的时间段内关机?”
“难道……他是为了假装自己在飞机上?”剑持说。
“说对了持大叔,熊代元嘉买了机票,跟妻子说自己要去上海出差几天,然后明明自己没去登机,还故意在飞机飞行的时间段内关手机假装自己在飞机上,随后一天内没联系过其他人直到晚上9点才回家,这一系列动作说明了他从购买这张机票开始便是故意而为之的,其实熊代元嘉也擦觉到妻子的异常,所以他购买机票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骗过妻子之后,再偷偷回家确认妻子是否真的有外遇。之后就如大叔你说的那样,不难想象当时奸情被撞破,死者跟长根圣发生了肢体冲突,从尸体的瘀伤上可以看出端倪,双方扭打中不知道是长根圣还是来帮忙的熊代千裕本人意外将熊代元嘉打死了。阿嚏……”许光打了个喷嚏。
“准备竞选议员的熊代千裕此时肯定着急万分,一旦丈夫的尸体被发现在自己家中,这丑闻一旦让人知道,不用说什么政治前途了,等待着她的只有牢狱生涯。而且长根圣也一样脱不了关系。于是两人拼命地想办法,开始两人只是单纯想把案件伪装成一起普通的劫杀案,随后两人在死者的手机里发现死者跟肉丸石雷的通话记录,死者当天早上7点22分曾经给肉丸石雷打过电话,终于他们想到了更加保险的办法——哪怕是伪装劫杀被识破也可以将嫌疑转嫁到肉丸石雷身上的诡计(让警察觉得是肉丸石雷为了杀死死者而伪装成劫杀案的诡计)。两人开始分工实施诡计,熊代千裕在9点28分用熊代元嘉的手机拨通了肉丸石雷的电话,她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留下一个死者跟肉丸石雷的最后通话记录,对方只要接听了,嫌疑就能够转嫁到肉丸的身上,而且还能让警方客观代入死者当时还活着的假象(就算肉丸说对方电话里什么话也没说,作为一个嫌疑人的口供,警察也不会全信的。),可谓一箭双雕。而长根圣则将死者搬到皇冠车后备箱,在9:30冒充死者开车离开熊代宅。随后长根圣跟熊代千裕兵分两路。熊代千裕急忙给自己的好朋友打电话,帮助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而长根圣则开车来到距离熊代宅7分钟车程的艾希舞厅(许光从舞厅开车到熊代宅的时候播放了2遍《小苹果》之后就到了,可以得知两个地方的车程为7分钟左右。),为了尽量让人不知道他开着死者的皇冠车来舞厅,他将皇冠停在舞厅附近的林荫小道上,再走到舞厅,在9:40出现在舞厅。为了掩盖当时跟死者扭打时候留下的伤痕,也为了让舞厅的服务员记住他自己在这个钟点曾经来过,他假装喝醉酒闹事跟别人打了起来,并且头上沾上了舞厅的金粉作为自己在舞厅喝酒的证据。长根圣一直在舞厅刷存在感直到晚上11点50分左右离开。随后他驾车来到距离熊代宅1小时车程的公共厕所进行抛尸。当他打开后备箱之后,将死者搬出,这时候尸僵已经发生,死者的姿势维持在之前卷缩在后备箱的样子。而正常来讲被人袭击后脑死亡的人应该是四肢自然趴着倒地的姿势,就算是被人翻过身来搜财物也不至于造成蜷缩的姿势。长根圣为了让死者的姿势尽量显得自然,也为了尽量不破坏尸斑,就故意将死者靠着墙角摆放,尽量让死者维持在后备箱时候的动作。随后掏光了死者的皮夹子扬长而去。他万万没想到死者那辆皇冠车的座位座距,加上死者家车道上的那个坑洼以及翻墙时候沾上的花粉成为了锁定他是抛尸者的证据。”
“原来如此,那肉丸石雷就是无辜的了?”
许光点点头。
“这是当然了,肉丸石雷的同事找他加班是不可预知事件,所以他从9点20分到11点半的不在场证明是可以成立的。换言之,根据我们先前的推论和证据,肉丸先生既没有时间杀人,更没有时间抛尸。所以,他是清白的。事到如此,真相的轮廓已经拼凑完毕!剑持叔,你又欠下我一个人情了。”
发表于 2014-8-14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占楼再看
发表于 2014-8-14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居然对了,感觉自己又有救了.
发表于 2014-8-14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哥的题目我来占一楼,早就说了没那么容易的哈哈~
发表于 2014-8-14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猜的大部分对
发表于 2014-8-14 21: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看看……
发表于 2014-8-14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被小苹果坑了,题目很牛掰.
发表于 2014-8-14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噢耶!!!
发表于 2014-8-14 21:17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是在家里就死了,但是想不通为什么千裕还在送行,最终还是没写,o(︶︿︶)o 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8-20 21: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