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23348|回复: 212

[比赛谜题] 第七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三回合《初心不改》(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8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初心不改》

作者:雨中的菖蒲  海报制作:某猴纸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4年8月10日晚上9点整,届时将公布第三回合题目的答案。第四回合题目将于北京时间2014年8月11日晚上8点整公布。

31.jpg




6月22日 周二 下午01:30
“姓名,年龄,职业。”
“林海,20岁,大二在校学生…"
……
这是林海头一次被警察问话,缘由是化学老师昨晚死了,而自己也成了嫌疑人,成为嫌疑人的原因则是上周被死者莫名其妙煽了耳光……今天早上听同学说张继民老师死了时候还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想想或许这一天也是迟早的事情。
张继民是学校的讲师,好像也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来这所学校当讲师却一直不受重视,所以有些愤世嫉俗,加上平时爱喝酒而且还每喝必醉,以前他还在化学院讲授专业课,前几年又被学校调离化学院,只负责教授非化学专业的化学通识课,这样一来,他的偏激更加厉害,喝酒也是变本加厉。上周三一早有一堂课就是林海他们班的,他带着宿醉去到教室时已经迟到了十分钟,当时很多学生都已经走了,留下的在教室里有些吵闹,结果张老师借着酒劲径直走进教室,对着第一排几个学生——不管是在大声聊天还是安静看书的——每人给了一巴掌。学校虽然及时公关尽量减小了负面影响,被打的学生们似乎也没有要深究的意思,但是等待他的处理意见却似乎是劝退,最近几天张继民都闷在家里,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再外出喝酒,但没想到昨晚他又出去喝酒,早上被发现死在自家的车库里,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据说是开车回家时把车停在了车库里,没熄火,人在车里开着空调睡着了,被发现时空调处于外循环状态,油箱的油已经烧干了。事发当时从晚上9点开始下起了大雨,大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清晨5点30分。
“请保持手机畅通,我们会随时联系你的。”
“好的…"



林海走出临时询问室,门外已经有老师和同学在了。学生处的林清老师上来拍拍林海的肩膀:“只是例行问话,因为上周三那件事嘛,没事的,张老师昨晚是10点半以后回到的住宅区,死亡时间则是凌晨四点半到五点半之间。”
“这个时间里我们应该都在宿舍里,舍友都能互相证明的,而且10点半宿舍楼就锁门了,无法进出…除了走读的王竣…早上宿舍开门时间是6点"有个女生插嘴说道,“他还在里面被问话。”然后又是沉默…
在林海的认识当中,张继民在清醒的时候是一个很不错的老师,而且“他在专业方面的造诣是出类拔萃的”——这是化学院一个老教授给他的评价,可惜他太自负了,终究得不到上升的空间,而人也越来越偏激,甚至会在课堂上给学生也灌输这种思想,常常说学校这样有安全隐患那样效率低,于是学生都觉得他有些幼稚。不管是怎样的才华横溢,如果不能去适应这个社会终究是要被淘汰的,就这样毫无光彩的死去,这让林海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回到宿舍便闷头大睡,直到林清的电话把他叫醒。
林清在政治专业毕业以后在学校做行政工作,本来就是个八面玲珑的人,深得校领导的信任,与学校老师们相处也好,因为年纪轻,也兼做学生的工作。尽管每天的工作把他累得像条狗,可在人前也总是打了鸡血般的神采奕奕,在林海眼中这绝对是个厉害的人物。上周张继民打学生的事件就是交给林清处理的,这次张继民死亡的事情,校领导还是一如既往的推给林清了。林清当然没有三头六臂,他的成功之道就是善于用人,像之前的打人事件,他就找的学生会里人缘好长得更好的校花学姐做的挨打学生的工作。  
“你姐姐是IC市的林竹吧。”林清在电话里说到,“学校让尽快处理好张老师的事情,单靠警方太慢了,而且也担心会有不好的影响,你来协助我处理这个事情吧。”
林海虽然也是学生会的一员,可是一直以来做的最大贡献可能就是让同学抄作业和实验报告了,林清的要求让他有点发懵。
“需要你做的也不多,公关的事情都交给我,你就负责把案件理清楚,尽量要往对学校有利的方向哦。”林清说道,“不用压力太大,实在不行还可以求助你姐嘛。”
林海抚额——原来这就是你的目的啊。
“总之现在来我办公室,我把手上有的资料给你看。”
林海“哦”了一声挂了电话,虽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因为从来不懂拒绝加上好奇心的驱使让林海最终踏进了林清的办公室……
“其实昨晚跟张老师昨晚的确是又喝酒了,但是喝的不算多,当时我也在场。”两人刚面对面坐下林清就开口说:“校方跟警方私下做了约定,我们全力配合他们的工作,而警方也应允调查过程中校方派一个代表全程参与,就是你在做询问笔录时也在场的那位老师”说着把一摞文件交到林海手上:“只能在这里看,有疑问就问我好了。”
这是算是校方记录的调查的资料了吧,林海开始仔细翻看资料,并把需要的信息默默记下来。

6月21日下午6点S公司老总周兵宴请,参加的人分别是张继民、林清和化学院的黄景宇教授,10点30分左右结束,酒店摄像头拍到四人在10点28分一同离开,后来张继民不顾他们劝阻,执意自行开车回家,在距离张继民家最近的路口摄像头拍到10点50分张继民的车拐进了自家的巷子。第二天早上6点,小区巡逻的老人胡伯发现张家车库没有完全关好,便去张家敲门,随后与张继民的爱人一起在车库发现尸体后报警。
车库是位于一楼的独立车库,用的是手动的星板卷帘门,车库内空间狭长,宽度刚够停一辆车,死者坐在驾驶席上,窗门紧闭,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身体并无外伤或其它可疑之处,钥匙、手机、钱包以及证件等物品都随身携带,无疑点。汽车是普通的国产家用轿车,价值七八万左右,用了五年了但性能良好,除了油箱空了以及车灯全部处于关闭状态以外无任何异常。

张继民——死者,化学通识课讲师,男,35岁
毕业后跟爱人一起来到我校任教,本是学校特聘的优秀人才,但是几次职称评选都竞争失利,现今仍然是讲师,专业技能扎实但不善与同事交往,爱喝酒,本月16日,带着宿醉上课并无故动手殴打学生,现被学校停职中,22日早上被发现死于自家车库。
冯璐——张继民的爱人,生物系副教授,女,35岁
与张继民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一起来本校任教,现今负责教授细胞学课程及实验。据其本人讲,因为张继民在学校不思进取又爱酗酒,最近几年两人关系并不融洽,在上周张继民动手打学生事件之后,两人更是没有过任何交流,冯璐有早睡的习惯,最近张继民经常晚归所以她更没在意。21号晚上10点不到冯璐就早早睡觉了,22号早上胡伯去敲门通知住户车库门没锁上,而冯老师说平时继民离开车库后都是习惯锁上门的,于是跟胡伯一起去车库查看,胡伯帮忙拉开车库门,发现车就在车库里,张继民坐在驾驶室上有些奇怪,两人试图打开车门,发现车门上锁了,敲打窗户后也没看到张继民有反应,两人就立刻报警了。冯璐没有驾照,家中汽车只有张继民一人使用,车库钥匙仅两把,一把由张继民随身携带,另一把挂在家里大门旁边做备用。
胡伯——学校后勤退休人员,男,62岁
与张继民住同一栋楼,邻里关系不错,退休以后,白天在学校当舍管,晚上空闲时间不定时负责巡视,生活没有特别的规律,据胡伯讲,22号早上巡视时路过楼下车库,发现张继民家车库门没有拉到底,据他所言车库门距离地面大概有一个拳头不到的距离,出于天生的热心肠,胡伯就上楼去敲张继民家的门,后来与冯璐一起打开车库门,发现车停在库内,而车库内温度也较高,空气很差,进去之后就发现了张在车内,随即叫了救护车并报警。
周兵——S公司老总,男,51岁
S公司专门从事新型化学材料的研发,长期与高校合作承接国家的研究课题,虽然并没有做出什么真正实用的成果,但是公司业绩却居高不下。据周兵交代最近几年国家对研究课题的审核变严格,学术造假也屡屡被拆穿,想要继续赚国家的经费,就得实打实的做出点成绩来了。所以周兵想聘请张继民来自己公司做研究,但是之前几次都被张继民拒绝了,上周张继民犯了事被学校处分以后周兵又想再一次拉拢张继民,于是在林清的劝说下张继民终于有所动摇,所以周兵选择在21日晚上设宴,想尽早把这个事情敲定。因为邀请的三个人都是高校的老师和教授,周兵尽量把晚宴安排的雅致,酒也喝的不多,共喝了不到两瓶红酒,张继民喝的稍多一点,但是散席时意识也很清醒,最后还自己开车离开了。之后林清也打车离开,而周兵和黄景宇又去了某会所待到接近四点才回家。(之后通过周兵的司机和会所的工作人员也证实了这一点)
黄景宇——化学系教授,男,58岁
黄景宇的课题组一直以来都与S公司合作,私下与周兵关系很好,在S公司是名誉的技术总监。其叙述的21号晚上的事情与周兵一致,只是在晚宴之后,他称自己之后回家了,还坚称家人可以作证,但在问询人员的一再施压之下终于承认与周兵去了会所,并在四点过后由周兵的司机开车将两人先后送回家。
林清——学生处老师,男,30岁
林清负责处理本月16号张继民打学生的事件,据林清所说,学生都已经安抚好了,但是对于张继民的处理问题却比较棘手,因为张继民是学校通过教育部门专招进来的特殊人才,如果要单方面的辞退的话势必会使打学生的事件扩大化,因此学校希望张继民可以主动请辞。林清与张继民谈了很多次但是他都不肯离开学校,后来林清听说了S公司的事情,于是决定以此为突破口再做一次说客,终于张继民同意了,于是周兵立刻宴请他们以表达诚意。晚宴结束后林清便打车回家,林清一个人住在城郊,距离学校有一段距离,但是回家半路上接到同事电话临时去顶替值夜班直到第二天早上。(监控录像上来看,林清在11点03分进到行政楼的办公室,直到第二天早上7点半才跟早班的老师交班离开)
林海等大二学生4人
在16号早上,有5个学生被张继民扇了耳光,这四个学生的问询情况基本一致,都表示理解张继民并且不予追究,而且这四人在21号晚上都在宿舍,他们的舍友、楼管都可以作证。
王竣——大二学生,男,19岁
家在学校附近,成绩优异,但是家境较差,每天早上都会帮着母亲卖早点,在学生中口碑很好,但对学术问题比较较真,经常在课堂上跟老师争论,跟张继民更是经常吵得不可开交,但他个人表示很尊重张继民。21号晚上王竣在学校附近咖啡馆打工到晚上10点,之后就回家了。他家小区的门卫可以证实王竣在晚上10点45分回到小区,第二天早上5点和他母亲一起出来卖早点,家人能证明他晚上一直在家里,小区门卫也没看到晚上有人离开。

林海翻完资料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时间已经是晚上6点半了。
“林老师,”林海郑重其事的说:“我饿了…"
两人去附近的餐馆一起吃了晚饭,期间林海又问了一些问题,从林清那里了解到张继民现在住的房子是多年前学校在教学用地上盖的教工家属楼,跟学校只有一墙之隔。但是因为房子年久失修,加上户型偏小住着不舒适,多数老师都选择了自己买新房搬走了,现在住的只有少数退休的老教工和几个年轻老师。张继民和冯璐仅靠学校的工资要买新房的话压力还是很大的,考虑到上班比较便利,而且他们也没有孩子,所以一直凑合住在这里。二楼三楼是住户,一楼是一排车库,最开始的用处是储藏室,后来改造了一下装上了卷帘门勉强当车库用。几个老师都有车,一排车库也基本停满。
饭后林清提议到案发现场去看看,从校门口到家属楼步行至少要10分钟,六月的天已经很闷热了走了一会就觉得汗流浃背,路上碰到胡伯,就与他寒暄了两句。
“胡伯是我们宿舍的舍管,大家都挺喜欢他的,人特别热心,下雨天会帮学生收衣服,搬自行车,如果有信件或者明信片他也会给送到宿舍去。”等到胡伯走远了,林海就故意找话说道。
“是啊,老师们也都很喜欢他,现在他在家属楼那块被称作物业老胡,在那边兼作保安和水电工,他每天晚上会风雨无阻地不定时巡逻教师住宅区,据说因为小区几乎没有路灯,他为了晚上巡逻方便还专门买了套在头上那种强光灯…”林清半开玩笑的说到,但是突然话锋一转:“其实,张老师夫妻俩的口碑也很不错。张老师虽然偏激,但是从不嫉妒,他待人诚恳真实,处事谨慎又有条理,人又很有能力,可惜一直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他那天打你们完全是酒劲没过去的一时冲动,昨晚他还说要跟你们5个人好好道歉呢,可惜没有机会了。”
“我们都知道他是个好老师…”林海鼻子一酸,竟然差点掉下眼泪来,强忍了一会才在心里暗骂:“果然是人精,这么会煽情。”



果然是很破败的小区,只有一个大门在北侧,进入后直接看到两栋三层的居民楼,外墙灰败,周围也没有什么绿化,肯定也不会有物业了,从外面就能看出来很多房子都已经无人居住了。没几步就看到前面有警戒线围着的一个车库,车库门朝北开,卷帘门半拉着,看不清里面的状况,还有警察在那里看守,外人无法靠近。
“这种手动的卷帘门要怎么上锁的。”林海问道。
“地面上有锁扣,把卷帘门拉到底,然后用钥匙才能上锁,门内门外都能用钥匙上锁开锁。车库是储藏室改的,比较狭长,当时汽车头朝里停在车库的最里面,这也是张老师平时的停车习惯,所以车尾距离车库门还有超过半辆车身长度的距离…”林清说完陷入了沉思。
林海和林清跟着上了二楼——楼梯口开在居民楼的南侧,阳台也在这一侧,而车库与房间并不相通,所以从车库位置要从楼房前面绕到楼背面才能上楼——张继民的家就在二楼其中一户,朝南,其余三面都没有窗,房子很狭小,家里还有两名警员在,冯璐就好像是被软禁在了家里,气氛有些尴尬。
冯璐身型娇小,看起来很柔弱,林海也听说过冯璐一直都是在张继民的保护照看之下生活的,张继民突然不在了,她以后该怎么办呢,又觉得心里有些难过…这时林海看到阳台上的花开的正灿烂,与朴素的房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为了化解尴尬就问起了花的事情。这些花似乎也是冯璐的心爱之物,于是就跟清和林海二人滔滔不绝的说起来,后来讲到这种花喜湿,所以她每天早上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浇花,而且一定要浇透,“今天早上我也是刚浇完花就听到胡伯敲门叫我爱人的名字……说起来继民一直不高兴我这样浇花,他担心水会滴到下面的行人,他总是这样,先为别人着想,其实根本就没有妨碍的,而且路又宽,又有谁会紧贴着墙走路呢…”冯璐说道:“他这人还有不少怪癖,车一定要停在车库的最里面,而且也从来不开车库的灯,他说是担心忘记关了白白浪费电,在学校和家里他也是尽量节省用电,他对节电这事很执着…”
“其实冯老师对张老师还是很有感情的吧。”回去的路上林海感慨说。
“张老师又何尝不是,这段时间我跟他来往多了才知道,留在学校是因为学校里有他跟冯老师的约定,而最终决定去S公司是为了给冯老师更好的生活,最终他的选择都是为了冯老师,还有啊,冯老师是出了名的胆子小,晚上一个人都不敢出门的,长时间来都有张老师陪伴还好,不过最近两年他俩关系疏远了,也不是经常出双入对的了,冯老师一个人晚上根本就不出家门了,据说她天黑以后连同一个楼的邻居家都不去串门,为此她还专门向学校申请取消了晚自习的答疑,我费了好大功夫才劝服另外的老师顶替他呢……”
林海此时有一种诺大的学校都是靠林清一人在运作的错觉…突然想起一件事便转身问林清:“林老师,那个车库的门看起来开关时会有很大声音,昨晚有没有人看到或者听到车库门开关呢,还有,车库门上和汽车上的指纹查过没有?”
“这些还不知道,我打电话问一下。”林清拿出手机开始找电话号码。
“还有,张老师昨晚的手机通话记录。”
“好的”



6月22日 晚11点05分
再一次被林清的电话吵醒,林海看了看时间不由在心里暗骂,捏着手机去楼道里接电话。
“跟刑警队联系过了,第一,那个卷帘门虽然看起来很旧了,但是张老师似乎也是担心吵到邻居,总是定期上润滑油,所以开关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加上当晚多数人家都门窗紧闭,楼上用的老空调机箱的声音也很大同时外头还下着大雨,警方挨着走访过,他们大都表示那个时间已经睡下,没有人听到车库门开关的声音,但是有个住在另一栋楼的3楼的年轻老师反映说半夜上厕所时感觉窗前有亮光闪过,但没有听到什么特别声音,具体时间也不确定,大概在3、4点左右;第二,车库门外侧比较新的指纹只有张继民、胡伯和冯璐三个人的,出库门内侧没有最近留下的清晰指纹,车库门上没有最近被擦拭的痕迹,而汽车内比较新的指纹只属于张继民一个人,外部车门的拉手处除了张继民之外发现冯璐和胡伯的指纹,应该是发现尸体时留下的,同样也是没有发现擦拭过的痕迹,张继民似乎很久没有洗车了,由于昨天的大雨,导致车身上有许多泥水;第三,那个…"林海听到手机另一边翻动纸张的声音:“张老师的手机记录最近只有跟我和周兵的通话记录,跟电信公司那边提供的记录是一致的,而我们通话的内容之前询问笔录里也交代过了,但是昨天下午,也就是21号的16点42分张继民拨出过一个电话,是打给学校附近花店的,他定了一束鲜花要求23号早上送去给冯璐,调查之后发现本月23号正好是张老师和冯老师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花店老板说,张老师在21日下午大概5点刚过还亲自去花店挑选了花束,并且写好了卡片,上面只有八个字'十年相守 不改初心'。警方后来在车库做了个简单的实验,在车库门关闭情况下,发动的汽车产生的一氧化碳在20分钟后就可以使得这个车库的一氧化碳浓度达到30-40%,已经是足以中毒致命的了。“

“不过还有新的信息,”林清接着说:“警方表示至今没有发现遗书之类的存在,昨天在张老师家里例行搜查时却有其他的发现,一个是张老师的保险申请单,他本人已经签字,受益人是冯璐,但是跟保险公司联系过后知道那份保险申请他们没有受理,据保险公司那边说这份保险申请是冯璐提交的,但是他们在调查期间正好发生了16号张老师酒后打学生的事件,了解到张老师经常酗酒,保险公司拒绝了这份投保申请。不过冯璐又提交了另外一份张老师的保险申请单,同时提供了一些额外的资料,保险公司正在处理中。同时,警方在张家冰箱的冷冻箱最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小塑料包,里面层层包裹着一个很小的塑料管,塑料管里的白色粉末怀疑是剧毒秋水仙胆碱。虽然冯老师坚持说自己跟这个塑料包没有关系,推说可能是张老师私自把实验药品带回家,但是好像警方已经把她列为重点嫌疑对象,所以今天我们去现场时冯老师家里还一直有警察在……
“好了,这就是今晚知道的全部信息了,”电话里林清仍然给人神采奕奕的感觉:“不过真是麻烦啊,要是单纯的事故就好了,就算是自杀学校都难辞其咎了,如果凶手真的是冯老…”
“好了,林老师,我知道了,晚安。”说完急忙挂掉了电话,林海理解不了林清这种不需要睡觉的人的心态,回宿舍栽倒在床上……
在床上躺了一阵却又死活睡不着,林海是知道秋水仙胆碱的,这种药物可以抑制纺锤体的形成从而使细胞内染色体数目加倍,林海也记得林原跟他说过的一个案子,死者就是秋水仙胆碱中毒,因为症状跟急性肠胃炎很相似,要不是许光发现了疑点促使法医有针对性重新验尸的话,案件就被定性为食品安全事故了…一个订花庆祝结婚纪念日,一个却藏好毒药试图换取保险金吗?人心实在是太难懂了,林海有点后悔牵扯进这个案子了……
当然,最让林海后悔的是,凌晨4点钟,手机又响了……
“恐怕冯老师今天收不到张老师的花了,”林清中气十足的声音却让林海越发觉得这人是个精神病,以前听说过一天只需要四个小时睡眠时间的人,还真没听说过不需要睡觉的人:“刚才警方正式带走了冯璐,鉴定结果出来了,白色粉末的确是秋水仙胆碱,跟学校里储存的是同一个批次,上个月冯璐的确在学校领取了少量秋水仙胆碱做实验,但是实验记录中使用量要远远少于领取量,冯璐也无法提供剩余药物的去向。而且仅在包装药物最外层的自封袋发现了两个人指纹,一个属于冯璐,另一枚属于冯璐实验室负责采购的老师,证实那个自封袋就是那个老师采购的,而他本人与案件的关系已被排除。带走冯璐的时候居民小区有人看到了,恐怕这事一早就会传开了…”
“…”林海直接挂掉了电话,继续睡。



6月23日早8点,林清办公室内
林海还是一大早就被叫到了这里:“冯老师人很温柔,张老师又这么爱他,我不大相信这事是冯老师干的。”说完,林海打了个哈欠。
“人不可貌相啊,”林清说:“知心大哥,老好人林海,今早不也粗鲁的挂掉了老师的电话…”
“这也能怪我啊!?”林海心里暗自委屈。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你,”林清继续说,“其实大家都有多面性的,小了说就像你也会不耐烦挂我电话。还有比如热心的胡伯,有人反应说,一次下雨他帮学生收衣服,结果把收回来的湿衣服都团在一起放进大盆里导致一些学生的浅色衣服被染色,他发现以后又悄悄把衣服挂了回去,弄的大家哭笑不得;说大了呢,就像化学院的黄景宇教授,虽然颇有名声,但是最近负面消息很多,不少学生举报他学术造假和抄袭,甚至还剽窃学生和手下研究员的研究成果,学校最近也发现他其实是个外强中干的人,的确是名不副实,而且这人还特小气,就是他看不惯张老师有能力才处处找茬打压,张老师虽然一开始就爱喝酒,但是到发展成酗酒就跟黄教授脱不了干系;而张继民老师自己呢,虽然年纪轻而且没有什么名气,但是在化学研究方面堪称骄楚,可偏偏越混越倒退,连冯老师都聘上副教授了,他却混成了通识课的讲师。要说张继民老师,来我们学校之前是有国外研究所给他offer的,可是他为了冯老师留在了国内,说要学一些老教授夫妇那样,一直到满头白发还能手牵手在校园里秀恩爱,想不到最后弄成这样,不过也不能单单怪学校的体制或者黄教授怎么样,张老师的性格也的确是有些缺陷…我刚才跟你说的黄教授的事情你可别往外传啊。”
林海装作乖顺的点点头,又问:“从16日张老师被停职这段时间他都在做什么。”
“他那段时间生活态度反而积极了,他一直在家里很少出门,我为了处分的事情好几次找他都是去到他家里的,他说要戒酒,还在筹划一些理论方面的研究,现在想想的话21号晚上他喝的算是很节制了,不然当时我也不会放他自己开车回家。”林清回想到:“要是当时我坚持跟他一起打车回家的话或许就不会出事了。”
“执着却往往不能如愿,这就是人生的悲哀之处,我要去趟花店。”林海提议到。
“去花店干嘛,你怎么也说起人生哲理来了。”
“把张老师的心意带去给冯老师。”

注:本题对证据不作要求

============谜题部分结束============

本回合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59275-1-1.html
PS:参赛者的答案一律以跟帖形式发在“答案提交帖”里。并且请各参赛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自己的答案。答案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都允许在原帖编辑修改,截止时间过后发现编辑答案的作废处理。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发表于 2014-8-10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海从花店老板手里接过花束,“十年相守 不改初心”的卡片插在其中,每走一步都跟着花瓣一起震颤……

————————————————————————————————
第一种假设,意外事故。张继民的死因是一氧化碳中毒,正常情况下,在开着空调的车内睡着是不会中毒的,关键是当时汽车处于封闭环境中,由排气管排出的尾气在车库内聚集,后渗入车内,使车中睡着的人中毒。考虑到车库门是最原始的手动星板卷帘门,可以先把意外事故的情况排除。因为张继民开车回家的步骤需要是:开车到车库门口——停车——人下车——打开车库门——人上车——将车开进车库——人下车——关上车库门,如果说张继民在把汽车开进车库以后并没有熄火,而是开着空调在车内打盹,毕竟他晚上喝了酒,这种情况也可能发生,但是他不可能在把汽车开进车库以后,下车再把车库从内部关上,然后再回到车里打个盹吗?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车库门内侧并未检测到张继民的指纹。

第二种假设,自杀。首先动机上说,张继民虽然经历了一系列不如意的事情,但是在21号不但给妻子订了结婚纪念日的花还决定去S公司开展新的事业,我很难相信一个积极迎接新的生活开始的人会突然自杀;其次现场的状况来说,在小区里车库里自杀本来就不是张继民的处事风格,他从来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况且如果真心要自杀的话应该会把车库门拉到底并且上锁,门下留缝并不是一个处事谨慎的人的自杀风格;第三,没有发现遗书。第四,还是之前提到的,车库门内侧没有张继民的指纹,如果要自杀,何必清除掉指纹呢;第五,死亡时间,张继民回到车库的时间将近晚上11点,但是死亡时间确到了第二天早上4点以后,期间有五个小时,如果他早就计划了自杀,为何拖了这么长的时间?第六,保险申请还没有批,他自杀目的不可能是为了保险金给妻子。由此看来,用自杀来解释会产生一大堆的疑点。所以,基本排除自杀的可能性。

第三种假设,他杀。首先冯璐有最大的嫌疑,从搜查出了秋水仙素这点来看,她早在上个月就有利用秋水仙胆碱杀死张继民骗取保险的计划,虽然第一次保险没有办成,但二次申请也提交了,目前正在处理中,她是存在明确的杀人动机的,但何必急于现在就要动手。但从这点展开来看就产生了疑问,既然有了既定的杀人计划,为何又改用一氧化碳中毒这种的杀人成功率并不高的手法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秋水仙素居然就这么放在家里被搜出来了,如果是她使用一氧化碳这样的手法,那肯定就不再需要秋水仙素了,应该就立刻处理掉毒物才对,正是因为一氧化碳中毒是意料外的情况才导致她没来得及在警方到来前处理掉毒物。另一方面,假设冯璐当晚偶然碰见张继民睡在车库然后拉上车库门让其死亡,但是张继民当晚睡在车里是偶然事件,不可能被预见。考虑到冯璐胆小怕黑,根本不敢晚上一个人出门,更何况下楼后还要绕半圈才能到车库,21号晚上她与张继民也没有通讯联络,因此她不知道张继民几点回家,房屋在北侧没有窗户,加上外面下着大雨,无法听到有车开进车库,房间朝南的阳台看不到车库也看不到从小区北门进来的张继民的车,她没可能知道张继民回来了并在车中睡着了然后自己悄悄去把车库门拉上。而且即使她这么做也会完全拉上车库门并锁上而不是留条缝,因为不是封闭空间的话概率会大大降低。第二,张继民似乎从来没有得罪人,连警方能想到的唯一跟他可能有仇的就只可能是我们几个被他扇巴掌的倒霉学生,但是这完全够不成杀人动机,周兵、黄景宇和林清都有明确不在场证明,况且他们也都没有杀害张继民的动机,相反,周兵希望张继民能帮自己的公司摆脱困境,而面临学术造假指控的黄景宇则期待张继民的研究能帮自己扳回一盘;林清只是个去打酱油的和事佬,张继民平平安安的自己请辞离开学校他就功德圆满了,因此所有人都不具备杀人的动机和条件。所以,基本排除他杀可能。

在把各种可能性都排除了以后,会发现看似越来越复杂的事件其实变简单了,如果所有人都没有杀张继民的动机和机会,而张继民自己也没有自杀的可能性,那么他的死亡原因仍旧是——意外事故。回到第一种假设推论的一半,我们推到张继民把车开进车库以后不可能自己把车库门关上以后再回车里睡觉;但是他有可能把车开进车库以后就根本没下车,而是开着车库门在车里打盹睡着了。而是别人误将车库门关上了…小区里有三楼住户反映半夜有光从窗前闪过,如果是汽车张继民汽车的灯光,很难照到三楼窗户,而居民稀少的小区半夜的灯光唯一能想到的就是晚上睡不着的胡伯又带着头套式强光灯出来巡夜了。小区几乎没有路灯,张继民回来时肯定要开车灯,但是现场车灯是关闭的状态,说明停车后车灯被关了。这里有两种可能,一是对节电有特别执着的张继民关掉了车灯,二是可能因为车灯照在墙上反射太刺眼所以关了车灯。关掉车灯后张继民便在车上睡着了。胡伯出来巡夜发现张家的车库开着门,由于张继民没有开车库灯的习惯,又把汽车灯都关了,而胡伯的强光灯冲淡了车内仪表盘微弱的亮度,当时下着大雨,雨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又混在了居民楼老空调的声音中,使得胡伯完全没有注意到汽车是发动着的,因为汽车比较靠里,胡伯没想到车里还有人的可能性,自然也没有上前查看,出于安全考虑,加上又下着大雨,热心的胡伯没多想就帮忙把车库门给拉上了,当然,也是因为冯璐很早就睡觉了,胡伯看张家黑着灯自然不会去半夜敲人家门。于是胡伯又一次好心办坏事,张继民就这样在密封的车库里死于一氧化碳中毒。而第二天一早胡伯出来时便顺便去车库确认,他拉了一下发现车库门依旧没有上锁(这就是车库门与地面有一定距离的原因),也许是冯璐没注意到昨晚下过雨,胡伯走到楼梯一侧正好看到阳台上进行早上惯例浇花的冯璐,于是胡伯就去敲门告知,此时的胡伯还是怀抱着做好事不为人知的心态,并没有立刻告诉冯璐晚上车库门就没关的事情。但是等二人打开车库发现张继民在里面不省人事的时候,好心犯大错的胡伯又像衣服染色事件中一样表现出了性格中没有担当的一面,他暗暗把自己前一天晚上的事情瞒了下来,所以就出现了警察瞎忙了两天还抓错人的结果。

那是否有可能是胡伯故意杀人呢?这也是不合理的,因为如果他蓄意谋杀,那就没必要这么急着去找冯璐开门,伪装自杀也没必要留着车库门的缝隙,此外也没有杀人动机。

冯璐的确是有杀害张继民骗取保险金的想法,但是并未真正实施过;胡伯虽然是导致张继民死亡的元凶,但是并非故意;另外我个人认为倡导环保节俭的张继民不会做出开着车内空调小睡的事情,或许他在开车进车库之后只是想在车里好好想一下待会
回家怎么面对冯璐,却最终因为酒劲上来在车中睡着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此致
———————————————————————————————

“剩下的事情相信你能搞定了。”林海将写满自己推论的纸和鲜花一起交到了林清手里。

有些事情让林海觉得无比沉重,无论是张继民和冯璐的爱情也好,张继民自己的才华无处施展也好,这个人似乎注定是为演绎悲剧而生的,然而不幸中的万幸或许就是他死的毫无痛苦,就这样在对自己的爱人以及与爱人美好未来的美梦中死去或许是最好的解脱……

“十年相守 不改初心”


“姐,我们学校发生了命案……”

“听你的分析合情合理啊,”林竹在电话那边说:“但是你遗漏分析了一种可能,我怎么觉得要是在一起生活十年的话,互相应该很了解了,张继民或许已经察觉到了冯璐要杀他。”

“啊?”

“就是这样啊,或许张继民知道冯璐有杀他的想法,所以就干脆自杀了,他那天打学生情绪激动可能就是因为发觉自己妻子想要自己死才控制不住的发泄。他故意装出要重新振作的样子,也没有留下遗书,还给妻子定了花,然后自杀,这样警方自然会认定这不是自杀,冯璐就有很大的嫌疑了。他是想借此来报复自己的妻子。”

“不会这么可怕吧,要是这样他干嘛不直接服毒啊。”

“你说毒药外面的袋子上只有冯璐和采购员的指纹,很有可能张继民根本就没有发现过毒药的存在,要是他发现了很有可能会沾上他的指纹,毕竟在家里谁会带着手套呢。他可能只是凭自己的感觉认定了冯璐要杀他而已。”

“我不这么认为哦,”林海反对说:“如果真要自杀伪装成他杀,那么现场应该做的更真实一些,比如擦掉一部分指纹之类的,但是现场实在是太天然了,完全没有想要嫁祸别人的意思嘛。而且还有一点,如果张继民真是自杀伪装成他杀,那他想嫁祸的人是谁呢?”

“当然是冯璐啦,二货弟弟。”

“如果要嫁祸冯璐的话为什么不把车库门锁上,并把家里那把钥匙做成曾经被使用过的样子更有说服力呢,而且啊,冯璐胆小,根本不敢自己一个人出门,单单这一点就能说明她没有杀人的能力,张继民怎么会不清楚这个呢,张继民没有把自己的死和冯璐联系起来,例如制造冯璐来过的痕迹或是让冯璐知道自己车库睡着了,其次还是车库没有拉下锁上,如果能锁上,那就可以联系上是有钥匙的人所为。”

“嗯,分析得还算有板有眼。说起来生活十年的夫妻,如果互相能更坦诚一些,在最艰难的时候一起去面对,那么结局或许就不一样了。”林竹叹息着说。

此时宿舍门大开:“林海,胡伯去警局自首了,原来是他晚上把车库门拉上的…”

“姐,看来我的分析是对的。”

“切,这种可能也是我优先考虑的好不好,我只是让你考虑得更周全……”

“你就是把人想的太阴暗。”

“明明是你太天真……"

……

(完)
发表于 2014-8-10 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醒梦 于 2014-8-10 21:42 编辑

神答案,虽然基本对了
发表于 2014-8-10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抠脚大汉三枚 于 2014-8-10 21:28 编辑

前排吐槽。。。后面林海姐姐说的自杀完全没可能吧。毕竟指纹是个问题
发表于 2014-8-10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酱油君及其朋友 于 2014-8-10 21:30 编辑

- -,为毛我觉得意外更合理- -汗死我了,门卫的犯罪动机是啥- -



之前没仔细看答案- -原来和我们队答案差不多啊,吓死我了
发表于 2014-8-10 21:20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三连跪……[em04]
发表于 2014-8-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回复一帖,支持毒草姐支持猴哥!祝愿二人在IC十年初心不改!!!

点评

你哪里比我早发了?别闹。  发表于 2014-8-10 22:01
你盗版我的,哼  发表于 2014-8-10 21:57
发表于 2014-8-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如我所料
发表于 2014-8-10 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果然如我所料
发表于 2014-8-10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女人真可怕”,土豆如是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2-17 00:3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