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23086|回复: 151

[比赛谜题] 第七届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第二回合《Bad Watermelon》(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8-4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Bad Watermelon》

作者:zz!  队伍:吉祥物琪琪  海报制作:某瘦纸  

答题截止时间:北京时间2014年8月7日晚上8点整,届时将公布第二回合题目的答案。第三回合题目将于北京时间2014年8月8日晚上8点整公布。

210017nn2zb1erbnqr0nqs.jpg




警告:本谜题包含血腥暴力描写 非大赛参加者慎入

       ——序章——
       2014年8月5日

       一间乱糟糟的办公室,一张办公桌,桌子上面占满了报告、笔录和咖啡的空罐。桌子的后面,被称为工作狂人的命案一组组长叶枫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门开了,局里的法医兼吉祥物琪琪抱着尸检报告进来。

       “结果怎样?”叶枫有气无力的把头微微抬起。

       “你自己看好了。”琪琪把尸检报告甩在叶枫的桌上。

       “死者,稀瓜瓜。”
       “死亡原因——不排除一切可能(钝器、锐器、电击、窒息等);”
       “死亡时间——八月一日12:00点到八月三日12:00点”
       “琪琪!你居然什么都没查出来!?”叶枫忍不住叫出来。

       “这也不能怨我啊!人都烂成那个样子了嘛!”琪琪不开心的嘟着嘴,”再说,还是因为是你求我,我才负责尸检的。外形先不说,身体里都是米粒大小的白虫子,头发里还不断有跳蚤往外跳!整个法医组都没人敢看这么恶心的尸体!”

       2014年8月3日下午3时,在某钢铁厂的私有码头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据说是该厂员工稀瓜瓜。尸体在一块重达20吨的钢板下面被发现。掀开钢板的时候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张平均厚度1.5cm的人饼。
       ——序章完——

——————————————————————————————————————————
       “叶枫,我还是找到了一些有用的结论。第一点,死者是稀瓜瓜无疑。在稀瓜瓜家里,我们在枕头上找到了稀瓜瓜的头发,提取出来的DNA和尸体的DNA完全相同。第二点,尸体是不完整的。现场的尸饼中,有一部分比较坚硬的骨骼(如头骨、大腿骨等)因为被部分砸入水泥地面里面,残留了较大的碎块。但是,我没有找到右踝和右脚的任何骨骼和指甲碎屑,只发现有一大一小两块小腿骨的碎块,碎块都有一面异常平滑,从粗细上判断应该处于小腿中段。最后一点,虽然现场血迹很多但血液溅射不是很远,说明当时死者的血液很粘稠。在被钢板压到之前,这个人已经死了2个小时以上。”琪琪指着尸检报告的疑点对叶枫说明。

       “我知道了。尸检报告留在这里吧。”叶枫对琪琪点了点头。

       送走了琪琪之后,叶枫抓过来桌子上的调查报告和口供,再次陷入深思。

       案件记录
——————————————————————————————————————————
       八月一日
       沿海城市旅大市。某钢铁集团公司旅大物流中转站,案发地点。这个中转站一共有10名员工。站长赵一、会计钱二、维修工孙三、电工李四、仓库管理员周五、站长秘书吴六(女)、司机郑七、搬运工王八、门卫无名老人,以及龙门吊操作员稀瓜瓜。

       中转站位置偏僻,周围没有村落。仅仅在周末偶尔有人到附近钓鱼。

       中转站只有车库门前有监控。三面围墙一面码头,进出只能通过大门。围墙上面有电网,在下班后会通电。

       赵一、钱二、吴六有自己办公室的钥匙,李四有电力室的钥匙,周五有仓库钥匙,郑七有卡车钥匙,稀瓜瓜有龙门吊的钥匙,但是稀瓜瓜习惯把钥匙放在操作台上不拔下来。

       所有钥匙都只有一份备份,保存在门卫室。门卫一直把这些钥匙随身携带。

       在门卫的出勤本上,八月一日,所有人都在出勤栏写了名字,但是退勤栏上没有留下稀瓜瓜的名字。(门卫的口供:”当天我没有看到稀瓜瓜走出大门,但是我没有太在意。”——叶枫注)

       签名经过专业人士鉴定均为本人笔迹。门卫说中午之前退勤栏没有写任何人的名字。

       早上9点。全员出勤。

       上午。赵一、钱二、吴六三人在办公室办公,没有外出;孙三、李四、周五、稀瓜瓜在仓库里面打牌;郑七在仓库呆了一个小时左右,去洗车了;王八一直在树底下睡觉。

       中午12点。午休时间。赵一钱二吴六郑七在办公室一起吃午饭。孙三李四周五稀瓜瓜在仓库一起吃午饭。王八据说还在睡觉。快到12点半的时候,稀瓜瓜忽然用手捂着肚子一下,然后急匆匆走出去了。这是所有人最后一次看到稀瓜瓜。

       中午12点半。赵一和吴六收拾行李,钱二回自己办公室午睡,孙三和周五继续在仓库聊天,李四去电力室,郑七拿着赵一的私家车钥匙去车库取车(用时不到10分钟——叶枫注)。下午一点的时候,郑七和赵一开车在中转站里转了一小圈(车库→码头→办公楼),看到王八在树下面看着大海发呆。

       下午1点。赵一和郑七开车出门,赵一在出勤本的退勤栏签字。

       下午3点。郑七独自开车回来。

       整个下午没有发生其他异常现象。每个人都在之前的地点没有变化。下午1点后除了赵一每个人都去过厕所,但是具体时间和先后顺序大多数人都想不起来了。郑七回来后和孙三周五在仓库玩斗地主。

       下午5点。除门卫和稀瓜瓜之外,全员都在出勤本上签了字,并离开。

       (八月一日17点到八月三日15点记录暂缺,叶枫注)

       八月三日15点,门卫在中转站里散步。在货物堆放场中最大的一块钢板附近,闻到肉腐烂的气味。门卫给赵一打电话,赵一赶到后使用龙门吊掀起铁板,发现尸体。

       17点15分,接到赵一的报警电话赶往现场,着手调查。

       尸体完全变成肉酱,黏在钢板和混凝土地面上。能辨认出来的部位只有破碎的骨骼、指甲和连接着血肉模糊头皮的一地头发。因为白天阳光强烈,接近钢板一侧的尸体已经产生蛋白质变质(三分熟——叶枫注)。

       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衣物。死者的衣服鞋子也在货物堆放场被发现,似乎被有意藏起。同时被发现的还有死者的钱包和家里的钥匙。死者的衣服很整洁,没有沾染血迹,钱包里有身份证、救生员证、银行卡、洗浴中心会员卡、妻子的照片。

       在死者的衣物中,没有找到死者的内裤。

       在中转站的各个地方采集到大量指纹,通过同警察局指纹库进行比较,对这些指纹的主人进行辨认。在龙门吊操作室里面有赵一、孙三和稀瓜瓜的指纹,稀瓜瓜的衣服和钱包上只有稀瓜瓜的指纹、电力室里面只有李四的指纹、卡车上只有郑七的指纹。
       在中转站内各处,警方出动警犬进行地毯式搜索,但是除了在事发钢板下面,没有找到任何血迹;在龙门吊操作室内没有任何可疑物品;在仓库找到了修理工具箱(包含扳手螺丝刀电钻等)、几瓶除锈用盐酸和大量铁管;在车库找到了长达20米的缆绳;在电力室中找到了大量闲置电线和一把电锯(一个月前李四在孙三那里借来电锯之后就顺手放在电力室了);赵一钱二吴六的办公室里面只有电脑打印机等常见的办公用品。
       ……
       ——————————————————————————————————————————
       “这份调查报告的后面似乎没有有用的信息了,我看看别的吧。”叶枫摊开面前摆放的八份口供。

       口供
       ——————————————————————————————————————————
       赵一:
       八月一日晚上我在300公里外的奉天市参加了一个会议。当天上午我和吴六整理会议资料,吃完午饭后,郑七送我去机场。我下午5点下飞机,晚上7点参加会议。八月二日早上,稀瓜瓜的老婆就打电话问我稀瓜瓜的行踪——他昨天早上出去后就没回来。八月二日白天我都在开会。八月三日上午坐高铁返回本市,我又收到稀瓜瓜老婆的电话——稀瓜瓜还是没回家。下火车后没多久,门卫老伯给我打电话说可能有什么被钢板压死了,我就感觉不太妙——因为去年钢铁厂就有个工人被一吨重钢板砸死了。我以前在钢铁厂也开过龙门吊,我爬上操作室,移动电磁铁吸住钢板的一端,掀起来后,就看到了尸体。我立刻报警,接下来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我上去操作的时候,龙门吊的电磁铁要经过横纵两方向的移动才能到达钢板上方。
       因为钢板实在太大,我也太久没操作龙门吊了,钢板一面着地把地面压裂了。
       王八是稀瓜瓜推荐进来的,王八游泳好力气大人老实,我对这个人很满意。

       钱二:
       八月一日?白天我都在办公室里面。晚上我们中转站大门锁着,墙上还有电线,我怎么进得去呢。要我说吧,这个事就是稀瓜瓜自编自导的。我们中转站因为有不少大型器械,钢铁集团公司给我们全员上了意外伤残&死亡保险,我记得意外死亡的话能赔给家属100多万,集团公司还能给一大笔抚恤金。我猜稀瓜瓜做了一个控制龙门吊的电磁铁吸放的遥控器,他躺在钢板下面,按一下这个遥控器,啪叽……保险金就到手了。

       孙三:
       钱二那个老东西就会放狗屁!连机械厂都没研究出来的东西,他稀瓜瓜一个普通工人怎么可能做得出来!那个龙门吊警察带着我上去看了,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或痕迹。之前稀瓜瓜教过我龙门吊的操作方法,出事地点旁边的一摞钢板就是我摆放的。我觉得操作龙门吊不是很难,只要慢慢来谁都能操作。
       稀瓜瓜这个人容易冲动,他和圆滑的钱二合不来。平时两个人见面都不说话。(孙三是单身汉,八月一日晚上没有不在场证明)

       李四:
       你们搞错了吧!稀瓜瓜他是操作龙门吊的,只能是他放铁板压死别人不可能是他被铁板压死!(李四给自己点了一根烟)我和稀瓜瓜是最好的朋友,每个周五晚上我们去会馆通宵打牌。稀瓜瓜这个人鬼主意多,有一次他搞了一个有磁力的小铁片,放在轮盘的一个白格里,随后下注赢了一万块。不过这件事马上就露馅了,幸亏我们跑得快,否则就出不了会馆的大门了。(李四狠狠吸了一口)八月一日下班时候我给稀瓜瓜打电话,但他没有开机。我自己去了会馆,在那里呆到半夜12点。
       八月二日早上稀瓜瓜的老婆打来电话问稀瓜瓜是否跟我在一起,我告诉她否定的答案后继续补觉。
       电力室?恩,厂子里面所有电源的开关都在电力室,不过所有电源的开关都是24小时接通状态。对了,郑七这个人是新来的,据说从前混过黑道,我建议你们留神一下他。

       周五:
       这块钢板被人移动过。我们站的货物是按照大小和重量分区摆放的,现在这块钢板被人移动到犄角旮旯里了——那里是留着摆放标准尺寸的铁板的。
       我觉得稀瓜瓜死于意外。全中国每年多少仓管员被货物掉下来砸死啊,更何况我们的货物堆放场乱七八糟都是摞起来的铁疙瘩。我们这个货物堆放场货堆的高,东西也多,稀瓜瓜在里面走的时候碰到什么了吧。
       我下午两点去厕所尿尿,不知道哪个王八蛋把屎弄到坑外面了!我一脚就踩上了!我要是知道是谁,我就把他扔到坑里去!

       吴六:
       最近钢铁行业不景气,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船到我们这里运货了。为了节约成本,上面要求我们站在八月底裁掉一个人。钱二说稀瓜瓜名字不合群应该裁掉他,赵一没表态。
       前两天赵一让孙三也学学用龙门吊,稀瓜瓜不在的时候好应应急。他自己后来摆放过一次,就是出事地点旁边的那一摞钢板,没想到才学了一次稀瓜瓜就死了。这下站里会操作龙门吊的只有赵一和孙三了,其他人从来没见过摆弄龙门吊。
       稀瓜瓜的老婆在救护站工作。她娇小——比刚刚路过的那个法医还小,善良——她的工作就是帮助附近的流浪汉,给他们点衣服裤子和鞋子,他们个个穿得像犀利哥一样。虽然没有什么绯闻,但她对男人有一种天生的魔力,难保稀瓜瓜的铁哥们儿不会打歪主意。稀瓜瓜自己有点洁癖,总是劝她老婆换个工作。
       压死人的这块钢板是我们这个物流站最大最重的。据说是要用来当航母的甲板。我们车库里面有一辆特种大马力运输车,那块钢板就是用这辆车运来的。几天前运来后就一直没有动过。
       王八和稀瓜瓜是一起来的。爱睡觉,不怎么说话,我觉得他很危险。他总用猥琐的目光看我。
       我们站的厕所是旱厕。冬天死冷,夏天臭的要死。或许是错觉,八月一日那一天我觉得气味格外强烈。

       郑七:
       八月一日中午,赵老大告诉我他要去奉天市开会,要我送他去机场。我开着赵老大的车把他送过去后就回来了。那一天交通有点堵,开的比平时慢。我回到公司是下午三点左右,中途我绕道买了包烟。
       我怀疑下手的人是周五。周五是我们站最壮的人,打架厉害,小心眼,开玩笑的时候没心没肺。有一天我们几个在码头聊天,我们有人说王八游泳最好,周五就一把把王八推下海里。王八手机都被泡坏了他还笑的挺开心。

       王八:
       啊,八月一号,上午和下午我都在睡觉,中午醒过来一会儿。钢铁生意不景气,我们这些工人也就闲着呗。我喜欢在海边呆着。
       我和稀瓜瓜认识很久了。他在海边浴场当过义务救生员,他每天都买我的烤鱿鱼。后来他走后门混进了这个中转站,把我也带进来了。稀瓜瓜很够义气,他去洗浴中心的时候总是带上我。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去过,所以我能够证明稀瓜瓜双脚健全。
       虽然我是这里游泳最好的人,但这个站里面每个人都会游泳。赵老大怕我们往船上装货的时候落水,不会游泳的人不录用。
       —————————————————————————————————————————
       车库前的监控范围比较大,可以拍到车库出入口,半个办公楼和中转站大门。八月一号早上赵一的车进入中转站后直接驶入了车库。下午车离开后先往码头方向开,然后绕到办公室前再离开中转站,时间上判断整个过程中没有停车。两个小时后车驶入中转站并直接进入车库。当天没有其他车辆出入,没有发现异常情况,人员出入车库正常。
       七月三十一号的监控显示只有赵一的车在早上直接驶入车库,下班直接驶出中转站,没有异常。八月二号和三号的监控也没有发现异常。
       ———————————————————————————————————————————
       叶枫这一次依旧没有从这一堆资料里面理出头绪。他决定去稀瓜瓜家里碰碰运气。

       叶枫相信,来稀瓜瓜家是他一生最错误的决定之一。稀瓜瓜的娇妻一直在哭,叶枫不但没有套出任何有价值的情报,反而用了两个小时才把她哄好。幸好这时下属打来电话要叶枫回去录口供,叶枫这才脱身。经过细致的走访取证调查,稀瓜瓜的妻子和中转站的其余员工并没交际来往。

       叶枫回到警局后,一位老人坐在询问室里等他,正是中转站的那位门卫。

       在叶枫的职业生涯中,他同过数以千计的证人、嫌疑人打过交道,叶枫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肯定,这个老者就是一辈子不会说谎的那种人!

       “您好!我是叶枫。”叶枫对老人寒暄,但是老人没有什么反应。
       “他听力不太好,你要大声喊话他才能听见。”下属悄悄对叶枫说,指着老人耳朵上的助听器。
       “请问,你是犯人么?”叶枫大声喊。
       “不是。”老者这次有了反应。
       “你知道是谁杀的人么?”
       “不知道。”
       “那么你知道什么?”
       “八月一日晚上,下班的时候没看到稀瓜瓜过来门卫室签字,我把大门锁上后在站里面走了一圈,没有看到稀瓜瓜。我们厂怕丢东西,每天晚上我留在门卫室守夜。晚上10点左右,我完成了本周最后一次全站巡逻后回到门卫室,摘下助听器关灯睡觉。睡觉中有几秒感觉发生了轻微地震。八月二日早上我在站里面散步。在码头附近的地面上,我看到几根海草,我顺手把它扔回了海里。在货物摆放区看到了压死人的钢板,当时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这块钢板的摆放位置不对,这个位置是留给1吨以下的钢板的,而且这里是混凝土地面。这么重的钢板很容易砸坏地面,平时都是放在沙子地上。不过我绕着走了一圈看地面没有被砸坏,也就没有太当一回事。当时好像是有那么一点气味(老人很不肯定),但我没有往哪方面想。人老了嗅觉也变迟钝了。
       “八月二日,全天无异常。
       “八月三日下午,我在站里面散步。经过出问题的那块钢板附近的时候,闻到一阵尸臭。我一下子想起了稀瓜瓜还没签字的事,感觉搞不好稀瓜瓜被压在底下了。我立刻给赵一打了电话。赵一赶过来之后立刻爬上龙门吊的控制室,好一阵之后才把龙门吊移动过来,掀开钢板的一端,之后的事情你们就都知道了。
       “我们站大门的钥匙只有我有。”
       “八月二日,龙门吊和电磁铁的位置,同八月一日晚上我看到时候的位置完全一致。”
       “之前几天晚上没有什么异常,上下班大家都有签字。”
       “围墙的电网下班后都是一直通电的,因为这里有个指示灯,这点我可以确定。”
       “只有赵一有私家车,稀瓜瓜偶尔会借他老丈人的车开。”

       “好的,你说的我都记下来了。感谢你的合作。”叶枫同老人握手。
       —————————————————————————————————————————
       回到警局,琪琪拿了个什么东西走了过来,“叶枫,附近有个钓鱼的发现了这个,他以为是只脚,吓死了,不知和案子有没有关系。”
       “木头的。”叶枫看了看便陷入了沉思。

       凶手,到底是谁?


——谜题部分完——


       说明
       1、门卫不是犯人,不是帮凶,门卫说的话为真。


       图片1:龙门吊
       谜题中的龙门吊钢缆下面为一个直径1平方米的圆柱形强力电磁铁,厚度约20cm,重量约为一吨。电磁铁有专用电线供电。答题不用考虑钢缆断裂和吸力不足的可能性。
a.png

       图片2:货物堆放场和钢板
       题目中的钢板厚度约20cm,长约5米,宽约3米,重量约20吨。
b.png

       图片3:物流站示意图
c.png
       红色为发现尸体区域。虚线区为龙门吊可作业范围。

=====================谜题部分结束======================

本回合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59223-1-1.html
PS:参赛者的答案一律以跟帖形式发在“答案提交帖”里。并且请各参赛者以匿名方式发布自己的答案。答案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都允许在原帖编辑修改,截止时间过后发现编辑答案的作废处理。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4-8-7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叶枫的办公室。

       “简兮,你把琪琪给我叫来。”叶枫命令自己的下属。

       几分钟后,法医琪琪来到了叶枫的办公室。

       “琪琪,记得你对我说过,尸体的头发里面不断跳出跳蚤?”叶枫问。

       “是啊。”

       “你不觉得尸体头发里面有跳蚤是很奇怪的事情么?现在普通人身上都是没有跳蚤的,何况稀瓜瓜有洁癖,还是一个经常去洗澡的人。经常洗澡的人身上是不会有跳蚤的,洁癖的人就更不可能忍受了。刚刚我搜索了一下,跳蚤爬到人身上需要两天才能产卵,卵孵出小跳蚤需要4-5天。这么说来,最理想的情况下至少一周时间稀瓜瓜的尸体上才能出现几十个跳蚤,而如果他是八月一日死去的话,仅仅过去2-3天而已。怎么可能头发里面忽然出现这么多的跳蚤!”

       “你想说,尸体不是稀瓜瓜?”琪琪大吃一惊。

       “没错。另外,我们发现的尸体没有一只小腿。琪琪说有两块小腿骨表面很平滑,那应该是胫骨和腓骨吧。这个尸体的小腿很可能被截肢过。犯人为什么要截掉稀瓜瓜的小腿呢?他完全没有必要给自己制造麻烦吧。如果是当天在中转站截肢的话,一是会在现场和工具上留下血迹但我们没有发现,二是钢板下面不会留下那么多血。而且,犯人当场截肢不可能处理的平滑,这是截肢手术处理的效果。所以,我怀疑这个人在死之前,就是一个残疾人。”
       “稀瓜瓜肯定不是残疾人。这一点王八已经说过了,而且他是残疾人的话不可能拿到救生员证。右脚残疾对开车也会有影响,普通的车根本开不了。稀瓜瓜的工作是操作龙门吊,右脚残疾爬上去都困难,不是说做不到,但是隐藏不了,不要说妻子了,同事也不可能不知道的,王八没必要在这点上撒谎。”
       “第三个可疑的地方,那就是这块钢板摆放的太完美了。我看了龙门吊,用两根钢缆拴着一块电磁铁,电磁铁的截面是一平方米。而那块钢板是15平方米,还是长方形。虽然我没有操作但是我能看出,想把这样一块钢板平稳落下的难度相当大。必须准确的吸在重心上方才能保证钢板不倾斜,移动和放下的时候还不能晃动。而门卫说过,他在八月二日没有发现水泥地面上有破损的痕迹。”

       “可是,孙三口供中不是说操作龙门吊不是很难么?”琪琪追问。

       “第一,孙三操作的时候搬运的是一吨的钢板,他只操作过1吨的,和20吨的钢板没有可比性。第二,如果孙三说很难的话,我们会怀疑谁?这个厂只有三个人会操作龙门吊,还有一个死了,孙三这不是给自己挖坑么。当然,也许他真觉得简单,但仅限于他操作1吨的经验。”

       “如果孙三是凶手操作钢板,他不会选择没有试过的20吨而会是操作过的1吨,压死人1吨足够了,而且还可以几个叠起来。孙三前两天也没有什么机会尝试20吨钢板,即使选择20吨,也不可能在没有经验的情况下操作得这么完美,毕竟连有经验的赵一都做不到。其他人就更不可能了。”

       “结合上面三点,我推测——稀瓜瓜并没有死,他把另外一个人的尸体放在了铁板之下冒充他,而操作龙门吊的正是稀瓜瓜!”

       叶枫看了看周围,顿了一下继续往下说。

       “我猜测的犯罪过程大概是这样的。稀瓜瓜在八月一日中午,假装肚子痛,其实是偷偷沿着围墙走,跳到海里逃走了。他的衣服鞋子就是那时候脱下来的。然后晚上,稀瓜瓜带着一个尸体游回来。稀瓜瓜有救生员证,抱着一个人游泳不成问题。这个尸体很可能是一个流浪汉。稀瓜瓜的老婆是救护站的,认识流浪汉很正常。而满足‘有跳蚤’和‘残疾’这两个条件,我第一反应就是乞丐和流浪汉了。然后稀瓜瓜操作龙门吊压扁尸体后,再水遁逃跑。门卫发现的水草很可能是稀瓜瓜留下的。那个钓鱼的人发现的很有可能就是死者的假肢,被稀瓜瓜丢到了海里,只是没想到木制的假肢又被冲到岸边。”

       “可是稀瓜瓜为什么要找一个残疾人代替自己呢?”琪琪有点不解。

       “可能瓜瓜事先不知道这个流浪汉有假肢,你还记得吴六说的吗,他们一个个穿得像犀利哥一样,救护站提供的衣服裤子掩盖了残疾的右脚,在杀了人之后才发现问题。”

       “会不会是工厂外面的人作案?另外一个能熟练操作龙门吊的人之类?”琪琪谨慎地问。

       “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无论是移动龙门吊还是放下钢板,都能发出巨大的噪音。而且工厂里还有门卫值夜。只有在这个工厂上班的人才可能知道门卫有严重的听力问题。”

       “也有可能是用赵一的车运尸体的啊?也许别的员工参与了呢?”

       “首先,如果是案发两天之前将人活着运入中转站,相当于要囚禁几天,不被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当天运入,从监控上看,没有机会将尸体移出车库。这个中转站只有赵一有私家车,其他货车当天没有出入,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水路了。其次,稀瓜瓜没有必要和赵一或者别人员工合谋,即使要用车也可以借老丈的车,如果不用车运就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赵一或其他员工不会单独作案,保险金只有稀瓜瓜老婆能拿,但我们没有发现赵一或者其他员工和稀瓜瓜老婆有交往。”

       “等一下,我检验过死者的DNA,我确定那就是稀瓜瓜啊!”琪琪忽然想了起来。

       “关于这个,其实有一个办法的……”

       这时,房门被一个不速之客推开。

       “哟!叶兄!说啥呢?有什么闹心事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呗。”一个穿着卡通T恤的家伙笑眯眯地闯了进来。

       “贼贼,有什么惊喜么?”叶枫猜到了为什么贼贼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不愧是大侦探。”贼贼笑眯眯的说,”你要找的人,我带到了。”

       贼贼说着,把一个人从外面推了进来。这个人,他的照片叶枫已经看过了无数次,他就是被宣判已经死亡的——稀!瓜!!瓜!!!

       “放开我!你们抓错人了!我不是稀瓜瓜!我是西瓜!”被带进来的那个男人挣扎着叫着。

       “我们在各个交通要道设卡,终于在火车站把他抓住了。你慢慢审,我先走了哈!”贼贼从外面关上了门。

       “西瓜先生,我也相信你是无辜的。你录一下指纹就可以走人了。”叶枫盯着男人,冷冰冰地说。

       男人陷入了沉默。

       “……我认栽了。没错,我就是稀瓜瓜。”
       “我和老婆需要钱,她也厌倦了现在的工作。因为我死了的话能收到一百多万的保险金和抚恤金,所以我们想到了让‘我’死去这个方法。由于她工作的关系,我们就把目标选为附近的流浪汉。”
       “八月一日,我上午去公司上班。中午,我假装肚子痛去厕所,其实偷偷绕道去了货物堆放场藏起来。我趁着没有人看到我(树底下的王八也睡了)的时候跳海游走了。”
       “因为穿着衣服完全游不动,而且衣服放在这里还有用,所以我把衣服鞋子都脱了。手机我早上来的时候就没带,拿走钱包里的钱是为了伪装谋财害命。因为早上上班的时候我里面就穿着泳裤,所以现场你们找不到我的内裤。”
       当天傍晚,我老婆骗附近的一个流浪汉到我家里,我趁他不注意,拿起菜板子往他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那个男人就这么死了。”
       “我把那个脏死了的流浪汉身体擦了一下,拔下来一些头发,丢到我的枕头上和浴室里面,用来供警方提取DNA。”
       “擦流浪汉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男人断了一条腿,小腿下面装的是假肢,本来以为只是腿有点问题。不过已经不能替换了,我本以为压烂了就看不出了。”
       “为了防止穿帮,我还用锉刀磨去了他的指纹。”
       “到了晚上,我开车偷偷回来(车是我老婆从老丈哪里借的),当然车里面还装着尸体。等我感觉门卫差不多睡了的时候,我抱着尸体游到码头。我之前当过救生员,救生员考试时候一个必考项目就是水中救人上岸,所以我抱一个人游泳完全不费力。我上岸后,擦干身体,把海草从身上擦下去。我在货物摆放区找到一个足够宽的位置把尸体摆放好,然后爬上龙门吊的操纵室,用电磁铁吸过来最长最宽最厚的钢板,放在尸体上面。”
       “门卫老头基本就是一个聋子,不用担心他会听到动静。”
       “为了防止砸坏地面引起不必要的事端,我放下钢板的时候特别小心。孙三的小子总是觉得操作龙门吊简单,但在深夜用钢缆拴着一块电磁铁吸住一块15平方米的钢板平稳的放在地面上,这种技术也就是职业操作员的我才能有了。”
       “之所以没有给尸体穿上我的衣服,既是防止衣服不合身暴露真相。也是为了更彻底的破坏皮肤。”
       “当天正好是周五,接下来的周六和周日没有人来上班,会更晚被发现,让尸检更加困难。”
       “干完了这些之后,我又跳下码头游回去了,把假肢扔到了海里。把车开回去之后,我就打算先去一个偏僻的地方先躲躲风声。而我老婆则按计划给我同事打电话,电话号码当然是我事先给她的。也许我坏事做的太多,老天都看不过眼了吧,我火车票逃票的时候没有成功,碰巧附近还有认识我的警察……接下来我就到这里了。”

       稀瓜瓜无奈地笑了。

       “稀瓜瓜,你真是一个不简单的人。只可惜你的才华用错了地方。”叶枫平静地说。

        “简兮,把他带走,先关起来。”叶枫对身后的下属说。

       简兮带着稀瓜瓜离开了。等待着稀瓜瓜的,是未知的未来。

       ——完——

       备注,作者意见:
       1、        动机答到骗保险金(目的之一也可)就算完全正确!
       2、        回答稀瓜瓜单独杀人和稀瓜瓜、老婆联手杀人都算正确!
       3、        找到跳蚤单一线索来说明死者不是稀瓜瓜即可视为理由充分。
       4、        从题目中猜到稀瓜瓜是犯人的话,交给评委斟情处理。
发表于 2014-8-7 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寨版容疑者X的献身,我就想问问那个福山雅治头像的童鞋是不是躺赢了
发表于 2014-8-7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作者辛苦。
发表于 2014-8-7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便拉出坑有错么 我就说
发表于 2014-8-7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 =,我认栽了,太坑了,完全模仿嫌疑人X的献身
发表于 2014-8-7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贼贼我们来聊聊人生,来。
发表于 2014-8-7 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棒啦!全错了!
发表于 2014-8-7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抠脚大汉三枚 于 2014-8-7 20:21 编辑

先占个位置吐槽。。。。麻烦解释一下厕所里的那坨屎是怎么回事。  劳资就载那坨屎上了
发表于 2014-8-7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追杀八千里的风 于 2014-8-7 20:43 编辑

坐看吐槽死。


就不说跳骚生成大约4、5天,法医证词都还能假,是现实呢?还是比赛呢?我们这些菜菜可以不懂跳蚤的生成,只认为人死以后有跳蚤很正常,但是作为一个法医见过这么多尸体的人还不懂跳蚤,我就只能呵呵了。

对于一个文中都叙述了妻子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还能黑得这么漂亮。就算量变引起质变,在毫无变点下,我实在推理不出他们正常情况下合伙骗保的动机,只能推理出厂里没人可以杀他,和腿断后他想要100万保险的动机。大赛说得很清楚,动机是推理中必有的一部分。呵呵,这叫打脸吗?

点评

难怪想了3天都没想出自杀的手法。  发表于 2014-8-7 20:16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2-17 00:4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