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9891|回复: 32

[每期谜题] 第146期谜题《永乐秘闻之天煞星曜》(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3-29 19: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schere 于 2014-4-12 20:12 编辑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永乐秘闻之天煞星曜》

作者:Aschere      海报制作:皇家侦探

p1580488134.jpg


  南方一处隐秘豪宅。
  地道密室。
  一张石桌,一坛酒,两个人。
  火光映照下,昏暗的屋内依稀能识别出聖三公子英俊的脸和一张精致的银色面具。戴面具的,正是屋顶上与解光见面的那人。
  聖三公子的手抚摸着银色面具,“果然漂亮,比原来的那个铁制的漂亮很多。”
  “多谢教主厚爱,敢问教主有何吩咐?”
  “江湖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清流水畔,菖蒲丛中;神断鬼算,圣女云宫’,暗夜你可有听说?”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一般百姓对这些事既不关心亦不了解。
  “听闻圣女可推算天数人事,无所不精而无所不准。传说昔年太祖皇帝误入云宫,得圣女一番指点,取天下便少花了几年光景。待时局已定,太祖有意去菖蒲丛中寻找,却再也找寻不到。不知是不是教主所指?”
  “没错。我收集所有可能的信息,但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传说中的‘清流水畔’和‘菖蒲丛中’两个标识性地点,其他的有关方位的事一无所知,那云宫的地点变幻莫测,没人能说清楚。”
  “教主想去找菖蒲圣女求问运数?或者说,若想维持地位财富一生稳固甚至……是否会有难以解决的障碍?”
  “正有此意。可惜入得云宫再全身而返的人太过寥寥,迷失后不知所踪的江湖人未知凡几。此行本就凶多吉少,找不找得到都是未知之数。”
  “教主希望在下去探一探?”
  “也许这要求对你有些过分了,我会让桃花配合你一起。四大光明尊者尚有一位虚悬,待事成后此位便是你的。”

  “光兄,这次只能靠你了。这么多年,我还没开口求过你。”
  解光看不到银面具下的神情,但是看到了眼神里浓烈的恨意。他想想还是没有给准确答复,“你让我太为难,容我三思。”
  “光兄——”银面具长跪不起,“我现在找不到可以完全相信的女人,你知道我暗夜自己肯定没这个条件。何况——这次出去,也是为了你今后的安全。”他轻轻摘下面具,露出一张满是烧伤疤痕的脸,解光纵然不是第一次看到,还是下意识地一惊。
  “罢了,”解光无奈,轻轻抚摸着暗夜面颊上斑驳可怖的疤痕,“但是,只这一次。”

  两个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趴在屋顶。一个戴着银面具;一个右手手腕系着紫色绸巾,绸巾里面藏有毒针暗器。

  京城第一青楼锦春楼里,谪仙阁上,一群狎客中央,化名婷婷的解光戴着假发,云鬓高髻,一身花魁装束,身着紧身舞裙,外覆粉色薄纱,玲珑曲线若隐若现,朦胧间最是动人。只听他边起舞边娇声吟唱道,“银屏半开珠帘卷,误入凡尘本谪仙。魅惑众生非我过,但教君试玉体纤。”说罢,一手作兰花指状向一旁的某位高官挑逗过去。

  两个黑衣人看到此情此景实在忍不住了。
  “哎呦,我草!尼玛真是够了——”紫绸巾暗暗感叹,“我用牛奶给他泡了3天,没想到这还有模有样的,一定、一定不要被识破啊。”
  “哈哈,侯爷也会有这般真性情。你放心,他不会出问题。我敢找他,就有这个把握。”银面具忽然把左手中握的短刀插入腰间,捂住了眼睛,“不能忍了,容我离开一会儿。”
  回来后,紫绸巾一脸坏笑,“暗夜,你该不会是出去打了两发飞机吧。这里有的是女人,忍一忍,一会儿再去爽好了。”
  “嘘——”戴银面具被称作暗夜的男子算是默认了,他指着明亮烛光晃眼的谪仙阁,“此事休提!快盯住屋里情况。对了,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紫绸巾点了点头,“解光给我讲了个故事。”
  “那么你总该知道,城破宫倾后第二天晚上的一场大火,断送了我无数兄弟的性命。”

  进军应天,其实是朱棣背水一战,铤而走险。方孝孺当时称城内尚有二十万兵,完全可以应战,若上下同心,断断不会有失守之理。奈何内侍多内奸,重臣多降臣。六月十二日,朱允炆亲手诛杀内应徐增寿于左顺门;六月十三日,李景隆和谷王朱橞开金川门降,应天城就此陷落。
  城破之夜,建文帝焚毁宫殿,与妻儿共赴黄泉。翌日,京营教场突然起火,大量旧日亲军侍卫葬身火海。接连两场大火,火光冲天,照亮了应天城的夜,如同白昼。火光熄灭后,抬出数具焦炭一样的已经烧得残缺不全的尸骨。得以幸免者,唯有寥寥,亦多因大火伤残。

  萧淳杰缓缓开口:“我随驾杀入应天城中时,方孝孺、齐泰、黄子澄等文臣在城头擂鼓,为守军助威,高声叫骂降臣,但根本就是徒劳。虽然方孝孺的为政才能我不想恭维,不过这个人,真的很有骨气。
  城门大开之时就完全失控了,征讨纳降等事都是成国公负责指挥,我、纪纲等随皇上一路杀入皇宫。
  宫殿大门敞开,透过火光看到了背对着我们的建文帝,殿中的书案已经被点燃。殿外火势蔓延,我们只得停在殿门外数十米。燕王在外高喊:允炆贤侄,本王为清君侧前来,绝非想伤你性命。你赶快出来,日后即便本王登临大宝,一样封你王公,爵位世袭,礼数如制!
  殿中传来建文帝绝望的冷笑,他突然冲到已经被火焰包围的书案,旁边的谈公公随即跟上拉住建文帝衣角,‘皇上!’却没能挡住建文帝的决绝之意。建文帝扑入火中不顾衣袖被点燃抓起一件东西,身形缓慢,费力地甩开谈公公,转身踉踉跄跄走到殿门前,我们这才看到,建文帝一身冕服,十二珠旒垂在额前不停地颤动——给我们内应的内监说城破之前,建文帝已经几天水米不进,前一日斩杀徐增寿已是力竭,心情也悲恸到了极致,连身体的颤抖都控制不住。而冕服,本就是帝王的礼服和祭服。珠旒遮挡,我看不真切他的眼神和面色,但是他的脸颊和手臂已经被火焰烧伤,鬓发凌乱,冕服的手臂处残破得不成样子。他高举手中物件,昂首对着我们,笑得轻蔑,随即手中物品被狠狠掷到台阶上,摔碎滚落,我和纪纲近前查探,才发现是玉玺。
  燕王再次高喊:贤侄切莫一意孤行!本王对天发誓不会伤你分毫!
  谈公公扶着有气无力的建文帝走回殿内,建文帝似乎早已虚弱的说话都困难,向谈公公低语几句,这么远的距离,我们肯定没有办法听到。之后谈公公走到殿门,鸭嗓一般声音惨厉:朕承天祚继大统,纵无功绩亦政行仁德。未料四皇叔贼子野心,忤逆天命,罔顾祖制。尔等若想取这九五之位朕尽可拱手相让,然应天城百姓何辜,军士何辜!朕生自皇家,既承帝业,合当与应天城共存亡!
  之后殿门紧闭,隐约听得女人和小孩子的哭声。我和纪纲见状,无法近前,即刻责令下属去救火,待到大火扑灭,宫殿里一片狼藉,建文帝曾经的贴身太监帮我们指认出谈公公、皇后和小皇子的尸骨,但是却不见建文帝身影。这时大殿前方忽然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接连响了很久,我凭经验可以判断出坍塌的声音,便下令军队仔细搜索宫中,终于发现了一条逃生密道,但是距离殿中入口几十米远处有铁门紧锁,铁门已经被炸得变了形状。我责令军卒速速破开铁门,奈何铁门锁链处过于厚重,刀斧不灵,最后不得已用炸药强行炸开门锁。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推开残破的铁门,地道里满是砖石泥土堆积,已经被炸得轰塌,先锋军卒强行开出一条道路后,约莫百米距离,复是一道与刚才相似的炸变形的铁门,如此连续开了三道铁门后,变成一段很长的土路,等我们最终上到地面上,检查出口的那段路并未被完全炸掉,地道终端是郊外一片旷野,周遭格外寂静,只能听到远处城里的喊杀声,丝毫不见人影。也就是说,建文帝要么在爆炸中葬身地道,要么已经出逃。我能确定的是,那片荒野依然在应天城内。随后几天里,我们深挖地道,同时对皇城进行了全面排查,以建文帝的身材衣着声音相貌,尤其是脸上、手臂上的烧伤为特征——那是我们亲眼所见,没有可能造假的。可是却没有丝毫发现,建文帝就这样‘人间蒸发’了。不得已,燕王对外宣称建文帝已经在焚宫时身死,然后登基即位,但是那一段时间,应天城及周围地区的监控依旧非常严格,直到现在放松下来,表面一片祥和,皇上还是暗中派很多人打探建文帝的消息和下落。
  宫倾翌日,如你所说,京营教场就起了大火,流言四起,说是皇上要杀尽建文旧臣,连那些只是保卫京畿安全的武士都不放过。但我深知皇上没有也绝不可能下这种命令,纪纲还没有狂妄到那种地步
  我们当时在火场外,四周有军队把守,禁止百姓骚动闹事。我们是来救火的,大量的水由一队队兵卒远道送来,效果甚微。寒心的是百姓还不理解我们,认为我们在演戏。其实那场火大有问题,外面的大火被扑灭后,发现很多人都是被提前杀害扔到火场里的;另外一些人,被施用迷香后困在营房里面逃不出来,门窗是钉死的,他们直接被活活烧死。因为提前堆了干草、浇了火油,所以能久烧不灭。最后竟然还嫁祸给皇上。”
  “嫁祸?呵呵,这种话您也好意思说出口啊,侯爷”,暗夜冷哼一声,“就算嫁祸,也是你们的人做的。”
  萧淳杰神色如常。“我继续说,你不妨继续听,听听是否发现什么问题。房屋很多,可能有些没有全部封死,所以最后才有人逃了出来,不过终究非伤即残。
  房屋里的梁木被烧焦,已经开始受不住力砸在地上,我们看不清情况也没法近前,当时依然有建文军队在城内抵抗,形势还是很混乱。房屋里面传出火海里挣扎的侍卫亲军的嘶吼,我至今犹记得那种声嘶力竭的咆哮:朱棣!你欺君篡位,大逆不道,天下百姓人人得而诛之!杀了我们,就封得了天下百姓悠悠之口吗!
  那声音一遍遍响起,渐渐减弱直至消失,惟余噼啪噼啪的火烧声不绝。
  ‘是昙花的声音,’燕王转头望向我。我点点头,‘正是。难得燕王如此好的记忆,殿下若不提起微臣差点忘记。’
  昙花是建文帝小时候的伴读,后来做了建文帝的近身侍卫,建文四年间,我都从来没有听人谈起过这个名字。我萧淳杰自诩在‘用间’上也算军营翘楚,宫中宦官内侍多早被我买通,这个昙花一直无大作为,只有几十天前建文帝遣庆成郡主割地谈和时作为护卫来过,我一清二楚。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是因为有一武功独绝,威力甚大,却只有不经意间才能使出个一招半式,之后无力再续,如同昙花。
  ‘纪纲!本王记得向你交代过,此人必须处置掉。还有那个过去和他同出同入的天狼。’燕王面露愠色。
  纪纲急忙下跪请罪,‘臣一时疏忽,肯定是手下人搞错了,但是他被困在火屋里,无论如何没法活着出来了。’
  大火扑灭后,燕王支开纪纲去找一个叫‘天狼’的小侍卫的尸体,向我问询道,‘阿辉,你知道本王为何如此留心这两个小人物吗?’
  ‘太祖皇帝薨前一夜,天狼被单独召到近前与太祖皇帝私语一炷香之久,说了什么,从无任何人得知;太祖赐给他什么东西,从无任何人看到,哪怕是建文帝。之后,一直守在太祖床前的公公随太祖殉葬,微臣没能套到一点点消息。昙花是建文帝最亲近的人,建文帝私下的密令全部由他执行,我们买通的内侍不能提供只言片语的消息。’
  ‘是了。太祖当年的龙兴也是靠诸位高人指点,说不准谁为他算到了身后事。本王既已兴兵做到如此地步,唯恐节外生枝,不容许一丝一毫的差池。’
  大火既灭,我指挥军卒砸开房屋,检查尸体。
  刚刚传出喊声的屋内,一具尸体仰面倒地,面部焦黑如炭,尚能分辨出未闭合的眼睛,真是死不瞑目。纪纲用刀撬开尸体的嘴,积聚一些烟灰,颈部一道血痕,应该是用右手所持的绣春刀自刎造成的,伤口与长形弯刀相符,左浅右深,自刎多是反手(刀刃与拇指同向,关于正反手多有争论,这里以备注解释为准)横刀,入刀深而出刀浅,这与右手持刀(手肘外翻,刀柄在左,伤口从右到左)也相对应。右手手指上有割开的口子。纪纲扒开尸体残存的外衣,胸前一片基本全部烧烂,很难辨别。尸体身着飞鱼服,裙角没有完全被烧毁。后来有老宦官证实,飞鱼服绣春刀,确实是洪武年间的东西。
  尸体左手里,紧紧攥住的丝帛还有些纤维未碳化成灰,我猜测是太祖当年留下的遗诏,但是字迹已经无从辨识。
  倒在一旁的另一具尸体,下半身大概是浇过火油,烧得非常干净彻底,骨头都成焦炭了,上半身相对完整,面目尚且能够辨认,经内应确认是昙花本人无误。
  尸体身后,没有完全倒塌的墙上,血书犹自清晰可辨:

  折戟沙場怨未休
  骨肉相殘恨無由
  百死不做南冠客
  但求乾坤忠義留
     曇花絕筆

  ‘是昙花的字,’我说,‘微臣完全可以确认。’
  ‘飞鱼服绣春刀,和一道遗诏,应该就是当年太祖赐给天狼的东西。遗诏内容,大概是要天狼辅助建文帝如何如何治理国家。天狼与昙花本来就是陪伴建文帝长大的人,太祖觉得可靠,而飞鱼服是身份的象征。怎奈他们终究没能帮建文帝守住江山,又不愿意投降于我们,最终殉国追随他去。’我低声讲给燕王,燕王颔首表示认同,‘死了就好。’
  我们继续检查,再后面是间工房,住了些砖瓦匠,也有几个因大火而死。没死的人,我没有再追捕。上天有好生之德,皇上也不愿意多沾染血腥。我们本就无意杀他们。”
  “本就无意?萧侯爷的话说得可真是好听。昙花和天狼,死后被纪纲挫骨扬灰。可惜我是个懦夫,勉强从火场中捡了条命逃出后,连给他们收拾骨灰、重新安葬的勇气都没有。就算他们当初待我很一般,就算我只是个他们连名字都叫不出的低品级小侍卫,可侍卫亲军曾是我的家。我的大哥们死得无声无息,我的家被烧毁,我的兄弟们被赶尽杀绝。活下来的几个也是苟延残喘。他们不在了,这皇城的夜都暗了。所以我取名为暗夜。”暗夜嗓音本就嘶哑,此刻更显凄厉,目光狠戾,直直盯着萧淳杰。
  “挫骨扬灰、曝尸荒野,是纪纲设饵,把忠于建文帝的亲军侍卫旧部一网打尽。”萧淳杰微笑着,语调平静无波,“可是逼宫前的一天,我们的军队就已经封锁皇城周边,建文帝不可能逃出去。唯一的解释就是,我亲眼所见到的和这故事,并非事实真相。”
  “哦?萧侯爷有何高见?”


======================================================
注意事项:
  • 答案请一律跟帖发在本期谜题的“答案提交帖”里。所有作答内容在答题时限期间将被系统自动加密(答案内容仅自己可见),不需要使用任何加密代码。
  • 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 本期谜题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58057-1-1.html
  • 答题截止时间是:2014年4月12日晚上20点整,届时将公布第146期谜题答案,第147期谜题将于2014年4月12日晚上20点准时放出。
[发帖际遇]: Aschere巧遇上官兄弟,回家后发现家里的萌妹纸被人分尸了,损失12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发表于 2014-4-12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schere 于 2014-4-12 20:24 编辑

解答篇:

  “建文帝早在我们封锁皇城周边之前就已经先行逃离,所以才没有办法找到。暗夜你的真实身份就是天狼,你点了两把火。
  首先,我们在焚宫之夜见到的不是建文帝本人,而是由你天狼假扮的。这个破绽不少。
  我们深挖地道都没有找到‘建文帝’尸骨,所以他必定跑了出去。建文帝如果当真十分虚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接连推开三道沉重的铁门,在地道跑了这么久最后逃出生天?炸开后的铁门连我这样身强体健的人想要推开尚且费一番力气,就算建文帝身体状态正常也很难做到。如果他是经地道逃走,也必定有人护送。他那种文弱书生的体质,炸地道的事情,也一定做不来。另一个让我确信见到的‘建文帝’是假的铁证,就是他扑入火焰中取玉玺。真正是身体虚弱、连喊话都困难还要托付给太监的皇帝,怎么可能自己拼尽力气去冒险取东西,这不是一个皇帝该做的事情,旁边的太监还没死呢。而谈公公,不该仅仅拉住‘建文帝’的衣角,而是该抢在‘建文帝’前面替他去取,才是正常。这样做的唯一目的,就是‘建文帝’的脸要被烧伤,或者说可能已经提前烧伤,加之距离较远,额前珠旒摇摇,殿外的我们才难以看清‘建文帝’的真实面容。所以这个人其实身体也不虚弱。既然不虚弱,为什么要借谈公公之口喊话给我们?因为他不能说话。整个过程,我们只听到了‘建文帝’的冷笑,单凭笑声判断一个人还是有困难的。只要他不开口,或者说话声不被我们听到,就不会直接暴露他是假扮的这一真相。
  至于为什么假扮建文帝的是你天狼,一来是因为你是唯一拥有太祖遗诏的人,整件事情只有你有权利、有条件策划;二来是因为你和建文帝年纪身材相近,外表相似度高,不近距离查看难以分辨;三来是因为纪纲是何等谨慎的人,燕王交给他处置掉‘天狼’的任务他一定用心执行,之所以没有执行,是因为不能执行——他没有找到天狼。焚宫当晚,天狼刚刚从地道逃出,还在找昙花策划把那些有叛变投降之心的亲军侍卫杀掉,然后黑锅让我们来背。
  你跑出地道后,迅速联系到昙花,偷偷潜回教场,假装要投降燕王,把真正忠心的死士赶走。你和昙花事先有所准备,趁其他人不注意点燃掺有迷药的熏香,营房内侍卫都晕倒后,你们动手杀了大部分,之后钉死门窗,内外同时放火,没死的也跑不掉了。从外面放火,就是为了误导百姓是燕王做的吧。
  而我觉得教场的火诡异,是因为起火点的问题。火不完全是由外向内烧的,从内向外也是有的。你在里面点了至少一把火。我们看到的尸体,是你的同伴,而非你本人。正常人自刎而死后,口中不应再有烟灰,只有被烧死的人口中才会有,说明我们发现的尸体不是死于自刎,即便自刎也是快被烧死的时候。快被烧死的人大多都神志不清,哪里还会自刎?这是最大的问题。‘自刎’的刀口走向非常正常,但是正常不代表没有其他可能。直到我刚才看到你用左手将佩刀放回腰间时才意识到,你是个左撇子。左撇子从背后用右手抱住要杀的人,左手绕到那个人的颈前出刀,效果是一样的。你杀害了快被烧死的同伴。然后你布置现场,昙花在屋内高呼,让我们确认身在屋内的就是你本人。你把自己的飞鱼服换到你的同伴身上,绣春刀塞进他的右手,烧毁的圣旨塞进他的左手,不得不说这个摆放真是漂亮,差点就把我们都骗过去了。之后昙花割破他的手指,蘸他的血在墙上留下血书后在自己的下半身浇上火油自尽。而你潜入工房,从死去的工匠身上扒下破烂的衣服自己换上,伺机逃脱。你的另一个重要失误,是我们发现的那具尸体被烧毁得实在太不均匀。正常死在火场,该是全身都有不同程度的大面积烧伤,但是手上、颈部的伤口还能辨认,皮肤没有完全烧毁,而脸上、胸前的皮肤焦黑一片,完全没法辨认,姿势又是仰卧,是不正常的。人的正常生理应激反应是用双手保护头部、脸部,很难想象为什么手臂的烧伤程度反而比头部要轻。再次焚烧部分尸体的目的,是尽可能毁掉可以辨认出这具尸体真实身份的全部特征,留下能让我们判断出‘自杀’的痕迹。
  我们派军队搜查当晚的‘建文帝’,声音是很难断定的,衣服可以随便更换,身材差不多的人更是很多,也不易改变——可以依靠的最重要特征是脸颊和手臂的烧伤。烧伤短期内不可能痊愈成原始状态,想要不被认出,只能把受伤面积扩大。你最后从教场逃出,就是不想赴死,为了逃脱搜查,不得已把整张脸都烧伤。
  到这里,如果我前面的猜想都是对的,你的脸很可能是全部烧伤,至少是大面积。你的手臂也有烧伤瘢痕。你的身上,或许还有能够证明你真实身份的其他证据。”
  “这一切都是萧侯爷的臆测罢了。在下真是佩服萧侯爷编故事的功力。”暗夜一副若无其事的语调。
  “编故事?哼!”萧淳杰左手突然用力,一把摘下了暗夜的面具,右手指间两寸七分长的毒针同时直抵暗夜咽喉,“把衣服脱下来。”
  暗夜脸上爬着大片烧伤疤痕,在月色映照下笑容都是扭曲,声音沙哑,“咳咳,侯爷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萧淳杰并不作声,指间毒针略略探近了些。
  暗夜轻轻解下夜行衣,露出了手臂上的烧伤瘢痕和胸前的刺青——大漠苍狼仰天长啸。
  “还不承认你就是天狼?”
  暗夜微微颔首,“侯爷果然聪明过人。”
  萧淳杰一声太息。“看看我府里都养了些什么人,建文帝当真羡煞我等。你放心,我以萧氏列祖列宗声名担保,绝不出卖你。因为现今的我,也不过是皇上手中的一柄刀而已。我只想知道,太祖驾崩前一天晚上,让你单独近前一炷香的时间都说了什么?”
  “一个承诺。我幼年时,太祖皇帝曾救我于漠北,然后我有幸做了皇长孙的伴读。胸前的刺青亦是太祖授意。因为不是内监,长大后不便长留宫中,当时锦衣卫机构被废,我被收编到御林军,拥有一个可以保护皇太孙的正式名分,得以行走御前。当时我官职低微,只有八品,却深受信任,能接触到一些大内秘事。那天晚上,太祖皇帝召我前去,开口第一句,是问我如果他龙御归天,可否愿意为他生殉?”
  “哦?”萧淳杰饶有兴趣,“你怎么说?”
  “‘陛下乃真龙天子,福寿无疆,身体有恙只是暂时。即便以后有这么一天,天狼唯一遗憾是无缘再伴皇太孙’,我从腰间抽出精金匕首,刀刃顶在喉间,‘但凭陛下主张。’”
  “聪明。”萧淳杰唇角上扬,“然后呢?”
  “太祖示意我把刀收回。然后要我起誓:今后无论发生何等变故,万要护皇太孙周全。必要之时,以我之命,换皇太孙之命。再之后,就是讲述菖蒲圣女对四年后宫倾的预言,并提前做好安排,告诉我再无其他人知道的宫中密道,去哪里取什么物品,教给我密道大门的开关方法。然后赐我飞鱼服,给我留下了密诏。”
  萧淳杰点点头,“我从小就看出,燕皇叔是几位皇子中最像太祖皇帝的一位。太祖当年救你,来日还是要用你的命去换他孙子的命。燕王朱棣也是一样。可我还想问:你脸上的烧伤,该是在焚宫之前。这又是何故?”
  “建文帝仁德,这是逼他远走的唯一方法。”
  暗夜的思绪回转到三年前:
  “纵火焚宫前一天的晚上,我斟酌再三后,请掌印太监谈公公和一直服侍建文帝的老宫女李姑姑一起随我和皇上去了宫中密道,他们两个都是太祖皇帝留在建文帝身边的人,应该说是不会出问题。那天面圣时,是我此生唯一一次穿飞鱼服佩绣春刀(明朝前期对飞鱼服的限制很严格),但历史不会记得,我也是大明一代锦衣卫指挥使,只做了一天的不能让世人知晓的指挥使。之后,应天城的命数都因太祖遗诏掌握在我手里。建文帝少年时就不再见到飞鱼服,直觉有异写在脸上。
  地道里,我宣读太祖遗诏,面色庄严,要求皇上跪接圣旨。每读一句话,皇上的脸色就变一分。读完后,我合上圣旨。亲军侍卫可靠的人已经调集所有能调集的兵马拼死抵挡了,‘现下形势,纵有二十万大军可堪奈何!今日您杀了徐增寿,可是愿意给燕王做内应的、已经给燕王做内应的又何止他一个?单说照顾皇上饮食起居的内监有多少已经成了燕王的奸细?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被监视了。二十万大军,愿意为皇上死战到底的,有没有两万?破城逼宫不出三日,我们无力回天。待到那时,陛下再想出逃,恐怕也来不及了。’
  皇上起身,从我手中接过遗诏,细细端详,满面悲戚。
  我跪下,僧衣剃刀度牒高举过头,‘请皇上速速更衣。’
  ‘皇城如何?你们如何?’
  ‘我假扮陛下,能拖多久是多久,陛下请务必按照既定计划出逃,每个地方都已安排好可靠的人接应。至于我们,等到燕王军队杀入宫中,点火焚宫,’我抬头望望刘公公和李姑姑,‘殉国。天狼要让百姓相信,皇上与应天城共存亡!’
皇上转过身去,叹了口气,‘若说殉国也该是朕,轮不到你。’
  ‘万万不可!’我大喝,‘微臣曾向太祖起誓,定要护陛下周全!’
  ‘天子的命是命,庶民的命也是命。况且我一直视你如亲弟。’
  ‘微臣也一向视您如兄长。即便没有太祖遗命,即便您不是皇帝,即便您只是乡野村夫、街头乞丐,如果我们两人只能活一个,我还是要让您活下去。若视我为亲弟,就让我代你死!’我放下僧衣,举起插在墙壁侧的火把贴近脸颊,火苗灼烧到皮肤时,我强忍剧痛,没发出一丝声响。世上没有人知道他对我的意义。
  ‘天狼你和朕一起走!’
  ‘来不及了。’我语调凄然。
  皇上倏然转身,看到我微笑着,火焰还在脸颊上吞吐,该是一片血肉模糊。
  ‘你这疯子,连朕的话都不听!’他冲向我想夺过火把,我抽出腰间佩刀,刀鞘打在皇上手臂上,他吃痛后退几步。我移开火把避免火星溅到皇上衣袖。
  ‘恕臣无礼。天狼心意已决!你我年纪身材相仿,天狼若无生路,死前定会焚尽皮肉,这样燕王就看不出问题,分辨不出尸骨究竟是不是陛下的。’刀出鞘直横颈间。
  皇上眼眶已湿,‘得兄弟若此,朕此生不枉。谈公公,为朕剃发。’
  ……
  离开地道时,我换上龙袍,装病不允许任何人近前,请谈公公和昙花协助我瞒天过海。这出戏,连方孝孺我都没告诉,因为他不会配合。屡战屡败他脱不了干系,号称二十万的军队,哪怕实际数字是十万,他定会劝皇帝死守。后面的事,萧侯爷应该都知道了。”
  “我们逼宫时,见到的‘建文帝’只烧伤了半边脸。那么另外半边,果真是你在教场放火后,为了避免被排查认出,混淆视听自己动的手?后来又吞炭才使得嗓音这般沙哑?”
  “是。”
  “你够狠,”萧淳杰流露出一丝欣赏的笑意,“对自己狠的人对仇家更狠。解光和你早就相识?建文帝呢?”虽然他明知这样问不能得到任何结果。
  “解光是接待建文帝暂入寺隐居的人,也是最后送走建文帝的人,所以一直被朱棣盯得很紧,这几年靠装疯卖傻勉强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我曾经和他交往过一段时间,也是觉得他比较可靠,才决定让他来接应建文帝出逃。建文帝最后去了哪里,是他自己的决定。”
  “昙花赴死,你却逃了。为了什么?”
  “为了谋有朝一日再起,重拾河山。我逃走后失去了一切,无人可依,连乞讨都被一群乞丐追打,我尝试过各种底层的百姓讨生活的方法,就差去卖身了,”暗夜举起满是瘢痕的手臂指着脸,“去卖也没人要。活着比赴死更难。”
  一阵沉默。
  “蛰伏起来,希望借明教力量重起?”
  “我是朱棣‘必杀名单’上的人,哪里敢找当朝官吏求援,避之唯恐不及。”暗夜苦笑,“至今尚未被波及的旧部,我也不想给他们找麻烦。至于纪纲,一定要死。”
  “你还年轻,官道复杂。”萧淳杰说,“如果真恨极了一个人,顷刻间置其于死地没什么意思,反而是给了他痛快。况且,他眼线众多,你即便刺杀,能做得到全身而退?”
  “侯爷的意思是?”
  “现在他尚知收敛,时机未到。君子报仇,不妨等他十年,待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时,肆意妄为到谋朝篡位,让皇帝要了他的命,任谁都无话可说。最是生不如死,莫过于从高高在上的云端直跌谷底,再无翻身可能。你比我体会更深,我就不多废话。那时歼其党羽,整个锦衣卫都可由你来掌控。我也希望,锦衣卫指挥使,重回你暗夜手中。”
  “您确信他一定会反?”
  “依他性格确实如此,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何况就算他不反,我们逼他反。只要皇上相信他反,一切都好办。欲加之罪,你懂的。”
  “呵,我无意于指挥使的名头。天狼已死,暗夜重生,依旧不会做对不起建文帝的事情。”
  “你不在意名位是好事,但你就希望像纪纲这样的人上位屠戮无辜?这件事,我们可以慢慢筹谋。”
  沉默如同死寂。暗夜悄无声息整理好夜行衣,重回警戒状态。
  谪仙阁内,忽然一声轰鸣,如平地惊雷般响起,混乱中有人惊呼:“爆炸了!”
[发帖际遇]: 福尔摩斯赠Aschere价值3 IC币的放大镜。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4-12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紫霏 于 2014-4-12 20:23 编辑

吐槽:
答案第一句里的那个永乐帝应该是建文帝吧[em14]

话说熊熊你看到没,我升级了,升级了诶~铭牌变金色的了哦
[发帖际遇]: 李紫霏巧遇上官兄弟,回家后发现家里的萌妹纸被人分尸了,损失8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发表于 2014-4-1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紫霏 发表于 2014-4-12 20:20
吐槽:
答案第一句里的那个永乐帝应该是建文帝吧

感谢提醒,已经改好了。
霏霏厉害啊,果然新的积分算法把推游计算在内帮了不少人。
发表于 2014-4-12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谜题,首先想到的是明朝那些事儿,这个系列的写得很赞啊,不过鄙人都答不出…………
[发帖际遇]: math听股神土豆和金融瓜的推荐,购买了4stone的地产股票,亏损67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4-12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就觉得暗夜是天狼,最后排除了
因为如论如何想不到小纯洁知道天狼身份不杀天狼的理由,身边一颗定时炸弹啊
结果在答案里躺着解释,好吧…… ╮(╯-╰)╭
[发帖际遇]: 3unny忽然收到请柬被邀请去参加糊涂涂与小沫沫金婚大典,3unny灵机一动,擦掉自己的名字,转手卖掉请柬获得92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4-12 2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手机不方便回,明天电脑专门吐槽。只先说一点,昙花为什么要下半身浇火油烧?
 楼主| 发表于 2014-4-12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3unny 发表于 2014-4-12 20:35
一开始就觉得暗夜是天狼,最后排除了
因为如论如何想不到小纯洁知道天狼身份不杀天狼的理由,身边一颗定时 ...

自认为推理过程给的还比较充分,如果单考虑情节,解光一直都很危险。
PS:Aschere=天狼星,你觉得我就算把自己的角色写死会这么快?
[发帖际遇]: Aschere放学后回家路上,偶遇被警方通缉的嫌疑人X,尾随其后终于发现了湖边杀人案的真相,获得警方奖励83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楼主| 发表于 2014-4-12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shibinjie 发表于 2014-4-12 20:36
手机不方便回,明天电脑专门吐槽。只先说一点,昙花为什么要下半身浇火油烧?

对不起,我坑到你们了。
最开始的想法,自焚而死,动作角度考虑,从下半身开始浇火油比较方便。上半身要举起来比较累,不一定烧完全。
还有就是红鲱鱼,故意扰乱视线。另外看看读者的YY过程的恶趣味程度,果然啊。。。。。。
(求不被打)
[发帖际遇]: Aschere被莫里亚蒂打劫,损失201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4-12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Aschere 发表于 2014-4-12 20:25
感谢提醒,已经改好了。
霏霏厉害啊,果然新的积分算法把推游计算在内帮了不少人。

推游的分还没发呢,我这是因为威望×2了才升级的,话说,皇长孙和皇太孙不是一个意思吧
[发帖际遇]: 李紫霏忘记带钥匙,在贝克街221号B门前睡着了,做了个推理大师的噩梦,醒来时发现自己饭盒里多了30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8-17 03:1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