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11299|回复: 54

[原创剧场] IC未完全侦探论坛九周年坛庆广播剧《天意》发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31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意.jpg

马上12点了,20分钟的IC坛庆广播剧伴你跨年,来年继续推理哦。




编剧、改编:Q4947Q
策划:YY
海报:Amakusa
配音:Laughing、麒麟、人形喵
后期:小新、Gourmand



《天  意》


   当陈烨从淋浴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2点钟了,窗外的雨点拍打着玻璃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他穿上浴袍,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又拿起一本日本推理小说翻阅了起来。忽然,他听见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陈烨被吓了一跳,他手中的香烟几乎脱手。
   【这么晚了……谁啊?!】他放下手上的推理小说,然后把目光挪向了自家的门口。
   短暂的间隔后,那敲门声又响起来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
   “咚咚、咚咚咚……”
   陈烨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迅速捻灭了手中的香烟,然后从厨房里抄出一把尖刀,轻轻的走向大门。他右手握着刀,左手扶住门板,慢慢的把眼睛贴在了门眼的前面。
   门外,是一个穿西装戴眼镜,浑身湿透的中年男子。他的表情看起来非常着急,而且隐约让陈烨觉得有点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谁……谁啊?”陈烨在门后面迟疑的问到。
   “是……陈先生吗?”
   “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姜亦辉。您……记得我吗?”
   【姜亦辉……姜……亦……辉……光头辉?】
   陈烨不断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好像隐约想起了点什么,但是他实在是不能把心中的名字跟这张脸联系起来,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一头浓密的黑发。与生俱来的严谨性格让陈烨提高了警惕。
   “嗯……我没印象。”
   “一年多前,在北田京子的中国推理书迷见面会上我们还一起吃过饭的,当时我的头发剃掉了,所以参加聚会的人都叫我光头辉,想起来了吗?”
   “您是……那个在做婚庆中介的姜先生吗?”
   “对对对,IC婚庆。”
   “哦……原来是你。”陈烨把手中的刀子放到了一旁的鞋柜上,然后把门打开,门外的姜亦辉左手提着公文包,面带微笑的朝陈烨伸出了右手,陈烨伸出两只手使劲的跟他握了握。
   “前年是你和你的妻子一起去的书迷会吧?……是3月……不,4月份?……对对!4月份!哎呀,实在是对不起,呵呵……你瞧我这记性,健忘,健忘。不过您现在这是……?”
   “陈先生,我们进去谈好吗?”
   “当然,我给你倒杯水。”
   陈烨把姜亦辉请到了屋里,然后把门关上。姜亦辉还没等陈烨回来坐稳就迫不及待的先说话了。
   “陈先生,为了找到你的具体地址我翻遍了家里的名片和记事本,我是凌晨1点多冒着大雨走过来的。”
   “1点?!走路?!这……您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呢?”
   “我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要跟你商量,不过在这之前,有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的回答我。我记得前年聚会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你……并不打算结婚,那现在,你还是没有结婚吗?”
   陈烨面带诧异的看着姜亦辉,没想到他要问的是这个问题,但姜亦辉的表情急切而诚恳,陈烨如实的点了点头。
   “我还是单身,不过我已经有一个不错的未婚妻了……”
   “未婚妻?!你有未婚妻了?!”
   “对,虽然前年我的确是说过自己不打算结婚,一直以来也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年龄到了,家里长辈给的压力也越来越重,所以就去相了亲,没想到相处下来之后我们还挺适合的,我也很爱她,所以……”看着姜亦辉掩不住沮丧的脸,陈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继续说下去。
   “……陈先生……那你现在还是自己住吗?”
   “对。”
   “啊……太好了!那,接下来这个问题才是关键:昨天晚上你一个人在家吗?”
   “你……这是?你什么意思?昨晚我是不是一个人关你什么事?”
   “陈先生,你千万别误会,我并不是要打探你的私生活。而是……而是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忙,刚才那几个问题是你能帮我的前提条件!而且……我不会让你白帮我的!”
   陈烨望了一眼姜亦辉提起的褐色的公文包思索了片刻,给出了答案。
   “嗯,昨晚我一个人在家。”
   姜亦辉激动的抓住了陈烨的手,“实在是太好了!”他用略带着颤抖的声音又跟陈烨确认了一遍,“也就是昨天下班到现在,你一个人在家,没有客人来访过,你也没有出去过,是这样吗?”
   “对!”
   “太好了……太好了!陈先生……我冒着种种扑空的风险来找你,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看来都是值得的。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帮帮我……”说着,姜亦辉竟然在陈烨面前跪下了。
   “哎呀,你别样……你先起来,你到底要我帮你什么啊?”
   “你……还记得我妻子吧?”
   “当然,那天你们一起来的书迷会啊。”
   “她……已经死了……”
   “什么?!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今天……”
   “她……她怎么死的?”
   “被我杀死的……”
   【天啊,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个杀人犯!】
   陈烨心头猛然一震,他被那句忽如其来的“被我杀死”吓坏了,他本能的奔向门口,抄起了那把放在鞋柜子上的尖刀。
   “陈先生……你先听我说完……”
   “说什么!!趁我还没报警你赶紧给我走!”陈烨背对着门,他左手摸索着门把手,右手举着尖刀指向了不远处的姜亦辉。
   “陈先生……”姜亦辉朝陈烨走了过来,但陈烨马上闪开。
   “陈先生……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亡命徒,我并不是故意杀她的……我和我妻子结婚7年了,一直都很恩爱,直到在那次书迷聚会上,我认识了一个叫林怡的女人,之后……”
   “林怡?……是那个个子不高,但是胸部丰满,在杂志社当编辑的那个林怡吗?”
   “对……就是她。那次之后,她好几次约我出来吃饭,后来……我瞒着我妻子,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跟她好上了。几天前我妻子到外地出差,打算昨天晚上才回来,于是我就把林怡接到家里住了几天……就在昨天下午,她要求我跟我妻子摊牌离婚,可是……可是我其实真正爱的还是我妻子啊。所以我就找了各种理由拒绝她,并要求她赶紧收拾好行李回家,因为我妻子晚上就要回来了。可是……可是她就是说不听,还跟我闹了起来,我气急之下就扇了她一耳光,于是她边哭边收拾衣服走了……可谁曾想,她故意在我卧室的衣橱里留下了一件内衣。晚上,我妻子到家整理行李的时候发现了那件内衣……她什么也没说就走进厨房拿着一把刀子冲我走了过来……我从来也不知道她有这么大的力气……我……我只是想把她推开,可谁知道……她就这么撞在桌角上……撞在桌角上……死了……”姜亦辉跪在地上痛苦的哭了起来。
   “这……这种事情我能帮你什么忙?!”
   “我……我不是故意杀死我妻子的,我真的不是故意想要杀死她的!我不想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完了,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我……我不能就这样……”
   “事到如今,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
   “只有你能帮到我……只有你……”姜亦辉站起来,“求求你……求求你帮我给警方提供我不在杀人现场的证据……”
   “我办不到!”陈烨坚决的甩开了姜亦辉的手。
   “……陈先生……”姜亦辉打开公文包,把里面的几十叠钞票全倒了出来,他跪在了陈烨面前,然后额了一个响亮的响头,“陈先生……这里有40万,是我多年做生意赚来的……我一直把这笔现金放在家里应急,只要你肯救我一命……这些全都是你的了……求求你……我求求你……”
   【怪不得这家伙没有事先跟我打招呼就直接登门拜访了,也是……这种事情在电话里根本不可能说清楚。】
   陈烨用眼睛扫着地上的钞票,40万对陈烨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自己收入不算高,而且最近又贷款买了一辆小汽车,加上需要为婚礼筹备的资金……他清楚知道目前的自己,比任何人都需要这笔钱。
   “你……打算让我怎么办?”
   姜亦辉激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马上摆出一副演说家的架势,嘴巴像机关枪一样,把他一直憋在心里的计划倾盆而出,
   “在昨晚杀死她之后,我很快就想到了一个补救办法,我故意把家里弄得翻箱倒柜,把所有抽屉拉开并且翻乱,我伪造了一个入室盗窃杀人的现场。事情是这样的:你我在前年的北田京子书迷会上相识,而且之后常有往来,昨天因为我妻子出差还没回来,所以我觉得无聊,就到了你家通宵聊天喝酒去了。而我妻子昨天出差回来已经很晚了,她在独自回家的路上被一个小偷跟上了,当我妻子把家门打开之后窃贼马上上前捂住我妻子的嘴并把她拖进屋里,由于我妻子拼命反抗,最终小偷把她杀死,并且把我家乱翻了一气,拿走了一直放在家里的40万。而我今天早上回家,我发现我家里被小偷光顾,我的40万被偷走,妻子被杀,于是我马上报了警。这个案情……非常的明显,没有人会怀疑到我们。”
   “你杀死你妻子的时候,邻居们有听到吗?”
   “绝对没有,我家对门的租客正好搬走了,而且我妻子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话,在我不小心杀死她的时候,屋里的窗帘都拉着,没有任何人看见。”
   “那……那把刀呢?你处理掉了吗?你没有被砍到吧?身上没受伤?”
   “没有,那把刀由始至终都是我妻子握着的,所以我就让它留在现场,我也没有刻意去动它。”
   “嗯……你来这的路上,没有被其他人发现吧?”
   “绝对没有!我没坐出租车,是冒雨走小路过来的,当然我来的时候注意过了,我家和你这儿都是旧房子,没有摄像监控的。”
   “嗯……好……不过你为什么要让我来帮你?你自己的朋友呢?”
   “我是个跟妻子到这儿的外地人,我的朋友也都是我妻子的朋友,他们都很熟,这种事情跟他们根本没法说清楚。而且他们都结婚了,我去通宵喝酒不方便只有你的条件是最适合的!”
   陈烨被姜亦辉说动了,他收拾好散落在地上的钱,把钱分别藏在了两个空花盆里,然后两人开始了精心的布置。他们把冰箱里的啤酒全部翻了出来,把啤酒全倒进了马桶里,把空啤酒罐留在了桌子上,又开了两瓶高度白酒,并每人灌了几口。再拆开了两包方便面,用开水泡开,然后把多余的面条扔掉,把泡面用的碗放在啤酒罐旁边,再把床和沙发上的被子胡乱拽开,让整个屋子里都充斥着两个男人通宵饮酒的狼狈。
   不知不觉,天已经开始蒙蒙亮了,雨也停了下来。在他们反复确定已经没有任何漏洞之后,陈烨给姜亦辉留了他家里电话和手机号码。
   “警察如果问起你昨晚行踪的话,你就告诉他们昨天晚上你在我家里通宵喝酒聊天。警察要是不问你具体时间的话你千万不要主动告诉他们,这样很容易被怀疑。如果警察要求找我作证的话你就把我的手机号给他们,我将会适时的给他们透露我们昨天晚上喝酒聊天的事情,而你将获得最有利的不在场证据。”
   “好,这事就拜托你了。”
   随后,一切都按照姜亦辉的计划进行着。陈烨拖着疲惫的身躯上班了。而姜亦辉,坐出租车回家后,打开家门,做着逼真的表演:他先是一阵尖叫,然后趴在妻子的尸体上痛哭了起来,他拨通报警电话,警察来后勘查了现场,姜亦辉告诉他们自己的40万也被小偷拿走了,然后他被警察带到警察局录口供。
   在警局里,姜亦辉的情绪几度失控,他对自己在朋友家里通宵饮酒而酿成的惨剧表现得追悔莫及。
   “我应该去接她的……我要是去火车站接她回家就没事了……我真是千不该万不该……我不应该放着她不管自己跑去喝酒……”
   “你说昨天你在朋友家里喝酒,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陈烨……”
   “你们整晚都在一起吗?”
   “对……”
   “几点钟开始的?”
   “大概……5点多,他下班到家我就过去了。”
   警察做了笔录,记下陈烨的电话号码,然后示意姜亦辉可以回家了。
   
   回到家里,姜亦辉如释重负……
   【哈哈哈,这40万花的真是值了,虽然是多了点,但挽回的可是自己宝贵的性命啊。警察将会联系陈烨,而他将会给我提供不在场的证据。】
   家里已经取证完毕,妻子的尸体也已经被搬走,说是要做尸检,只有姜亦辉自己和一个凌乱不堪等着他重新收拾的房子。此时此刻,姜亦辉顾不上收拾房子,而是舒舒服服的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他把整个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为自己的这个大胆行动而自鸣得意,心里居然有一丝窃喜,就像是经历了一场大劫难的存活者一样,他的世界里顿时充满着希望。这时,心花怒放的他觉得应该找点事情做,不能让家里太没有人气,所以打开了电视机,而电视上正巧也在播放着一条杀人案的新闻。
   【在埃希市北郊的梅米路上发现了一具女尸,经过调查,死者名叫林怡,29岁,尸体的脖子上缠着一根绳子,随身钱包内的钱被拿走,警方初步怀疑是抢劫犯跟踪被害者实施的恶性抢劫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取证……】
   “……林怡?林怡?她……难道是昨天回家路上……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跟我有关系的这个女人也死了,这下警方更不可能从我身上查到什么了,哈哈哈哈,天助我也。” 虽然电视上的死者照片的眼睛被打了马赛克,姜亦辉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和自己关系匪浅的女人,而且电视上林怡遇害时的穿着和她回去时完全一致,更加肯定这个林怡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林怡。
   
   天,已经全黑了,姜亦辉把屋子收拾整齐,伸了个懒腰,打算到外面的小酒馆儿里为自己庆祝一下。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咚咚咚……”
   “谁呀?”姜亦辉走了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两名警察。
   “你们……还有什么事?该说的我都说了。”
   “哦,是这样的姜先生,关于你昨天晚上的行踪,我们已经把你的那个酒友陈烨带回去确认过了,但现在有了点其他的状况,我们需要请你跟我们回去当面跟他再确认一下,所以,请你跟我们再走一趟吧。”
   “什么……?这、这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们没问陈烨吗?我昨晚在他家……跟他一起喝酒啊。”
   “哦,他确实也是这么说的,但出现了一个新的案件,死者叫林怡,我们在她的手机里发现了一段录音,根据录音的内容我们判断是陈烨杀了她,有可能是在杀了人后把尸体运到了小路旁伪造成了抢劫杀人的样子。而那段录音的时间恰好是你们在一起喝酒的时间,所以,请你配合一下,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
   
   【完】



【1月4日】
一些朋友可能会感到结尾有些突兀 本来是打算把原文的解释放出来作为结尾的 后来跟YY讨论了之后觉得不在剧里点破可能会更有意思一点
不过确实因为这样让有些朋友觉误以为故事还没有完结……或者说没完全听明白最后结尾的意思

这里就顺便解释下好了:
正如姜亦辉跟另一个女人有了外遇,林怡本人也同时跟2个男人交往着,就是2年前在书迷会上认识的姜亦辉和陈烨。姜亦辉是个生意人,家里有点钱,所以一直是林怡的正选,拜金的她一直企图让她甩掉妻子跟自己在一起。但案发当天她要求姜亦辉跟妻子摊牌被拒绝了还被姜亦辉扇了一耳光,于是留下自己内衣报复他。她心灰意冷的离开之后到了备胎——陈烨的家里。被气急的林怡发难般威胁陈烨离开未婚妻跟自己在一起,还偷偷开了录音打算作为日后的筹码。谁料到陈烨一气之下把她勒死了,抛尸小路旁伪造成劫杀现场,凌晨才回到家里。陈烨刚从浴室出来姜亦辉就拜访了,于是同样在当晚杀了人的陈烨在知道姜亦辉需要自己提供一个他们当晚在一起的不在场证明后,顺水推舟地答应了。最后正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人的不在场证明都被一段录音被击破了。
[发帖际遇]: TT跟林竹组队和工藤新一、服部平次比推理,轻易赢了51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3-12-31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是我的!!!!
发表于 2013-12-31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抢个板凳吧~
[发帖际遇]: 李紫霏找神算苏叶占卜,被苏叶告知自己今天必定会跟某人大打一场,为解此劫,于是马上把苏叶打了一顿,赔偿医药费62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板凳......
发表于 2014-1-1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32个赞!
[发帖际遇]: 聖看到路过的亚森罗宾,施舍了78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13成了14……坛庆广播剧陪大家跨年咯!!!
[发帖际遇]: 葛小鹿无故黑霏霏,霏霏摸摸自己还不算非常非常非常黑的肚皮,默默的伸出了小手,葛小鹿发现自己的兜了少了176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心意!
[发帖际遇]: 忆语做了跳舞小人的人偶,卖出后获得63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节操啊!!!!!!!!!!!!!!!!!!!!!!!!!!!!
[发帖际遇]: 在IC的笑版活动中,Ksyd被小沫沫的笑话吓哭了,小沫沫自己笑了起来,结果Ksyd吓晕了过去,醒来发现内裤的兜里少了35 IC币。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笑了
很有意思~~~
顺便祝新年快乐[em19]
[发帖际遇]: jacking被卷入波希米亚丑闻,被杀手盯上,无奈花费10 IC币贿赂杀手。 幸运榜 / 衰神榜
发表于 2014-1-1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呀!!!!!!!!!
[发帖际遇]: Q4947Q给黑羽月送来价值455 IC币的推理谜题。 幸运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11-25 04: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