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查看: 1794|回复: 1

[同步剧本] IC广播剧《交错的杀意》剧本放出~~~~~~

[复制链接]

172

主题

3457

帖子

91

积分

IC超级斑猪

N.NateRiver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IC币
2764
威望
10 点
推理积分
39 点
推游积分
17 点
侦探阅历
8 点
魅力值
0 点

推理小说家勋章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推理书虫勋章活跃分子勋章大富翁勋章

QQ
发表于 2013-7-3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交错的杀意》
原作:雨中的菖蒲
导演and编剧:疾风残影
导演:葛小鹿
后期制作:蚂蚁
另外感谢皇叔,娃娃等人对本剧的大力支持~

角色介绍

主要角色:
旁白 PB  旁白
林海   男 25岁 A院博士研究生  黄高         
孔浩扬 男 25岁 重案组警员  柚子            
陈羽  女 24岁 A院研三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本科与郭琼同班 受害人 冷月

一般角色:
高峰   男 36岁 B院老师         高峰案件受害人 无台词
范晓   男 26岁 B院研三学生     与李春颖同实验室 心一
刘明飞 男 23岁 A院研一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无台词
左宁   男 25岁 A院研一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无台词
金斌   男 25岁 某私企员工       本科与郭琼同班 待定
李昌伟 男 25岁 A院研三学生     本科与郭琼同班 待定
夏振峰 男 25岁 A院研三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半月
董晓儒 男 25岁 A院行政部门员工 本科与郭琼同班  皇叔


李春颖 女 25岁 B院研究生       李春颖案件受害人 无台词
郭琼   女 24岁 A院研三学生     本科与陈羽同班 无台词
程琳琳 女 22岁 B院研二学生     与李春颖同实验室  小六
姜琳   女 32岁 A院老师         与林海同实验室 无台词
孙曼姿 女 25岁 某事业单位职工   本科与郭琼同班  淡蓝

龙套:
张鑫   男 24岁 A院研三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霁歆
刘媛媛 女 24岁 A院研三学生     与林海同实验室  小朵
林竹   女       林海的姐姐  小R
许光   男    TT

校工   女   小鹿
管理员 女   丫头

序幕

(PB:深夜,一个黑影慢慢的靠近路边的垃圾箱,伸手在衣服口袋里摸了摸,然后往垃圾箱里倒了两瓶液体,接着将手中已经点着的火柴扔了进去,转身快步离去。走着,走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天空,黑影也消失在黑夜中……)
【划火柴的声音以及惨叫背景音】



第一幕

(PB:X大A院的实验楼下,一群学生在忙碌着)【嘈杂背景音】
林海:小夏,站好别动,我要点蜡烛了。(林海,X大A院博士研究生 男)
张鑫:小夏呆呆样子的也蛮帅的呀!
小夏:额,谢谢大家了。(小夏,X大A院研三学生,与林海同实验室 男)
刘媛媛:没事,只要你把小羽拿下就行!
(PB:小夏不好意思的挠挠脸,然后往楼上看了看)
张鑫:好了好了,10点了,小夏快点给陈羽打电话!
小夏:恩恩,我这就打!
(PB:小夏拨着陈羽的电话,那边却没有回应,小夏连续拨打,可是电话依然没有回应……)
张鑫:怎么回事?难道陈羽没听到?
刘媛媛:不会吧,蜡烛都快烧完了,这么浪漫的事情要泡汤么?林海,怎么办?
林海:恩……二楼的灯亮着啊,干脆我们直接上去,给她个惊喜!
小夏:哎哎,等……等等……
(PB:小夏还没说完,林海等人把小夏架起来,向楼上跑去)
【众人的脚步声】

张鑫:哎,累死了,快开门,陈羽,开门!
【敲门声】
(PB:几个人敲着门,但是门里并没有回应)
张鑫:奇怪了,哎?这门怎么锁着?
林海:先开门再说。
(PB:林海打开了实验室的门,几个人进门之后,却没有看到陈羽的身影)
刘媛媛:奇怪了,灯都亮着,竟然没人。
张鑫:小夏的命啊……
(PB:小夏好像很垂头丧气的样子,林海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子,却发现,新冰柜的四周堆满了实验的样品)
林海:奇怪了,这些东西不是应该在冰柜里么?
(PB:林海说着拉了一下冰柜的们,但没有拉动)
林海:冰柜锁着?不对啊,张鑫,你看看桌子上有没有钥匙?
(PB:张鑫听到之后开始在桌子上翻找)
张鑫:没有钥匙啊。
林海:没有钥匙么,算了,把那边的撬棒拿来。
刘媛媛:林海你要做什么?
(PB:林海没有回答,接过来递过来的撬棒,和小夏一起强行撬开了冰柜的门,而大家看着打开的门,都惊住了)
小夏:啊!小羽!
林海:别愣着了,快点送医院!
(PB:几个人手忙脚乱的把陈羽从冰柜里抱了出来,然后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并报了警)

【救护车声】
(PB:把陈羽送上救护车之后,过了一会,警察来了)
浩子:哟,林海,出什么事了?(浩子,林海的死党,重案组小警员)
林海:其实是陈羽要在元旦后出国,所以在实验室整理资料,我们就像让小夏给陈羽来一次浪漫的告白……结果就发生了刚才的情况【被浩子打断】
浩子:嗯,那个冰柜是怎么回事?
张鑫:哦,那个冰柜是我们实验室储存东西用的,本来是买给小夏专用的,没想到买来就坏了,现在还没和店家协商好,所以只好凑合着用了,不过制冷的确不怎么样呢,最多零下7.8度吧,不过里面的霜倒是挺厚,而且……【被浩子打断】
浩子:那么,先带我去看看。
(PB:张鑫在前面带路,浩子转过头来对着林海小声的说)
浩子:你们实验室的人还真是喜欢啰嗦……
林海:这是热情。
(PB:一行人来到实验室,走到冰柜前,原本应该放在冰柜里的东西在外面堆了一地,浩子向冰柜里张望着)
浩子:这是谁的拖鞋?
(PB:大家顺着浩子指的地方看去,一双拖鞋安静的冻在冰柜里,每只上面各有一个“习”字)
林海:这个是陈羽的拖鞋,两个字合起来不就是“羽”么?
浩子:那这拖鞋一直在这里?
林海:拖鞋是我们把陈羽从冰柜里抱出来的时候掉在里面的,她应该一直穿着的。
浩子:恩,那给我说下当时大概的情况。
(PB:林海把当时的事情重复了一遍,浩子默默听着)
林海:另外,因为这个冰柜是上个月刚买的,所以钥匙也一直插在上面没动,但是现在,钥匙不见了。
浩子:是么,那看来是犯人把陈羽放在冰柜里,然后把冰柜锁上,带走了钥匙。
林海:恩,应该是的,而且这台冰柜的锁头是在冰柜门上的暗锁,锁扣就是那个突出来的铁圈,现在锁舌是吐出来的,但是锁扣已经断掉了。
浩子:你当时是怎么知道冰柜不对劲的?
林海:除了东西堆在外面外,虽然冰柜都是自带暗锁,但平时都是不锁的,上锁的话太麻烦,而且也没什么贵重物品,所以我当时感觉不对劲。
浩子:恩,我知道了,今天就先调查到这儿,我先走了,有事我会联系你的。
林海:知道了。

(PB:浩子离开了,林海等人回到了各自的宿舍,大家虽然都没说话,但是却充斥着不安的气氛,一直压抑着。不知过了多久,天边已经开始泛白……)




第二幕


(PB:12月31日,今天是周六,因为昨天的事情,直到中午,林海才醒过来。)
林海:已经中午了啊。
张鑫:是啊,你刚醒啊,出去吃饭么?
林海:好,走。
(PB:两人走在校园里,看着走过的新入学的学生擦肩而过,突然,一只蹲在教学楼前晒太阳的小猫出现在他们眼前)
林海:高筒靴啊!
张鑫:是陈羽养的猫吧,我记得养了有段时间了,怎么还怎么大一点,不过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林海:因为它虽然是白猫,不过后腿毛色都是黑色的,就像穿了靴子一样。
(PB:林海说着朝它走了过去,却把高筒靴吓跑了)
张鑫:学长把它吓跑了啊……
林海:哎,高筒靴一直都这样,除了陈羽之外都躲得远远的,也不吃别人给的东西。
张鑫:都是陈羽喂它喽?
林海:是啊,而且它吃东西都是把吃的叼走,陈羽曾经说过,它都是把东西带回它的窝去吃,不过,我现在也不知道它的窝在哪里。
(PB:两人都沉默了,刘媛媛突然跑了过来)
刘媛媛:你们在这里啊,我找你们好久了。
张鑫:怎么了啊?
刘媛媛:警察还在实验室里问话呢
林海:那你是喊我们过去?
刘媛媛:那倒不是,不过我听警察说,陈羽好像没事了。
林海:是么?那太好了,过两天去看看她吧。
张鑫:我猜小夏肯定陪着她呢……

林海:你这方面倒是挺……【被手机铃声打断】
(PB:林海掏出手机,显示是浩子的来电)
林海:喂,浩子,什么事?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
浩子:明天有空么?想请你帮忙呢,这事也和你有关。
林海:还给我卖关子,是陈羽的事情么?【低低的笑了笑】
浩子:是的,不过还有前段时间的两件事,我想你也知道。
林海:是B院老师被烧死和女学生被割掉舌头的事情【这里语气开始严肃】
浩子:是的,我这里有些资料,正好想请你帮帮忙。
林海:没问题。
浩子:好的,明天来阳光咖啡屋。


(PB:第二天,林海来到咖啡屋,找了半天,终于在最里面的位置看到了浩子)
林海:你还真是够隐蔽的。
浩子:恩。
林海:给我来杯……【被浩子打断】
浩子:这就是你们学校有关的三七案件的全部资料,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去查。

(PB:林海只好放弃了喝咖啡的念头,拿起资料,翻开了12月30号陈羽事件的资料,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受害人姓名,林海直接跳过,看起了下面的本人自述)

(PB:案发时间:12月31日下午,本人自述)
【本人自述】陈羽:昨晚的聚餐我参加了,大概8点的时候我跟大家打了个招呼就回实验室了;嗯,大家都知道吧,我在昨天下午的的例会上提过聚餐早退的事;回实验室以后我就在里面那间休息室整理电脑里的资料,之后突然被人捂住口鼻,我好害怕,但是挣扎不了。不过慌乱间我还是闻出来了乙醚的味道,因为我做实验用过那种药品的。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具体时间,我没有注意,可能是太专注了,都没注意到有人在我身后;嗯,我没锁门,平时实验室有人的话都不锁门的;对,就是虚掩着,在外面的话,只能用钥匙才可以上锁;小夏跟我表白的事情啊?其实已经有师妹透露给我了,但我还没有决定怎么答复……【此段由陈羽自述】

(PB:林海看着后面的现场状况,自言自语起来)

林海:没有提取到指纹一类的信息,手提电脑,手机,钥匙都在桌子上,犯人是用乙醚迷晕的陈羽,而且乙醚是本实验室里的。

浩子:受害人陈羽当时穿着毛衣和保暖内衣,而且在冰柜里大概冻了半个小时左右,除了四肢和面部有冻伤,其他没有损伤,只是受了点惊吓。


(PB:林海沉默着,看着资料,浩子又发话了)

浩子:你们实验室现在有老师加学生共27人,平时实验室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想在实验室里犯案,唯一的机会恐怕就是这次元旦聚餐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陈羽要独自一人提前回到实验室,我觉得这是预谋好了的,而且,你们回去时,大门是锁上的,只有你们内部的人才有钥匙。

(PB:林海刚想说话,浩子摆了摆手,继续说道)
浩子:不过通过酒店的录像我们发现,从陈羽离开酒店之后一直到你们6人一起离开期间,只有3个走的,你看。
(PB:林海顺着浩子指的资料的一页看去,上面写着:20:02 陈羽离开——20:36 刘明飞 左宁离开——20:57姜琳离开)
浩子:然后就是你和夏镇峰他们离开的记录了,这里是他们三个人的笔录,不过经我们证实他们没有作案的时间。

林海:浩子,实验室曾经有人丢过钥匙,不排除被外人偷走作案的可能。说说吧,你觉得犯人为什么把陈羽关在冰柜里?
浩子:我将这件事件定性为谋杀未遂。
林海:这就对了,除非凶手并不是想真的杀死陈羽,不然,他就不可能是我们内部的人 。【有那种松了口气的感觉最好,因为这里他说出了证实不是内部人员作案的理由】

浩子:哦?怎么说?
林海:首先,小夏要在10点钟表白的事情是实验室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且,锁陈羽的冰柜的制冷效果也就零下7、8度的样子,当然知道那台冰柜坏了的人只有跟夏振峰要好的我们少数几个人而已,然而在那台冰柜旁边的一台是设置在零下80℃且正常运转的的超低温冰柜,若是真想杀死陈羽,将她放入超低温冰柜效率更高,何况,冰柜旁边的保温桶里是满满30升的液氮……
浩子:问题是,那台超低温冰柜没有钥匙吧,也就是说没法上锁……
林海:没错,犯人不用超低温冰柜的原因,就是犯人不清楚这些冰柜的区别,正因为这台普通冰柜上有锁,所以犯人才用这台冰柜,所以犯人虽然有钥匙,但是不可能是我们内部的人,所以我认为是无差别杀人。
浩子:你先看看其他两个案子吧,如果没有那两个案子,我也会认为是无差别杀人。


第三幕

(PB:林海拿起后面的一个档案夹看了起来)
浩子:这是是12月17号高峰的事件。
林海:恩,高峰是我们学校B院的老师。
(PB:林海快速的扫了几眼,大概如下:12月17号凌晨校工发现图书馆正门附近垃圾箱燃起大火,于是学校保安处组织灭火,灭火时发现一人在挣扎,全身重度烧伤,抢救无效死亡。受害者死前被装在麻袋里扔进了垃圾箱,而且曾遭受殴打,火起时应为昏迷状态,但垃圾箱内部以及死者身体表面发现了大量油脂成分,经鉴定是食用的大豆油,图书馆前的垃圾箱一般为学生扔的纸张之类,有食用油很蹊跷,而且大豆油并非易燃物,凶手是朝死者身上泼洒某种易燃物后点火,初步判定此易燃物为纯度极高的酒精,现场未发现任何自动点火装置。)

林海:我还以为是普通的事故,没想到这么离奇【语气】
浩子:下面有发现人的口供,你看看
(PB:林海听到浩子的话,继续向下看去)
【校工的口供】:这周是我值班,值班室在图书馆一楼,那时候我正想睡觉,突然听到外面的惨叫声,我一看,窗子外面火苗乱窜,外圈还带着蓝色,我就立刻通知了报保安处,然后拿着灭火器去灭火,刚想喷呢,听到里面有东西在动,那声音可吓人了,我当时就想跑,幸好保安处来人了,我们一起灭了火然后发现里面真的有个人,真是吓死我了!

浩子:这件事过了三天,有三个学生过来自首,他们承认把高峰绑在了麻袋里殴打,并扔到图书馆门前的垃圾箱,但是坚决否认纵火杀人的事情,这是他们的口供。

(PB:浩子递给林海写着三个学生的口供的资料,第一个学生:金斌,X大本科毕业生)
金斌:我们真的没杀人,只是出出气,我这么大人能不知道打人犯法么?抱歉,我脾气爆了点,我真不想说什么,我只是想教训教训他,没准备杀他,这事都是我的主意,跟他俩无关。

(PB:第二个学生:李昌伟:X大A院研三学生)
李昌伟:我们只是想帮同学出口气,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我本科的同学,我们三个本科时候也是一个班的,对,就是这个学校,我和夏振峰后来继续在这里读研,金斌毕业以后工作,我们班原来有个女生,在B院读研,今年6月份的时候,我那个女同学和姓高的一起出差,姓高的把她灌醉了以后把她那个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们才知道,都传到我们A院来了,就是很气愤啊,所以就想揍他,为什么扔到那里,因为周末的时候图书馆是考研和期末复习的学生必来的地方,所以扔到那里,想让他在全校学生面前丢脸,我们真的没杀人。

(PB:第三个学生:夏振峰:X大A院研三学生)
夏振峰:因为我们摸准了姓高的每周五晚上都11点才回家,就在那里等着,他一到图书馆就拿麻袋一套,然后揍了一顿,扎上麻袋口,就把他扔到附近垃圾箱里了,这事是我们一块商量的;恩?然后,我们就去金斌家看球去了。

林海:因为我本科也是在X大,这三个人我都认识,我记得他们班是出了名的团结,夏振峰是我们实验室的,就是追陈羽的那个,对了,陈羽本科好像也是和他们一个班的。
浩子:唔……
林海:对了,那个女生就是郭琼吧,怎么没有她的笔录?
浩子:郭琼和这次事件无关,因为学校在疯传她的事情,呆不下去了,她已经去外省了。【短暂停顿】
浩子:而且,这个高峰在男女关系方面有很大问题,但是我调查了他的老婆和情人,都没有作案机会,所以我审讯了那几个学生,最后调查处了点东西。
林海:什么东西?
浩子:打人是事情是他们在一个QQ讨论组里的人一起计划的,里面一共12个人,郭琼不在里面,但其中的只有3个人没有不在场证明,就是这三个。

(PB:浩子指着标出的三个名字:陈羽,董晓儒,孙曼姿)
浩子:这后面就是她们的笔录。

(PB:陈羽(A院研三学生))
陈羽:硕士是住双人间,因为一些问题吧,我们宿舍一直只有我一个人住的;嗯,这事我知道,对的,我没有参与讨论,是小夏把我加进去的,其实我清楚大家都不喜欢我,所以也没有说过什么话;小夏他们不会有事吧,希望校方不要给记过才好;我们不会杀人的,任何人都不会,我很确认 。

(PB:董晓儒(A院行政部门员工))
董晓儒:我倒想揍姓高的一顿呢,老金考虑我的工作问题,没让我去,这么说吧,打人的事情的确是我们不对,但我们绝对没杀人,我们要杀他也不用这么蠢吧?麻烦你们呢不要再为难老金他们了。


(PB:孙曼姿(本市某单位职工))
孙曼姿:我自己在单位附近租的房子,离学校还挺远的;就是很气愤啊,竟然会有这种事情,为人师表的竟然是这种下三滥,当然要教训他!而且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也挺赌气的,出了这种事,小琼竟然连我都瞒着,就是怕我们担心吧,要不是那几天校园里都传疯了,估计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呢;我是真想杀了那家伙,可有什么用呢,教训过他就够了吧,杀他还得脏自己的手。
【笔录结束停一下,然后浩子继续】

浩子:呵呵,还有,你的这群学弟学妹可真没一个简单的。【略为无奈】
林海:怎么说?
浩子:除了那个陈羽之外,其他两个人也都是,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我们小小公安局,差点被压塌,要不是李春颖的案子,这案子,恐怕就不了了之了。

林海:李春颖?
(PB:浩子品着咖啡,没说话,指了指最后一个资料夹)


第四幕

林海:12月23号,是周五的时候的事情。
浩子:这个案子你会感兴趣的,是个三重密室。
林海:三重密室?
浩子:你先看看。

(PB:林海开始阅读这份档案,大致内容:12月24号下午,X大B院学生程琳琳和范晓因发现同学李春颖一直联系不上,因23号李春颖在实验楼地下室进行动物实验,所以他们前去地下室寻找,过去时发现地下室大门锁上了,打电话里面隐约有李春颖的手机铃声,他们只好去找管理员开门,但据管理员所说,李春颖于23号领走了地下室大门唯一的钥匙,只好用工具强行打开大门,进去后,发现李春颖所在的B01室的门也是锁着的,强行打开后,发现李春颖趴在实验台上,系被人勒死,死后舌头被割掉弃于旁边地板上,死亡时间是23号下午4点到6点半之间。)

浩子:看完了么?
林海:恩,说说吧,什么三重密室?
浩子:我想那个地下室的结构你也很清楚,我就不说了,我们接到报警后就立刻封锁了现场,案件嘛,除了死者被割了舌头,也没什么,不过……【故意卖关子】
林海:不过什么?
浩子:地下室大门和B01的钥匙也一直没找到,最后竟然在B02的地板上发现了,当时B02的门也是锁着的,而且B02的钥匙也只有一把,当时在A院某老师手上,但是这个老师没有任何嫌疑。
林海:我明白了,地下室这类不常有人去的地方都只有一把钥匙,房间的钥匙也是由相关的管理人员有,如果学生要使用地下室的房间,先要找管理员登记借大门钥匙,然后要找相关老师找到对应的钥匙,而且锁是特制的,所以不能复制,在内部可以直接上锁,但是在外部上锁必须用钥匙。
浩子:恩,所以凶手在杀人之后是怎么把钥匙放在B02室的,又是怎么将房间上锁的呢?
林海:的确很棘手。
浩子:你先看看这几个人的笔录吧,里面有有趣的东西。

(PB:林海翻开笔录。)
( PB:相关人一:范晓因(B院研三学生 男)
【自述】范晓因:今天程师妹来找我,让我陪她去地下室找李春颖,没想到碰到这样的事,以前就听说过地下室闹鬼,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哦,闹鬼的事实学校的怪谈之一,据说这里以前是兵营,死过不少人,所以……;啊,哦,除了李春颖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生基本都不敢一个人去地下室的。

(PB:相关人二:程琳琳(B院研二学生 女)
【自述】程琳琳:真是吓死人了;恩,是我发现李师姐失踪了,打电话也没人接,别的地方都找了,就剩地下室了,我自己不敢去地下室,所以叫上范师兄的,闹鬼的事,我们都知道啊,学校很多地方都有怪谈,但就是地下室的最邪乎。

(PB:相关人三:管理员)
【自述】管理员:哎呀,你看这又出事了,我以前就向学校反映过,这地下室不能继续用了,没人听我的;地下室闹鬼啊,门锁的严严实实的,里面也没人,但里面的烧杯之类的无缘无故的就被打翻了,有时候晚上还能听到里面有哭声呢,以前也出过事啊,三年前有个男学生被误锁在地下室里,人都给吓出毛病了,据说现在还在休学呢。

浩子:这案子是越来越玄了,要真是鬼干的,我们拿什么交差啊,真是【不爽的感觉】
林海:闹鬼的事我也知道,不过是以讹传讹而已,再说也没人真正承认见过鬼,前段时间陈羽还经常一个人去B02整理东西呢。
浩子:陈羽经常出入地下室?这事我们还真不知道,对了,你知道这个李春颖是谁么?
林海:别告诉我和陈羽有关。
浩子:还真是有关,不过,其实是和郭琼有关。
林海:什么?【惊奇】
浩子:郭琼和高峰的事情就是李春颖说出去的,据说郭琼只把那件事告诉了李春颖一个人,这件事也是疯传的厉害,我们找到了李春颖的日记,上面也说了是她把事情说出去的,没想到会造成这种后果等等,我想她更没想到自己会因此丢了性命……当然,还有舌头【调侃的感觉】
(PB:没想到浩子还能拿这事说笑,林海心里更加沉重了)
浩子:所以我们调查了之前高峰事件的12个人,其中有3个没有不在场证明:陈羽,李昌伟和夏振峰,后面有他们的笔录……【被林海打断】
林海:你怀疑他们么?会不会是你们想多了,其实这些案子都是无关的,也可能是……【被浩子打断】
浩子:事实上,我们有理由相信,事情都是因郭琼而起。
林海:什么?【略激动】
浩子:先别激动,听我说,你知道为什么他们班上的人都不喜欢陈羽么?
林海:我有所耳闻,因为保研的事情,当时他们班只有3个保研名额,而陈羽以第4名的身份挤掉了第3名而被保研,因为他爸是市长秘书嘛,为了这事,本来就在班里不怎么吃得开的陈羽就等于是跟他们彻底决裂了。
浩子:没错,当时被陈羽挤掉的第三名,正是郭琼。
林海:什么?【激动】
浩子:没错,所以保研不成的郭琼,气愤之余才考到B院去了【停顿】
浩子:所以,这三起案件的受害人,都和郭琼有关,或者说,有人想帮郭琼报仇。
(PB:林海听到浩子的话,陷入了沉思)

浩子:我们重案组也不是一无是处的,给你看看这个。
(PB:林海接过浩子递过来的纸,纸上面打印的东西竟然是“十八层地狱”,其中被红线圈出来的是:第一层:拔舌地狱;第八层:冰山地狱;第九层:油锅地狱 )

林海:这是……比拟杀人么?
浩子:没错,高峰对应的是油锅地狱,李春颖对应的是拔舌地狱,陈羽对应的是冰山地狱。
林海:恩,卖淫嫖娼,谋占他人财产妻室之人,死后打入油锅地狱,这个和高峰的情况很符合,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这个和李春颖也勉强符合,不过陈羽师妹的案子,凡谋害亲夫,与人通奸的恶妇,死后打入冰山地狱,这明显不对啊……
浩子:是啊,所以今天又同事专门负责调查那个事情去了,好了,大海侦探,有什么想法?
林海:完全没有,让我再想想,先去发生命案的地下室去看看吧。
浩子:好的,没问题,下午就去。


第五幕


(PB:草草的吃过午饭,林海和浩子来到了地下室门口,因为之前的门锁被撬坏了,所以现在上面挂着一把大挂锁,浩子得意的朝林海摇了摇手中的钥匙,然后打开了大门,走近了B01室)
林海:这里还真是蛮冷的……
浩子:当时李春颖就是趴在这里,被割掉的舌头被扔在脚下。
(PB:浩子说着,指了指坑坑洼洼的地板。)
浩子:这两间实验室我们彻底查过了,没有任何机关,连个老鼠洞也没有。
(PB:林海“恩”了一声表示回应,然后走到窗子前)
林海:站在这里,正好能看到外面行人的脚和小腿。
浩子:如果人能进来的话,一定是把手脚头都砍掉再去掉一大半身体。
林海:砍掉也没用吧,外面还有钢筋护栏,玻璃也好好的,苍蝇也进不来,这是棘手,去B02看看吧。

(PB:两人来到B02室,这间实验室要稍小一些,但是可能是南面只有一个窗户的缘故,感觉要更阴冷一些,实验台上堆满了陈旧的大型仪器,明显要比隔壁乱得多。)

林海:窗户一样,不过这里破了个洞, 一只胳膊是可以伸进来的。
浩子:是啊
林海:钥匙在哪里发现的?
浩子:在这里。
(PB:浩子指着门左手边的实验桌下说道)
林海:这里的地板,好像和窗子下面的地板不一样高,难道是……【被浩子打断】
浩子:哈,我知道你想什么,你是想说把钥匙包在雪球里滚过来么?我已经做过实验了,这边的地板都比窗子附近的要高,而且地面太不平整,我用皮球做的实验,无论如何都办不到。
林海:是么,算了,跟我去休息室吧先。
(PB:从地下室出来,我带着浩子在我们实验楼的休息室里喝茶)
浩子:我说啊,你对案子有什么看法没有?
林海:暂时没有,不过幸好这里的东西都没丢,要不然,我也没法混了。
浩子:你啊你,只想着你的研究成果呢吧,东西没丢,运气好了【调侃】
林海:对了,一会儿我去学校部要点东西,然后我们去看陈羽。
浩子:要什么东西?和案子有关?
林海:没什么关系,我不是有个叶心师妹么,这个师妹是出门的粗线条,上周刚买的30L液氮,还没用就少了10L,氧气罐压力表上的示数也变小了,估计也少了,所以我要去学校部在申请经费啊。
浩子:东西丢了就可以申请经费啊,这待遇……
林海:好了,我们走吧。

(PB:从学校部出来,两人在花店买了一束花,来到医院,果然夏振峰也在。)
林海:小夏在啊。
小夏:是啊,师兄。
林海:陈羽,现在怎么样了?
陈羽:好多了,多谢师兄关心。
林海:陈羽,其实我今天过来除了看看你的状况外,还有事要参考你的意见。
陈羽:哦,什么事情?
林海:就是学校这半个月来的这几起案子。
(PB:浩子假咳嗽提醒林海,不要说太多)
林海:就是B院的一个老师被烧死、一个女学生被割舌头还有你被锁在冰柜里这三起案件。
(PB:林海说着给了浩子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打断自己)
林海:重案组觉得犯人是在模仿十八层地狱的刑罚犯案。
陈羽:以前听说学校出了大案子,原来都这么恐怖的啊?说到十八层地狱……西游记中李世民游地府看到的十八层地狱分别是吊筋狱、幽枉狱、火坑狱、酆都狱、拔舌狱、剥皮狱、磨捱狱、礁捣狱、车崩狱、寒冰狱、脱壳狱、抽肠狱、油锅狱、黑暗狱、刀山狱、血池狱、阿鼻狱和秤杆狱 。
(PB:浩子吃惊的看着一口气说出十八层地狱的陈羽,满脸崇拜)
浩子:太厉害了,竟然一口气能说出来,不过怎么跟我找的资料不太一样?
陈羽:这是《西游记》里的记载,和佛教道教等等都不太一样,不过如果是十八层地狱的话,还真是挺合适,分别对应着油锅狱,拔舌狱和冰山狱吧。
浩子:这就是常说的比拟杀人呐
陈羽:比拟杀人?难道凶手要杀满18个?
浩子:现在还不知道呢,谁知道凶手怎么想的。
(PB:看着说个不停的浩子,林海连忙说道)
林海:陈师妹,你好好休息,如果想到什么就联系我。
陈羽:好的。

(PB:林海和浩子走出房间,小夏走了出来)
小夏:师兄,陈羽她是好人,可能连你都不能理解为什么我总是跟她在一起,以前陈羽和郭琼很好的……保研的事,陈羽是有苦衷的。
林海: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怎么跟她关系那么要好 ?
小夏:以前她帮过我,我不管别人怎么说,我相信陈羽是善良的,虽然同学们都……他们虽然不喜欢陈羽,但是却从来没有排挤过一直跟陈羽站在一起的我……大家都觉得我是被陈羽骗了,都觉得她城府很深,很会收买人心……研一报道的时候,甚至没有人愿意跟她住一个宿舍……陈羽一直很孤单,我只想陪着她,别让她总是一个人……”小夏说着,“我一直很懊恼,那天怎么就让她一个人在实验室里呢……【要有纠结的感觉】

林海:好了,小夏,你先回去吧,我们走了。
小夏:恩,师兄,凶手什么的……就拜托你了……

(PB:林海和浩子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浩子:你说会不会是他们一个班的人一起合谋作案啊?
林海:你自己就是做刑警的,应该知道参与的人越多,出的问题就越多,犯人做事干净利落,我觉得他是单独作案。
浩子:你的说法竟然跟我们头儿一样……可是,解决不了那个密室……不会真的是鬼干的吧? 【OTL的感觉】
(PB:林海突然想到了什么……)
林海:浩子,地下室发现那两把钥匙化验过了么?
浩子:啊??没呢,怎么了?
林海:拿去化验一下,通知我结果……
(PB:林海说完,就自己走了)

(PB:1月2号(周一),林海的电话响了)
林海:喂,是浩子么?
浩子:大海啊,化验结果出来了,跟你说的一样,密室竟然是这样的!今天中午请你吃饭!对了,还有啊,你们那台冰柜的钥匙找到了,就在你们实验楼北面窗外的花坛里,今早校工发现的……
林海:我知道了,请客的事就算了,这个案子,我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其他我也想不到了,你们加油吧……

(PB:林海挂掉手机,默默的叹了一口气)

解答篇
(PB:时间到了1月6号,这天也是周五,刚下了一场雪,空气格外清新,此时的林海正窝在一家小店里喝热饮,一个人影从窗外掠过,林海默默站了起来,跟了上去,一路跟到了学校,地上的雪很厚,看来是听到了林海踩着雪走的吱呀的声音,那人转过了头,正想说话,林海先开口了)

林海:哟,这个点还回学校,今晚的猎物是哪一个,陈羽师妹?

陈羽:大师兄,你在说什么啊,我只是回学校来喂高筒靴,它一定饿坏了。

林海:竟然把自己锁在冰柜里,真亏你想得到【林海的笑声】

陈羽:大师兄,你今天怎么说话怪怪的,我是被人锁进冰柜……【被打断】

林海:还不承认么?犯人为什么不直接从后面把你打晕,而是用实验室的乙醚把你弄晕,而且还是用实验室的一幕,试问凶手怎么知道实验室乙醚的位置?

陈羽:我怎么知道犯人怎么想的!我可是受害者!【有点愤怒】

(PB:陈羽的语气明显有了怒气)

林海:其实我一直在想两个问题,一是犯人为什么单单挑选了那台带钥匙的冰柜。二是,明明带走了冰柜钥匙,却把钥匙就近扔在了实验室外面的花坛里。后来我想明白了,因为他要把你锁在冰柜里,不对,是造成你被所在冰柜里的假象;同时,他没办法把钥匙扔到更远的地方了,你事先敲断了冰箱的锁扣,然后将冰箱的锁拧到上锁的状况,将冰柜钥匙从窗口扔出,然后钻到冰柜里,造成是被人锁在里面的假象。

陈羽:大师兄,你别开玩笑了,小夏说了,当时是你们一起将冰柜撬开的,要是锁扣早就断了,怎么会打不开冰柜的门呢?

林海:那个问题的确让我迷惑了一阵,但是奇怪的是当时冰柜很容易就撬开了,冰柜的锁扣的确是不结实,但毕竟也是精钢所制,怎么会很容易的被撬断,后来我才明白,其实我们当时撬开的是将冰柜门凝住的霜。打不开冰柜门,一般人的反应就是冰柜上锁了,而撬开之后发现锁扣断了,就更加认定了这一点,你就是利用人的这个心理盲点。因为那台冰柜买来就坏了,结了霜反倒没有引起多大的注意,其实霜是你当晚现造的吧,用液氮,为的就是封住冰柜的门。

(PB:陈羽没有说话,林海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

林海:以你的力气,撬断锁扣也应该蛮艰难的,所以你在撬的时候也用到了液氮对吧,用低温使金属脆化,然后就容易了。在冰柜内壁泼上液氮,相信很快就会凝出霜来,关键是当时温度很低,这时只要在冰柜门上涂上一层水,你再迅速钻到冰柜中,关上冰柜的门,门上的水立刻就会跟冰柜内的霜冻结为一体,也就造成了你被“锁”在里面的假象。你为了保证冰柜中的氧气能够支持到你获救,还在泼完液氮之后往冰柜中充了氧气,所以叶心发现液氮和氧气都少了。

陈羽:大师兄,你说的这些都是你自己的杜撰,没有任何凭证。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那件事我还一直心有余悸呢。

林海:怎么会没有凭证呢,凭证就被你留在了冰柜里。当时我们只是单纯的把你从冰柜里弄出来,你脚上的拖鞋就脱落并掉在了冰柜里。试想若真有另外的一个犯人,那人在将你弄晕之后再把你从休息室里搬到实验室的冰柜里,经过了如此长的距离,你的拖鞋却一直安安稳稳的留在了脚上,那试问犯人是怎么办到的?


(PB:陈羽看着林海,突然叹了口气)

陈羽:嘛,不愧是林师兄,什么都瞒不过你啊,是啊,我的确是做了过分的事情,可我也没办法啊,小夏要跟我表白啊,我不想答应他,可是又不忍心当面拒绝他,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被林海打断】

林海:不对,要躲过表白的方法有很多,你做这种极端的事情是为了洗清自己的嫌疑,因为B院之前的两个杀人案,你都在嫌疑人之列,两次都受到警方的审讯使你感到害怕,所以才上演了这么一出,摇身使自己由嫌疑人变成了受害者,相信就没有人再去怀疑你了,所以,这三起案件都是出自你陈羽之手!

陈羽:大师兄,我没兴趣再跟你玩这种无聊的侦探游戏……

林海:你知道金斌他们要殴打高峰的计划,以此开始谋划你的杀人行动,知道他们会把高峰扔到图书馆前的垃圾箱里,于是你在凌晨一两点悄悄过去放火。你用的酒精是实验室里的,警方的化验结果说纵火用的酒精浓度非常高,我当时就想到了我们实验室里用的进口药品 。

(PB:听到这句话,陈羽不屑的回答道)
陈羽:你这毫无道理,纯酒精多的是,单单我们学校就有一半的学生能弄到这种东西,你怎么就这么认定是我?

林海:因为食用油,凶手为了模仿‘油锅地狱’而在受害人身上浇上了食用油。这一点警方完全没有透露给别人,即使是我身为研究生会的主席,从校方得到的确切消息也是‘高峰是被烧死的’,而我去医院探望你那一次问起你的事情还记得吗?

陈羽:什么?不过是十八层地狱那些,这能说明什么?

林海:我记得当时你说过,十八层地狱有各种不同的版本,但是我后来又查过,无论哪个版本中都不会少的一个是‘火坑地狱’,为什么你在听到一个人是烧死的情况下会很自然的想到是‘油锅地狱’而不是‘火坑地狱’呢?油的事情,只有凶手本人才知道的,所以你当时其实就已经不打自招了。”

陈羽:不过是口误罢了,别揪着不放?

林海:其实所谓的地下室闹鬼传言都是高筒靴引起的吧,李春颖案件的密室警方已经解开了,他们在钥匙上检验到了猫的唾液…

(PB:林海停了下来,一段长时间的沉默,陈羽叹了口气)
陈羽:没错,我用钥匙在外面锁上两道门之后,把钥匙塞进火腿里扔给了高筒靴,这只猫一定会叼着火腿去地下室里慢慢享用的,B02可是它的窝啊,我之前去B02时发现的,觉得正好可以利用一下,为了让它把火腿吃干净,我还特意饿了它两天。呵呵……没想到,警察怎么会想到的呢,算了,看他们的状况,即使破解了密室,也不会将嫌疑锁定到我头上,只要没人告诉他们高筒靴的事情……
林海:还有,高峰和李春颖事件对应的油锅地狱和拔舌地狱都与他们的行为有关联,而你所对应的冰山地狱却与你不相符,我猜你把自己关到冰柜里的计划是在知道小夏要表白时临时起意吧,在十八层地狱的刑罚中,恐怕也只有这冰山地狱可以让你全身而退了。

陈羽:不愧是大师兄,大家投机取巧从来都瞒不过你,但是你从来不跟老师告发,总是尽心尽力的帮着善后,虽然有时也会训斥几句,但是大家都知道你是对我们好的……你这次也不会告发我的,对吧?

(PB:陈羽突然凑上来对着林海说道,林海顿时心软了)

林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羽:郭琼是我的好朋友,大师兄应该知道我们的事情,在那之前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但是因为那次保研……那次保研是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学校的保研名额是按照班级人数的十分之一算的,余数就去掉,我们班有38个人啊,但是按照这么计算的话就只能保送3个……当时我爸爸想给我争取的是额外的保研名额,你应该清楚的,像我们这样这种接近40个人的班级是可以有破例保四个人的……当时我跟郭琼还约定好了一起选择同样的研究方向……结果保研的名单下来的时候,却是……我顶掉了郭琼……。

(PB:林海默默的听着陈羽的述说)

陈羽: 从那以后,同学们就完全跟我疏离了,连郭琼也是,虽然见面也会打招呼,但是一切都已经不一样了,无论我怎么解释也都是越描越黑,最后连我也只能选择沉默了…… 但是没想到后来郭琼却遇到了这种事情,我知道要不是我她就不会去B院,也就不会碰到那种导师,都是我的错。所以在出国以前我想为她做点事情,所有伤害过她的人都要付出代价,也包括我……

林海:所以你今天晚上……

陈羽:我今晚过来本是想完成最后的工作,保研的事情我最后终于弄明白了,是院里一个领导的错,他一方面看着我爸的面子要给我保研名额,另一方面又不想费力的去跟校方申请,所以直接在面试成绩上动手脚,把郭琼的分数弄到了我下面……


林海:不要再错下去了,他们有错,但罪不至死……【叹气之后说】

(PB:陈羽突然揽住了林海的脖子,对着林海说道)
陈羽:我知道……我知道错了,师兄,我跟你保证,不再杀人了,我还正年轻,还要出国,师兄,不要告发我,好不好?

(PB:林海看着自己的师妹,自己是不是从来没有要告发她的意图呢?林海自己也不知道,他叹了口气,然后冲陈羽点点头,陈羽松开了双臂,对着林海笑了起来,林海转身,离开了)

(PB:林海一个人走在会宿舍的路,走着走着,他突然停了下来,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林海:陈羽,今晚是来杀人的,戴了那么厚的手套……如果我不答应她,今晚死的可能就是我了……

(PB:想到这里,林海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慢慢的走到宿舍,蒙上被子哆哆嗦嗦的睡着了)
(PB:不知过了多久……)
林竹:弟弟?你醒了?
(PB:林海睁开眼,看到了姐姐的脸,这时才发现自己在医院里)
林竹:你这家伙总算活过来了,要不是你们宿舍楼管还记得有你这么个人,你就高烧死在自己宿舍里算了,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腊月天大开着窗子睡觉,想死就找个利索点的办法,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还得让人担心。就你这样的,怎么让人放心你一个人去日本深造…… 【这段语气你们懂的,要狠一点点】

许光:林竹大侦探,你就放过你可爱的弟弟吧。
林海:啊,许光?
许光:哦,你的朋友在这里呢,我们不打扰你们聊天了。
(PB:许光和林竹走了出去,夏振峰从一旁走了过来。)
夏振峰:师兄,你怎么样了?
林海:我没事,没事。
夏振峰:师兄,陈羽,她,她出事了……
林海:什么?她出什么事了……【惊讶】
夏振峰:你高烧了好几天,一直没醒,陈羽在8号的时候乘坐飞机到东京,然后转机去纽约,结果她在美国的姑姑到机场却没接到她,只有一堆行李……
林海:是这样啊……没想到……看来我小看她了……
(PB:夏振峰没有听到林海这句话,而是继续说着)
夏振峰:算上陈羽,我们班级原来30个人,都被学校的事情弄的不可开交,看来我要离开学校了……【纠结无奈的感觉】
林海:什么?你们班30个人?【吃惊】
夏振峰:是啊……怎么了?
(PB:林海没有回答,而是望着房间的窗户外面,想着)
林海:看来我又被你骗了,陈羽



——————————全幕终——————————————

172

主题

3457

帖子

91

积分

IC超级斑猪

N.NateRiver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IC币
2764
威望
10 点
推理积分
39 点
推游积分
17 点
侦探阅历
8 点
魅力值
0 点

推理小说家勋章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推理书虫勋章活跃分子勋章大富翁勋章

QQ
 楼主| 发表于 2013-7-3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放晚了- -不过还是放上来好了。。。

自己来一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小黑屋|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1-19 01: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