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23836|回复: 93

[每期谜题] 第139期谜题《逆转的目击者》(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10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逆转的目击者》

作者:血刺



10月20日 星期六 12:40  逝律师事务所  

我的名字叫江临月,今年24岁,职业是一名辩护律师,同时也有着自己的律师事务所,自当上律师起大大小小接受过差不多几十件委托,辩护结果还都算说得过去。

“咚咚咚”正坐在椅子上沉思的江临月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随即胡乱的摆弄了下有些杂乱的衣领:“请进。”

推门而入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穿着潮流,样子看起来比较斯文的青年,江临月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他的初中好友王超,“王超,你小子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最近混的怎么样?”

王超推了推眼镜镜框,在事务所的沙发坐下,“也就那样,凑了点钱开了一个服装店,每天为了生活而生活,虽然说我们好久不见,但你的大名我可是早就听说了,传闻中律师界的不败传说不是么,这次我来主要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就是毕业后就没怎么聚过了,明天你如果有空的话可以喊上我们以前的朋友一起去聚一餐,另一个是今天早上10:00左右我才知道我一个好朋友被抓进了拘留所,去见了他后他让我来委托你替他进行辩护。”

“明天正好是周日,去聚聚也不错,还有说下你那位朋友因为什么事需要我来辩护?”

“昨天下午16:00左右警察在比较偏僻的A区的一间民居内发现了一具尸体,而我那位朋友被怀疑是凶手,虽然他极力否认,但还是被拘留了。”

江临月用右手托着下巴想了想,“如果是杀人案件的话,可能会比较难办,不过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也不能不接,先说说委托人的一些情况吧,我记录下。”

“他叫肖莫,是一家销售企业的普通员工,平时上下班都很规律,未婚,至于其他和案件相关的情报你还是直接问他本人吧,给,这是拘留所的地址。”王超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张纸条站起身递给了江临月,然后一眼瞟到了江临月的胳膊,“你手上戴的这款手表,好像似曾相识啊。”

江临月抬起手臂:“这个啊,是我一朋友送我的,我看是银白色的看起来还不错就收下了。”

“我想起来了,肖莫最近手上也戴着这款手表,说起来他倒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手表收集专家。”

江临月拿过纸条看了眼,然后和王超聊起了初中时的一些趣事,大概到了中午12点左右,王超便起身准备回去,“今天就先这样,服装店的生意我还得去照看,明天的话你来我店里找我,地址也在刚才那张纸条上,然后我们找几个以前的同学去聚聚,还有我朋友的那事就麻烦你操心了。”

“嗯,放心交给我吧,明天见。”江临月朝着向门走去的王超摆了摆手。

(杀人案件,看来有必要去拘留所了解下情况。)


10月20日 星期六 14:50  某拘留所内

“阿月,是你?”在拘留所正等待肖莫出现的江临月忽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转过身映入眼帘的是一袭露肩高的蓝色晚礼服,还有向上梳拢的淡红色短发,以及那一双仿佛能看破人心且充满自信的眼瞳,江临月马上就认出来这女子是他高中时的同桌,立誓要做一名心理专家的吴亦心。

“亦心?你怎么在这?”自从高中毕业后,江临月和他高中其他同学几乎都没任何联系,但唯独吴亦心除外,因为她是江临月为数不多的死党之一。

“因某人邀请给这里的一些人做心理辅导,刚结束准备回家就不巧的看见你了,你呢,来这有什么事?”

(那是得有多不巧。)

“刚接到一个委托,委托人涉嫌谋杀,我来这了解下案发当时的情况,对了,刚好你在,等会帮我看看这委托人是个怎么样的人。”

“好,没问题。”

江临月在和吴亦心一起等了大约五六分钟之后,一个消瘦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这是一个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但是穿着却很讲究的青年人,没问题的话他应该就是这次江临月的委托人肖莫了。

“你就是江临月律师吗?你一定要帮帮我,我真的没有杀人。”肖莫坐下后,显得有些激动。

“嗯,你好,我是江临月,肖先生你先别激动,我这次来是想和你了解一下案发当时的情况,你能不能先说下案发当时你在做什么?”

肖莫平复了下心情,强制让自己镇静下来,“听警察说,死者的死亡时间是10月18日下午18:00-19:00之间,其实,当时,当时我就在案发现场。”看起来肖莫是鼓起很大勇气才说出来。

“什么?你当时为什么会在案发现场?”江临月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是因为,我和死者也算是认识,他叫刘博,我最近基本每周四下午18:00左右都会去他家商量一些事情,10月18日下午18:00左右下班之后,公司离他家也不远,走路的话大概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最后也就是差不多快18:20的时候我到了刘博家,当时敲门的时候没反应,因为他耳朵很不好使,以前经常会发生敲门他在屋内也听不见的情况,这种情况只要是和他有来往的基本都知道,而每次只要去他家后院的窗户上拍几下他才能意识到有人来了,但是那天我却从窗户里看到一个人趴在不远处的地板上,背部正中央位置插着着一把带有金黄色刀柄的小刀,看样子刺的很深,背部和离尸体较近的地板处都沾满了血迹,头上盖着一个很鲜艳的床单,当时我看到这个场景时候吓坏了,因为我每周四去刘博家这件事知道的人基本都不会透露出去,所以之后怕惹到不必要的麻烦,我就匆忙离开了案发现场回到了家中,我家就在案发现场不远的地方,直到被警察逮捕前我既没出过家门也没见过任何人。”

江临月听完这段话后习惯性的用右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会,“也就是说你当时并没有立即报警,是吧?”

“我,我怕自己会被牵连进去。”肖莫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这样不是牵连的更多么)

“那你发现尸体的具体时间知道么?”

肖莫点了点头,“当时应该是18:30整。”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当时我戴着手表,基本上我都是表不离身的,而当天戴的那款手表是我下午下班后才买的,也是我至今为止唯一一个银白色款式的手表,还是珍藏版的,但是在进拘留所之前就被扣下来了。”说到手表,肖莫就开始滔滔不绝了起来,只是说到最后显得有点失落,但是就在他看到江临月手臂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对,就是你戴的这款,原来江律师也是爱表之人。”

“算不上什么爱表,其实是别人送的,不扯这个,既然你说你认识死者,那么就先说说死者的一些具体情况吧。”

“其实我和刘博也不是很熟,只是我们有一些业务上的来往,论体型他是属于那种不胖不瘦的类型,身高170CM左右吧,要说他这个人的话,总体来说就是非常的低调,就连穿的衣服也是随处可见的那种,而且他有个丢三落四的毛病,有一次和我在外面吃完饭回到家后才发现钱包落在了饭店的桌子上。”

“那死者当天穿着是怎么样的?还有家里有没有盗窃的痕迹?”

“因为最近天气气温急速下降,刘博当天穿的很严实,几乎不留一点缝隙,不过有一点我很奇怪。”

“哪里奇怪?”

“我记得刘博这个人就算多冷的天也没有带手套的习惯,但案发当天却戴着一副棉质手套,还有听警察说地板最近有清洗的痕迹,案发当天刘博家中被发现有翻过的痕迹,可能也有一些东西被偷了吧,但是门锁却没有被撬的痕迹。”

“嗯,这个确实值得注意,那么最后来说说你为何会被怀疑是凶手并带到这里来的原因吧。”

“警察口中说的是有目击者10月18日下午18:35左右看到我从案发现场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然后就在昨天,也就是10月19日下午18:00的时候到我家对我进行了拘捕,逮捕之后又带着我去了一次案发现场,不过基本和当时在窗户外看到的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当时床单已经被揭开了,经确认确实是刘博本人。”

“那你是不是有杀人动机?”

“我肯定没理由杀他,我们之间还有业务上的往来,但是因为他的身份,几乎所有人都可能有杀人动机。”

“什么意思?”

“刘博生前是放高利贷的,所以只要是被他放过高利贷的都有杀人动机,我也是被按上了这个莫须有的动机,但是我并没有和他借过高利贷,我只是帮他引见过几个人,然后会有一定的分红,这也就是我们业务之间的来往。”

“嗯,行,这次来了解的也差不多了,今天就先这样,肖先生你放心,如果你真的不是凶手,我肯定会帮你获得无罪判决。”江临月说完示意旁边的吴亦心起身,然后一起走出了拘留所。


10月20日 星期六 15:20  拘留所外

“亦心,此事你怎么看?”

“以我推断,此事背后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

吴亦心掩嘴轻笑,“呵呵,不和你开玩笑了,刚才我观察了肖莫很久,然后听了他阐述的那些,以我心理分析大师的角度来看,肖莫应该是一个胆小怕事,遇到什么麻烦事首先想到的是怎么和自己摆脱关系,而且还有点贪小便宜,还有,要不要听听我对这起案件的看法?”

江临月点了点头,“嗯,你说。”

“假定肖莫不是凶手且他没有说谎的情况下,刘博的死亡时间是18:00-19:00之间,而肖莫发现尸体的时间是18:30,也就是说凶手其实是在18:00-18:30这个时间段行凶的,没错吧。”

“嗯,如果没什么意外的确实是这样。”江临月表示赞同。

“然后是盖在头上的床单,还有并不应该存在的手套,以及地板被清洗过的痕迹,最后就是房屋内有被盗窃的痕迹,这四个最大的疑点,以我来看,床单或许是凶手不想看见死者的面孔,所以盖上去的么,手套或许是那天心血来潮戴的也不一定,地板被清洗过,很可能是死者死之前清洗的,房屋内盗窃的痕迹就是说明凶手是为财杀人吧?”

“确实这么解释都解释的通,不过真的会这么简单么?”江临月陷入了沉思。

(刚才从警卫那问到了案发现场的地址,明天或许也应该去那里看看)

“哈,其实我也就随便那么一说,我自己觉得都不靠谱。”

“不,还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虽然有点早,不过要不要现在一起去吃一顿,我午饭还没吃。”

“嗯,可以,其实我午饭也没吃,附近有一家兰州拉面不错,去尝尝吧。”

“好。”

“......”


10月21日 星期日 12:20  A区居民房附近(案发现场附近)

(嗯,房门是很普通的那种,防盗措施做得很差,看来刘博确实是个很低调的人,这种人放高利贷实在很难想象,典型的扮猪吃老虎么,先把这附近的地理情况记录下吧,或许有什么帮助,也是时候去找王超他们聚聚了。)

139.jpg

10月21日 星期日 13:30 王超服装店内

“我刚打出租车从案发现场赶过来,路上我一直催司机快点,没想到还需要45分钟这么久,不过这服装店看起来不错,该有的都有了,你这小日子过得还行。”江临月看着店内各式各样的服饰感叹到。

“还好了,都是生活所迫,否则谁会愿意干这个,好了,今天就破例提前关门了,为了我们的重聚。”王超说着从抽屉里取出钥匙,然后和江临月走出服装店把门锁上。

“这店你一般几点关门?呦,没想到你还有自己的跑车了啊。”江临月漫不经心的问道,服装店不远处有一台红色的跑车,这时王超已经打开了跑车的车门,

在掏车钥匙的时候口袋里有一团东西掉了下来,江临月看了一眼王超脚底,是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喂,你有东西掉了,这是什么?”

王超捡起纸张不经意的说了句,“这是店里的进货清单,买家和卖家都有一份,

至于我这店每天大概都是准时17:30关门,对了,星期四那天我关门的时候还遇到我们初中同学林音聊了差不多二十分钟,那会还聊到你了呢,之后就是回家,每天都是如此,对了,我家离这不远,开车也就几分钟的距离,有空可以来我家坐坐,至于这跑车还不是这几年奋斗的结果,也没什么,上车吧,那帮同学已经在约定好的地方等我们了。”王超说着示意江临月上车,然后关上车门向远方驶去......

(开庭的时间应该是在下周三吧)


10月24日 星期三  14:20  地方法院

(据说这次担任检察官的名叫皇甫樱,看来还是个女的,这可真不好办。)

法官:现在审理肖莫的法庭开庭。

皇甫樱:检控方准备就绪。

江临月:辩护方也准备完毕。

法官:本次审理的是一起谋杀案,被害人名叫刘博,一名普通企业的经理,每天早上8:30上班,下午17:30左右下班,单位离家也不远,死亡时间是10月18日下午18:00-19:00之间,死者背部仅有一处很深的刀伤,而且是在被刺中后立即死亡,死者体内并未检测出有任何被下药的痕迹,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无任何伤痕,接下来,皇甫检察官,问个问题,凶器到底是什么?

皇甫樱:凶器是一把带有金黄色刀柄的小刀,案发当时小刀入肉很深,刑警费了很大的劲才拔出来,上面没检测到任何指纹,应该是被告犯案后擦拭掉了。

江临月:反对!凶手现在还未确定,请勿用主观想法阐述案件。

皇甫樱:没用的,被告是凶手这个毫无疑问,杀人动机就是不想偿还死者所借的高利贷,还有如果按照被告所说是18:30发现的尸体,那么18:00-18:30之间被告肯定在案发现场,你是叫江临月吧,虽然听说你以前的辩护还从未输过,但这次,你肯定会输的一败涂地,检方要求传唤决定性的证人,也就是本案的目击者,秦风。

法官:是什么样的证人?

皇甫樱:他曾在家中看到从杀人现场慌忙逃跑的肖莫,试问如果肖莫不是凶手,在发现尸体的瞬间为什么不去报警?并且试图逃离现场,所以肖莫是凶手无疑。

江临月:反对!肖莫之所以没去报警,只是不想惹祸上身,这与他是不是凶手无关。

皇甫樱:既然如此,让他来说下目击到的情况不就知道了。

法官:皇甫检察官,请传唤这个证人。

皇甫樱:案发当天,在家中目击到被告从现场逃跑的秦风,请入庭。

皇甫樱:证人的职业,姓名。

秦风:职业就是没职业,姓名秦风。

皇甫樱:请你说下案发当天看见的情况,让旁边那位律师好好听听。

秦风的证言:

那是上周四的下午,差不多18:30左右,我在B楼3层看见一个人趴在死者家庭院的窗户上朝屋里张望,然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慌慌忙忙的从死者家大门跑了出去,当然我也是事后才发现屋里死了人,但是当时看到的肯定是被告本人没错,就连衣服都一模一样。

江临月:反对!证人,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说谎,但是你当时肯定不是在B楼目击到的现场,而是A楼才对吧。

秦风:你,你有什么证据,我就是在B楼目击的现场。

江临月:.......听了这些你还坚持这么说吗?至于你为什么会说在B楼目击的现场,我想我可能猜到了一些,如果我的猜想没错的话,你的职业应该是小偷吧。

秦风:别污蔑我,你凭什么这么说。

皇甫樱:律师,请勿对证人进行无妄的猜想,如果没有依据的话,你知道后果的吧。

江临月:当然是有,据说这次寻找目击者给的奖励金不少的吧,所以你心动了,我说的没错吧,秦风,你家在B楼,但却是在A楼目击的现场,而如果是A楼目击到的话,因为A楼总共也就三层,那么你应该也是可以看见插在死者身上那把很显眼的金黄色刀柄小刀的吧,但是你和被告一样,没有当场报警,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当时很怕警察来到附近,那么不难推断出你当时是在干一些见不光的事,之后无意间望向窗外的时候目击到的现场,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不妨查查案发当天A楼是否有人失窃。

秦风:这和本案无关,而且就算我当时看到了尸体,那又能怎么样,我看到被告从案发现场逃跑这点就足够了,凶手肯定是被告,法官应该马上下达有罪判决。

皇甫樱:证人说的没错,失窃案和本次杀人案无关,杀人案的凶手只能是肖莫。

江临月:只能?你说失窃案和杀人案无任何联系?是这样吗?难道你不知道死者家中也有被盗的痕迹吗?如果这名所谓的目击证人在18:30之前进入死者家并将其杀害,然后进行了偷盗,之后又去了A楼,目击到肖莫逃离的瞬间,是不是更加说得通呢?除此之外,死者头上的盖布,从不戴手套却在尸体上发现了棉质手套,地板清洗的痕迹都是本案的疑点所在,辩护方认为,此案还需要继续调查。

皇甫樱:反对,这些都是小事,不能作为疑点,当时有作案时间并且从案发现场慌忙逃脱的只有被告一人,检方觉得这就已经可以说明问题了。

法官:反对无效,我觉得江律师所言不无道理,刘博遇害一案疑点甚多,本庭决定,检方需再认真对现场进行调查,此案后天再审,现在就此闭庭。

(虽然延缓了局面,但还是应该去问问他)


10月24日 星期四  14:10  天逝律师事务所

“天逝老师,这次委托的案件,我感觉我走进了一个死胡同,总感觉有灵感一闪而过,却很难抓住。”

“这次的案件我也听说了,有一点,我想问你,你觉得你和委托人是什么关系?”江临月的老师名叫叶天逝,42岁,是个资历很老的金牌律师,江临月能做律师完全是受两个人影响,一个就是自己现在的老师,叶天逝,就连自己律师事务所的招牌也受老师的影响,一个天逝,一个逝。而另一个,就是他的发小,慕容九,但江临月还是习惯喊她森森,虽然她已经出国了,但江临月却从未忘记过她。

“和委托人,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么?”

“这就是你走进死胡同的原因,委托人到了这个时候,最信任的就是自己的律师,而作为一个律师,也要无时无刻地信任自己的委托人,所以律师和委托人之间是信赖关系,而不是利益关系。”

“信赖关系,和委托人是信赖关系。”江临月口中不断的念叨着,“老师,我好像有点明白了。”

“嗯,不错,我最后再送你一句话,如果一条思路无法走下去,就尝试着把思路逆转过来。”叶天逝语重心长的说道,一双睿智的眼睛散发着光芒。

“思路逆转......原来是这样。”江临月回想起最近发生的种种,忽然脑中灵光一闪,瞬间理清了整起案件的所有疑点。

问题:

1.请各位MM读者先回答一个问题,是否信任自己的委托人肖莫

2.为什么江临月会认为秦风是在A楼目击的现场

3.还原案件真相

(排除合谋)

======================================================
Ps:大家的答案一律跟帖发在“答案提交帖”里。所有作答内容在答题时限期间将被系统自动加密(答案内容仅自己可见),不需要使用任何加密代码。

另,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thread-53338-1-1.html

PPs:答题截止时间是:2012年11月17日晚上20点整,届时将公布139期谜题答案,本季度结束。



[发帖际遇]: 艾小幽协助古畑任三郎破案,都一场老相识了,只收了他IC币15¥.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7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答案篇

本帖最后由 艾小幽 于 2012-11-17 16:49 编辑

10月26日 星期五  14:00  

地方法院候审室

“喂,阿月,这次案件的疑云你已经全部解开了么?肖莫你认为可以信任吗?”吴亦心拍了下正在发呆的江临月后背问道。

“如果肖莫是凶手,那么他完全没必要特意跑到后院窗户的位置朝里面张望,因为有被A楼目击到的可能,而且按你的心理分析来看,肖莫这种胆小怕事的性格,很难想象会干出杀人这事,最后,我相信自己的委托人。”

“嗯,那你上次为什么那么确定秦风是在A楼目击的案件呢?”

“秦风那个其实很简单,我去案发现场观察过地形,如果想要看到肖莫趴在窗户上朝里面张望,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死者的后院,一个是A楼,其他地方都是围墙,根本不可能看到,而肖莫当时在后院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那么秦风就只能是在A楼目击的现场。”江临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低沉。

吴亦心观察了一下,做为江临月的死党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原来是这样,对了,我打听到一个消息,就是上次和你对庭的那位皇甫检察官,好像和你老师的有过矛盾。”

“怪不得,我也发现她对我充满敌意,誓要和我一决高下似的。”江临月想到皇甫检察官对自己的态度说道。

“快开庭了,去吧,加油。”吴亦心拍了拍江临月的肩膀,鼓励道。


10月26日 星期五  14:20  

地方法院

法官:现在审理肖莫的法庭再次开庭。

皇甫樱:检控方准备完毕。

江临月:辩护方也准备就绪。

法官:上次审理,提到了本案的诸多疑点,本次开庭,检方或者辩护方可有合理的解释?

江临月:有,辩护方已经完全明白了这起案件背后的真相。

皇甫樱:吹牛也应该有个限度吧,本案的真相就是肖莫杀死了刘博,别无其他,至于你说的那个秦风,做为一个杀人犯,还会为了目击者那点奖励金和案件扯上关系吗?未免也太蠢了点。

江临月:辩护方从未说过秦风就是本案的真凶,当天只是一种假设,而今天我要说的是,秦风并不是这起案件的真凶,真凶另有其人。

皇甫樱:既然你说秦风不是,那么和这起案件有关的只有肖莫一人,也就是你所谓的委托人。

江临月:这起案件的真凶既不是肖莫也不是秦风,而是另一个人,这个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法庭响起一片哗然。

法官敲了敲木槌:肃静。

皇甫樱:既然辩方这么自信,那就请说出这个所谓的幕后黑手是何人?

江临月:他今天应该也在这个观众席才对,没错,凶手就是你,王超!

在观众席的王超猛然起身,一脸不知所措:“阿月,开玩笑要适可而止,或者说,你是认真的吗?”在说话的过程中,王超的面部表情慢慢由刚开始的惊恐转变为肃穆。

法官:江律师,你确定没拿整个法庭开玩笑?

江临月:法官,我以这枚律师徽章担保,如果本次我是信口雌黄,那么我从此就告别律师生涯。

皇甫樱:有意思,我倒要听听你说他是凶手的原因是什么。

法官:虽然有点超脱常规,但为了揭开本案的真相,王超,请做为证人入席,供律师询问。

王超:我知道了。

法官:江律师,请你说说怀疑证人席这位的原因。

江临月:王超,虽然我很不想这样,但为了我委托人的清白,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我不能辜负委托人对我的信任,希望你能理解。

王超:废话少说,就像法官说的,直接说你怀疑我的理由是什么。

江临月:还记得你来我律师事务所的时候说过的话吗?你曾经对我这么说过,“我想起来了,肖莫最近手上也戴着这款手表”,但据我了解,肖莫的那块银白色手表是案发当天18:00下班后才买到,进拘留所之前就被扣了下来,而且被拘留之前也未见过任何人,那么你能够看到肖莫戴着这款手表的时间点只有一个,那就是案发当天18:00之后和肖莫18:35逃离案发现场回到家之前,因为那款手表很显眼所以你特意留意了一下,并且在脑子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也就充分说明案发当天你在案发现场附近,但是你却对我说服装店关门就直接回家了,这就是我怀疑你是凶手的根本原因。

王超:笑话,首先我根本就没有谋杀刘博的动机,其次肖莫发现尸体的时间是18:30,而我服装店关门时间是17:30,关门后还和林音聊了二十分钟左右,也就是说17:50分我还在服装店附近,服装店到案发现场至少也需要45分钟,这不是你自己证实的么,那么我哪里来的杀人时间?或者说你认为肖莫是在说谎?当然你也可以和林音证明我是不是在胡说。

江临月: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动机这个问题还是交给对面的皇甫检察官来说明吧。

皇甫樱:咳,虽然很不舒服,但就动机方面来说的话,所有人都可能是凶手,因为刘博死前是个放高利贷的,所以所有欠债的都有可能行凶,这么解释你满意了么,江律师。

江临月:皇甫检察官说的没错,我甚至怀疑你开服装店的钱就是借刘博放的高利贷,这个只要仔细询问你身边亲戚或者朋友的话,应该会有点线索的吧?对不对?

王超:就算查到又怎么样,没有行凶时间,你说的一切都是徒劳。

江临月:刚开始我确实是在这里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也曾经怀疑过委托人是不是在说谎,但这其实根本就只是你的一个圈套,【怎么在18:00-18:30这个时间段行凶】,不要这么思考,把思路逆转过来,【18:00-18:30这个时间段为什么会出现尸体】,这么思考之后,其实已经很明显了。

法官:难道江律师你的意思是?

江临月:没错,当时肖莫看到的尸体并不是刘博,而是一具伪造的“假尸体”,因为刘博的伤口只有一处,而且是刺中后当场死亡,所以排除伪装伤口和多次行刺的可能性,肖莫当时看到的是实实在在的刺入了,我相信自己的委托人,当然不认为他会说谎。

皇甫樱:假尸体?江律师你不觉得你说的越来越离谱了吗?

江临月:不,并不离谱,因为这就是事件的真相,至于那具“假尸体”,就是服装店都有的的人体模型,刘博的体型和身高都属于很标准的类型,你要找到一个差不多体型的模型可以说非常容易,你只要在案发当天下午两三点死者没在家的时候布置好现场,方法就是用提前复制好的钥匙打开刘博家的房门,肖莫曾说刘博经常丢三落四的,所以你肯定是在某次见面后趁刘博不注意的时候把房门钥匙复制了一把,因为我曾经去看过死者家的房门,防盗措施做的很差,也没有被撬的痕迹,然后将事先准备好的人体模型放到后院窗户可以看到的位置,并插上小刀,刘博的衣服是随处可见的那种,你既然是开服装店的,要搞到一样的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至于血迹也是事先准备好的,只不过并不是刘博本人的鲜血罢了,这样也就解释了前天提到的三个疑点,头上的床单,本来不戴手套的刘博死时却戴着手套,地板有被清理的痕迹,逻辑是一条直线的,头上的床单和手套的存在都是为了掩饰“假尸体”当中致命的破绽,也就是皮肤。同时为了让“假尸体”和最终发现的尸体保持一致,所以你不得不也给刘博戴上手套,地板被清理的痕迹当然是清理事先准备的血液了,之后你就匆忙的返回了服装店,然后你在死者下班后打电话以还钱之类的理由约他到某个地方稳住,你自己正常关店门,这时候就算没遇到林音,你也会随便找个人做不在场证明的吧,之后你坐车返回现场,看到了逃离现场的肖莫,这些都是你意料之中的吧,敲门没反应就会去后院窗户,以及做为肖莫的好朋友,当然知道肖莫怕惹麻烦的本性,也知道他最近18:00左右都会去刘博家商量事情,你就是利用了这几点,稍后等肖莫彻底消失在视线后你再用钥匙打开房门,收拾好一切,之后打电话让刘博回来,然后再按照“假尸体”的死法杀死了刘博,这些就是你的全盘计划,你应该策划很久了吧。

王超:人体模型?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动用过人体模型。

江临月:你忘了聚会那天,你掉落的东西了么,进货清单,只要看了这个,对比你店里的模型就可以知道是不是少了,如果没少,只要检查没个模型的背部是不是有刀伤,就很明显了,你说对吗?只是我不理解你为什么要让你的好朋友去替你背黑锅?

王超:为了生活,总会逝去一些东西,包括友情,起初准备开服装店缺钱的时候我也是听了他的建议才去找的刘博,但谁知道这一去就是无尽的深渊。

肖莫:原来真的是你,我一直当你是最好的朋友,没想到你竟然把我当做棋子。

王超:每个人都是上天的棋子,包括我自己,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这次就当是我搭上自己的一生对你的一次磨炼,至于你那胆小怕事的性格还是改改的好。

肖莫:王超,你......

江临月:......

法官:既然证人席的这位已经认为,那么本次审理肖莫的法庭就此结束,判决如下:无罪。


10月26日 星期五  16:40  

地方法院候审室

“阿月,恭喜你,成功帮你委托人获得清白了呢。”吴亦心站在江临月的旁边,拍了下江临月肩膀说道。

“嗯,今天是10月26的话,她应该回来了吧。”江临月嘴角泛起一丝微笑。

“你是说同你发小的那位?”

“没错,我现在得先回事务所了。”


10月20日 星期五 17:30  

逝律师事务所

(门开着,她果然回来了)

“森森,真的是你?”江临月开门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有着白皙肌肤,乌黑长发垂到腰间,睫毛和瞳孔更显黑亮的女孩,偏瘦的身材让人一看就生出一股保护欲望。

“唔,没想到你能看到我。”森森一步步走来,蓝色裙摆在在风中翻动,她手指抚摸着嘴唇,眼睛半眯,像俏皮小女孩一样一样故作天真的盯着江临月,“你又瘦了。”

“你也是,来让我看看小森森是不是又漂亮了。”江临月爱怜地用手摸了摸森森的乌黑的长发。

“去国外学阴阳师这两年,我都很想念阿月呢。”

“我也是,这次回来了,不会走了吧?”

“嗯,不会了。”

发表于 2012-11-17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 =阴阳师,准备接幻想小说咩[em65]

[发帖际遇]: 宇kite帮易经垫付去参观禅摩寺惩戒菩萨的费用,花费IC币6¥.
发表于 2012-11-17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问题:1 为什么那个心理分析师要在拘留所里穿蓝色露肩晚礼服啊……
               2 为什么王超要为肖莫的案子拜托江临月啊,据说江临月之前没输过么……
发表于 2012-11-17 20: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王超是谁[em58]

[发帖际遇]: 御手洗凉子在前往残影山庄的路上,被莫兰上校抢走IC币81¥.
发表于 2012-11-17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宇kite 于 2012-11-17 20:19 编辑

话说答案有两个问题啊~~
我答题时考虑了两点,觉得现在的答案不甚靠谱呢!1.你会在跟人约定好的时机离开事先约定好的地点而不通知对方吗?这刘博如果被王超约出去了会不告诉肖莫一声?!
2.还有就是= =明明说是秘密约会,这王超是如何得知这一情况并利用它去犯案的?!
好吧,又多了一个,
3.王超断定肖莫不会报警吧,不然警察到来发现了人偶什么的,杀人计划就无法继续了吧,刘博也会因此而起戒心吧。那么既然如此,王超是怎么确定肖莫会被警方找到的,他不会报警的呀,他不说的话谁知道他去过案发现场?!总不能告诉我王超还能未卜先知,能推算出有一个叫秦风的人恰好会在那个时候在A楼盗窃,导致肖莫被警方所发现吧?既然断定肖莫不会报警,不会主动出面当证人,王超的这个扰乱时间的杀人计划有何实际意义?!
发表于 2012-11-17 20: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案子虽然知道手表是决定性证据,但是个人觉得把手表换成领带或者帽子会比较好。

王超开着车看到肖莫仓皇离开,怎么会这么仔细的看到手表呢?难道肖莫上身光着膀子就带了手表?虽然手表款式特殊,但是王超要看清手表,那里肖莫的距离肯定不能太远啊,我觉得隔了5m就看不见了。如果是领带和帽子的话,就算相隔10m,比较明显的话,还是很容易看到的。

[发帖际遇]: Oceannagirl放学后回家路上,偶遇被警方通缉的嫌疑人X,尾随其后终于发现了湖边杀人案的真相,获得警方奖励IC币158¥.
发表于 2012-11-17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以为是跑车跑的快呢 刚才查了下跑车 最快的都达的到447km/h 一般的也完全能是出租车的两倍速 又加上在偏远地区 不会出现堵车的情况 .............. [em37]

[发帖际遇]: Ksyd忘记带钥匙,在贝克街221号B门前睡着了,做了个推理大师的噩梦,醒来时发现自己饭盒里多了IC币46¥.
发表于 2012-11-17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4_264:}这次不满分的话我就要投诉了
发表于 2012-11-17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Oceannagirl


1.这个貌似可以算是穿着喜好问题
2.是肖莫让王超去拜托江临月的,不是王超自己来拜托的。

[发帖际遇]: 血刺赴日看望汤川学,花去IC币6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8-18 18:4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