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找回账号

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本推理论坛采取人工验证注册,请认真填写好“注册原因”,须包含“推理”“侦探”等字眼,以便通过验证,管理员将在24小时内把您的账号激活。
查看: 18624|回复: 72

[每期谜题] 第138期谜题《一个夏日的午后》(答案公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3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艾小幽 于 2012-11-10 21:36 编辑

本文版权归作者及未完全侦探论坛所有,在答题截止时间之前不得转载,若想转载请在答题截止日期后联系作者或本站


《一个夏日的午后》

作者:毛利小五郎

夏日.jpg


一个夏日的午后,刘旭如同往常一样伸了伸懒腰,摇摇晃晃地从那条破烂不堪的公路边的杂草地上坐了起来,用手拍了拍那条沾满泥土洗得发白的裤子。虽然,他只有二十九岁出头,身强力壮,可以干很多活路,但是他似乎非常钟情当一个拾荒者,或许对他来说,这样的生活更加自由惬意吧!


夏天的阳光着实厉害,刘旭只能将眼睛眯成一条缝向远处望去,那里是一座废弃的工厂,是他今天下午的目标。


这片地方原本是一个工业集中区,有很多大中小型工厂都坐落在这,每天都有数万名工人忙碌在各个车间。不过今年6月初的时候,由于城市规划中扩建和环境的要求,市政府决定将这些工厂全部搬迁到距离市区30公里远的一个郊县去,于是乎这一排排的工厂便都成了一个个用红色油漆写着大大的“拆”字的废厂了,这个片区的供电设施也在13天前全部停止了运行,由于要经过政府各个层级的批准与审核,拆迁队预计在下周才会抵达这里进行施工。于是,这样便吸引了很多拾荒匠到这里来淘些值钱的东西,刘旭也是其中之一。


刘旭向着那幢建筑走去,和周围残留着昔日强盛气息的那些大厂不同,这个工厂显得非常的不起眼,甚至有些破旧,因此平时拾荒者都不会注意到那家厂子。不过,不知怎么的,刘旭有一种直觉,他感觉自己的内心中好像有一个人正在不断地催促他向那个工厂走去。


由于这附近所有的厂都是匆匆地被搬走的,所以工厂的大门没有上锁。


“嘎吱”,门被刘旭轻轻地推开了,由于才搬出不久,工厂大门内的草地上还没有多少杂草。


在工厂的大门边挂着一个醒目的牌子“九阳雪糕厂”,这是家半个月前就由于各种问题倒闭而荒废的小厂子。


这个厂子由两个部分组成,其一是生产车间,另外一个是冷藏车间,两个是连接在一起的,生产车间不大,只有100平米左右,里面拥挤地摆放着各种生产用的机器,旁边的冷藏室更加小,至多只有50多平米。它们之间是由一道厚厚的铁门连接着的。


刘旭围着建筑物四下打探了一周,发现里面没有人后,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进到了生产车间里面,由于有些日子没有人在这里活动了,用光滑的瓷砖铺砌而成的地面上已经积起来一层薄薄的灰尘。在墙脚的地方隐约可以看到零星的几条老鼠的脚印,一直延伸到一个巨大的包装机后面。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霉味,令人反胃,平时里见过很多脏臭东西的刘旭倒也可以适应,他环视四周发现在靠近冷藏室铁门的那一侧墙壁边上躺着一罐空的啤酒瓶,作为一个非常出色的职业拾荒匠,他眼疾手快一个健步走上前去,用右脚恰到好处地一踩“啪”,啤酒罐便被踩扁了,然后他俯下腰捡起啤酒罐轻轻一扔便进了自己手中的蛇皮袋中。


可是区区一个啤酒罐也太少了,怎么也达不到刘旭今天制定的计划,而周边的各种机器又太过庞大,而且又十分结实,之前怎么也弄不下一块零件,于是他又将目光聚焦在了那堵铁门的后面。“储藏室一般都有很多装货的架子之类又好搬又卖钱的东西,说不准今天有大丰收哦。”刘旭在心中默默鼓励自己。


幸运的是铁门上虽然挂了一个巨大的铁锁,但是奇怪的是锁竟然没有锁上,刘旭将锁取下扔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用双手用力推铁门,“咔”门动了一下,但是仅仅是挪动了一点,连门缝都看不到门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他无论怎么用劲也推不开了。


与此同时,那股非常恶心的气味也越来越浓,搞得连闻惯各种臭味的刘旭也有些忍受不了了。


刘旭向两个手掌吐了吐口水,使尽吃奶的劲再次尝试推开门,随即大量的恶臭气味从那里边倾泻而出,他使劲捂住鼻子却仍然止不住那种想要发吐的感觉,门缝间缓缓地渗出来一些污浊粘稠的液体还夹杂着已经结块的血痂。


刘旭止住了心跳,目光直直地盯着露出的那门缝,一撮女人的长发随着那些液体从里面冒了出来,还在水流中不断摇曳着。


“原来那阵臭味是腐烂的味道,里面很有可能是一具腐烂的女尸,”刘旭愣了几秒钟突然想到。


想到这里刘旭便也不顾得上手中的蛇皮袋,脚上的拖鞋也直接惊慌失措地冲出冰淇淋厂大声呼喊:“快来人啊,出人命了!”


不久之后,刑警便赶到了现场,队长老刑翻过警戒线,进到了工厂里面。不算宽阔的工厂大厅里面挤着数十名警察,全部都站在生产车间里面进行对各处的调查,并且守在警戒线周围,防止外来的人进入破坏现场。

队长擦着满头的大汗说:“我们先找那个第一个发现凶杀现场的小伙子来做个笔录。”

刑队长看了眼前面这个惊慌失措的大男孩说:“别紧张,我们只是问你几个问题。”

“什…什…什么问题?”由于刘旭头一次见到刑警十分紧张所以说话都结结巴巴的。

“你叫什么名字,家庭地址是哪里,还有你的联系方式?”刑队长先一口气问些简单的问题,来缓解下紧张的气氛。

刘旭垂下头,满脸沮丧地说:“我叫刘旭,我只记得大概小半个月前醒来的时候躺在对面那条公路旁边,以前的所有东西我都没有印象,就连我是哪里人,父母兄弟是谁我全不记得了,只有靠我脖子上挂着的一个玉石挂坠上面刻的名字才知道原来我叫刘旭,”说着他便从脖子上取下了一个鸳鸯形的吊坠背面用隶书的字体刻着刘旭的名字,展示完吊坠后他又接着说:“由于我身上没有一分钱,而且又不知道有什么亲戚朋友来投靠,所以只好跟着这附近的流浪汉,四处捡些东西拿出去卖,没想到今天居然会遇到这样恐怖的事情,警察先生千万不要怀疑我,我可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凶手。”

刑队长见刘旭那惊慌的样子连忙向他解释说:“别担心我们只是例行问问,我可没说我们怀疑你是杀人凶手啊?”

于是,又经过一番询问后便将刘旭送走了。

下面大家的工作重心又转投向这个藏尸的仓库上来了。


刚入队不久的小刘向老刑报告说:“队长,由于那个铁门可能被尸体卡住了,为了不破坏现场我们是不是找另外一条路进入到里面啊?”


“也对,诶,你们知道除了这道铁门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进到这里面吗?”


这是旁边出现一个气喘吁吁的年轻警员,身上全粘着灰尘说:“看来应该是起自杀,这个冷藏室只有这道铁门一个入口,其他地方全是与外界密闭的,就连通风道口都被铁栅栏给锁起了,而现在尸体又把这唯一的入口给堵上了,不如我们把这个门给焊开吧?”


“不行,门的那边是尸体说不准这样会对现场造成难以修复的损坏。还是这样吧,你们几个带人从外面把通风管道的铁栅栏焊开,然后我们再从进去勘察下现场。”


过了一会儿通风管的铁栅栏被焊开了,老刑带着几个刑警和法医戴上手套和口罩率先沿着通风道进入到了仓库里面,通风道真是很久没有清理过了,灰尘布满整个通道,用头上的手电光照着还能清晰地看到地上一串串老鼠爬过的脚印。


越往里面走臭味越浓烈,最后一行人终于在布满灰尘和杂乱陈列着老鼠尸体的通风道内发现了进入冷藏室的那个进气口,并小心地通过绳索降在地面上,由于在两周前这个片区由于拆迁而被强制停电,所以里面黑漆漆的几乎看不到什么东西,大概是仓库里面的地漏堵塞了的缘故,地面全是融化的奶油和水非常地滑,一不小心就会滑到,手在手电光下众人看到了惊人的一幕。

小仓库的四周都被制冷的管子围绕着,整个小仓库的正中间有一排当时用来存放产品的架子,不过这架子已经被完全打翻在地,架子上放物品的钢板也散落了一地,仔细观察其中有几块钢板的下面还压着些啤酒罐,其中有的完好无损地躺在钢板下面,有几个上面还沾着融化的已经发臭的奶油和污水,其中一块正对着门的钢板还有一道约半米长的划痕。

138-图1.jpg

在仓库的唯一大门口果然堵着一女性具尸体,尸体是坐着堵在铁门前的,她的头发非常凌乱,她的嘴巴也被布条给堵住,她的面部已经高度腐烂很难辨认得清了,死者身着一件白色羽绒服和红色条纹的小短裙,不过由于腐烂的尸体和地上的污水已经变得很脏了,腿上厚厚的hei丝袜也由于挣扎而破烂不堪。死者的死因初步判断为心脏受到利器刺穿,且只有一处刺伤即为致命伤,凶器就是插在尸体胸口上的一把手工精美的藏刀,同时死者的身上多处地方有钝器撞击所受到瘀伤,看来这是一起密室杀人事件,还有就是死者虽然是有些腐烂,不过还是可以比较容易看出她身上有多处皮肤被撕掉,并且在铁门,地上以及钢板上发现粘有皮肤组织的痕迹,最为有意思的是死者的脖子上也挂着一枚和刘旭相同的玉佩,并且在上面用隶书写着名字——秦羽霏。

“咦,真奇怪,如果尸体就这样倒在门口将唯一的入口给堵住的话,凶手是如何从这个密闭的仓库内逃脱的呢?”老刑用右手挠了挠脑袋满脸疑惑地自言自语起来。

“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赶紧在现场取证物拍照,然后把现场封锁等明天法医尸检完了在仔细想想吧。”站在队长身后一个端着相机不停闪着闪光灯拍照的的警员用手隔着口罩捂着嘴,表情十分痛苦地说。

“那也就只好这样了。”

血红的夕阳缓缓地在天与地的尽头落下,天际那抹霞光仿佛就是被那滴血的短刀染红了似的,每个警员的心理沉甸甸的。

那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第2天,根据警方档案系统里的比对,终于通过指纹识别出了死者的身份,死者名秦羽霏,女,本地人,曾经在特种兵部队服役,并于去年中退役。法医们的尸检报告也出来了,死亡时间判断为发现尸体之前的12天到15天左右,并怀有身孕,而最为关键的是在解剖死者的胃时,发现了死者胃里面竟然有一个涂满润滑液的合成橡胶材质小球,小球里面包裹着一张纸,上面是用油性记号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

如果当你们读到这个的时候,多半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杀死我的凶手一定就在寒昊平、郭文元、刘嘉和钟诗桃之中。这些月来,我的内心一直在煎熬,到底要不要向警方自首并且指认出那100块金砖的藏匿地点……

“唉,难道这100块金砖就是去年末那个银行抢劫案消失的金砖吗?没想到我当时苦苦追查数月的银行抢劫案竟然在今天就被如此轻易地解开了。”老刑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

一旁的年轻刑警小张不由地叫了出声:“难道是说去年那个银行劫匪席卷当时银行里所有的金砖然后跳楼自杀,金砖又离奇消失的案件?难道除了那些死去的绑匪之外还有别的绑匪吗?”

老刑点了点都,紧接着他再次将目光投向那张纸。

最终,我做出了决定,准备过一天向警方投案,可是没想到他们事先便已经察觉到了我的企图,正当我准备出发去警察局投案的当天,他们几个绑架了我的妹妹,并且威胁我说如果我敢去告密那么我的妹妹就会被杀掉。于是我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到那个明光九阳雪糕厂去和他们商谈,为了防止意外我事先将这个吞了下去,金砖就埋在刘嘉的院子下面。


秦羽霏


2012.6.30

看完后老刑将这张纸小心地对折起来,放进证物袋中,气定神闲地说:“6月30日不就是15天前吗?我们先将这上面写的那几个人给找出来,他们一定和这个案子有莫大的关联,还有这些金砖很可能被他们转移走了,找到他们就一定会知道金砖的藏匿地点。”

经过调查,获得了更多详细资料:

秦羽霏,女,29岁,单身,系该雪糕厂前任的老板,家住在附近的一个小别墅里面,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她最近有去过妇科医院的记录。

同时刑警们也将寒昊平,郭文元,刘嘉和钟诗桃中的3个人给找到了,唯一没找到的钟诗桃11天前死掉了,她是跟着登山队攀爬珠峰的时候由于随身带的氧气泄漏在距离山顶300米的地方缺氧死掉的。根据从珠峰到这里的最快时间也至少是2天,外加上这段时间雨水比较大山路各处均有大大小小的塌方事故交通异常的拥堵,不过这并不能排除她的作案可能性。

于是,现在所有的嫌疑就都落在了寒昊平、郭文元和刘嘉的身上。经过审问,三个人对杀害秦羽霏和抢劫银行金砖的事情拒不承认,因为死亡时间无法精确到天,所以3人的不在场也无从查证。

“那我们先聊聊那个银行抢劫案吧,当时我虽然从电视上看到过不过详细情况如何我还是不太清楚啊。”张雅晴好奇地问。

“那个抢劫案发生在4个月前的中午12点,一伙头戴面具手持枪械的歹徒冲进了我们市最大的银行,挟持了当时正在办理业务的员工和顾客20余人。最开始的时候,那家银行的保安郭文远最先对这伙匪徒进行反抗,结果大腿被射了一枪倒在了地上,起不来了。”

“难道那个郭文远和现在这个郭文远是同一个人?”张雅晴好奇地问。

老刑点了点头说:“是的,据说这个案子过了不久他就因为腿伤而辞去了工作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和银行里的人有过联系了。”

说到这里老刑端起茶杯唑了一口,又接着说:“在郭文远被射伤昏倒在地之后,那伙歹徒变得更加的凶恶,他们为了防止被绑架的人做出不利于他们的举动,不仅将所有的人反绑起来,还蒙住了眼睛,更为丧心病狂的是,他们竟然将试图反抗的人的手指剁掉,银行的保安刘海平的食指就是因为在绑匪移动人质位置的时候踢了脚绑匪后被砍掉的。之后没过多久,警察就把整个银行给包围了,在银行门口让一个谈判专家用话筒向内喊话,并且在银行四周的平房顶部位置安置了狙击手,以防不测发生,经过了大概2个小时的对峙,突然在银行的楼顶传来了零零星星的枪响,并且渐渐地显现出了4个蒙着面,身披防弹背心拿着枪的人,正当狙击手准备瞄准目标的时候,发现这4个人竟然径直向前冲去并相继跌落至楼下摔死了,当警察们揭开抢劫犯面罩的时候,发现这4个人脸颊都闭着双眼并且沾满了泪水,好像在跳楼前经过了非常强烈的情感变化的样子,再加上他们手里的手~枪的弹药全都用尽,警方推测是由于劫匪们弹尽粮绝后在绝望中想跳楼一死了之。过了一会,警察试探性地进入了银行的大厅,发现大厅里面全是被绑着手脚并且蒙着眼睛的人,除此之外就是在大厅中央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郭文远,他看起来是因为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脑袋着地昏迷了。当然最为奇怪的是,当一干警员来到那四个人跳楼的4楼楼顶的时候,发现天台是个非常广阔的平台,四面没有护栏之类的防护措施很容易就能够跳下去,天台上还散布着一些爆竹的残渣。最后警察们来到了银行的金库,发现里面所有存储的黄金都在警察的重重包围中不见了踪影,就连录像室里的录像都全部被铁锤之类的东西给毁坏了,后面警察询问被绑架的人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出所料由于人质都被蒙住了双眼,倒在地上的郭文远更是早已失去了知觉。所以没有一个人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后来警察也调取了周围的监控录像也没发现任何可疑情况,而这100块黄金就平白无故地消失了。”

这时候,负责犯罪嫌疑人总结的小张走了进来对着大家说:“这有一个最新爆料,就是秦羽霏和她信上所写的4个人当时都出现在了当时银行抢劫案的案发现场,不过除了郭文远被打昏到在地上以外,三个人都是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眼睛被蒙住和其他人质呆在一起,根本没有能力实施抢劫,最关键的是案子最后对被绑架的人调查的时候,大家一致都说当时抢劫银行的劫匪就只有4个人,并且在被绑架的期间还听到一阵金属的敲打声。还有一件事,就是刘旭的身份我们也查出来了,他的经历也挺励志的,他原本一个拾荒匠起家,经过自己一步步的打拼与对机遇的把握成为了一家清洁公司的老总,不过公司还在起步阶段所以很多时候他也要亲历亲为当一个人力,他那家公司主要业务就是疏通城市下水管道和给各个大型公司清运垃圾,当然也包括那家银行,不过他却在一个月前失踪了,直到现在我们才找到他,不过看样子他把之前的一切全部都忘掉了。”

张雅晴听完报告,默默思索了一会儿,脑中好像闪过什么似的,突然眼睛一亮,向在坐的各位前辈们说:“我已经知道这个案子的真相了。”

======================================================
Ps:大家的答案一律跟帖发在“答案提交帖”里。所有作答内容在答题时限期间将被系统自动加密(答案内容仅自己可见),不需要使用任何加密代码。

另,答案请尽量详细,推理依据很重要,只有结论没有推理过程的答案是不可能高分的。


答案提交贴地址如下:http://www.ictruth.net/viewthread.php?tid=53221&extra=

PPs:答题截止时间是:2012年11月10日晚上20点整,届时将公布138期谜题答案,同时发布139期谜题。

 楼主| 发表于 2012-11-8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11月8日 11:18 红字一处修改

最终,我做出了决定,准备过一天向警方投案,可是没想到他们事先便已经察觉到了我的企图,正当我准备出发去警察局投案的当天,他们几个绑架了我的妹妹,并且威胁我说如果我敢去告密那么我的妹妹就会被杀掉。于是我只好按照他们的要求到那个明光九阳雪糕厂去和他们商谈,为了防止意外我事先将这个吞了下去,金砖就埋在刘嘉的院子下面。


秦羽霏


2012.6.30



[发帖际遇]: 艾小幽坐公车的时候被怪盗基德偷了许光送你的NOKIA8210手机, 损失IC币91¥IC币.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0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小幽 于 2012-11-10 19:37 编辑

解答篇:

在刑警这个位子上摸爬滚打了许多年的队长老刑听到这个才到刑警队没有几天的黄毛丫头张雅晴的这番话不由地惊声叫了出来:“什么,你竟然知道这个案子的始末了?”刚刚念完报告坐下来喝水的小张竟直接把口中的水喷了出来。

“没错,这个案子的真相已经被我给找出来了。”张雅晴平静地答道。   

“首先要说的就是之前的那起神奇的银行抢劫案了,如果正如秦雨霏的死亡信息里面所说的那样,那四个人和她都参与实施了银行劫案,那么很多奇怪的地方也就解释得通了。在绑架完所有在银行里的员工和顾客后,根本就没有必要再把摄像的录像全部毁坏并且把所有的人质都蒙上眼睛,对于一伙因为没有弹药就轻易跳楼畏罪自杀的绑匪来说,这操作过程太过于精细了,并且加之他们都面戴头罩,无论是摄像头还是被绑架的人们都是无法辨认出他们的真实面目长相的。所以,这样做只是在掩盖他们在劫持人质这个过程之间发生的某件事情而已。而且,如果我没有推理错的话,那四个身着绑匪服饰从楼上跳下去的人,应该不是真正的绑匪,而是那4个绑匪用来金蝉脱壳的替罪羔羊罢了,他们应该先借用录像室的录像或者观察的手段寻找出4个与剩下的人不认识的人充当自己的替身,然后将自己的衣服都给他们换上,并在他们的眼睛上涂上辣椒水之类刺激性物质,使得他们睁不开眼睛,这也是那几个坠楼身亡的“绑匪”在被发现的时候都紧闭着双眼并且脸上全都布满了泪水的原因。最后,在他们双眼睁不开毫无方向感的时候将他们带到了银行大楼的天台,并给了他们每人一把没有子弹的首~槍,然后绑匪只需在暗地里点燃爆竹,因为那四个人都因为双眼被辣椒水所刺激睁不开,再加之手中握着首~槍的强烈暗示,都以为是绑匪正向他们开枪扫射,于是都本能地朝着枪声小的地方奔去,于是便发生了后面的一幕。”   

“这个倒是说通了,不过那他们是怎么又被绑住了双手蒙住了双眼的呢,总不可能是他们自己把自己绑起来的吧?”小张满是疑问地问。  

“别忘了秦羽霏的那个凶手名单里面还有一个人,那就是郭文远,他应该就是绑匪安排在银行的内应,在击中他腿后他其实并没有失去意识,只是强忍着疼痛装着失去意识倒地罢了,最后,只需将那四个换上便服的绑匪们的手和眼睛像其他人质一样绑住后用头猛撞下地晕过去或者装着晕过去就行了。”老刑也终于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感觉,也对这个案件的始末开始明晰了起来,但随即他的头上又浮出了一片疑云,   

“那么,那些黄金最后又是怎么消失的呢?”   

张雅晴回答说:“这就不得不再提起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刘旭,他的公司就是负责对城市下水道路的清理和垃圾的收集,案发当天其实绑匪们并没有将黄金带在自己的身上,而是用之前带来的斧头将金块劈成若干的小金块,并将这些小金块通过抽水马桶之类的东西直接排放到了下水道中,其实刘旭也是和他们一伙实施这个犯罪的成员,他在之前维修下水道的时候就已经在银行的下水道口设置了金块的收集装置,当然这么多块金砖是不可能全部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通过下水道转移到了银行外面的,剩下的金子如果我没有想错的话都是被藏在了垃圾桶里面,虽然有被翻查到的可能但是值得一赌,果然最后没有人去翻查垃圾桶找到藏在银行里面的金砖,于是第二天刘旭便以清洁公司的名义将这些垃圾带离了银行并且把藏在里面的金砖给取到手。至于刘旭,虽然他身为一个公司的老板,但是由于处于起步阶段需要一些资金来维持日常的开销,并且他和秦羽霏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当然这是从他们两个人脖子上带着的那对玉佩看出来的,最后大部分的金块会全部掌握在秦羽霏的手上的原因自然也是刘旭拿到黄金后转交给她的,还有就是在她的遗言中不写上刘旭的名字自然是想保护他,让他不被牵连进去,即使是他由于不知名的原因失踪了很久。”   

这时整个办公室都安静极了,除了张雅晴的讲话声外,或许能够听到的就只有大家的呼吸声了。   

“下面就该谈谈这起密室杀人案了,能够进入冷藏室的通道只有两个:冷藏室的大门和通风的管道。不过由于大门口被秦羽霏的尸体所挡住,通风的管道又因锈蚀根本无法正常打开,再加之通风管道上除了老鼠的脚印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生物通过的痕迹,就更别说身体庞大的人类了。所以,凶手只能从铁门离开。”   

老刑忍不住自己的好奇问:“那么构建这个密室的手法是什么呢?”   

“我想是利用了冰块,在14天前这个片区的电力应该还是正常供应的,冷库的制冷系统还管用,死者进入时这个冷库正在一刻不停地运转着,这就是死者在大夏天还身着厚重衣物的原因。当然必要的工具全都散落在了冷库的地上,那就是地上的水,散落的钢板和凌乱的啤酒罐,在案发前,凶手就在冷库中布置了钢板和装了啤酒的啤酒罐并将其中的一块钢板压在啤酒罐上制造出了一个斜坡,然后再将事先准备好的大冰块搬到钢板上,并在冰块的底部洒上水或者加热钢板使得冰块底部通过水的凝结稳稳地固定在一起使之不会由于重力的影响而滑落下去,当然,在冰块的上部就是固定着已经被杀害秦羽霏了,最后的工序就只需等到到14天前整个片区全部断电的时候,冷库的制冷系统停止了运转,内部的温度开始缓慢地增高,冰块开始融化,冰块的融水慢慢渗了下来,使得钢板和地面变得非常的湿滑,冰块底部融化后,受到重力影响,在比较光滑的接触面上加速下滑,并最终靠着惯性将她推向铁门,制造了行凶后没有人能够进出的假象。”   

138-图2.jpg

案件的大体终于真相大白了,不过老刑的头上又开始凝聚了一团迷云,他沉思了半晌,紧锁着眉头问张雅晴说:“照你所说凶手就是她死前留下的死亡信息里面所写到的那4个人,那么到底是谁杀死了她?还有刘旭在这个案子里面扮演着什么角色?”  

对于这个问题,张雅晴回答说:“这起谋杀案很可能牵涉到多人,因为布置如此庞杂的密室单单靠一个人的力量是绝对完不成的,至于刘旭,我想他是凶手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他是一个月前失踪的,即使是他预谋在先,提前半个月故意失踪以免除怀疑这个做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再加上之前我推测的他与死者的关系不一般,并且很有可能是恋人或亲属的关系,杀人的动机更是谈不上充足,以上的全部就是我的推理,我们等会可以问问郭文远他们几个事情的真相是不是如同我们所说。”   

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负责现场后续侦查的刘明,他在杂乱的冰淇淋包装上发现了一张面额巨大的支票,虽然有些脏了但是大体还是清晰可以辨认的。接着来的是法医吕晓东,他送过来了一个决定性的证据,那就是在死者食指的指甲中发现了刘嘉的皮肤碎屑,这下可以从刘嘉为突破点对这起案子进行收官大战了,整个办公室顿时洋溢起满满的激情来。  

在张雅晴几乎与事实完全一致的推理和法医提供的证据前,经过一天的审讯,刘嘉最先招供,并将他们一伙抢劫银行和杀害秦羽霏的犯罪事实一一招认了,并且最终在她家的院子的地下挖出了剩下的60块金砖。   

这个案子看着是圆满地告破了。不过最后当刑警们在傍晚时分找到了本案最后的两个嫌疑人刘旭和秦羽乐的时候发现他们俩呆呆地坐在雪糕厂对面的废弃工厂的楼顶上,泪水洒满了面颊,看样子刘旭已经回忆起了所有的一切,刘旭看到刑警无力地挥了挥手说:“我把一切都想起来了,羽霏的死全都是我的错,一个月前我们两人终于有了爱情的结晶——羽霏他怀孕了,而我却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因为外出的时候不慎将车开下悬崖失去了记忆。羽乐是个好女孩,希望你们能够照顾她。”说完,他拍了拍羽乐的头,便纵身一跃跳了下来,鲜血染红了大地,哭声和喊声响彻了天际……

发表于 2012-11-10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期待这个题怎么确定凶手。。
发表于 2012-11-10 2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下来唯一有问题的就是用斧头把金块劈碎了……其实这里写成直接通过垃圾运走就可以了,加上斧头劈碎金块实在是画蛇添足,这得是多高级的斧头啊,自带激光切割功能么?而且既然能通过垃圾桶走,干嘛还要费工夫从抽水马桶走啊,包裹在一堆粪便里的金块,还要花心思检出来,实在有些多余
 楼主| 发表于 2012-11-10 2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艾小幽 于 2012-11-10 20:24 编辑

回复 4# 乐不朗詹姆斯
本案没有锁定凶手的直接证据,死者的纸条提示嫌疑人范围,只要分析合理就可以。

[发帖际遇]: 艾小幽参加【不可能犯罪推理大赛】, 获得奖金IC币587¥.
发表于 2012-11-10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em58][em58]遗书的地方很值得吐槽。。。。。

[发帖际遇]: zzz丶菜菜出演《IC的悲剧》,获得出场费IC币48¥.
发表于 2012-11-10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6# 艾小幽


    {:4_270:}这样也行??0分的赶脚

[发帖际遇]: 小沫沫丶狠低调替华生照看门诊,无意中治死了三个人,赔偿IC币30¥.
发表于 2012-11-10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密室是这么回事儿啊!!我觉得写推理小说还真是挺难滴!!要考虑很多啊!!
发表于 2012-11-10 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密室杀人没必要搞这么复杂,只要把尸体冻在大门上再关门,就能形成密室。
我答案中对银行劫案提出的几个问题还是没有合理解释:
    1、歹徒挑选的那4名人质,应当与歹徒身材相仿,否则极易被识破,这种情况下,挑选的余地就很小,怎么能确定银行员工和顾客中没有与这4人相熟悉的,并且这4人中还必须没有正在办理或刚刚办完业务的?如果有人能确定他们是在歹徒之前到达银行,那岂不是露馅了?监控室被破坏,但歹徒冲进来破坏监控之前的内容应该还在,即使银行的监控被完全破坏,从银行周边的监控中也可以看到那4名死者到达银行的时间、穿着等信息,应当能看出他们不是歹徒。
    2、在天台上,那4名人质被逼着往前冲时,正常人会边跑边喊救命,为什么他们一言不发?
    3、这4人眼睛中被喷的物质应当能够检测出来。
    4、从4楼摔下,不一定当场死亡,现场一定有救护车,万一有人被救回一口气来,留下句遗言,歹徒岂不是作茧自缚?
    另外,有个小bug,“就是秦羽霏和她信上所写的4个人当时都出现在了当时银行抢劫案的案发现场,不过除了郭文远被打昏到在地上以外,三个人都是双手被反绑在背后,眼睛被蒙住和其他人质呆在一起”,应当是5个人,后面少写了一个。

[发帖际遇]: junfan帮助盗妹贼007抢来了79姑娘,获得赏金IC币5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活动进行时上一条 /1 下一条

QQ|sitemap|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17-8-20 21: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