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找回密码
 加盟为IC探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欢迎来到IC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本推理论坛经营项目有:推理谜题(原创每期谜题、非原创转贴推理题)、推理大赛、推理小说、推理游戏(杀人游戏)、推理下载(推理动画、推理漫画、推理剧)、各类逻辑推理题和智力题、侦探推理学院(验尸、指纹、犯罪心理专题)
查看: 6656|回复: 18

[同步剧本] 广播剧之《血色彩虹》剧本同步放出!(全剧终)

  [复制链接]

204

主题

1988

帖子

321

积分

IC威挨劈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1

推理谜题勋章推理破案勋章推理小说家勋章杰出贡献勋章自爆狂人勋章推理书评勋章年度最受欢迎每期谜题勋章大富翁勋章活跃分子勋章

QQ
发表于 2011-8-20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081217047275d471fba8a1ae.jpg

声优表

陶虹(男),28岁,推销员                                dmz007

蓝领(男)22岁,大学生                                           迷雾

黄春玲(女)21岁,大学生                              銀い鏡の音

坂村 绿(女)19岁,坂村财团大小姐                     死兔子

李紫(女)20岁,大学生                                           残骸

钱吾(男)43,管家                                        毛利小五郎

唐金(男)33,记者                                             s七十九

余风(男)25,作家                                           疾风残影

录音带   (要唱)                                         娃娃——无伤

旁白:                                                          娃娃——无伤

广播剧正式版请点我






第一幕

旁白:尊敬的各位女士,先生们……鄙人决定8月16日,于彩虹山庄进行宴会,恭候各位的光临。
                                                    列位的朋友        尤材敬启
纸是普通的打印纸,字也是大号的印刷体。普普通通的一封邀请函。尤材的朋友必然无法想象,此行会拥有怎样的凶险和恐怖。

不幸自然有不幸的语言。

第一场:

旁白:彩虹山庄,大厅内。

陶虹:哎,尤材这个人真是的,把我们喊过来,怎么还没出现?
旁白:陶虹,男,28岁,推销员。尤材的朋友。

蓝领:哎呀呀,大叔你急什么呢?
旁白:蓝领,男,22岁,大学生。

李紫:不过真的好慢啊!
旁白:李紫,女,20岁,大学生。

旁白:此时,大厅的大门被推开。几个人一起走了进来。

蓝领:春玲,山庄好玩么?
黄春玲:嗯!依山傍水,空气还是那么的好,让我来几次都愿意啊~
旁白:黄春玲,女,21岁,大学生。与蓝领为恋人关系。

唐金:真的是很漂亮的山庄啊,尤其是那一座吊桥,很有古典欧式风味!您说是不是?坂村大小姐?
旁白:唐金,33岁,记者。尤材的朋友。

坂村 绿:是啊,的确很漂亮。一瞬间还以为自己来到欧洲了呢。
旁白:坂村绿,日本坂村财团董事长坂村平太郎的千金。坂村平太郎与尤材为生意伙伴关系。

余风:尤材还没有来么?
旁白:余风,25岁,自由撰稿人。尤材的朋友。

陶虹:是啊,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嘀咕,抱怨)
黄春玲:那个……耐心的等等看吧。(温柔,微笑)
蓝领:好累啊!(无奈)
李紫:好歹应该给我们准备点吃的什么的吧!怎么能让我们在这里空耗!(不耐烦)
旁白:余风等人找了沙发的位置坐下。这个时候,从大门外进来了一个老人,老人向众人轻轻颔首,然后抬头微笑。
钱吾:各位,主人一时半会可能无法出来招待各位,所以请各位先跟本人去餐厅用餐。本人谨代表主人向各位致以歉意。
旁白:钱吾,48岁,山庄管家。
唐金:哦,钱管家,好久不见,身体可好?
钱吾:呵呵,我要是没个硬朗的身子骨,怎么照顾咱家老爷啊。说起来你们好久没来山庄做客了啊。
陶虹:这不咱们几个年轻人事业都刚起步忙嘛。
旁白:几人寒暄一阵,管家便进了厨房准备晚餐去了。
旁白:餐厅内,众人坐在偌大的餐桌前,看着餐桌上丰盛的食物。
陶虹:哇,好丰盛的晚餐,大叔,全是你做的么?
钱吾:呵呵,您喜欢就好。
唐金:钱管家,您的厨艺是越来越……(慢的语速)
李紫(打断唐金的话):哎呀,饿死了,我先吃了。
蓝领:春玲,你想吃什么?我可以帮你夹哦。
黄春玲:那…...我要糖醋小白菜!
旁白:晚饭愉快地结束了,钱吾捧出一些点心。
钱吾:李小姐,这是您的甜点。
李紫:哇塞,还有甜点啊,谢谢啦大叔。
钱吾:这是陶虹先生您的。
陶虹:哦,谢谢你了。
旁白:钱吾将其他的甜点一一分给大家。

第二场:

旁白:夜半,冷风肃肃,余风被吵杂的喧闹声吵醒。(喧闹声)
余风:怎么了?(迷惑,没睡醒)
唐金:余风,余风,赶快出来一下,出事了!(焦急,略微的惊慌)(加音效)

旁白:余风感觉眼侧有迷迷蒙蒙的红光闪现,忙从床上坐起,揉揉眼,询问唐金。
余风:发生什么事了?
唐金:从你的窗户应该也能看到的!
旁白:余风疑惑地拉开了房间的窗帘。瞳孔中一瞬间跳出的几点扎眼的火红,伴随这一瞬间从心底猛然升腾起的不安感觉,让他很不能适应。下意识的眨了眨眼,又微微眯起,看到在山庄入口处,一阵阵火光流动。
余风:(一滴冷汗划过)那里是……?!
唐金:那座吊桥烧起来了!(说最后一个字时,加音效)

旁白:大厅内。

余风:这里除了那座吊桥就没有其他的出口了?
钱吾:是的,只有那一条。
蓝领:那山庄背后呢?
坂村绿:是……湖。
钱吾:这座山庄是建在那片湖边的。
余风:从湖延伸过去是哪里?
黄春玲:我记得再过去就是山了吧。
钱吾:是的,从那里恐怕出不去。
余风:是么……那用手机联系……
唐金:(无奈的扬扬手中的手机)手机现在根本没有信号。
钱吾:这里手机是没有信号的,所以我们都是用的电话。
余风:那……
钱吾:电话刚刚试过了,打不通,可能是电话线被切断了。
(沉默一会)(加配乐,类似古筝高音点奏的音效,3秒)
李紫:难不成我们要困死在这里了!?
钱吾:每个星期天山下的采购员都会送食物上来的,到时候就有救了。我们山庄暂时的食物储备是足够的,各位不必担心。
黄春玲:那个……
余风:今天周几啊?
唐金:周二……还有五天么?
余风:这样啊……等下,这种情况不是!
唐金:嗯,推理小说中最常见的模式之一,暴风雪山庄。
李紫:那照这个发展……
黄春玲:(迟疑状,先轻喊一声)陶虹…?(再大喊)陶虹!!...不在?!
旁白:众人一愣,面面相觑一下,(音效),环视大厅,陶虹确实不在。
余风:(焦急)唐金,你去叫了陶虹了么?
唐金:我去叫了啊……啊!我去他的房间,但是没有人应门,当时我还以为他下来了……
余风:糟了!快出去找找!
蓝领:春玲,你和她们都留在这里,钱管家,女生们就拜托你照顾了。

旁白:第一位死者。


第三场:

现场调查

旁白:尸体被侵泡在山庄后的湖里。被水波冲击着,不时滑上岸岩。远远地,众人看到熟悉的衣服。那似乎是,陶虹的衣服。
余风:(震惊)(配乐)快!捞上来看看!
旁白:众人迟疑了一下,一起把尸体拉了上来。尸体已经面目模糊,似乎被特意毁过容,又被水浪冲刷,已经认不出来了,看来是浸泡了不少时间。
唐金:尸体的脖子上只有圈淡淡的紫色痕迹,看样子是被勒毙的。而且,尸体身上没有其他明显的伤痕,说明死者临死前没有挣扎,应该是睡觉时被杀死的,真是的,睡得这么死么?
蓝领:你懂验尸?
唐金:我以前是学法医的,然后……哎,不提了,还是先把他的尸体抬回去吧。
余风用用指节轻轻点了点下巴,一言不发的看着尸体好一会,最终点了点头。

第一幕完。




第二幕


我们的悲伤,连死亡也跟着哭泣。

第一场:


旁白:入夜,众人难免有了些疑神疑鬼。朦朦胧胧的恐惧笼罩着彩虹山庄,每个人都开始期待它迎来下一个黎明。(沉静,诡秘的配乐)
唐金:(高亢,猛然地)(同时配乐戛然而止)天啊,命运的女神……你为何如此残暴,残暴,就似那最残暴的君王一般残暴……让我们在你的怀抱里挣扎,寻觅,…就像个恶作剧!可这样的恶作剧,又怎么会令我屈服!
李紫(声音颤抖):你……你在干嘛?
唐金:哇!…(惊吓状,<“哇”与李紫说的最后一个字同时发出>,随即回神),呃…最近在帮某个剧团写歌剧,刚刚灵感来了。
余风(声音低沉):唐金,大清早的,安静点。
唐金:如果你把11点半归类是清早的话。
李紫:哎呀,已经这么晚了么!
唐金:管家让我叫醒你们,等着吃饭。
余风(从思考中回来,声音高点):已经11点半了么,的确,有点饿了……
唐金(哈且):是啊……我接着去叫人,余风你呢?
余风:我先去餐厅喝点东西。

旁白:餐厅内。食物已准备妥当。

坂村:余风哥哥~!(半撒娇状)
余风:大小姐也喝酒的么?
坂村:爸爸说,喝酒也是21世纪必须学会的技能呢!(声音软软的,甜甜的)
余风:哎呀,好明智的父亲……劳烦给我也来一杯。
坂村:嗯,好哒~余风哥哥~请慢用哦~(倒酒声)
余风接过酒杯,轻啜一口酒。
坂村:哇哦,余风哥哥,你喝酒的样子好有型呢。(好这个字拖点长音)
余风强忍住没喷出来,目光刻意回避开坂村绿,突然撇到桌子上有一张纸条。
余风:嗯?这是什么。
旁白:余风拿过纸条,上面似乎是用大号的印刷体写的一首童谣的片段。
坂村:这个?我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是什么啊?
余风:这个貌似是……
坂村:“红色的风筝飞起来
      落到了池塘里
      沾湿了……”
      这到底是什么啊?

旁白:坂村 绿睁大着眼睛,抬头看着余风,惊讶地微微张开着嘴。余风此时的额头,沁出了一层薄汗。
余风(低沉的):这个莫不是……
旁白:(音效,大门被撞开的“砰”声)忽然,餐厅的大门被撞开,众人吓得猛的一战,蓝领一阵旋风般冲了进来,眼睛是充血的红。后面跟着同样急匆匆的管家。
蓝领(狂躁地):春铃!!你们看到春铃了么!!?
坂村(惊讶):怎么回事呀?
钱吾(惊慌):黄小姐,黄小姐似乎不见了,唐先生已经去……
旁白:这个时候,唐金从后面冲了进来,来不及甩开一头的汗,唐金显得分外恐慌。
唐金(慌忙失措):不……不好啦,树……树林里!

旁白:第二位死者。


第二场:


现场调查

旁白:尸体被悬挂在树上,风吹过似乎还会轻轻摇摆。
唐金:死者身上没有挣扎痕迹,大概是在睡梦中安详死去的。尸体身上也没有其他外伤,暂时唯一可以确定的死法就是勒毙。并且,尸体面容完好,因此可以确定死者就是黄春玲。
旁白:听唐金说完,大家转身看着蓝领。
蓝领目光呆滞,瞳孔涣散,久久不说话。
突然,蓝领像是身体失去支撑一般,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从嗓底发出一声压抑的低泣。
众人将伤心欲绝的蓝领拖回了房子,草草吃了午饭。
坂村:真恐怖……到底是谁干的呢?
余风:各位,很抱歉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但是……
唐金:你是要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是吧。
李紫:虽然不想被怀疑,但是的确是这样,每个人都有嫌疑。
余风:恩,没错,陶虹死的时候,唐金说他是被勒死,但是却没有挣扎过的痕迹,按常理来说,即使睡的再死,一定会惊醒反抗。
唐金:所以一定是有人在陶虹的饭里下了安mian药!
钱吾(突然的):晚餐是我准备的,但我整晚都和唐金在一起叙旧,对吧唐金?
唐金:恩,钱管家说的没错。
余风:那么,李紫小姐?
李紫:哎,我,我回到房间里就睡着了,谁知道会发生这种事,真是。
余风:那么……
坂村绿:我和李紫一样,困极了,回去就睡着了。
旁白:余风看了看瘫坐在沙发上的蓝领,冲管家点点头,两人把蓝领送回了房间。


第三场:

旁白:众人聚集在大厅内。
余风:(低头沉思状)不知道各位注意到没有?
李紫:你是说...陶虹?
唐金:我也注意到了。
坂村(莫名,疑惑状):陶先生怎么了吗?他不是已经……
余风:这很难说,在推理小说中发现了一个人的尸体,并不代表那个人就是死了的。
李紫:有伪造死亡这样的东西呢!
唐金:嗯嗯……我也读过这一类的小说。
余风:我们都算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知道这样的诡计应该不奇怪。
坂村(迷惑的):我还是不太明白。
李紫:哎呀,怎么说呢,小绿你有没有读过《无人生还》呢?
坂村:无人……生还?好恐怖呢!
钱吾(笑):坂村小姐并不是推理小说的爱好者来的……她和你们不一样,她是因为父亲的关系和主人认识的。
坂村:嗯……所以教教我吧。
唐金:简单来说,《无人生还》这部书是利用的人类的心理盲点,凶手做出“自己已经死亡”的假象。实际上他并没有死,而这个假象又让还活着的人“错误的把还活着的死者排除在外”,以达到凶手保护自己的目的。
李紫:这个手法后来演绎出了变种,即“用他人的尸体代替自己的身份,以追求更为真实的效果”,当然了,这些尸体大都面目模糊而不可辨认,甚至有些连脑袋都没有。
坂村(害怕的):哎……好可怕!
唐金(严肃的):那么,你们是怀疑凶手是……
余风:有可能,还有,你们看看这些。
旁白:余风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两张纸条,原先放在餐桌上的一张,和一模一样的另一张。
唐金(疑惑):这个是……
余风:这个是放在餐桌上的,上面写的似乎是童谣……而另一张,则是我刚刚去黄春玲的房间的时候,在她的书桌上发现的,上面写的是……
黄色的风筝飞起来
   挂在了树梢上
   下不来……
   
唐金(惊呼):童谣杀人!也就是说……
   李紫(轻叹):那……现在怎么办?
余风(严肃的):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我们应该去找找陶虹……另外呢,尤材一直到现在也没出现,实在有些太奇怪了。
旁白:而此时,余风内心有了另一个想法:管家的嫌疑也还不能完全撇清,因为他也完全可能和陶虹是同谋。

旁白:然后,事情继续发展。


第二幕完


第三幕

绝望,是对希望的失望。

第一场:


旁白:大厅内。
余风:钱先生,请问尤材怎么还没有……
钱吾:啊,余先生……额……主人他……
余风(疑惑):怎么了?
钱吾:好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不应该再隐瞒了,老爷前不久出去了,说是去见一个人。还特意嘱咐我,说他不久就会回来,让我先照顾好各位。
余风:出去了……他去见谁?
钱吾:这个我不大清楚。
余风:哦……对了,你知不知道这首歌?
旁白:余风把歌谣拿给钱吾看。钱吾看着纸条,一言不发。半响,才缓缓抬起头来。
钱吾:这个是……
余风:你知道这个?
钱吾:嗯……听过……啊!
余风:怎么了?
钱吾:没什么,这个是前面……这个是后面……总感觉不大对劲。
旁白:钱吾看了看余风。
余风:不对劲?
钱吾:是啊,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那里不对劲了……人老了啊……对了。我记得应该有这首歌的录音,我去找找看吧。
余风:好,那就拜托了。


第二场:


李紫:小绿你在看书呢?
坂村:嗯……从图书室里拿的。
李紫:哦哦,那里嘛……我也去看过。真了不起呐,有一个书架竟然全是原版的珍藏本。
坂村:我这个是译本啦。
李紫:是什么书呢?哦哦……日文版的《刽子手的杂役》!
坂村:我忽然也想要当一名“侦探小说爱好者”了,正在修行呢!
李紫:哦哦,那你加油啊……
坂村(不好意思的):但是毕竟看不懂英文,也没有达到用中文看书的地步……所以……
李紫:小绿的中文不是说的很好么?
坂村:说是可以说啦……但是汉字的话……
旁白:这个时候,唐金匆匆忙忙的闯了进来。
唐金:那个……你们有看到蓝领么?
李紫:蓝领?不是在楼上自己的房间么?
坂村:现在还是不要打扰他比较好吧……
唐金:说是这么说啦,但是我们现在在寻找陶虹,人手有点不够……
李紫:我也帮忙找不就好了!
坂村:我也可以帮忙……
唐金:哎呀,二位还是……不对……我刚刚上去了蓝领的房间,但是那里没有人!
李紫:哎呀?没人么?
坂村:去哪里了么?
唐金:所以我才担心啊,万一……
余风:怎么了么?
唐金:哦哦,余风来啦?话说……
余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电话打通了,我们已经报警了。
李紫:真的假的!?
余风:当然是真的咯……话说怎么了?
唐金:哦……对了对了……蓝领,你看到蓝领了么?
余风(吃惊):他不在房间里?
唐金:我去找过他,没有啊!
余风:糟糕了!
旁白:第三名死者。

第三场:

旁白:尸体是在山庄后面的小山上被发现的。尸体呈大字摊开,被砍下头颅的脖颈还在汩汩的流着鲜血。被砍下的头颅就被随便的扔在一边。头颅的面容完好,可以确定就是蓝领无误。尸体的一旁,还摆放着一张纸条。余风不用看就知道纸条里写着什么东西。
蓝色的风筝飞起来
   碰上了小鸟
   线断了……
唐金:头颅后,有伤……
旁白:说着,唐金回过头去,看着余风。
余风焦急的搔着头发……而此刻在山庄之中,还有一个人,比余风更着急。


第三幕完。


第四幕

天呐,天呐,天呐。

第一场:
旁白:时间稍微倒退一下……此时,是在出事之前。余风正和管家钱吾一起来到尤材的房间内。
钱吾:请稍等,我记得应该是放在这边……
余风:是尤材的收藏品啊……
钱吾:是的……其实是小姐的。
余风:小姐?哪个小姐?
钱吾:哦,抱歉……我说的是老爷的女儿……
余风:哦?尤材有女儿?
钱吾:有的啊,只不过很早以前就……
余风:啊啊……实在抱歉。
钱吾:我记得我曾经听过这首歌,就是小姐唱的。老爷当时录了音,磁带应该在这里(声音渐小)……啊,是这个,找到了!
余风:快放来听听!
旁白:钱吾找来了放音机,把磁带放了进去。放音机开始卡拉卡拉的转动,还伴随着刺刺的转动声音,看来是经常被人放来听。不久,声音传了出来。
女孩:钱伯伯,我要唱咯……
咳~咳~咳~
(唱)
  红色的风筝飞起来
  挂上了树梢
  下不来……
  黄色的风筝飞起来
  落进了池塘
  沾湿了……
  蓝色的风筝飞起来
  碰上了小鸟
  线断了……
  紫色的风筝飞起来
  飞到了高处
  不见了……
  绿色的风筝飞起来
  掉进了火里
  烧着了……
卡沙沙……
(磁带到此结束)
余风(惊讶的):这个……怎么会这样……顺序不对!
钱吾(若有所思):而且貌似第一段和第二段的颜色交换了,我记得您给我看的似乎被吊起来的是黄色的,而被水泡的才是红色。
余风(激动):那,这首歌是什么时候录的?
钱吾:那时候小姐还在世,应该有好几年了吧。
余风(似有领悟):这样啊……


第二场:
旁白:时间是在发现蓝领遇害的当天夜里,大厅内。
余风(若有所思):这本书是谁的?
唐金:不知道……哦?《刽子手的杂役》也有日文版?
余风:《刽子手的杂役》……那是黑克&#8226;塔伯特的书吧。日文……
唐金(疑惑):咦?日文的话,那是...
余风:不好!
旁白:房间慢慢变得很热……二楼似乎有令人不安的点点红光窜动,在这个人心惶惶的幽幽深夜,像极了长了狰狞笑脸的狂兽。余风一拳砸在桌上(配音效),愤怒地咬了咬牙,率先冲上二楼。

第四个遇害者。

第三场:

旁白:李紫蜷曲在地板上,从她身下渗出了大片的血。她还在微微的呻吟着,染血的匕首就这么随便的扔在一边。不远处,钱吾站在火焰的中心,他身边还站着个人。小小的,被火焰上升腾起的烟氤氲扭曲的影像,是坂村 绿。

第四幕完。

第五幕

所有伟大的灵魂,所有不可战胜的思想。

第一场:

旁白:火中,二楼房间。
钱吾:余先生,她还活着,请快带她出去!
余风:怎么会这样……
坂村:哎呀……既然还活着就把她救活呀!
余风:好,我带她出去,但是你们呢?
钱吾:麻烦您了。放心,我们没事,你们不用上来了。
旁白:余风沉默的低着头,额发在他眼睛上投下一层阴影,遮住了充满愤怒和悲伤的双眸,余风背起李紫,冲下了楼,正好碰上跌跌撞撞的唐金,三人冲出火场。

第二场:

唐金:坂村小姐还在上面!
余风:钱管家也在。
唐金:那我们快回去救他们啊!
余风:……不必要了,钱管家应该会救她的。
唐金:怎么回事?
余风:(缓缓道来)...原来我们一开始的猜测是错误的。陶虹,不是凶手!
唐金:什么?
余风:我长话短说吧……今天我和钱管家去看了尤材的房间,从那里找出了录有那首童谣的磁带……但是那里有一点问题。
其一:歌词的顺序不对。
第二:歌词红色和黄色的部分搞反了。
唐金,你觉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异呢?
唐金:嗯…..因为凶手只有调换了歌词顺序才能把童谣利用起来吧?
余风:说得没错,也就是说,陶虹的死必须是在第一个,而且必须是被浸泡。
那么,为什么要被浸泡呢?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毁容。
唐金:对啊,所以我们才怀疑陶虹就是凶手,而这一切都是他诡计的一部分。
余风:不不不,后来我仔细的想了想,这才发现不对劲。因为这首歌是尤材的女儿唱的。
唐金:尤材什么时候有女儿的?
余风:果然,尤材也没有和你讲过……我不认为仅仅是因为推理同好尤材就会对我们说这件事……事实上,他不就是瞒着我们么……但是……
但是陶虹会有什么可能的理由得知这首歌么?我想不到……然后直到刚才,我还在纠结这一点。
唐金:刚才?
余风:刚才我看到了《刽子手的杂役》这本书。
唐金:《刽子手的杂役》怎么了?
余风:它是日文的啊……你想想,为什么那里会有日文版的书?
唐金:难道不是尤材的收藏么?
余风:不……尤材为什么要专门收藏日文版的《刽子手的杂役》?一般只要收藏英文版就好了吧……要我说,与其说是收藏,更可能是礼物。
唐金:礼物?你说是送给谁……坂村……啊!
余风:嗯……坂村 平太郎,或者……小绿!而如果尤材想要给推理初学者送推理书,他是绝对不会选择塔伯特的书的……
唐金:那么也就是说,小绿和尤材的关系不仅很好,而且小绿也并不是什么对推理小说一无所知的人!
余风:嗯,所以她不可能不知道《无人生还》这本书,她在这个问题上对我们说了谎!同样对我们说谎的还有一个人。
唐金:你是说是管家钱吾么?对哦…..他既然这个家里干了那么长时间的管家,不可能不知道小绿对推理小说也是很有兴趣和研究的,然而当她在那装着对推理小说一无所知的时候,他却没有拆穿!
余风:嗯,所以我一直保留着对管家的怀疑态度,你想,蓝领被杀害的时候,是被人偷袭致晕而后杀害的,而前两人却都是安详地被杀,我认为能导致发生这种改变的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因为负责下安mian药的管家,在第二人死后就被我一直盯着根本无法下手的缘故。但凶杀却依然再继续,所以他只是个同谋的可能性我就此确认,而顺着管家这个点所延展出去的这条线的尽头,那个管家一直袒护着的人,也就是小绿才是真正的凶手!
第五幕完


第六幕(剧终)

每一个真相背后,都有另一个真相

旁白:知道了真相的唐金和余风迅速跑了出去,准备去寻找钱吾和坂村绿,可是找过了所有地方还是没找到...于是他们走上了庄园后面的小山坡上...小山坡到处开着美丽的花朵,迎风摇曳,而在花中央,两个身影在一座坟前显得是那么突兀,于是唐金和余风快速跑了过去,这两人正是他们苦苦寻找的钱吾和坂村绿!(稍微停顿)坟前
坂村绿:我就知道你们会来...(声音悲伤)
余风:凶手是你们对吧!(旁白:余风看了看静静跪在坟前的坂村绿和站在一旁的钱吾)
钱吾:没错...是我们杀的。
余风:为什么...(声音微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
旁白:唐金眼睛不小心扫到墓碑上的文字,看到了小姐的名字。
唐金:(难以置信)这...这是小姐的墓碑啊...(声音转为凄凉)
旁白:坂村绿慢慢站起身,抹干眼角的眼泪,看向他们两个...
坂村绿:你们很不解吧?是什么让我和钱伯伯杀了那么多人?因为他们该杀!(激动)就因为他们几个!害我最好的朋友从此不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你说我为什么杀他们?!
旁白:坂村绿刚说完,便开始轻声哭泣
余风:这...是怎么回事?
旁白:钱吾在一旁轻轻安慰着坂村绿,坂村绿慢慢平复了情绪
坂村绿:在我小的时候,就和她非常非常好,因为我没有朋友...她却不嫌弃我,还请我去她家做客...于是我把她视为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可是...那帮人却把她从我身边夺走了!那天下午,我们一起在这个小山坡上玩,这时来了一群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小朋友,他们要一起捉迷藏,我想那么多人,应该会没事,于是让她们先玩,我去庄园取点果汁,因为她身体不好...先天性心脏病,所以没让她去取果汁...可是...可是...(开始低声啜泣)
旁白:看见坂村绿开始哭,钱吾只能自己接下去
钱吾:没想到那帮孩子见到小姐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于是就故意的吓她,结果没想到小姐一下子犯病了,本来如果及时救助的话还来得及...可是...也许是他们年龄还小吧...所以害怕被责怪,于是什么也没说...老爷也怕他们现在懂事之后知道这件事会自责,所以也没告诉她们小姐的事...
坂村绿:你们能想象到我跑回去后她已经没有呼吸的躺在那里的样子么?!那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而死亡对象却是我最重要的人...当你们看见自己的朋友一点一点的没了呼吸你们是什么感觉?!
钱吾:小姐一向和我关系比她爸爸好,因为她爸爸不管她,我也把她当做自己的亲女儿了...所以当小绿提出复仇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唐金:(释怀)于是...这个故事终于结束了么...
余风:(轻叹一声)果然,所有悲剧的结尾都会有一个悲伤故事的起因啊...
旁白:一阵微风轻轻吹过,吹的花香四溢,一声叹息,一滴眼泪,终不能解释这个悲伤的结局,悲伤的氛围下,只有墓碑上那年轻的面庞,笑容美好依旧...

评分

参与人数 1IC币 +300 收起 理由
0疾风残影0 + 300 支持,加油~~

查看全部评分

一涓流水,携你我此生共度,永相随。

2

主题

278

帖子

2

积分

侦探助理

在大洋深处漂浮的逗逼

Rank: 1

积分
2
QQ
发表于 2011-8-20 1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表示很感兴趣= =+
啊拉没想到是沙发-。-

172

主题

3457

帖子

91

积分

IC超级斑猪

N.NateRiver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积分
91

推理小说家勋章脑子灵光勋章杰出贡献勋章推理书虫勋章活跃分子勋章大富翁勋章

QQ
发表于 2011-8-20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辛万苦改出来的剧本。。。大家也赏个脸看看回回帖= =

0

主题

176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1-8-21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来凑凑热闹,木有耳麦听不了,只能看看了。

[发帖际遇]: 迷失在穆赫兰道上撞了车,被罚IC币22¥.

0

主题

110

帖子

5

积分

侦探助理

原罪

Rank: 1

积分
5
QQ
发表于 2011-8-21 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哈哈~~感觉很不错啊~
真相只有一个!

0

主题

32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1-8-23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 = 路过支持

75

主题

1696

帖子

49

积分

IC威挨劈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9

推理小说家勋章活跃分子勋章

发表于 2011-8-24 07:43 | 显示全部楼层
[em01]于是啊于是···
表示这个不是应该让本人来发的么···嘛哈哈···
罢了罢了(远目)——》


皇家菜园子(原创版)欢迎您啊啊啊啊啊···——》

0

主题

41

帖子

0

积分

侦探助理

Rank: 1

积分
0
发表于 2011-8-25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1,弱弱的问一句,第一个死的不是陶虹对吗?是不是尤材?还有接下来死的会不是是李紫,蓝领,坂村绿?
发表于 2011-8-25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真细心,手机听不了,竟然准备了剧本,太感谢了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发表于 2011-8-25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黄蓝绿紫金……期待下一步剧情

[发帖际遇]: 雨中的菖蒲出卖海军协定,得到IC币109¥.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盟为IC探员

本版积分规则

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未完全侦探推理论坛 ( 沪ICP备16051875号 )

GMT+8, 2020-8-6 17: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